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访谈]新媒体与未来(连载一) ——杨伯溆谈基于新媒体的创意产业和社会转型

时间:2009-07-04 15:33 来源:新媒体研究室 作者:yeweiming 点击: 1319次

访谈时间: 2009年6月15日 连载一:全体网民就是创意的源泉! 以下根据 杨伯溆 老师接受某报记者采访的录音谈话资料整理
新媒体与未来(连载一) ——杨伯溆谈基于新媒体的创意产业和社会转型

访谈时间:2009年6月15日

连载一:全体网民就是创意的源泉!

以下根据杨伯溆老师接受某报记者采访的录音谈话资料整理:

记者:杨老师,您好!据我所知北京大学创意产业研究中心是2004年成立的,是当时国内最早的创意产业研究机构,那么什么是创意产业呢?您是如何理解创意产业的?

杨伯溆: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要回答它需要涉及到几个主要因素。首先我们必须意识到,全球正在发生着特别重大的经济转型。按照马克思的观点,经济基础会决定上层建筑。决定不决定不好说,但是经济基础对社会巨大的影响是任何人都不能忽略的。很多西方学者批评马克思,不是说马克思说错了,而是强调还有其他的因素也在发挥着没法忽略的影响。但是经济基础的确是极端重要的。目前的这个经济转型的核心内容是什么呢?就是创意产业。它主要建立在新媒体的基础上,或者说建筑在互联网、手机或者是二者的结合的基础之上,在这个基础之上产生的一种新的产业。这个产业不是我们大家耳熟能详的或者在社会上热门讨论的文化产业或者文化创意产业。那种类型的产业按照社会进程来看,是非常老的思维,是后工业时代产生的一些产业的提法。现在对创意产业这个词的炒作,并在创意产业之前加了个名词——文化,是有其特殊的原因的,或者还有其他一些行业自身利益的考虑。这种争论有意义也没有意义,因为它们已经或正逐步地属于过去时了。

实际上这个问题与全球化密切相连,全球化并不仅仅意味着资本的流动,例如因为某个地方物价高、成本高,商品生产或服务业就转移到另外一个人工便宜并有生产条件的地方。这只是全球化的一个方面,是全球化初始阶段所展示出来的特征。我们国家参与全球化基本上参与的是这个方面。然而在过去的十年间,全球化进程中诞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产业模式,也就是创意产业。这种产业的最大特点是追求利润的公司投资生产的不是内容,或其它可出售的商品,而是平台。

记者:嗯,您是说互联网公司不提供内容?

杨伯溆:对,内容由平台的使用者来提供。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手机,它就告诉消费者我提供发送短信的服务,你们自己玩去吧,每发一条,一毛钱。从这个产业的整体上讲,可能有极少一部分短信是电信公司创造的,但是绝大部分是使用者自己创造的。这在互联网上体现得更加明显了,那些想赚钱的投资公司,包括互联网公司,他们的关注点主要不是在制造和提供内容上。那这些内容谁来做呢?是使用者。这就是创意产业的核心。这和你们报纸不一样,报纸还要生产内容。

记者:那创意从哪里来呢?

杨伯溆:创意就是从每一个使用者的创造性参与中来。每一个使用者就是一个潜在的创意者。在互联网上,没有人有垄断伟大、高贵和创意的权力。互联网上那么多内容,都是他们创造的。那么这个东西怎么产生价值呢?比如开心网目前展示出来的这种价值链,它基本上脱离了早期广告的大众传播模式,利用有机植入或者嵌入式的广告模式在人际交流层面经营,从而实现价值。在这个过程中,互联网公司提供平台,收获利润;使用者提供创意,收获使用的满足和社会资本的增长。这是创意产业的真正内涵。

记者:那么这种东西和以往的传播方式最根本的区别在哪呢?

