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分享#【新贫富数字鸿沟:你沉迷手机时,金字塔尖父母早已让孩子远离屏幕】

#研究分享#【新贫富数字鸿沟:你沉迷手机时,金字塔尖父母早已让孩子远离屏幕】一家名为“Common Sense Media”的公益型媒介监测机构在最近的一次调查中发现,来自低收入家庭的青少年平均每天在“屏幕”上大约花费8小时7分钟,而来自更高收入家庭的同龄人大约只花5小时42分钟。这些证据表明,那些来自中产阶级以及更贫穷家庭的孩子可能会在电子设备的陪伴中成长,而那些精英的孩子将会回归玩木偶和看护人陪伴的生活。因为大数据、人工智能才是未来发展的核心所在,而这些并不是因为你从小开始玩手机,长大后就能非常擅长的。”相反,在“屏幕”上花费大量的时间可能会造成孩子注意力不集中、远离现实世界。很多时候抵御科技的入侵恰恰需要更为雄厚的经济实力、社会资本。http://www.looooker.com/?p=61391

「新贫富数字鸿沟」:你沉迷手机时,金字塔尖父母早已让孩子远离屏幕

“当每个人都拥有科技近用权后,曾经的数字鸿沟便不复存在;当有些人开始回避对科技的使用后,新型数字鸿沟又将产生。”Chris Anderson,连线杂志的前任编辑描述的这一现象在美国已经真实地上演了。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编译了一篇来自《纽约时报》的文章,一起来看看“新贫富数字鸿沟”是怎样产生的。

 

一家名为“Common Sense Media”的公益型媒介监测机构在最近的一次调查中发现,来自低收入家庭的青少年平均每天在“屏幕”上大约花费8小时7分钟,而来自更高收入家庭的同龄人大约只花5小时42分钟。此外,还有两项研究显示,白人家庭的孩子在“屏幕”上花费的时间要远远低于非洲裔和拉丁裔的儿童。哪怕在同一社区的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中,电子产品的使用差异都在不断扩大——Waldorf学校是一所备受硅谷精英青睐的私立学校,在这所学校,你找不到一台电脑或是其他电子设备;而附近的Hillview公立中学却在宣传它的iPad教育计划,在这里学习的孩子将人手一台iPad并把它当做必不可少的学习工具。

 

这些证据表明,那些来自中产阶级以及更贫穷家庭的孩子可能会在电子设备的陪伴中成长,而那些精英的孩子将会回归玩木偶和看护人陪伴的生活

 

 

旧的鸿沟与新的谎言

 

这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对?事实上,在不久之前,人们还在担心富有家庭的学生因为经济和社会地位上的优势会比普通家庭的孩子更早了解和使用科技产品,进而产生数字鸿沟。一项研究表明,当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要求学生们利用互联网资源来完成学业任务时,美国还有1/3的人无法享用宽带服务。那些贫穷家庭的孩子因为无力支付家庭宽带服务的费用,无法参与老师在网上进行的教学讨论和答疑,甚至不能准时完成老师在线上布置的作业。“这就是我所说的‘作业沟’(homework gap),它是数字鸿沟最残酷的一个表现。”Jessica Rosenworcel,一个民主党委员会的成员这样说道。

由于家里无力开通互联网服务,学生们只能在学校附近用学校的Wi-Fi下载家庭作业。

图源:《纽约时报》

相比从小接触互联网、电子产品的孩子,那些穷人家的学生会不会因此先天地落后于数字时代的发展,成为人们最初关于“数字鸿沟”这一命题的主要忧虑所在。

 

将科学技术应用于教学似乎是大势所趋。一位校区督学Marla M. Guerra说道:“我们无法做到在课堂教学中不使用科技,因为我们必须让孩子们为互联时代的到来做好准备。”犹他州已经建立起一所由政府资助、完全通过线上教学的学前班,目前有一万个孩子接受这所线上学校的教育。项目的负责人宣称,一项联邦资金将帮助这种基于线上教学的学校模式推广到多个地区。

 

此外,科技巨头们也在不遗余力地支持电子设备应用于教育。谷歌还公布了自己和the Hoover City合作的一项研究结果,宣称接触科技产品能让孩子们掌握赢取未来的技术:“校区领导人认为,教给学生们相关的技能、知识,让他们成为互联网时代合格的世界公民,可以帮助他们在未来取得成功。”

图片2

然而在硅谷,越来越多的家长们发现,所谓的“未来”似乎成了科技巨头拓展市场、资本竞争的谎言。“总有人会告诉你,如果你的孩子不接触电子设备的话,他的成长是不健全的,”微软公司的前任主管Pierre Laurent说道,“生活在硅谷的人很清楚,大数据、人工智能才是未来发展的核心所在,而这些并不是因为你从小开始玩手机,长大后就能非常擅长的。”相反,在“屏幕”上花费大量的时间可能会造成孩子注意力不集中、远离现实世界

