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的“数字遗忘权”

#研究分享#【互联网时代的“数字遗忘权”】1.信息技术使“遗忘变成了例外,而记忆却成了常态”,导致了数字遗忘权的产生;2.数字遗忘权是数据主体享有的要求数据控制者删除关涉自己的个人信息,以防止其进一步传播的权利;3.数字遗忘权的提出对于完善中国的个人信息保护立法有重要意义。via郑文明《新闻界》201403

互联网时代的“数字遗忘权”

郑文明
摘要 计算机与信息技术的发展使“遗忘变成了例外,而记忆却成了常态”,由此导致了“数字遗忘权”
的产生,数字遗忘权是数据主体享有的要求数据控制者删除关涉自己的个人信息,以防止其进一步传播的权利,“数字遗忘权”的提出对于完善中国的个人信息保护立法有着重要意义。

关键词 数字遗忘权;个人信息;互联网
中图分类号G209 文献标识码A
作者简介 郑文明,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文化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北京100070

“数字遗忘权”的产生与基本含义
科学技术是一把双刃剑。数字化记忆在克
服生物性遗忘的约束和人类记忆的局限,给人类
带来巨大利益的同时,却也给人类带来意想不
到的负面效应。当记住成为常态,遗忘成为例
外时,互联网记住了你所有的数字足迹(digital
footprint),数字化记忆所具有的可访问性、持久
性、全面性特征,会使个人失去对自己所有的个
人信息的控制能力。[5]
因为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
大量的个人信息被保存在互联网上,对个人信息
的访问成为可能,即使未经信息持有人同意或信
息持有人未知情的情况下,这种访问仍可能会发
生,比如你在亚马逊网站上购买苹果电脑,你在
网站上注册的个人信息可能在你未知情的情形下
被提供给第三方,如苹果公司、某大型超市或某
广告公司。再加上数字记忆的持久性特征,他人
可以访问存储在日积月累的个人不同数据库中的
个人信息。当个人意识到自己可能会丧失对自己
所有的个人信息的控制时,其所做的更多的是自
我审查。当史黛西意识到除了她的朋友能访问到
她的个人网页,看到她的照片,其他人也可以看
到时,她应该自我审查一下,如果她知道她的个
人主页可能被搜索引擎编录,照片可能被网络爬

虫程序存档,她就会更加谨慎。记住成为常态,个
人失去对信息的控制能力,其结果是个人信息泄
漏成为常态而非例外,人类如同住进数字“圆形
监狱”①——每个人都不知道谁在监视自己,但
他必须假定他被所有人所监视。
此外,当记住成为常态时,互联网记住了我
们所有的过去,这可能使我们面临太多的过往信
息。通过触发我们对自己原以为早已忘记的事件
的回忆,数字化记忆有能力用相矛盾的记忆让我
们困惑,并可能会影响我们的判断。我们可能会
做出错误的决定,或者犹豫不决从而无法采取行
动。我们可能会不再信任自己的记忆,进而不信
任自己所记住的过去,并且用人造的过去而非客
观的过去替代它。这不是我们的过去,也不是其
他人的过去;它是一种从数字化记忆存储的有限
信息中,重构出的人造过去,一种缺乏时间线索、
完全扭曲的拼图,而且可能会同时被它所包含和
不包含的东西所篡改。[6]因而,“完整的数字化记
忆会摧毁历史,损害我们的判断力和我们及时行
事的能力。”[7]
如何解决数字化记忆所带来的这些负面效
应呢?维克托提出的解决问题的主要方法是:在
数字时代通过给信息设置有效期限,重新引入遗
忘的概念,将默认状态从永久保存信息调回到
可以在一段时间之后删除它,即让“遗忘回归常
态”。从权利的角度来说,这就是所谓的数字遗忘
权(right to be forgotten)。
数字遗忘权虽然由维克托最早提出,[8]但他
在其著述中并没有做过多的阐述,甚至没有给出
明确定义。但维克托在本书中隐含的基本观点,
即赋予每个人数字遗忘权可以解决计算机和信息
技术发展给个人信息、隐私保护带来的难题,无
疑给身处个人信息、隐私保护困境的西方国家政
府提供一个崭新的思路,因而引起西方学界、媒
体与政府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
西方学者一致认为,“right to be forgotten”
(数字遗忘权)虽然由维克托首先提出,但它并
不是一个崭新的权利。数字遗忘权的英文表述
为“right to be forgotten”,也 有 人 使 用“right to
oblivion”、“right to delete”、“right to erasure”甚
至“right to forget”。这项权利源于20世纪70年
代法国的法律概念“le droit a l'oubli”或意大利
的法律概念“diritto all'oblio”,当时对应的英文
为“right to oblivion(遗忘权)”,原意是指对过
往生活中不再发生的事件保持沉默的权利(the
right to silence on past events in life that are no
longer occurring)。[9]遗忘权(le droit a l'oubli)早
期常用于刑法中,用来指有过犯罪记录的人在其
刑期执行完毕之后,有权利要求他人不公开自己
的犯罪记录,其背后的法理在于一旦罪犯经过了
改造,其就应该享有权利让自己的名誉免于犯罪
记录公开的损害。[10]刑法中规定这样的制度,目
的是想通过赋予那些有过犯罪(特别是轻微的犯
罪或青少年犯罪)记录的人此种权利,使得保留
在官方的犯罪记录永运都不会公开,从而起到给
那些有过犯罪记录的人重新做人,回归社会的机
会。
随着时间的推移,遗忘权(le droit a l'oubli)
的权利主体开始由有过犯罪记录的人延伸到那些
短暂成为公众聚焦点的人。通过赋予遗忘权,这
些人能够在自己不再是公众聚焦点的一段时间后
摆脱不必要的关注。当计算机与信息技术发展
到今天这个“谷歌说你是什么就是什么(you are
what Google says you are)”[11]的时代时,遗忘权
(le droit a l'oubli)的权利主体已由有过犯罪记录
的人和短暂成为公众聚焦点的人延伸到所有人,
传统的遗忘权(le droit a l'oubli)过渡到数字遗忘
权(right to be forgotten)。从数字遗忘权产生的
过程可以看出,数字遗忘权由传统遗忘权发展而
来,并表现出与传统遗忘权不同的特点,但这些
特点是什么呢?这涉及到数字遗忘权概念的界定
问题。西方学者对此做了有益的探讨和深入的研
究。
有学者认为,数字遗忘权是自然人享有的要
求他人在一定时间后删除关涉自己信息的权利。
[12]另有学者认为,数字遗忘权有两种含义:一是指
历史上的遗忘权droit a l’oubli ,即有过犯罪记
录的人在其刑期执行完毕之后,有权利要求他
人不公开自己的犯罪记录;二是指删除权(right
to erasure),即 数 据 主 体(data subject)享 有 的

