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8日,北大新媒体团队举行了2016年春季学术交流例会。

2016年4月28日下午,北大新媒体团队在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会议室举行了2016年春季的学术交流例会。会上,团队的博士后、博士生进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学术交流和探讨。

 

博士后陈迟汇报的这篇文章主要内容是关于建筑形态演进与互联网融的思考。并在会上指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直接会影响到人们的生活方式,而建筑又是作为人们生活方式的承载空间而存在的,因而,在我们目前看来,建筑与互联网最直接的关联是通过人来完成的融合。在这个角度上来看,人就是建筑与互联网之间的链接纽带和载体。在微观的个体来说,人们可以感知建筑物的空间形态,也可以体会不同序列下这种空间给人们的心理所带来的感受和改变。而在互联网的使用上,人们更多遵循是一种逻辑上的程序,直指内心所向,反而不存在空间序列,更多的只是知识结构上的序列感。

我们将会看到有媒体嵌入的风格多变的建筑。这些建筑可以通过空间、水、温度、湿度、风、阳光、空气等要素来模拟各种自然环境,实现空间上的变换;也可以通过媒体的投射,直接实现对于互联网虚拟空间的映像(现实虚拟化);本质上来说,都是为了让用户更多的忘记自己所处的现实世界,更多的呈现出虚拟空间的特点。最终会在大众层面上导致共享空间的产生与私密空间的消亡。当所有的生存空间都被通过互联网而曝光,那么所有这些人都应该体会到的是以往私密性所带来的安全感,被互联网共享空间所带来的浸入感所替代。外在空间的设计,已经不再局限于个人的需求,或是分割空间的需要。未来的建筑空间需要有大量的共享空间,而私密空间虽然是独立的,但也不应该占据主流。在共享空间中,应该更加强调其公共属性,以及与他人的交流的便利性。

未来的建筑空间还会有不同的变化趋势,比如作为医院、图书馆、商场、城市规划都会因互联网+而在内部的空间分割和空间构成上做出改变,哪怕是其空间对应的功能都没有太大变化。因而未来的建筑存在的“去物质化”和“去阶层化”的倾向,但其具体形式所体现出的功能则会与互联网中人们对于功能的需要保持高度一致。

 

 

 

博士生黄莹提交了《超越孤独-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生存之道》这本书的读书报告,在交流会上向大家介绍了本书的核心内容是指在社交网络革命、移动革命、互联网革命这三重革命的作用下崛起的网络化个人主义时代,人们越来越像相互联系的个人而非嵌入群体中的成员。 人、而非家庭、工作单位、邻里社区、社会群体,才是网络连接的入口和中心。我先围绕书中内容进行梳理, 书中谈到的“三重革命”是指社交网络革命、互联网革命和移动革命。在这三重革命的联合作用下,人们的社会生活已经从原先紧密的家庭、邻里和社群关系转向了更加广泛的、松散的以及多元化的个人网络。而对本书的理解绕不开对于社区概念和关系变迁的理解。本书作者之一威尔曼教授几十年来一直致力于社区研究,他的学术研究精华也在本书中呈现,我们可以深入理解网络是如何从人与人相互依存的本土社区网络(door-to-door)、到以家庭为单位的社交网络(place-to-place)、到以个人为中心的网络化个人主义时代(person-to-person)、以及个人在不同网络中展现的不同角色和分身(role-to-role)?

有关本书的一些启示,黄莹谈了两点个人看法,一是 网络化个人主义的未来并不是非好即坏, 作者在书中不止一次地强调:基于计算机而进行的线上关系只是给私人会面填补空缺,是线下关系和电话交流的补充、安排和强化,而不是替代。二是 Agent(助手、代理人) 这一概念将由虚拟走向实体, 社会机器人这种融合虚拟和实物、不断自主学习、能进行交互的智能代理人正是我们未来的网络化生活所需要的。
互联网能够帮助人们与那些关系并不紧密的人们之间保持一种弱连带关系,但网络化个人主义的后果常常依赖于个人的人格特征和环境条件,更有赖于你是否积极主动地接触(reach out)他人,基于协作、分享的精神来维护及建构你的网络,使得弱关系和强关系相互作用。

