【分享交流】我中心成员与魏武挥老师交流新媒体与社会发展

2012年3月28日,我中心成员与魏武挥老师于北京大学一起交流了新媒体发展,探讨了新媒体与社会发展关系等相关话题。魏武挥现为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教师,作为新媒体的实践者、探讨者和批判者,魏武挥老师有着相当丰富的新媒体实践和研究经历,在此前魏武挥曾担任博客大巴首席运营官,现创立的数字阅读报告APP广受好评。

在这次难得的交流机会中,我中心成员就自我呈现、网络隐私、网络水军、大号说“脏话”、同性恋群体在微博上的去群体化、意见领袖等当下热点话题向魏老师进行了请教和讨论。

魏武挥认为,脏话体现出三个动机:清涤、侵略性和社会关联。他认为清涤类似于一种情绪发泄,就像有人踢到我们的脚,我们本能的叫一声。他认为微博上较为重要的是社会关联,即一位有教养的绅士,处于某种事情,蹦出一个无伤大雅的脏字,大家并不一定会愤怒,而是会觉得他不拘小节或者性格豪爽。进而他认为这种“社会关联”的说脏话有助于我们消除身份距离,他形容为社交咒骂能够消除阶级差异,将一个高高在上的人一下子拉到了普通人之间。

关于网络上的自我呈现,魏武挥介绍了两个概念:补充自我和补偿自我。补充自我指的是网络上的那个ID,是被当事人所承认的(那就是我自己,常见一些认证用户);补偿自我则通常并不承认或(是大家知道这是他,他自己没有做出承认的动作)。他认为补充自我的常见情况是:当事人只记得“床前明月光”,但不记得下一句是什么,百度一下就发微博出来,营造一种自己很懂的状态。

他以玉树地震后新浪微博的绿丝带活动为例,进一步解释了补充自我的概念。当时参加者会在自己的微博名字边上多一个绿丝带的符号,以表示ta对青海玉树受灾群众的哀悼之心。魏武挥根据自己获得的后台数据,发现:截止到某个日子,在活动发起日到该日有登陆的用户中,v字认证用户有51%悬挂了绿丝带,非v用户的比例只有20.5%,而粉丝数排名前2000的大v,比例上升到57%。这说明补充自我的v字用户更愿意让别人知道ta是有爱心的,而非v用户,补充自我的情况少些,故而比例急剧下降。这虽不能说明v字用户比非v用户更有爱心,也不能说v字用户比非v用户更关心新闻,但可以证明:v字用户更愿意“表演”爱心的存在(魏武挥强调这不是说V用户无爱心)。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