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生成果】乐媛:网络BBS论坛政治讨论中的左右意识形态与派别划分

网络BBS论坛政治讨论中的左右意识形态与派别划分

——
基于“强国论坛”与“猫眼看人”的对比研究[1]

乐媛
杨伯溆

摘要:网络BBS论坛作为中国网民政治讨论最为集中的公共空间,对社会政治事件的持续关注和热烈讨论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舆论力量。本文借鉴网络公民参与和政治思潮研究等相关成果,以“政治意识形态”这个概念为切入点,采用内容分析的方法,对中国大陆最有影响力的“强国论坛”和“猫眼看人”这两个BBS论坛进行考察,旨在描绘网络BBS论坛政治讨论中派别划分的全貌,确认是否存在分别以左、右派声音为主流的论坛,并比较二者之间的差异特征。研究结果表明,在网络BBS讨论中的确存在以左/右意识形态声音为主流的左派论坛和右派论坛;并且它们所关注的议程具有显著差异,左派论坛更偏好“民生福利”和“社会平等”议题,而右派论坛更偏好“自由民主”议题。

关键词:BBS,意识形态,左派、右派

一、引言

网络BBS论坛作为中国网民政治讨论最为集中的公共空间,对社会政治事件的持续关注和热烈讨论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舆论力量。然而,我们也注意到在网络讨论中出现的诸如“小左”、“右愤”、“五毛”[2]和“网特”[3]等群体身份标签,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网民对于政治意识形态角力的敏感度,而大量的历史翻案则更让我们无法不去追问历史上的意识形态斗争与目前的网络政治话语是否存在关联。例如,历史上的左右意识形态是否仍然影响甚至主导了目前的网络政治讨论?在新的时代语境里,中国左右意识形态的论争如何反映在网络政治讨论中?作为互联网BBS系统研究的一部分,本文并不尝试回答所有这些问题。我们认为,对互联网BBS政治论坛的深入研究,首先应该建筑在对这些论坛内存在的政治派别了解之上。因此,本文借鉴网络公民参与和政治思潮研究等相关成果,以“政治意识形态”这个概念为切入点,采用内容分析的方法,对中国大陆最有影响力的“强国论坛”和“猫眼看人”这两个BBS论坛进行考察,旨在描绘网络BBS论坛政治讨论中派别划分的全貌,确认是否存在分别以左、右派声音为主流的论坛,并比较二者之间的差异特征。

二、文献综述和相关研究

(一)意识形态与中国网络「左-右」政治划分

“意识形态”(ideology)一词最早用来指一门新的“观念的科学”[4],后来马克思(Karl Marx)扩展了这个概念,认为“意识形态是一种观念体系,它表达的是统治阶级的利益以幻想的形式代表阶级关系”[5]。随后,“意识形态”在概念化的过程中逐步摆脱了单一的负面涵义[6],其中希尔斯(Edward Shils)的阐释更符合人们日常生活中对它的理解,即“形形色色的对人、对社会以及同人与社会相关的宇宙的全盘性认识和道德信仰类型中的一种”[7]。而“政治意识形态”则常被用来指一组解释社会应当如何运作的观念与原则,并且提供了某些社会秩序的蓝图。通常一种意识形态包含了“政府的最佳形式”(如民主、神权政治)和最佳的经济系统(如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等),可以通过所处的政治光谱中的位置(如左、中、右等)来确认[8]。

“左”与“右”的政治划分可以追溯到法国大革命时期,“左”代表了主张民主、自由的激进派,而“右”则代表了相对保守的保皇派[9]。随着社会的变迁,“左”与“右”的分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般而言,右派反对有意识地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变革,而左派则热衷于此[10]。波比欧(Norberto Bobbio)曾强调,“左”和“右”从来都不是绝对的词汇,而是在不同的国家和时代中不断演变。他认为唯一区分左右的有效差别是对于“平等”的态度,左派强调平等的结果,而右派则保护平等的机会和强调人与人之间内在的不平等[11]。除此之外,“自由市场”与“国家干预”[12],“工人的优先利益”[13]以及“自由”与“保守”[14]等标准都曾用于不同国家或社会的政治光谱划分。从19世纪早期开始,“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逐渐成为“左”与“右”最重要的政治分野。然而,这些在西方社会历史环境中产生的概念与标准到了中国同样也发生了变化,并且不可避免地在吸收和借用的过程中融合了本土的内涵。(责任编辑:admin)
1.中国左右意识形态的演变与分化

