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分享#【大数据时代,哪些行业最容易被颠覆?】

#研究分享#【大数据时代,哪些行业最容易被颠覆?】主要看两个标准:一是该行业所在市场空间的大小,二是该行业存在颠覆机遇的大小。越是数据可数字化程度高、资源复杂程度高和信息不对称程度高的行业越可能被大数据技术颠覆。易欢欢分析称,金融、电信和政府这三个市场领域可能性最大。

hongyuan2

现在可以从很多人口中听到“信息消费”这个词。

7月12日,中国总理李克强就在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时,提出要促进信息消费,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工信部信息化推进司司长徐愈,则将此解读为中国第一次出台有关信息消费的政策。8月14日,中国政府进一步发布《关于促进信息消费扩大内需的若干意见》。

资本市场立刻嗅到了什么。宏源证券恰好也选在这一天发布易欢欢等分析师合作撰写的《大数据时代的跨界与颠覆:旧制度与大革命》。

在宏源证券副所长易欢欢看来,“信息消费”成为内需拉动的新引擎,大数据将发挥野蛮人的角色:颠覆传统产业提升运营效率和结构效率,推动传统产业升级经济转型。

半年来,“信息消费”出现了哪些苗头?

易欢欢从年初的股价走势中看到了什么苗头?他认为,信息板块估值步步高升,信息消费将支撑长期看点。

二月份,新闻报道军方遭黑客工具,信息安全受重视,信息安全相关标的出现一波上涨。

四月份,北斗板块关注度提升,相关标的出现一波上升浪潮。

四月底到五月初,一季报超预期,公司强势上涨。

五月中,海外市场大数据受到强烈追捧,国内对应标的开始持续高涨,带动了行业整体估值的上升。

六月份开始,“棱镜门”事件开始发酵,相关标的随着各路媒体对“棱镜门”事件的不断解读以及泄露材料的不断增加领涨行业板块,并且受益标的从大数据处理、信息安全到基础软硬件生产全方位上涨。

在这段时间内,互联网金融相关标的股价步入长期上升通道,国家及各地从政策角度不断加大对于互联网金融的重视。马云作为银行业门口野蛮人的代表,给银行业带来巨大压力,以余额宝、现金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产品大赚眼球。

期间,阿里收购高德带来投资者对于高德、四维等图商投资价值的重新评估;阿里在线旅游布局带来对应标的的价值重估;淘宝同学上线,带动了互联网教育概念标的的暴涨。

为什么提“信息消费”,非得强调一下大数据?

由于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穿戴式设备等电子产品在不断加速渗透。在此基础上产生越来越多的基于云服务的软件应用。在软件应用背后也聚集了大量的数字内容。数字内容最终又需要通过电子产品来展现。

三大产业之间形成了良好的协同互动关系,吸引了大量的消费用户,并沉淀了大量的数据资产,基于数据资产未来又将衍生出多种新型商业模式。

互联网从媒体、零售和内容开始,逐步向金融、医疗、教育、电视、建筑等行业渗入,融合形成新的商业模式。互联网与大数据本质上对传统产业的价值是核心要素的分配,是生产关系的重构,提升运营效率和结构效率。

在大数据时代,所有传统产业都将面临两层竞争:第一层是传统产业机构与跨界者之间的竞争,大量借助互联网和大数据的跨界者纷纷侵占传统产业的领域。

第二层是传统产业内部的大企业与中小企业、全国性企业与区域性企业之间的竞争,互联网和大数据打破了信息不对称和物理区域壁垒,使得所有企业都将站在同一层面竞争,加剧了竞争激烈程度,加速企业的优胜劣汰。

在两层竞争的推动下,传统产业最终将形成大平台+众多小而美的产业格局。

在这个过程中,会衍生出两大新的投资的机遇:一是互联网传统产业化,大量互联网企业将基于大量的用户和数据资产进行跨界变现;二是传统产业互联网化,面对新进入者的冲击,传统产业中的企业将会积极进行自我变革,加大IT投入,进而带动相关IT服务企业的增长。

大数据时代选择是否能够被颠覆的行业有两个主要标准,第一是行业所在市场空间的大小,这决定了颠覆者进入的主观动力;第二是行业存在颠覆机遇的大小,这将是颠覆者进入后将遇到的客观条件。

越是数据可数字化程度高、资源复杂程度高和信息不对称程度高的行业越有较大概率被大数据技术颠覆。易欢欢分析称,金融、电信和政府三个市场领域被大数据技术颠覆的可能性最大。

野蛮人的出现,给这个时代带来哪些启示?

第一,大数据时代需重新审视产业和企业的投资价值、护城河与核心竞争力。

在大数据时代,数据成为继土地、劳动力、资本之后的新要素,构成企业未来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凭借大数据和跨界颠覆打破了传统的产业边界和护城河,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也开始重构,产业和企业的投资价值判断都要进行重新审视和定义。

金融业的政策牌照、零售业的门店网络原本都是非常强大的护城河和竞争力,但如今都无一避免的面临互联网和大数据企业的冲击和威胁。

第二,数据和用户是未来巨头争夺的焦点。

谷歌、苹果、亚马逊、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争夺的焦点是用户和数据。数据资产是企业未来抢占制高点的关键,而数据资产价值的大小则在于企业数据规模、活性以及解释运用的能力。

以阿里巴巴为例,阿里涉足金融业和物流业的主要驱动力在于完善生态体系,通过增值服务内容的丰富和优化以吸引用户、提高用户黏性。同时,也正是因为阿里巴巴沉淀了大量的数据资产,才能推出阿里金融业务。

第三,免费经济+流量变现是巨头跨界的基础。

跨界者之所以能够快速侵占传统产业领土的重要原因在于两方面:一是跨界者往往通过创新性的手段推出新产品,或者免费、低价,或者方便快捷,如京东商城的产品价格更低廉、阿里金融的产品服务更高效;二是跨界者的核心在于掌握大量的数据资产和用户基础,流量变现的方式多种多样,因而保证了跨界者可以在跨界时以更低的价格对抗。

第四,生态体系之争是未来竞争的重要形态。

在大数据时代,产业边界模糊化。苹果、谷歌、阿里都不断扩张业务,并试图通过搭建以自己为核心的生态体系,来最大化资源的吞吐能力。企业之间的竞争不再单纯是个体与个体之间的竞争,由于巨头业务覆盖的广泛性,巨头之间既有合作又有竞争。

如苹果所领导的iOS系和谷歌所领导的android系之间是很直接的竞争关系,但谷歌2012年6月推出 iOS 版 Chrome,由此可见二者也存在一定的合作关系,阿里巴巴与银行的关系也是充满了博弈,支付宝与银行之间更多的是合作关系,而阿里金融与银行之间更多的是竞争关系。

 

文章标题:政府推“信息消费”,大数据或是大角色

作者:李柯达

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网址:http://www.forbeschina.com/review/201308/0027812.shtml


1 条评论

  1. @A1辣康说道:

    感谢分享~

    http://e.weibo.com/1711479641/A5VXtxGoU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