删除自己被动泄漏的信息的权利。[13]还有学者
认为,数字遗忘权包括三层含义:最主要的含义
是指一种要求他人及时删除关涉自己信息的权
利;其二,是指一种向社会主张“清白历史(clean
slate)”的请求,即过时的负面信息不应该被用来
针对请求人;其三,是指一种不受限制地随时随
地表达而不用担心后果的个人权益。这三种含
义之间并非相互排斥。[14]欧盟经过较长时间的酝
酿,提出了关于数字遗忘权的工作定义(working
definition),包括两个方面:单个人在不侵犯自由
表达(显然也包括新闻表达、艺术表达和文学表
达)情况下享有的要求他人从网站上删除其个人
信息的权利;网站经营者必须从自己的服务器上
立即删除侵权信息,同时尽最大努力删除第三方
服务器上的侵权信息。[15]

上述西方学者和欧盟对数字遗忘权概念的
界定存在着较大的差异,并且至今也没有达成一
致,但无疑为我们认识、理解与准确界定数字遗
忘权概念提供了借鉴。笔者认为,任何概念的界
定都应该反映事物的基本属性和本质特征。数字
遗忘权的基本属性和本质特征主要体现在计算
机、信息技术与传统遗忘权和个人信息、隐私保
护的相互作用之中,也就是说数字遗忘权概念的
界定应该反映计算机与信息技术发展对传统遗忘
权的影响,以及对个人信息、隐私保护带来的挑
战。计算机与信息技术的发展扩大了传统遗忘权
权利主体的适用范围,即由原来仅适用于有犯罪
记录的人扩大到所有人,也使传统遗忘权的权利
客体由原来的犯罪记录扩大到所有的网络个人信
息;计算机与信息技术发展对个人信息、隐私保
护带来的最大挑战莫过于互联网记住了所有人的
个人信息,无处不在的社交网站、云计算、定位服
务以及智能卡(smart cards)记录下了人的所有
数字足迹(digital footprint)。
鉴于此,笔者认为应该将数字遗忘权作广义
与狭义之分。狭义的数字遗忘权仅指数字或互联
网时代的遗忘权,是数据主体享有的要求数据控
制者删除关涉自己的个人信息,以防止其进一步
传播的权利。狭义的数字遗忘权等同于删除权,
是为了应对计算机与信息技术发展所带来的互联
网记住了所有人的所有数字信息,遗忘变得不可
能,从而可能会损害个人信息、隐私与尊严的后
果而产生的一种权利。广义的数字遗忘权则包括
传统的遗忘权和狭义的数字遗忘权。

文章来源:《新闻界》201403

文章作者:郑文明


1 条评论

  1. wuyijia说道:

    感谢分享+http://weibo.com/1711479641/B4AwPvWza?ref=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