中国左右意识形态的分野深深植根于追求现代化的过程中,从西方引入又在自己的土壤中发展演变。从近代晚清至解放战争前,知识分子在摆脱殖民统治的抗争中自西方引入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政治思潮——美国进步主义[15]和马克思主义,以引发变革来实现其强国理想。这两种意识形态来源在“新文化运动”与“五四运动”后逐渐出现了分化。正如顾昕所说,“五四”本身的多元性为不同的社会群体遗留下不同的资源,因而能够成为中国意识形态竞争市场中公认的符号硬通货[16]。知识分子对“五四”精神之真谛的分歧逐渐演变成为“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对立[17]。在此后的国共两党争夺合法性的斗争中,意识形态冲突又逐步演变为“三民主义”与“马克思主义”,“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对立。

新中国成立后,左翼政治确立了其正统地位,并在文革期间达到了顶峰。改革开放以来,由于自由主义经济学在中国的话语体系中取得了合法地位[18],自由主义思潮开始复苏。随着全球化时代的来临和国际格局的变化,中国新左派开始崛起,并在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与自由主义展开了一场争论。自由主义者作为中国右翼的主要力量,其特征主要体现在:强调个人的权利和自由;主张法制;支持市场经济;赞成对政府权力的制衡[19]。而中国新左派则继承了西方新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资源,并强调对现代性和全球化的批判,“呼吁重新检讨中国寻求现代性的历史条件和方式,将中国问题置于全球化的历史视野中考虑”[20]。

朱学勤归纳了中国新左派与自由主义存在的三个主要分歧,即对于基本国情的判断,对社会问题的判断和对于社会问题的诊断[21]。徐友渔则进一步概括了二者的分歧主要从七大问题上展开:(1)市场经济与社会不公;(2)全球化和加入世贸组织;(3)关于中国国情;(4)如何看待大跃进、人民公社、文革等;(5)如何看待80年代的思想解放运动和五四新文化运动;(6)中国的现代化;(7)与极端民族主义立场有关的一系列国际问题[22]。自由主义者认为只有实行政治体制改革,建立法制社会,以此来权衡权力,规范市场经济才是解决中国问题的出路;而新左派认为中国的问题已经转换成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危害[23]。尽管这场争论已经平息,但“左右之间的意识形态之争却始终主导着思想界的进深与新变”[24]。

在中国左派政治谱系中还存在“老左派”,主要由“忠诚于国家体制、以正统的马列毛为理论资源的知识分子组成”[25]。甘阳认为,二者的主要区别在于老左派使用的是传统的马克思主义语言,而新左派则使用源自西方社会科学的语言[26]。就目前网络上活跃的左派言论来看,以毛泽东主义为基础的“老左派”与“新左派”构成了左派的主流。 (责任编辑:admin)
2. 中国网络政治派别的划分

中国的网络政治派别和民族主义密切相关。而民族主义在20世纪90年代的复兴也与互联网紧密联系在一起。1999年,随着一系列国际大事件的发生[27],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空前高涨。《人民日报》下属网站“人民网”在此背景下建立了“强国论坛”,网络BBS言论迅速活跃起来,有人则把“强国论坛”的建立看作是“网络民族主义”活动固定化的标志[28]。2002年和2003年在中日间发生的一些事件[29]促使更多的反日言论和情绪出现在互联网上,掀起了新一轮的民族主义高潮。

在中国,“民族主义”的含义一直与“爱国主义”相混淆。我们通常所说的中国民族主义指的是在“中国与西方”、“国内与国外”的范式下,强调“独立、统一和强大的中国”的意识形态[30]。由于新左派与民族主义同样用“美国霸权主义”来解释许多问题,而且都倾向于支持一个强大有效的新专制政府,因而在网络BBS政治讨论中,中国民族主义也被认为是左派中的一支。但在中国,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实际上还包括了历史上“汉与少数民族”冲突背景下的汉民族主义和少数民族主义,也存在于中国地域差异的文化认同中[31]。由于它们与中国民族主义在国家统一的问题上相悖,而某些观点又暗合了西方独立、自由的政治意识形态,所以常被网友划归为右派。