杨伯溆:他们之间的区别也是新旧媒体之间的区别。也就是说,网络是交互的、参与的、平等的、分享的、低门槛的,基本上是没有门槛的,某种程度上是民主的。基本上这就是它的基础。由此,或者说基于这种基础,我们的社会关系、文化开始做着相应的调整。基于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我们在社交网上表现的如此不同,互联网上的文化又如此“夸张”。

记者:对,这是由网络的这些特性决定的。

杨伯溆:决定说不好,但是它制约了。我们实际上总是生活在笼子里面,只不过是每一次变革所提供的笼子是不一样的。打个比方说,你在一个传统行业工作,在一家企业、一家私企,你的发展前景和活动范围是由公司规定好的了,它的无形框架就是你能为公司挣多少钱,你考虑的是公司能给你多少钱,在这个基础上双方展开互动。公司提供能提供的条件,你发挥最大的能动性,为公司贡献并依此签约。但是这个是有底线的:就是你要为公司创造利润。在工作以外的时间,才谈得上其它的东西,例如社交或者民主和自由。

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制造业和服务业是在西方民主制度下诞生的,但是那个民主被限定在一个时空内。一个人24个小时,除了吃饭睡觉外,其中最好的那段时间要上班,是没有民主的。这是我们熟悉的传统行业,包括文化产业中的情况。传统公司内的生活是没有民主的,事业部门和政府机关内的生活更是等级森严,没有民主,你要听别人的。很多工作是别人交代给你去做,是没有商量的。但目前这种生产方式在转换,即传统的产业开始大幅度调整,崭新的创意产业出现。比如说,社交类网站展示出来的经济关系一切都在发生变化。这从两个方面上讲:一方面比方说互联网公司内部早就不是传统的等级森严的人际关系。作为网民,我们使用这些公司给我们提供的平台。可是我们想过没有:那些给我们提供平台的那些人员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你注意到没有:明显的民主。这是创意产业突出的组织特征。你可以注意到,他们根本不用穿西装上班。

记者:嗯,互联网公司里面的风气。

杨伯溆:嗯,就是为什么提这点呢,这个意义重大。这个风气呢是IBM开始的,前互联网时代开始的。IBM开始的就是星期五那天可以不穿正装上班。然后呢微软继承和发展了这个传统。

记者:嗯对。

杨伯溆:然后到雅虎就开始非常明显,然后到现在那个他们的Facebook这个就已经很清楚了。它整个的情况就是已经完全的不一样了,在我们的国家,就是稍微小一点的互联网公司,就是中型的、小型的也会是这样的一种模式啊。它们也是一种模式,在他们的内部生活中,也是相对自由和民主的。这是一种趋势。这个组织内部的自由啊、民主啊、趋势啊等等,是由这种经济,也就是创意产业经济所决定的。然后可以想,提供互联网平台的人在那样的环境中生活,使用这个平台的呢?也就是说网民在虚拟空间内如何呢?这么一想就更有意思了。

记者:也就是说,另一方面,在互联网平台外部,这种创意产业经济也给网民、给我们社会和文化带来巨大的影响?

杨伯溆:对,在现实中,我们这个社会等级概念根深蒂固。在文化上表现的就是主奴意识。各种优越感,能够展示比别人高一等的那些东西无处不在,在现实社会中提倡得一塌糊涂。

记者:是的。

杨伯溆:可是在网络上你没法展示那些。人家可以不跟你玩,你是熟人也没有用。

记者:嗯,网络确实有种颠覆性的力量。

杨伯溆:所以说互联网生活特别有意义。比方说我们开始尝试着怎么以平等的方式对待别人和跟别人交流。它们对我们的现实生活颠覆得很厉害。比方说你在企业里头你是个老总,可是你一进到开心网你的部下可以把你买卖。虽然是在玩游戏,但它对传统的等级制度和主奴文化是一个极大的颠覆。这个实际上一点都不新鲜,这个是这个时代这种产业它需要这种文化。从社会关系的构建上头说,这也是极端重要的。嗯,你打个比方说,他们互联网公司,包括最新的社交类网站,技术上和美国的Facebook都有一定的内在的关联度。但它们都在找一种能实现利润的价值链条。它们找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价值链呢?应该是条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融合的价值链,就是说经济的利润体现在社会关系的构建中。它不是说我生产了个产品,然后想办法卖给你。它不卖东西给你。你比方说你上社交类网站,你大约要买虚拟房子,有了房子你会不会装修?装修买哪些品牌的材料?电器买哪些牌子?买不买虚拟的车?如果买,是奔驰还是宝马?你要买车停在哪?等等。你在网上把你的整个虚拟社会生活构建起来的过程,也就是选择现实生活中那些实际商品品牌的过程。你选择那些品牌的过程,也是一个张扬个性的社会互动过程,也是参考你那些朋友的意见的过程。这样,形成一个真正的有机价值链。

