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伯溆教授应邀参加天津日报与搜狐网战略合作会议并发表主题演讲

以下为杨伯溆教授演讲实录

谢谢主持人!今天两家媒体强强联手,我谨代表北京大学创意产业研究中心表示热烈的祝贺!
媒体的主要发展方向比较难讲,需要知道互联网到底是什么,传媒在什么情况下发生和发展的。为了更好的了解新媒体互联网,所以我在前面加了一个名字叫“互联网精神”。虽然提“互联网精神”的人不是很多,但是实际上互联网在过去20年的发展过程中完全贯穿了这个精神,到目前新媒体的生态五彩缤纷,但从整体上和实际上来说,没有超出整个互联网精神的范围。它是互联网事业的灵魂。
互联网这个词由两部分组成。一为Inter,二为net。对于Inter,可能我们平时考虑的不多,但是内容非常的深刻和丰富。比如什么叫“国家”?你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各省之间穿越和互通,那就叫Inter。今天我们从国道上过来,那叫Inter-Province高速公路。国际怎么说?International,就是国与国之间的穿越和互动。我们过去提出的国际间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其实就是互动的原则。现在讲全球化,核心也是个“互”字。就是全球范围的穿越和互动,说到底其实就是Internet。创造Inter的人就是互联网公司,net是使用者在全球范围内结网。二者的结合就是全球的虚拟世界。

而这些情况的发生以及以后可能要发生的基本上是由技术特征决定的。互联网的技术特征指向哪里?它的指向是自由和平等。这是互联网公司构建的平台所决定的。使用这些平台的网民要受这些技术特征制约。那么,互联网使用者的行为都包括什么呢?首先是特别低的准入门槛。在座的,我估计都是精英,上网没问题,大街上那些草根上网也没有问题。是包含,而不是排斥,不需要进行考试或其它资格。公共空间,谁来都欢迎。我们知道,公共空间是公共领域的前提。而公共空间就是谁都可以进来的意思。互联网平台提供的就是公共空间,并且是可以匿名随意进入的空间。

在互联网上网民是平等的。所以第二就是自治,也就是自己根据自己的需要管理自己。只要你不妨碍他人,在网络上没有人管你。你愿意吸取什么就吸取什么、不喜欢的还可以发表评论。写什么、发什么完全由你自己决定,就是让你做自己的主人。网上没有包公或救世主,你自己提高你自己或解救你自己。互联网赋予你权力,让你做自己的主人。不习惯做主人,练习着做。事实上网民们一直在练习,一直在提升自己。

第三就是要参与,不能总是当看客。咱们这个社会大家对看客的看法是由来已久,自五四以来,多少人大声疾呼,但收效甚微。互联网不只是给你赋权当自己的主人,还讲究我们,讲究社区。但是你说“我就做看客你怎么办”?那等于你没做贡献。那么你不贡献,就是一个孤立的ID,在网上没有人理你。一个个自主的网民,在网上形成各种各样的社区,这是参与的结果。看客在大众传播时代是受众,而互联网不鼓励看客。

第四是互动。没有互动,没有网。特别是陌生人之间的互动,这是网络特别杰出的贡献之一。 你互动,你有朋友。你互动,你能得到帮助。你互动,你能提升你自己。互联网让你有在全球范围内互动的平台,无论你有什么样的需求,只要你和其他网友互动,你就有可能找到满足自己需求的朋友或资源。这对我们这个熟人或者说圈子社会有着革命性的意义。

第五是协商。协商而不是独断,不是自以为是。你可能有很高的的文凭、或很高的职位或很有钱。但你要仗着那个在网上讲话,人家立刻就不理你了,当然也有可能骂你。我们的社会是一个沉浸在等级制度不能自拔的社会,不习惯平等地对待别人。但这完全与互联网的平等精神相冲突。协商建筑在平等地讨论之上。讨论的质量取决于相关信息的充分。互联网平台提供的恰恰就是这些。你说你就要比别人高一等,就是不协商,而是拉帮结派的进行辱骂。这些现象在网上也有反映。所谓网络暴力指的就是这些。但这些往往是源于现实社会。有的人就是要把现实社会的某些文化带到网上来。所以说,现实社会是因,互联网不是因。

第六是分享。分享而不是独占,这对于民族文化的挑战也非常大。我们的社会是个什么社会呢?不论大城市还是农村,基本上还是个自耕农或者说小农经济社会的意识形态。完全是一种我多你就得少的思维,零和博弈的心态表现得特别突出。但互联网的活力取决于网民们是否能够分享。分享的越多,得到的越多。开放而不是封闭是互联网发展的前提,无论对互联网平台的构建者和使用者都是这样。网络把我们过去的社会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完全颠覆了。不分享、不贡献什么都得不到。贡献了、分享了对网络来说就是开源,对于使用者来说就是敞开心扉。赋予每个人自主的权力和贡献知识和创意的潜力,这就是互联网精神。凭着这一点,从此以后任何人再想垄断伟大与高贵的权力只能是一个梦想,这个精神使它跟传统媒体彻底分开了。

