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互联网精神

——新经济形势下媒体未来发展方向

2010年3月23日晚七时,本中心杨伯溆教授应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的邀请,在中央民族大学文华楼西710教室发表了题为“互联网精神——新经济形势下媒体未来发展方向”的演讲。

在简单的开场之后,杨伯溆教授介绍了本次演讲的主要内容,即互联网精神及新媒体的发展。在整个讲座中,杨伯溆教授结合了北京大学创意产业研究中心新媒体研究室网站(www.looooker.com)以及网络热点问题生动地为同学们讲授了其研究成果,同时引导同学们积极思考问题,一直强调要 “再琢磨琢磨”。同学们也积极与杨伯溆教授互动,现场气氛热烈而欢
杨伯溆教授首先从“什么是互联网”这一问题入手来探讨互联网之精神。杨伯溆教授认为,在近三十年的发展过程中,互联网能够从无到有,能够从最初的门户网站(如雅虎)一路发展到了现在的twitter网站,是有规可循的,有一种精神贯穿始终,指导着互联网的发展,即互联网精神。

那么“什么是互联网精神”呢?在杨伯溆教授看来,“Internet”的含义就是技术平台的穿越(Inter)与平台使用者(网民)的结网(net)行为相结合。互联网的技术特征使得网民的“结网行为”呈现出以下特征:极低的准入门槛、自治、参与、互动、协商、分享。这就是所谓的“互联网精神”,是一种“追求自由与平等”、“拷问人性和社会”、“唤醒真我和爱欲”的精神。

正是由于互联网精神是“能够消解任何个人或者阶层垄断高贵与伟大”的精神,因此,它与我国的现实国情存在一定的矛盾。如我国千百年来遗留下的等级思想、主奴心态、看客心理、一言堂以及自私专制的劣根性等,都与互联网精神相悖。因此,互联网的发展,对我国社会的话语权等方面是一个挑战,也是对年轻一代(如80后、90后)的挑战。

杨伯溆教授认为,在虐猫人肉搜索等事件之后,80后以及90后对于互联网精神传承的作用不可小觑。对于赶上网络时代,从而话语权开放的一代,他们对于基于事实的新闻的渴望让人欣慰。

杨伯溆教授在谈及媒介生态时提到,工业化和后工业化时代的产业都是层级分明,精英导向,靠卖产品和内容生存,报纸、广播、电视的出现只是新旧互补,它们的发展是进化的而不是革命性的。互联网的出现则不然,越来越多的网站无需做内容,无论是成本还是开放话语权方面都要胜过传统媒介。例如Twitter是大众传播,这个和报纸广播电视一样。但区别在于,传者是任何此类平台的使用者,而不局限于记者。它的意义就在于,由网民决定什么是重要的,而不是编辑。

谈及互联网自身的发展,杨伯溆教授则认为,互联网精神是互联网生命力之所在,也是新经济能否发展的命脉,是其发展的关键。互联网的发展,取决于我们对互联网精神的容忍程度。没有它,创新、新经济、创意产业无从谈起。

杨伯溆教授在讲授的同时预留了约半小时的时间与同学们进行互动。同学们争先恐后,就互联网这一话题提出了很多问题,如网络的负面影响、网络的社会责任与转型、互联网精神的深层内涵、互联网的生物形态等,而杨伯溆教授则一一耐心地给予解答。杨伯溆教授教导大家,在互联网时代,信息海量,我们应以普世价值来看待和选择;而互联网上话语权的相对开放,则要求使用者自我约束,方能使网络健康转型、新经济健康发展、互联网精神发扬光大。

对于互联网的未来,杨伯溆教授则表示,互联网的未来变幻莫测,“未来是变则通,不变则死。网上方一日,世上已一年。”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