记者:对,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杨伯溆:这个是颠覆性的。在西方后工业化时代,出现了消费社会和消费文化。消费社会以占有商品为纲,商品文化就是物欲文化。但远不止这些,他们还要告诉大家该吃什么、该穿什么、该住什么样的房子、该买啥车、该交什么样的人、该想什么等等。到了我们这个社会,于是就出现了范伟在电视小品里扮演的那个角色。我们有时被搞得昏头昏脑,对不对?

记:是,《卖拐》、《卖车》那个系列。

杨伯溆:西方很多学者对这个批评得很严厉,并形成了对社会非常有影响的学派。他们的学术活动很重要的一块就是批判消费文化。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使用了“文化产业”这个概念,这是非常负面的一个词。意思是说,为了盈利,文化被工具化了和庸俗化了。因为这样的原因,现实中就会出现范伟扮演的那个角色那样的人物。但是互联网这个东西使这个变得不大“相关”了。比如在诸如开心网这类的社交类网站上,起码你不好说人家扭曲了你的哪个价值观念了,或者说让你愚昧了。不能,因为这只不过是你自己主动的选择。并且你还是通过参考朋友的看法而做出来的主动的选择。这会使你更聪明,而不是愚昧。

记者:嗯,其实这种口碑营销,现在也是越来越热,而且效果是很好。

杨伯溆:因为这个东西它贴近老百姓真正的需求,我们过去没有这个力量。社交类网站和其他的不同类型的网站,他们给我们网民的就是这种力量。这是由互联网的社会内涵和技术潜力所决定的,而提供这些网络平台的构建者,他们面临的是什么挑战呢?就是必须提供我们网民喜欢用的平台。如果你的平台不好用,或者是用着不友好,网民马上就可以走。

记者:对。

杨伯溆:这样它就使我们处于一个整个不同的层次上,就是说它把我们所处的地位整体提高了。这个比方引出来另外一个话题,比如我们刚才提到了笼子,我们说公司是个笼子,我们说事业单位是个笼子,那么——

记者:互联网是吗?

杨伯溆:嗯,互联网上的那些笼子是什么呢?就是指互联网在哪个方面特别地对我们产生了影响?它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记者:现在有人说上社交网成瘾,比如开心网上半夜三更起来去“偷菜”。

杨伯溆:这个是影响,是重要影响,但还不是主要的。最重要的影响是什么呢?你想想它的那些组件、模式和结构。

记者:嗯。

杨伯溆:最重要的影响是我们在世界范围内开始玩同样的东西了。

记者:同样的线上游戏模式。

杨伯溆:这个东西你怎么说,对不对?这种模式是对人有影响的。你比方说现在观众固然对新闻联播有种种的看法,但它那种模式其实已经深深的影响了人们,想想罗京去世后那么多人关注你就知道了。罗京代表的不是那个新闻联播的内容,而是模式的一部分。奇怪吧?但观众就是感觉到了模式的力量。

记者:对,这个模式的影响是蛮大的。

杨伯溆:还是以开心网为例,它的那些组件影响着人们,可是呢,你回头来又想,这些组件虽然是公司开发出来的,但是公司在猜人们喜欢什么,还是以网民的需求为基本出发点开发出来的。而这还不过是互联网社交类网站发展的一个初级阶段的现象,是一个必经的过程。目前他们做到的是根据消费者的建议去开发,这就是模式。以后呢,势必连组件都会是由平台使用者自己参于开发出来的。