今天要谈的题目还有“新经济下”这个词。顺便说一下什么叫“新经济”。这个词不是特别的精确,但是却非常的浪漫,也非常令人乐观,它是讲一个公司的成功靠大脑以及技术能力,而不是靠你有多少设备等等。今天安娜带我参观他们搜狐公司,她说她们的机房就像个是一个大网吧。她们再也不会靠那些眼花缭乱的硬件设备了。你看中央电视台的那些设备动不动几千万美元。她们靠大脑、靠技术。既然是一个经济,那么资本和产业到底是什么呢?所以下面来理一下。

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对马克思比较熟悉。实际上对资本概念的梳理是马克思最杰出的贡献。他的资本是指支撑着工业化的资本。诸如早期的蒸汽机、钢铁等制造业及后来的化工、汽车等等。这都是马克思所指的资本能干的那些事情。这些制造产业没有资本做不动,因为需要巨大的投资。到了50年代以后西方开始进入后工业化时代,资本开始逐步的退到了相对次要的位置,这个时候最有力量的资本是金融资本。金融资本支撑的是服务业,最有代表性的是广播电视。那时候金融资本可以做什么?假如当时我们实施的是美国那套市场和政治制度,只要公司老板认为有必要,《天津日报》就有可能把《人民日报》买下来,可以贷款买下来。天津电视台可以买下中央电视台,如果在全方位的市场经济下可以这么做,因为金融资本可以保证你这样做,这是后工业化时代的情况,所谓“小鱼吃大鱼”。

但是后来在上世纪末的时候,我们开始进入全球化,在我们这个时代兴起另外一种资本,就是“风投”,不管是搜狐还是其他的公司一开始都离不开风投,按照人的寿命来比较,相当于10来岁的时候都是靠风投养起来的。然后上市,金融资本再介入,进入大发展直至成熟期。

支撑新经济的产业是什么?就是创意产业,完全是在新媒体平台上发展起来的,怎么产生经济效益?是通过网民的互动,不断通过广告或其他的方式产生钱了。互联网公司把这些钱拿走了,网民得到了什么?网民得到的是社会资本,什么是社会资本呢?比方说多一条朋友多一条路,你在网上得到的是这些东西,当然网民有赚钱的,现在这种情况下比较少,但是我觉得以后会越来越多。

总结一下所有这些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网络公司提供平台,网民创造内容,这是第一大定律,搞新媒体的人不知道这个的不多,传统媒体的可能稍微生疏一点,就是这一点对传统媒体提出了史无前例的挑战,这种挑战有生死的含义。

下面谈谈这个东西为什么这么严肃。打一个比方,1996年我和央视过去的一个同事聊天,我说“根据目前媒体发展走势,你们的未来可能很麻烦。可能是跳出去谋个出路的时候了,比方说考虑考虑新媒体的工作”。他说为什么?我说“人家新媒体发展的很厉害”。他说“那有什么啊?到时候它们发展起来我们把它买下来就完了”。你买不下来,别的东西可以买,互联网公司买不了,当然可以把整个楼、整个人员都买下来,但是你不知道怎么管理,因为传统的不仅仅是媒体公司,包括所有其他的公司都太熟悉那种层级关系,靠卖产品、卖内容生存的理念。互联网公司里的工作环境有点儿没大没小,在那种环境当中激发出来的平台越建越好。你说要买下来,然后按照传统的方式经营,那等于把珊瑚从海里捞上来,立刻就会死。

你说过去我们报纸生存这么多年了,是的,广播出来了以后,报纸没有受到实质性冲击,电视扩散后报纸的优势也还在,并且广播也找到了它的生存空间。它们至今的关系是互补,发展是渐进性的,而不是革命性的。但是现在有点麻烦了,门户网站对传统媒体最友善,像Twitter的理念最致命。门户网站的新闻和BBS,网民们在那里对某个热点事件争论不休,可是没有优质的事实,为什么吵呢?因为得不到事实,这个时候报纸可以介入,提供相关优质新闻,因为互联网公司现在没有搞新闻的权利,南方报系在这方面做的非常好。大家对Twitter的认识是大众传播,但是传的不一定是记者了,说了算的也不一定是编辑了,所以这一点大家要明白。

总之,到目前为止,新媒体的发展都在展示着互联网精神。这是它的生命力所在,也是新经济能否发展的命脉。如果这种精神被驯服了,就会出现类似目前我们国道上的情景,到处是收费站。这个收费站数目到底给我们这个国家的社会和经济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我不知道,但绝不会是可以忽略的那种规模。我们媒体未来的发展,取决于我们对互联网精神的容忍程度。没有它,没有创新,没有新经济及创意产业。报纸过去的优势是它的优质新闻,现在也是。网络不缺新闻,但缺乏优质新闻。年轻网民较少历史恩怨,更渴求基于事实的新闻。他们得不到,所以人肉搜索,这是应该得到理解的。互联网的移动传播,而不是什么三网合一,是可以看得见的伟大未来,其意义非常重大。它意味着机遇。微博扩散之后的格局更是这样。未来是变则通,不变则死。网上方一日,世上已一年。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