近几年来,在文化领域掀起的“读经热”、“官祭孔子”等传统文化思潮的回复在网络上也十分引人关注,有人把它称之为“文化保守主义”[32]。很快,对于“新儒家”欲与“自由主义”相结合的趋势引起了众多争议。有人认为,现代新儒家宗旨在于复兴儒学,实现它的“现代性转换”。但现代社会以自由、平等为基本特征,秉承宋明理学的现代新儒家在精神气质上却并非如此[33]。徐友渔也表示现代民主不可能从儒家那里开发出来,因而认为“政治儒学”不可取。但他肯定了“文化儒学”大有前途,问题是需要区别“让我们每个人都有君子之风,彬彬有礼,还是在制度上搞儒家那一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34]。由于文化保守主义思潮打破了左右派二元对立的关系,在目前的网络政治划分中并不能简单将其归入“左”或“右”的阵营中。正如秦晖所说,在对待儒家和传统文化的态度上,如何定义“传统”显得十分重要[35]。的确,作为对中国文化传统的珍视,以新儒家为代表的文化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有着共同的价值,而在制度层面,二者又不可避免地存在紧张关系。

到此,我们已经对目前网络中出现的几种主要意识形态和派别划分进行了梳理,为了更好地符合当前的社会历史背景与网络政治讨论的语境,我们以网民较为倾向的“左”与“右”的划分,通过图1展示中国网络政治派别划分的相关理论路径。

图1:中国网络政治派别划分概念图(略)

这就是说,网络政治讨论中出现的左右派别划分不仅仅与中国历史上政治意识形态的斗争与演变密切相关,同时也因应当前社会政治领域所发生的重要事件而被赋予了新的内涵。这其间,网络公民政治参与所扮演的角色显得愈加重要,新的媒介技术环境下政治舆论的形成与意识形态的冲突密不可分。 (责任编辑:admin)
(二)网络政治参与

大众媒体的发展使许多传播学者和社会理论家把曾把对意识形态的考察聚焦于大众传播的过程中。在媒介功能与效果研究中,制度、机构和党派意识形态是如何通过大众媒体形成舆论从而对公众产生影响一直吸引了大量传播学者进行实证研究,而批判社会学家则在意识形态与媒介关系的研究中做出了更重要的理论贡献。其中,葛兰西(Antonio Gramsci)的“霸权理论”就曾对统治阶级是如何利用大众媒介进行意识形态运作从而行使文化霸权的问题进行过论述[36]。哈贝马斯(Jurgen
Habermas)则批判了国家与商业意识形态对“公共领域”的重新封建化。他尤其强调了在媒体参与下,公共空间的平等进入、观点的碰撞以及批判的理性辩论对于良性的民主政治的重要性[37]。的确,大众媒体(如报纸、广播、电视)的单向传播的技术特征使其更容易被权力精英操控,而互联网由于其区别于大众媒体所具有的公共空间和双向传播的技术特征,使不同声音相对平等开放地展示成为可能。这给我们提供了极为不同的机会来考察不同利益集团所代表的意识形态在舆论形成与传播过程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随着“虚拟社区”[38]的发展,一系列围绕互联网的争论在上个世纪末逐渐展开。乐观派学者认为互联网已经为信息、辩论和参与制造了一个新的公共领域和空间,它包含了可能鼓舞民主,并且促进批判和进步主义观念的传播[39]。然而,公共空间不等于公共领域,互联网所提供的虚拟公共空间也并一定就自然通向新的公共领域。悲观派学者观察到了网络公共论坛中也充斥着“对质、误传和辱骂”[40]。而且,人们也倾向于寻找强化个人立场的信息并与之互动,避免参与到异己言论当中[41]。桑斯坦(Cass Sunstein)曾用“圈内商议”(enclave deliberative)这个词来形容网络上出现的碎片化(fragmentation)现象,他指出“圈内商议”的出现不仅会加深社会的碎片化,而且也变成了群体分化甚至是极化的“滋生地”[42]。另一项早期的网络实证研究也发现,尽管“持不同意见的人们”容易陷入“观点的争斗”中并构成了网上大部分的互动内容,但是这些团体内部的争论有朝意识形态同质化,并支持分化立场的倾向发展[43]。