记者:嗯是,现在好像就有一些组件是先由消费者建议他们,然后他们再去揣摩,开始做的。

杨伯溆:嗯,这个从大的方面上讲,这些组件都是一系列的游戏。有些做电子游戏的公司十年前就已经组织网民自己开发,开发完了一些公司把这些创意的东西收回来,包装之后再卖出去。使用者参与开发的比例达到相当高的程度。也由此说到游戏文化。

记者:嗯。

杨伯溆:那我们定义这些所有的组件是什么呢?如果我们定义它是游戏的话,这一切就都好说了,游戏中什么东西你想最有世界性的影响力呢?

记者:体育,奥林匹克运动会。

杨伯溆:对,奥林匹克运动会在英文里头你要直译就是奥林匹克游戏,还比方说男人们在一起喜欢谈的题目就是体育。

记者:游戏不得罪人。

杨伯溆:这个东西它是有原因的,因为这个不涉及利害关系。就是谁都不会得罪,那个并且当然它有既定的规则,对不对。

记者:您说的规则具体指哪些呢?

杨伯溆:它公平,起码在理论上说是这样的。当然搞政治的会从这里面看出政治利益来,搞社会研究的会从里面看出社会的运作来,搞商业的会从里头看出商机,但是最核心的东西是游戏。

记者:嗯对。

杨伯溆:但核心是这个东西是不得罪人的。

记者:对。

杨伯溆:正因为如此,玩游戏不仅仅是人类的天性,也是很多动物的天性,它就是从这个意义上我们说它是世界性的,所以有的人讲国内的网站大多是模仿美国的,比方说社交类网站模仿Facebook,这么说是对的,但从世界的角度来看这么说又没多大的意义,因为互联网这个东西是本身就是世界的,它不提供内容,但决定模式。从这个意义上讲,这是全球化的东西,它不是给予哪一个民族的哪一个国家的,而是给予全世界的。嗯,就是说呢,在互联网上展示出来的这类文化把这个水晶化了,无比的清晰。这是真正的影响,我们的生活逐步的在从现实空间移到虚拟空间。这就是它的那个范围,在社交类网站提供的世界里,它给我们界定的范围就是那些组件。

记者:嗯,这些组件我觉得也可以分两方面来看,一方面就是说它那个组件本身使得大家都在玩,它和新闻联播不一样,对人的思维模式什么的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和潜在的改变;但另一方面呢,它从这个现实挪到虚拟空间吧,它又不完全是一种纯虚拟的东西。比如说我如果说我在网上去买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我就会毫无兴趣,但是因为这个人是我现实生活中圈子里边的一部分,所以把它虚拟化之后,这种结合我会觉得有意思。

杨伯溆:嗯,这个都不仅仅是社交啊。当然现在网上几乎任何的一个平台都涉及社交,比方说BBS,尤其是像“强国”一样的政治类网站,民间的那个“猫眼看人”,还有“天涯杂谈”,在这些平台上面的人他们也在社交。而这些恰巧就是如你所说的,人们把现实中的包袱带到网上去了,包括历史包袱、阶级包袱,也可以说阶级恩怨、还有各种价值观等等。你可以看到网上有各种论坛,如果将它们粗略的划出几块来,可以看到每一块都有自己的政治态度和文化立场。