 

 

 

博士生罗欢汇报了关于教育现代化的“五化”趋势,并在会上指出,教育是面向未来的事业。20世纪中叶以来,新科技革命的蓬勃发展,社会生产力大幅提高,人们的思想观念和生产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纵观世界,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的发展出现了很多新的重要趋势,主要有“五化”——大众化、信息化、市场化、全球化和个性化。

目前火热的MOOC(慕课)最革命性的突破在于——在线教育虽不是新的,但MOOC在教育技术、理念、学习和教学等方面却实现了革命性的创新。凭借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技术上的创新和突破,可以将在线学习、社交服务、大数据分析、移动互联网集成为一体,实现大规模多面向的实时信息交流和互动,才有MOOC的产生。MOOC最革命性的突破在于实现了学习和教学的实时交互和大数据驱动,从而与此前的在线教育具有完全不同的特性和效应。“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是一种具有交互功能、开放式的在线学习形态,虽然暂时还没有准确的定义,但有两个鲜明的特点是被公认的:一是大规模,全世界不同地域、不同人群都能共享优质教育资源,使高等教育的全球化普及成为可能;二是通过搜集分析学生如何学习的海量数据,利用先进教育技术实现师生、生生间的密切互动,使得个性化的学习成为可能。总之,它有助于实现“有教无类、因材施教”的教育理想。

现场被提问“现在MOOC是收费的多还是免费的多?”罗欢回答:“MOOC本身大多数都是全免费的。目前收费的项目主要是付费认证证书和有监考的考试。比如Coursera的大部分课程都是免费的,但学生如果想得到相关大学的官方认证则需要付费。参与者可以选择付费到指定的测试中心参加有监考的课程考试,以严格保证学术诚信和参与质量,成功完成课程之后将获得相关大学的官方认证证书。”

 

 

 

博士生逯义峰分享的文章是基于其博士论文的文献综述部分,对其中的关键理论“组织-公众关系”进行了讨论。文章题目是“房间里的大象”— 组织-公众关系研究综述。公共关系学界泰斗格鲁尼格指出:对公共关系实践和理论来说,关系研究一直是“房间里面的大象”。组织-公众关系研究以“关系”为核心,使公共关系研究回归“关系”本位,其基本目标是组织与公众(关键利益相关者)建立、保持并发展良好的长效关系,这对组织管理绩效的提升、组织目标的实现起关键作用,也是公共关系的价值所在。公共关系研究的关系理论范式的提出,即组织-公众关系(Organization-Public Relationships,简称OPR)研究始于弗格森,她最早把“关系”这一关键概念置于公共关系研究的核心。之后,组织-公众关系研究在过去30年来越来越多地受到公共关系学界关注。

组织-公众关系理论视角下的公共关系与新媒体使用研究则是近年来公共关系研究领域的热点议题。理论研究方面,主要结合新媒体领域探讨组织-公众关系前提、关系培养和维护策略、关系结果测量;实践研究则主要针对国外大型公司或非营利组织进行的公共关系实践展开,探讨议题主要集中在新媒体使用现状、组织-公众关系构建、危机管理、议题管理和声誉管理等方面;主要研究的新媒体类型有网站、博客、以Facebook和Twitter为代表的社交媒体。主要结论为一方面,网络和新媒体技术能够为组织提供与公众平等对话的平台,为组织-公众关系的构建创造了良好的前提;另一方面,双向对等沟通有助于构建良好的组织-公众关系,提升组织绩效。但是,组织在利用网站、博客、社交媒体等新媒体技术进行组织-公众关系构建和维护时,却并未能够充分利用这些技术平台所提供的交互性特点,较多采用单向的信息传播方式,较少采用吸引公众参与对话和互动的双向对等沟通方式;较多使用开放性、可接触性、积极性等策略,较少使用建立联系和共担任务等策略。另外,不同行业对上述策略的使用显示出了显著性差异。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