图源:Alexis Beauclair

心理学家Richard Freed尤其担心社交应用上那些诱人的设计会让人染上严重的“网瘾”,例如YouTube的下一个视频自动播放功能;Instagram根据喜好、算法匹配后的推荐内容以及Snapchat互动条(类似QQ中的聊天小火花)。Rachael Brownsberger已经让自己的两个儿子远离手机,但发现哪怕是偶尔接触“屏幕”,孩子们的行为都会发生改变。她的大儿子是一个患了注意力不足过动症的11岁男孩,只要你拿走他手上的电子设备,他就会变得非常生气。

新鸿沟的驱动者:进击的精英家长

 

越来越多的家长、儿科医生和老师抵制普及电子设备的行为。Natasha Burgert, 一个堪萨斯城的儿科医生说道:“这些大公司欺骗了学校和父母,我们都被他们利用了。这就像是一场巨大的社会实验,而我们的孩子正是他们的实验品。当我的女儿都不懂得怎么在餐桌上交流了,她的未来会怎么样呢?她会找到伴侣吗?她去面试一份工作的时候又怎么办?”

一些家长们开始聚集起来,尝试限制电子设备的使用。堪萨斯城的START项目致力于凝聚大家的力量,反思科技的影响。KristaBoan,该项目的领头人说道:“刚开始时非常艰难,我们站在一条新的战线上,但是谁会来帮助我们呢?”目前该项目已经有了三个试点,每个试点都由40位父母组成,一起研究怎样让孩子戒掉对手机、“屏幕”的依赖。Overland公园的附属商会支持这项工作,堪萨斯城也开始把“合理使用电子产品”的理念融入发展战略。在社区、组织的支持下,许多家庭已经做到了。Rachael Brownsberger的家庭便是其中之一:“我已经把电视从墙壁上卸下来了,还取消了网络电视。这听起来是不是很疯狂?”

 

将孩子们送回“纯玩”性质的学前班在这些富有的社区已经成为一个越来越普遍的现象。上文提到的Waldorf伊比利亚分校便是这类型学校中的翘楚。这所位于硅谷的学校坚持“电脑和学校是不能相融的”。在教学中,它主张采取身体锻炼和动手操作的方法,并且认为电脑会损害孩子们的创造性思维、行动能力、人际交往能力和注意力。有趣的是,这里3/4的家长都有着和高科技相关的背景。负担起高昂的学费对他们来说也并不是一件难事。

Waldorf学校鼓励动手操作的学习方式

此外,富有家庭开始聘请保姆充当孩子们的“手机警察”,要求他们把家里的手机、平板、电脑都拿得离孩子远远的。许多保姆的聘请合同上明确写着“不允许在孩子们面前使用任何电子设备”。“最近一年,一切都变了,”一个名叫Shannon Zimmerma的保姆说道,“当这些孩子接触一些与科技有关的事物,家长就变得非常小心,完全杜绝‘屏幕’的使用。”

 

就这样,精英家长们在自己的孩子和电子设备间建立起一道坚实的壁垒。这些富有家庭的儿童在一个没有科技入侵的安全城堡里开始回归“玩木偶”的生活。然而城堡以外,一条布满荆棘的新型鸿沟逐渐将外面的孩子与这座不被数字生活侵犯的象牙塔深深隔绝。

 

新型鸿沟的诞生:金字塔底的无力

 

当一些人试图更谨慎、更小心地制造、使用电子产品时,大公司却依然在不断鼓动孩子们多多接触“屏幕”。苹果公司和谷歌正进行着一项激烈的市场竞争。他们瞄准学龄前儿童,试图将自己的电子产品推广进校园以培养品牌忠诚度。

 

Freed医生极力反对这些电子产品引入那些贫穷的孩子所上的学校。每天他都能见到出身中产阶级以及更贫穷的家庭的孩子们对电子产品产生强烈的迷恋。“许多在安蒂奥克成长的孩子没有可以进行课外活动的基础设施、设备资源,而他们的父母又请不起保姆来照顾他们。”他和另外两百名心理学家请求美国心理学会在今天8月对某些心理学家提出正式的谴责,制止他们为科技平台设计那些引诱孩子们入迷的功能。

 

当人们越来越关注电子产品给孩子们带来的注意力分散、人际交往问题时,“数字鸿沟”已经不再是人们曾经想象的那样。抵御科技的入侵恰恰需要更为雄厚的经济实力、社会资本。富人可以让孩子们接受费用高昂的私立教育,或者雇佣保姆限制他们的手机使用,而穷人家的孩子却无力拒绝公立学校日渐“电子化”的教学要求。上一秒还在“作业沟”挣扎的他们现在又面临着一个隐藏着更多危险的“虎穴”。

“一旦电子产品的毒牙嵌入孩子们的心肺,摆脱它们将会非常艰难。” Freed医生这样说道。

原文作者: 腾讯传媒

原文来源:全媒派

原文网址:https://mp.weixin.qq.com/s/W4iYka_OA2-EcBnjDPRtJw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