记 者:嗯,在不同的年龄段其实使用的网的分层还是很厉害的。
杨伯溆:是很有区别的。猫扑主要是20多岁的人。天涯是30多岁左右的人。
记 者:是,这个比较明显。
杨伯溆:那以此类推吧,你像猫眼和强国,这里面是40岁左右的人,但是这个网络是属于年轻人的东西。这个东西,你比方说社交网站也是这样。
记 者:嗯。
杨伯溆:这个是有研究发现的。
记 者:您能具体说一说这个研究吗?
杨伯溆:研究发现,不是说人们沉浸在网上的那些人啊,整天玩游戏的那些人,他跟现实就开始就断裂了,不是的。往往在那个社交类网上朋友最多的人,跟别人互动最多的人,他们在线下也是这种样子。他们不是我们过去想象的那样。
记 者:对对对。像网游的那种。
杨伯溆:嗯。但是这里面涉及到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是社会关系怎么重组。
记 者:嗯,这个和传统社会还是有差别的。
杨伯溆:对!你打个比方说在传统的所谓的社区,我们主要跟邻居发生沟通,或者主要是跟单位的工作同事,主要的就是这两块。
记 者:对,这些是最常见的。
杨伯溆:其他的无非就是自己的一些同学,或者是战友什么的等等。在全球化之前,后工业化的过程中,大约在半个世纪之前吧,西方因为电话和私人汽车的发展——
记 者:自己就可以走出社区?
杨伯溆:对。人们脱离了社区了,脱离了邻居了。现在就是在我们的城市里头,你也看到是这种现象。
记 者:对,大家跟邻居都很少交往了。
杨伯溆:但在全球化当中,它不是这种简简单单的脱离本土社区的问题,而是它要在这个过程中展示它的自由主义。
记 者:嗯。
杨伯溆:或者说个人主义,这个东西它颠覆的太厉害了,你打个比方说像年轻人,过去常说年轻人“找对象”。
记 者:嗯,谈朋友找对象。
杨伯溆:讲究白马王子。你说白马王子是个什么概念呢?是他在各方面都优秀,是吧?
记 者:对。
杨伯溆:可是在现实当中哪有那种人?
记 者:是啊,这些都是大家的美好想象。
杨伯溆:就算不找白马王子这种人,就是一般朋友,我们也总是想找一个各方面都比较优秀的吧。可是现实中哪有这样的?你比方说如果他专业好,非常可能他在所谓的情商方面就差一些。
记 者:对。
杨伯溆:他在情商方面好呢,非常可能又有其他的方面的问题,对不对?你说这个人各方面都好,但在身高可能又有问题。
记 者:嗯嗯,不可能都满意嘛。
杨伯溆:总而言之我们是不完美的。但在创意产业经济基础上构建出来的社会关系是什么样的社会关系呢?它让你交一个面,以你为中心交往。你比方说我跟甲交往就是因为他在专业上十分优秀,我跟他的互动就非常非常的有收获;我跟乙交往呢是因为他特别有情趣,跟他在一起特别开心,所以在网上我们俩总是互动;我跟丙交往呢是因为我们都喜欢运动,我们是户外型的人。甲、乙、丙都是我的朋友,但他们之间可能互不认识,就是诸如此类的交往。以后呢我们整个的交往,将不是仅仅脱离我们邻居,在方圆五十公里之内找朋友互动;而是基于个人主义,在互联网空间构建不同的人际关系网。如果在某个侧面谈得来,彼此即便是相隔万里,也没关系的。再不会有什么“君住江之头,我住江之尾”的感叹和无奈了。
记 者:是啊,在网上这些都可以的。