这些观点至少都表明,在网络政治讨论中已经形成了反映不同意识形态的群体,而且群体内部成员试图在寻求集体的认同。在我国,对于网络论坛中的意识形态体现也给予了一定关注。郭良通过对9/11恐怖袭击后24小时强国论坛的评论进行内容分析,发现民族主义情绪并未导致人们像原来想象的那样“幸灾乐祸”[44]。有研究也指出,被称为“网络愤青”的爱国主义群体也常给人以左翼民族主义者的印象[45]。可以看出,中国的BBS论坛已经出现较为明显的左右意识形态群体划分,可是目前的传播学经验研究中还没有针对网络派别划分及其传播特征进行考察的。如何划分中国网络BBS论坛里的左右派别?不同派别声音为主导的BBS论坛是否具有差异?在这里我们提出以下两个具体的假设,并试图通过经验性的数据来验证与说明中国网络政治派别分化的现状:

假设1:
在网络BBS政治讨论中,存在左右意识形态分别占据主流声音的左派论坛与右派论坛。

假设2:
左派论坛与右派论坛在所关注的议程上具有显著差异。而且,左派论坛偏好“民生福利”和“社会平等”的议题,右派论坛偏好“自由民主”的议题。 (责任编辑:admin)
三、研究方法

基于立意的原则,我们选择“强国论坛”和“猫眼看人”这两个具有很大影响力的时政BBS论坛作为研究对象,采取整群多级抽样的方式对这两个论坛2008年1月的首页主帖和对应的回帖进行数据收集,共获得主帖的有效样本共394个,回帖1291个。并且,我们在以下操作化的基础上对数据进行了编码分析,交互信度测试结果也达到了内容分析的基本要求[46]。

由于左右意识形态往往与特定社会背景下所争论的重大议题密切相关,本研究尝试引入“政治倾向”这一变量来测量网民在针对特定议题争论中所具有的态度倾向[47]。根据文献部分的梳理并结合当前社会语境,我们分别在“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这四个维度上对数据内容进行议题分类,并增加了目前网络上尤为关注的“大众媒体”、“历史问题的重新评价”和“自然生态环境”,共14个议题[48]进行分类编码。由此进一步发展出37个次级分类指标[url=http://www.looooker.com/ewebeditor/,%20http://www.looooker.,%20com/ewebeditor/ewebeditor.asp?id=content&style=s_coolblue#_edn49][49][/url],通过关键词与回帖讨论来共同确认帖子言论的政治倾向。此外,我们还依据网民所受中西范式之影响,通过区分对待“中国”(政府/民族)与“西方”(尤其是美国)的态度来进一步划分“激进”和“温和”的维度[50]

激进左:支持强大统一之中国(民族),反对目前中国政府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强烈批判传统文化,并对西方的政治、经济制度表示反感;

温和左:支持强大统一之中国(民族),支持目前中国政府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推崇传统文化,对西方的政治、经济制度表示反感;

中间: 持中立或无明确态度

温和右:支持中国政府的合法性,但反对过分强调强大统一的民族国家立场,主
张对传统文化的反思,提倡对西方政治、经济制度的借鉴;

激进右:反对中国政府的合法性,反对强大统一的民族国家立场,强烈批判传统文化,并极力推崇效仿西方(尤其是美国)的政治、经济制度。

(责任编辑:admin)
注释:

[1] 本研究论文是北京大学杨伯溆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课题《互联网和手机对中国社会生活与政治生活的影响研究》(项目编号:07BXW025)系列成果之一

[2]
“五毛”被网友认为是政府雇佣的网评员,试图引导网络中的舆论,据说发一贴能得5毛人民币,故被人称作五毛。其意有贬的意思。

[3]
“网特”是网络特务的简称,被网友用来指称受雇于境外反华势力的网络活跃分子,以诋毁中国政府和中国形象为目的,旨在引导网络舆论。

[4]
该词是特拉西于1796年和1798年间在巴黎法兰西研究院分期宣读的题为《关于思维能力的备忘录》的论文中提出来,他的名为《意识形态原理》的著作随后出版。

[5]
约翰·汤普森(John B. Thompson)著,高钴等译:《意识形态与现代文化》,(南京:译林出版社,2005年)页41

[6]
曼海姆(Karl Mannheim)进一步区分了意识形态作为特定概念,实际上体现了特殊集团的自我利益,而作为总体概念则指的是一种世界观或对一种生活方式的彻底信奉。参阅汤普森,同上,页53。

[7] Edward Shils: “Ideology”, in The Intellectuals and the Powers and Other Essays. (Chicago and London: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72), pp. 23

