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分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当今的数字环境“允许”我们快速的删除数码照片和电子邮件,但随着数字财产的增长,想要彻底消除跟某人的关系变得很困难。最新的一项研究调查了个人如何处理与前任男(女)友相关的存储在多个电子设备、应用程序、web服务以及平台上的数字记录。

来自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克鲁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Santa Cruz)人类与计算机交互研究领域的心理学教授史蒂夫·怀特克(Steve Whittaker)表示,“人们拥有大量的数字财产,但很少有研究关注数字财产对人们想要努力忘记他们生活的某一方面时所起的副作用。”

在最新发表的文献中,史蒂夫及其共同作者——来自兰卡斯特大学(Lancaster University)的科里纳(Corina Sas)博士研究调查了数字财产与其在情侣分手后如何处置时所面临的挑战。

数字财产包括存储在多种设备如电脑、平板电脑、手机和相机等的照片、信息、音乐和视频。数字化的泛滥“在分手过程中制造了许多问题,由于人们“居住”在他们的数字空间,而空间里的照片和音乐总是提醒他们之前的恋爱经历,” 史蒂夫如是说。

研究者访问调查了年龄在19岁到34岁之间的24个年轻人,结果显示分手后的数字财产经常会唤起以前的记忆并令人烦躁不安,为了避免这种经历,不同的人对数字财产采取了不同的处理方式。受访者中12个人选择删除,8个人选择保留,另外4个则做了选择性的删除或保留。

史蒂夫和科里纳博士发现有一些心碎的失恋者可能想要忘记但“极端抵触真的删除”,而大部分人经常是面临着“垃圾堆”式的信息而无法做到全部清除,另有一些人则事后后悔把所有信息都处理掉了。

他们写到,“在信息发达的现今,处理数字财产变得更加困难,因为数字财产大量分布在多种设备、应用、web服务和平台”,“当两个人的关系不错时,这大大促进数字生活的丰富。但当关系破裂时,人们需要从多种数字空间里面系统的挑出想要处理掉的信息”。

Facebook的照片如果被别人“晒”了就只能去标签不能被删除。研究者指出,“这十分耗费时间和精力,因为人们希望重新整理数字财产,特别是照片”。不过还是有一些初步的策略:比如将个人的状态改为“单身“;立即限制或切断前任对个人空间的访问权限等。

史蒂夫和科里纳博士还提出,软件可能成为一个有效的工具帮助“擦除”数字空间里的痛苦回忆,例如通过面部识别自动“捕获”,机器学习或本质提取等方法,或者在头脑变得冷静前先“按兵不动”。

“缺乏处理工具,意味着大多数人要么保留,要么处理掉一切,”研究者们说,“选择保留的人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痊愈,处理掉一切的人常后悔自己当时的冲动。”

作者还提出了“潘多拉之盒”的设想,“潘多拉之盒”可以自动搜集跟某人相关的全部数字信息,并将它们转移到一个单独的位置,供事后删除或保留。或者还可以由一位值得信任的朋友来做“守门员”。或者开发一种新工具,从收藏的数字财产里自动收集有价值的信息放在“宝盒“里,而这个宝盒可以作为快乐的回忆一直被保存。

研究者们指出新数字时代为关系的结束带来了一系列挑战。下面是该研究的受访者的一些评论:

  • 删除所有的信息是一种象征性的举止,表明想要重新来过而不必再回头去看。
  • 我保留了关于她的所有信息,包括她的照片、视频和消息。我不经常去看这些信息;但当我翻看这些记录时,有时我感到遗憾;而有时,看到之前的美好时光,我感觉很快乐。
  • 在我的手机和电脑上存着的照片确实让我感觉痛苦,但是分手后我立即删除了这些照片为的是继续前进。我去掉了我们两个之间所有共同的东西。
  • 什么阻碍了你继续前进?偶尔发现自己忘记扔掉或删掉的东西:比如在我不经常使用的电脑的Outlook里存储的老邮件或者我不怎么上的社交网站残留着的你的消息。

相关的果壳网小组

本文编译自: PsychCentral In Digital Age, Breaking Up May Be Even Harder to Do

文章来源:果壳网

文章链接:http://www.guokr.com/article/437024/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