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推荐】传媒、现代性和科技

3

《传媒、现代性和科技:"新"的地理学》通过跨学科的研究视角,从地理和历史两个维度理解“现代性”以及手机等新媒体科技对于公共和私人领域的文化意义;汇集了多年以来在媒体和文化研究领域出现的有关研究理论和方法等方面的诸多论争;论述涉及众多学科和理论,包括文化地理学、人类学和人种学、设计研究,文学理论、艺术史以及后殖民主义理论和地区研究等。
作者:(英国)戴维·莫利(David Morley) 当代英国“文化研究”领域重要代表学者之一。现任英国伦敦大学金匠学院媒体与传播系教授。近年来,研究议题多涉及媒介消费、新传播科技、文化理论与全球化以及文化地理学。另著有:《家庭领土媒体、移动和身份》(2001)、《认同的空间》(同凯文·罗宾斯合著,1996)、《电视、观众和文化研究》(1992)、《“全国范围”的观众》(1980)等。

第七章  公共议题和斯密历史:媒介化、驯化和时空的挪移
被媒介化的家庭the mediated home 195
移动的私人化mobile privatisation-双重满足:一方面人们可以待在家里,待在他们熟悉的安全领域;同时他们可以在虚幻中去到以往的人们不曾想象过的地方旅行。
移动的私人化vs.私人化的移动 196
1、如日中天的地理消亡论
新的传播科技的出现导致了地理的彻底“消亡”。197
Matthew Zook信息经济时代并不是“无地点”的。
Castell互联网的域名地址就是空间集中化的一个明显例证。 198
Joshua Meyrowitz广播电视的发展意味着我们居住在广义上的“其他地方”,而不是一个特定的地点。
Wark: Virtual Geography.我们不再有根和故乡,只有天线和接收器,但是实际上看起来,我们仍然住在一个特定的地理位置上,这个地理位置对我们产生知识和行为的可能性会造成真正的后果。200
2、被媒体化的历史和电视的驯化
不局限在媒体本身,而是探索一种事物之间的联系。这些事物包括对于“价值”的政治诠释、家庭结构的变化、“家居性”的文化定义以及媒体消费模式。他们分析了这些事物之间的“联系”对于工业生产模式所产生的效果。 201-202
私密的历史,即人跟各种媒介是怎样共同生活的。 202
当我们进入手机时代,不仅科技完全私人化了,而且,很多使用者已经把手机与手表同样看作是“身体的一部分”。
3、移动的家庭和掌上家庭教育
移动:从一个地点到另一个地点。 203
Bausinger媒体集合的方式起作用(摄像机、录像机、CD播放机、激光唱机、传真机、应答机、语音留言系统、寻呼机、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掌上电脑和手机)
Lueck这些人不是在拥有或者使用独立的设备,而是在操作一个特别的“科技生态系统”。电脑科技带来了在家工作的新模式,从而模糊了家与工作的界限。 205
在大多数科技发达的国家,以电脑为基础的群体组织和日程安排方式已从职场蔓延到家庭生活中。 206
4、家庭里的科技健康
在家庭中移动通讯设备承担着父母责任的基本部分。“家”这个概念已经超出了家庭的物理空间限制延伸到了别的地方。 207-208
Deirdre Boden高科技世界中的“强迫性接近”。Compulsions of proximity 209
5、碎片化与个人化
观众和为观众服务的媒体科技的“碎片化”fragmentation理论,媒体消费个人化 210
Stephen Bayley隐藏自己的机器,从此切断你不想要的与他人的互动。
随身听-个人化休闲方式--印刷术-私人化的阅读
Witold Rybczynski私人化的阅读是早期现代社会的一种重要的文化发展,同时也是休闲历史的一个里程碑。反思、冥想、私人和孤独的情绪都与阅读有密切的关系。
Richard Powers阅读作为一种消遣活动在当代人生活中退化的负面意义。211
6、把“未来”家居化
家庭在使用信息与传播科技手段(ICT)时总是不辞辛劳地掩藏家里的通讯设备。 212
7、驯化和自然化
最世俗的东西就是应该自然化到看不见。
新科技的本质原本是值得批判的,可是,当新科技与最传统的家庭生活的象征意义自然地交融在一起时,它那些有问题的部分就被中立化了。 214
新的生存环境中,家庭领域已被彻底媒介化和电子化了。在这样的家庭中,科技再也不是补充物,而是使得“家”之所以为“家”的重要组成部分。 215
8、“聪明屋”里的科技与怀旧
Smart house
特定的空间性spatiality基础上才能实现。这种空间性是联网的,同时也是完全可以控制的。这种空间性也是一种生活状态,这种状态能够保证各种流动性的存在。这种基于科技网络建立起来的房子可以被看作是让人们在“全球跨国状态”与“去中心的通讯网络”中找到了一个“可以安全藏身的地方”。 216
“聪明屋”集线路化、感应和安全于一体。在犯罪、恐怖主义和陌生人横行的城市里给人们一种高度斯密的感觉。
“聪明屋”的愿景与传统的家庭景观是紧密相连的。
9、媒体的挪移:关于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关系的争论
媒体的去家居性以及家居性自身的挪移。 218
发展公共场合的电视广告就拥有了很大的商业动力。因为它有可能在任何他的聚集的地点接触这些潜在的消费者。