[8]
参见维基百科网站,“Ideology”:http://en.wikipedia.org/wiki/Ideology 或“Ideologies of Parties”:http://en.wikipedia.org/wiki/Ideologies_of_parties

[9] Charles T. Goodsell: “The Architecture of Parliaments: Legislative Houses and Political Culture”,British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Vol. 18, No. 3 (Jul., 1988), pp. 287-302

[10]
参阅Stephen Tansey: Politics: The Basics, (London: Routledge, 2002)

[11]
参阅Bobbio, N. (1997) Left and Right: The Significance of a Political Distinction (translated by Allan Cameron), 1997,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2]
由大卫·诺兰(David Nolan)提出的划分左右翼的诺兰曲线(Nolan Chart)就是通过“经济自由”和“个人自由”这两个维度作为X轴和Y轴,并区分了“政治左”、“政治右”、“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对立面”这四个派别。尤其是到了20世纪80年代后,“自由市场”的经济观念被大多数国家的右翼政党所广泛接受,其中以美国的“里根主义”和英国的“撒切尔主义”为代表。可参阅Davies, Stephen, Margaret Thatcher and the Rebirth of Conservatism, Ashbrook Center for Public Affair, July 1993和Worthington, Glen, Conservatism in Australian National Politics, Parliament of Australia Parliamentary library, 19 February 2002
[13]
大多数左翼意识形态都强调工人利益的优先性,右翼则更强调经济自由。可参见J. Hughes, “Left-Wing Lingo, Ideologies and History”: http://www.uhuh.com/nwo/communism/leftwing.htm

[14]
在许多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左翼常被指称为具有进步主义特征的“自由主义”,而右翼则被指称为“保守主义”,但由于后来拥护放任主义的自由经济意识形态被右翼广泛采纳,这个划分标准的解释力在许多国家已经大大降低。

[15]
“进步主义”(progressivism)一词最先用来指19世纪的美国出现的由工业化所带来的一系列要求劳工权利和社会公正的政治思潮,并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巨大影响。

[16]
顾昕:《中国启蒙的历史图景——五四反思与当代中国的意识形态之争》,(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1992年)页60

[17]
同上,页73

[18]
徐友渔:<当代中国社会思想:自由主义与新左派>,载《社会科学论坛(学术评论卷)》2006年第2期,页106

[19]
徐友渔:同上,页102

[20]
汪晖:<当代中国的思想状况与现代性问题>,载公羊编:《思潮——中国“新左派”及其影响》,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页42。原文最早刊载于1994年韩国知识界的重要刊物《创作与批评》(总86期),《天涯》杂志于1997年第5期发表了这篇文章的中文本。

[21]
朱学勤:<“新左派”与自由主义之争>,载公羊编:《思潮——中国新左派及其影响》,(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页261-263

[22]
徐友渔:当代中国社会思想的分化与对立,载《社会科学论坛》2004年12月,页102-106

[23]
谢岳:“新左派”与自由主义的政治学之争,载香港中文大学《二十一世纪》,2002年8月,总第5期,网址:http://dir.cnki.net/newdir/web/showWeb_1323.html

[24]
鲁明军:<古今之辩:2000年以来中国思想界之现代性之争>,载香港中文大学《二十一世纪》网络版,2008年11月,总第80期,http://dir.cnki.net/newdir/web/showWeb_1323.html

[25]
语冰:<知识界的分裂与整合(代前言)>,载公羊编:《思潮——中国新左派及其影响》,(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页2

[26]甘阳:<中国自由左派的由来>,载公羊编:《思潮——中国新左派及其影响》,(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页110

[27]
以1999年5月8日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为代表的国际事件

[28]
王军:<试析当代中国的网络民族主义>,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06年2月,页22

[29]
主要指发生在2002年8月中日海军于钓鱼岛海域的一次对峙,和2003年10月发生在西北大学的日本留学生辱华事件

[30] Yongnian Zheng: Globalization and State Transformation in China,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pp. ix
[31]
参阅王剑峰:<世界主义与少数民族主义>,载《社会科学战线》,2004年4月

[32]
文化保守主义的突出代表是蒋庆,他提出的“读经”口号引发了大争论。2004年文化保守主义的旗帜刊物《原道》的主编陈明发表题为<文化保守主义在中国思想版图上的位置与意义>引起强烈争议,后来论战发展到网络上。有人将2004年命名为“文化保守主义年”。参阅徐友渔:<当代中国社会思想:国学热和文化保守主义>,载《社会科学论坛(学术评论卷)》2006年第6期,页68