杨伯溆:我们把“他”或“她”挖掘出来,成为朋友。这个只能通过互联网,互联网提供的就是这个。这个实际上在社交类网站这种成型的社交类网站出现之前,就已经发生了。
杨伯溆:人们通过BBS就能做。
记 者:对,找兴趣点。
杨伯溆:对,人们可以一块儿去旅游啊等等。
记 者:但把社交类网站它跟BBS这样比的话,它们各自的特点或者说对人们的吸引力可能有所不同。
杨伯溆:这个牵扯到另外一个问题。这个牵扯到互联网发展的问题,也牵扯到我们媒介的发展问题。
记 者:嗯。
杨伯溆:你比方说中央电视台大家都喜欢的播音员去世了,我们大伙都比较关注,对不对?
记 者:嗯嗯,最近这件事情谈论的很多。
杨伯溆:但这是后工业化时代的现象,严格的来说,这还不是什么全球化时代的现象。在后工业时代,你打比方说那个领头的产业,是服务业。服务业中非常领头的又是文化产业,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电视。
记 者:对,电视。
杨伯溆:电视还构建起来一些偶像啊,其中之一就是新闻播音员。
记 者:嗯。
杨伯溆:当然西方那边叫新闻主持,我们这边也叫新闻主持,实际上就是播音员。
记 者:播音员,对。
杨伯溆:但这个时代它会过去,这只是个时间问题。就像现在我们没有人能记得住几个电台的播音员的名字一样。
记 者:那您是说电视的未来会和电台一样?。
杨伯溆:电视势必会被整合或被边缘化。他们势必会被遗忘,但这主要不是他们的问题,而是因为经济结构发生变化了。
记 者:对。
杨伯溆:经济结构发生变化,它是围绕着新媒体展开的,那么新媒体也绝不是说一下出来个什么东西就完美了,现在的新媒体就是互联网和手机及它们的结合。大约像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那样一种状况,它还没有完全成长,但它的成长已经经历了几个阶段。一开始是雅虎,雅虎的建立没有完全脱离传统媒体的思维。在它建立的那个时候,我们管那叫门户网站。它的主导意识还在。
记 者:嗯,对。
杨伯溆:就是从点到面的信息扩散。这种传统媒体传播的感觉还是有的。我们对应的是新浪。
记 者:对,他们都属于门户网站。
杨伯溆:这个实际上就是新媒体的胚胎。门户网站立的是门户。门户建立以后,网民不满足,就要开始主动搜索。然后第二个最具有里程碑式的发展的是Google。
记 者:嗯嗯。
杨伯溆:Google一下让我们开了眼,对不对?它使我们的眼界打开了。我们对应的是百度。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对应不对应的,因为它们都是海外投资的。这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说在我们国内比较流行的是百度。
记 者:百度比较有影响,嗯。
杨伯溆:第三个具有里程碑式的发展就是社交类网站,就是像开心网这种。至于接下来的发展,那很难说。
记 者:目前很难预测。
杨伯溆:但它到目前为止整体的发展路径是这样的。就是雅虎,Google,Facebook。
记 者:嗯,这是它的发展过程。

