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教育的精髓之一——Critical Thinking(Question everything)

  “这是个老掉牙的问题。大约自百年前有了留学生和留洋的人或到过西方访问并关注教育的人,很多人回来都发表一通看法,其实从过去到现在,这些看法讲的那些都没啥变化,都是走马看花般的议论。比方说,下边这个帖子所讨论的,估计任何真正在那边修过课的都知道,因为这是那边的常识。但进一步可以问,就一个大学生或研究生或学者而言,要做到这个“Critical Thinking”或“Question Everything“的条件是什么?自己需要做何种学术准备或积累?比方说,我们知道,西方很多大家都是靠批评马克思的学说而有自己的建树的,但一个没有充足学术训练的人该如何Question爱因斯坦或马克思或佛洛依德等的学说呢?但很少有人愿意这么想。其实,我们自己都是非常Critical和Questioning的,这突出的表现在对待不如自己的人或者对自己比较谦和(讲平等)的人的Critical和Questioning上的。见了比自己有权的或有钱的或霸道的,马上就失去了Critical和Questioning的能力了。当然,心里可能还是愤愤不平的,那被自我(ego)压制的愤怒里,不免就包括‘你算老几?’的内涵。

西方学界里有一句非常狠的骂人的话,叫做:You don't know what you are talking about. 这个从字面看不出它的严厉来,但它实际上的意思是说,你不配在这里发言。这个不配,在西方基本上是学术上的考量。而在我们的文化里,配不配往往是由权钱来决定的”
yang~

不十分可爱

上周的一堂课,代课老师John向我们传授他认为学习最为重要的一种素质——"Critical Thinking",也就是要质疑一切(Question everything)。当我们的一个同学问如果我们有不同的想法,是否可以(Can)在课堂上直接质疑老师的时候,John回答道,不是“可以”,而是必须(Must)和被希望(are expected)这样做的。

晚上回来和Homestay的房东讨论这个问题,他们的基本看法是,“挑战权威”是一个社会进步、发展的基础,否则这个社会就会趋于一成不变——也就是中国一直推崇的“稳定状态”。我反问,稳定难道不好吗?房东的观点是,首先来讲,大都是“表面的稳定”,实际上是压抑个性和创造力,长久看大概是不好的;其次,又谈到中国,他也知道中国的“几大发明”,他就说,似乎这些都是很早以前的事情,我们应该向前看,之后世界上又出现过多少重大发明,恐怕没几个和中国相关。

当然,房东对于我们“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了解不多——大多数西方人都是如此,甚至有些人不知道中国是不是下雪。这与他们的教育体制不无关系。拿新西兰来讲,这里的小孩子上小学、中学作业的负担很轻,大部分时间都在玩儿,或者参加活动,进行调查,质疑他们的老师,培养创造能力。相比之下,我们的孩子就辛苦太多了,书包越来越重,眼睛度数越来越深。再看结果,难道我们能说,新西兰的大学生比中国的差吗?恐怕不能!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教育基本上是彻底失败的。

就我目前的理解,这种失败的根源有两个:1、我们教授知识,西方培养能力;2、我们信奉“权威”,思想僵化,瞻前顾后。西方质疑一切,勤于思考,善于创造。

长此以往,我们只能高枕着所谓的“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游离于世界之外,做我们的“黄粱美梦”。

链接: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ews/1/184740.shtml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