从赞助者的视点来看,公共形式的电视有很多重要的优势,最关键的是,它是“无法抗拒”的,因为观众个人无法独自控制屏幕上播放的内容,而且,在视平线以上的位置放置的电视给人一种权威感。同时,不仅是观众在等待的时候经常感到无聊,希望能有某种形式的视觉吸引,而且很多时候这样可以更准确地瞄准特定的目标观众群。 219
我们现在全都是某种媒体的阅听人,因为他们无所不在,无时不在。
10、将“公共”私人化:小轿车、随身听和手机
获得“移动家庭感受”的相关功能。
小轿车-日益被媒介化的空间,保持了隐私的感觉并控制了旅途中的公共空间,从而十分有效地控制了个人所在的环境。
随身听-利用了个人选择的音乐在虚拟世界里为自己制造了一个音响环境来伴随自己的旅程。
Bull随身听的使用者在实践一种对公共场合视而不见的主观感觉,退出了社会的互动,尽管本人的身体还在那里,但人却成功地从现实的公告场所中“消失”了。
远在随身听这类物品没有发明以前,阅读报纸也可以被看作是公共场合中的个人在一种特别的传播方式下主观地缩到更私人的空间里。 222
Richard Sennett当代社会有一种趋势,人们开始借助于各种科技手段逃避到“灵光熠熠的私人避难所”,从而削弱了自己同外部世界其他人的交往,这样实质上是动摇了公共领域得以存在的基础。
公共场合私人化。
Bull人们似乎都很需要自己的空间,但同时又“不断地侵犯别人的空间”。
城市的空间:有两种人行走其中,一种在“使用私人的音响沉浸在听觉的美梦中”,另外还有一种同样对外界事物漠然处之,他们忙着“通过手机在公共场合暴露自己的私人生活”。
齐美尔,根据传统意义上的“公共领域”观点,公民之间会存在一种“礼节性疏忽”civil inattention。现在,公共领域已演化成了在同一个地理空间里共同存在的有差异性和冲突性的“公共碎片”的集合。它会被所有人感知,但是不属于任何人。 
11、移动传播:手机的故事
手机可能是这个时代最超群的科技私人化表现。
手机将它的用户从他们实际所在的地理位置隔绝了。 
手机的使用情况跟我们的直觉相反——它们用来与远距离的人通话的几率并没有比同一空间中的人建立平行交流更高,这脱离了传统的以地点为基础的“领土控制”territorial control。 
手机现在使得人们以一种直接的方式将关于当代公共场合的礼仪问题提上了日程。 226
手机的谈话规则与固定电话的传统十分不同。在固定电话的使用中,打电话的人绝对知道接电话的人的确切位置,但是不能确定接电话的是谁。在手机对话中,对人的确认换成了对地点的确认。同时,接电话的人也常常习惯性地首先报告自己所在的地理位置和周围的环境,因为这些信息可以对他们的谈话内容起到引导作用。由此看来,地理位置完全没有消亡,尽管手机为我们提供了这个可能。我们对于地理位置和生活轨迹有着无尽的解释焦虑。
12、移动谈话:从对话到聊天?
Yi-Fu Tuan
对话conversation:有实质内容的,就有关事件和观点而产生的谈话,是一种公共领域中的言说行为。
聊天chat:交换八卦消息,基本上是用来保持交换信息的人之间的团结关系。
John Tomlinson大多数手机的使用是交际性的和姿态性的交流,主要的作用就是保持人们彼此拥有和依赖的社会纽带关系,而不是交换实质性的信息和讨论严肃的话题。我们错误地把这些新科技看作是“文化地平线延伸的工具或本地束缚中的狭窄的出入口,或者实现世界主义的工具”。我们应当把它们看做是“一种炉边的科技,一种不完美的工具。人们可以通过这种科技手段,在这个以流动flow和去疆域性deterritorialisation为特点的时代,保持来自文化地点的安全感”。
把手机同汽车和自动科技设备归在了一起,作为电视、电报和电话等远距离科技的一部分的原因。手机作为“远距离控制工具”对控制现代人与资源的分布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Plant手机加强并呼应了一种持续移动感——这种感受正是我们当代生活的特点。(我们)不停地,没有缘由地感觉到所有的计划都是暂时的。计划随时可能发生变化。我们感到人生是不可预测是和不安全的,甚至还有轻微的精神分裂症的现象。
Bauman这是一个被他称作“流动现代性”liquid modernity的时期,社会系统从“固态”僵化的日程变形为“液态”的在不断的讨论中流动的状态,通过不断地重新定位责任和义务而重新成形。
Gary Cooper手机是一种用最本土的社会互动连接全球的科技,并且在不同的领域中,形成结合点。
Roos手机将同样的一种地理感受从前现代社会过渡到了虚拟和去疆域化的时代。在前现代社会,村子里的每一个人在一个特定的时间都知道村子里的其他人在什么地方,而今天借助于手机,这种密切关系被置换到了一个更为广阔的地理空间之中。 
13、革新:作为“微播”micro-broadcasting科技的手机
资本主义将如何为每个消费者的每种口味提供“虚假的个人主义”。在这个过程中,没人有必要担心自己成为局外人,但也没有人能够逃避。
手机成为一个迷你广播,迫使每个人在电话铃响起时,突然接收这个年轻人在生活里遭遇的戏剧场景。我们看到了手机带来的公共和私人话语的转变。这种转变会产生很多的后果。 
本帖最后由 饼干 于 2013-1-25 22:30 编辑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