杨伯溆:就是说在国内流行的、对应的就是新浪、百度和开心网之类。它们不是一个,别的都是枝节,就是在它的发育过程中,今天长出手指头啊,明天长出个脚趾头啊。就是这种。你像那个国内的土豆网、优酷网啊等等、美国的YouTube等等,这种很多的,对不对?
记 者:您说他们都是枝节?
杨伯溆:这都是枝节,但是它的躯干、它的底部是雅虎,然后是Google开拓,现在我们看到的是是社交类网站横空出世。这些都是里程碑。
记 者:是,这三个的确是里程碑。
杨伯溆:它已经非常非常的成形了。
记 者:对对对,这就是互联网和新媒体发展的一个脉络对吧?
杨伯溆:脉络!嗯,长得这么快,所以你说它能不有时有点愣吗?很成熟,是说不上的。但是它成形了。它现在偶尔表现得还有点愣,就好象一个十几岁孩子的那种愣。
记 者:嗯,有了一个样子,但还不成熟。
杨伯溆:它有的时候自己伤着自己的胳膊了,动不动碰了自己手了。这个就是你偶尔看到它会有一些夸张的事情出现的原因。就是这样,但我们看到它的目标非常清晰,就一步一步的开始整合。整合自己(互联网)的平台,整合传统媒体或者挤垮它们。最重要的是,网民是这个过程的主要驱动力和参与者。
记 者:网民在这个发展过程中起到比较重要的作用。
杨伯溆:如果做一个鲁莽的预测。
记 者:嗯,一个什么样的预测?
杨伯溆:以后就是我一天的生活会从上网开始,从下网结束。在任何一个地点、任何时刻我都可以上。一上去就是自己的平台,从里头我知道我的朋友们在干什么,我很容易的和他们沟通。如果我想知道谁的情况或者了解下什么信息,一点击所有的信息就全部的调出来了。嗯,然后呢就是我娱乐,我游戏,我社交,我学习,我工作,我在与别人互动的过程中提升自己,我……。总之是我生活,网上的生活,一种平等的互动的生活。
记 者:寻求那种自己特别喜欢的游戏?
杨伯溆:对,如果有那个特别了不起的我喜欢的那个视频,它也会第一时间就展示给我。就是我很容易的就能发现,如果我想发言了,第一时间就很容易的能发言,并且我关注的那些人群会很快的就知道我说了什么,把他们的想法反馈给我。所有的这些最后都会融合在一起,而社交类网站的了不起的就是它展示了极强整合能力,把所有的这些功能有机的整合在一起的能力。基本上它的发展路径,从目前为止展示出来的就是这些。
记 者:好,昨天跟开心网的刘乾聊起来,他也说他们这个平台可以整合无数的东西,现在只是刚刚开始。
杨伯溆:对。
记 者:那您说,这样一种网络社交平台,它对于社会生活、社会关系的影响是什么呢?
杨伯溆:这个影响就是我们在结网。但是我们结的网不是过去的那种网。像白领经常听到的那个碎片化啊这个那个啊,实际上它指的是什么呢?我们在现在开始每天就是跟不同的人、不同的网发生交流,就是打交道。这个切换起来就非常容易,我们跟每个网友交的大都是一个侧面,对不对?有的是情感的,有的是工作的。你打个比方说,我们在谈话当中不断的接到不同的手机,你比方说跟你接到的那个手机的那个人跟我的世界可以是完全不相关,同样我做的那些事情可能跟你在打电话的过程中也完全不相关。以后的事情可能就是我们在电脑上我这五分钟在跟一个网络发生互动,另外一分钟是在跟另外一个网络发生互动,它整个过程是这样的。这就是对我们的社会生活产生的巨大的影响。它们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呢?我们的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分不开了,我们虽然在社交但不知不觉的在为经济做着贡献,就是它非常有机的结合在一起。我曾经问过我班上的学生们。我说以后你们的饭碗从哪来啊?问这个是有理由的。你打个比方说农民,他在西方基本上消失了,在美国就占百分之一百分之二人口这个样子,对不对?它消失了,这是从农业社会过渡到那个工业社会必然要发生的事情。那么后工业化时代发生的是什么呀,是工人人数不断在减少。那么全球化时代发生的会是什么?想一想这个东西是很震撼的。我们再不需要很多人给我们服务了。比如说我们的传统媒体的不会有那么多了。还有,过去有点事我们得打电话找这个找那个的,现在你打个比方说我有什么问题,我一上网各种知识就来了,非常简单的、易行的。对不对?这就意味着好多所谓的专业人员就没饭吃了,不是说没饭吃了,就是他的那个行业可能消失了。
记 者:但互联网上的内容也得有人提供啊?
杨伯溆:这个就是创意产业,所有的人都在提供啊。
记 者:对,就是你在免费的给人家做平台的服务。
杨伯溆:嗯,对,但是我们每个人也是同时受益啊。就网络而言,你比方说我们在现实中往往听到的、看到的都是些是什么呢?很负面的东西。但这个网络往往是从精英上的角度上看到的,他们看到的那些往往也是对的。可是因为他们是精英,他们习惯了告诉别人该怎么生活。他看不到其他的,你打个比方说一个很简单的事实,绝大多数女性都会经历的怀孕,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啊,事实上在我们这个社会里头基本上就那一次,你有时会恐慌,因为很多是你从没遇到过的。去医院又不方便,当然你可以去问你妈妈,但是你妈妈的知识它很可能非常滞后啦,20年前或是30年前和现在怎么能比呢?但网上会一股脑的都告诉你。除了专家在网上给你提供的那些知识,你的网友,那些在这方面有经验的网友,会以互动的方式亲自告诉你。
记 者:对,最新的信息都有。
杨伯溆:并且很多专家都在无私地奉献这些知识,这最了不起的就是Wiki,它对我们现在的精英、草根这种二元结构的颠覆也是史无前例的,这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
(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