[33]
魏英杰:<丧家狗:自由主义与文化保守主义之争>,载《东方早报》2007年5月12日

[34]
王春霞:<中国的未来不能复旧——徐友渔访谈宪政和国学>,载《学习博览》,2008年1月,页4-8

[35]
秦晖:<文化无高下,制度有高低>,载《光明观察》2006年8月

[36]
安东尼奥·葛兰西:《狱中札记》,(北京:人民出版社,1983)

[37] Jurgen Habermas: The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of the Public Sphere: An Inquiry into a Category of a Bourgeois Society, trans, T. Burger and F. Lawrence. (Cambridge, MA: MIT Press, 1989)

[38] Howard Rheingold: The Virtual Community: Homesteading on the Electronic Frontier. (Reading, MA: MIT Press, 1993)

[39] Douglas Kellner: “Intellectuals, the new public sphere, and techno-politics”, In C. Toulouse &T.W. Luke, (Eds), The politics of cyberspace: A new political science reader (Toronto: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8) pp. 167-186

[40] James E. Katz, & Ronald E. Rice: Social Consequences of Internet Use. (Cambridge, London: The MIT Press, 2002), pp.190

[41] Lincoln Dahlberg: “Rethinking Online Fragmentation of cyberpublic: from consensus to constestation”, New Media Society, 2007, Vol.9, pp.827-847;相同的观点还可见G. W. Selnow: Electronic Whistle-stops: The Impact of the Internet on American Politics. (Westport, CT: Praeger, 1998); A. Shapiro: The Control Revolution: How the Internet Is Putting Individuals in Charge and Changing the World as We Know it. (New York: Public Affairs, 1999)等

[42] Cass R. Sustein: Republic.com.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1), pp.67-71

[43] K. A. Hill & J. E. Hughes: Cyberpolitics: Citizen Activism in the Age of the Internet. (New York: Rowman & Littlefield, 1998)

[44]
郭良:<“强国论坛”:9.11恐怖袭击后的24小时>,载《新闻与传播研究》,2002年4月,页2-13

[45]
顾宁:<网络政治:虚拟空间里的绝对民主——从“网络愤青”现象看网络舆论对政治的影响>,载《理论界》,2006年2月,页123

[46]
交互信度测试选用Perreault & Leigh 的交互信度指标,Ir 值计算公式为:
Ir = {[(F0/N)-(1/k)][k/(k-1)]0.5, for F0/n > 1/k。该指标强调了类别数量在影响交互信度上具有敏感性,其中F0指的是编码员之间达成一致判断的单位数量,N是判断的总数量,k是使用的类别数量。测试结果显示,“内容类型”、“议题”和“政治态度”这三个重要变量的交互信度Ir 值分别达到了 0.92,0.87和0.80。

[47] 1939年弗古森通过对这十项指标测量结果的因素分析,确认了宗教主义、人道主义和民族主义三个影响政治态度的因素。这十项指标包括:战争,上帝的现实,爱国主义,对待犯罪,资本惩罚,报刊审查,进化,控制出生率,法律和共产主义。值得注意的是,他的这个发现来自开拓性研究,并不是基于理论发展而来的模型测量出来的,因此需要不断进行复制检验。

[48]
这14个议题分别为:自由民主,民族国家与对外关系,毛泽东及其思想和政策,国家政策和政府效能评价,腐败问题,对外开放和全球化,改革和市场经济,社会平等与贫富差距,民生福利,个人自由,儒家与传统文化,媒体问题,历史问题和自然生态环境。

[49]
由于刊发篇幅限制,附录1在此略,有需要者可与本文作者联系。

[50]
汉斯·艾森克(Hans Eysenck)在1956年对英国政治态度的一项研究中则发现,尽管共产主义者与国家社会主义者(纳粹)虽然分别处于“左-右”光谱的两端,但是二者却有相似之处,进而他确认了“激进”与“温和”这两个因素。参阅H.J. Eysenck: Sense and Nonsense in phsycology, (London: Penguin Book, 1956)

此研究成果已于2009年4月发表于香港《二十一世纪》第二期,论文详情可登陆此网站:

http://dir.cnki.net/newdir/web/showWeb_1323.html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