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石居士: 既送人红包,又埋汰人收红包:

“中国式社会关系的构建与社会资本的获取之一”
yang~

http://sanshijushi.home.news.cn/blog/a/0101000000000ADE0FD2DE39.html
前天一位朋友的妻子去乡下参加了一个孩子上大学的升学宴,回来后感叹不断。从她的话外音中,能听到两点意思:一是小有懊悔儿子当年大学升学宴夫妻两过份“慎独”,只办不到十桌酒宴,自己丈夫官还比这位大,丈夫太认真了,退回了那么多工作上有求于他的“红包”;二是很不满当前底下人(笔者注:指乡镇村)那种胆大敢收的风气,“一个小小的镇上XX所所长,竟办四十桌酒席,要是镇长、县长,我的乖乖,那要办多少桌酒席?收多少万红包?”

这时有人接话了:“也不是所有的当官都那么高调,有的也怕人说闲话,像你家前年那样小范围的意思意思;当然有的会办事,化整为零,明明总共要办八十桌,但不同时办,分三次、四次,分甲地、乙地。”

朋友的妻子胸中仍不平:“每个村子的村主任、村支部书记,还有镇上居委会的头头都送红包喝酒了。他们的红包钱也不是自己掏,不都是从农民身上刮的吗?”

“他大姑,现在农民也没有‘三上缴’了,国家对农民的补贴都是直补,不会从农民身上刮的啊;估计都是人情、面子上账啊。”有人提出不同意见。

“农田水利灌慨费、修建村庄公路还是可以向农民多收的,”有人支持朋友妻子,侃侃说道:“跟XX所搞好关系,村办企业可以少交税呀少交费呀,再说国家现在流行‘财政转移支付’,各种专项补贴都是通过他们向上要的,他们给你村上多说话,补贴不就多了吗?这才是大头。”

听到朋友妻子等人的一场议论,山石居士猛然想起了上月底与同事一道给领导送红包被拒绝的尴尬事来(8月6日我的博文《不收钱却赠言,领导教我“拒绝”经验》有所记载)。虽然当时领导给我们很认真地上了一堂“拒绝”课,可我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心中仍然难以释怀,感觉到领导余淮(化名)过于理性了,不给下级和朋友面子,不讲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次亲耳听到朋友妻子对小官吏大摆酒宴的埋汰话语,我才彻底地理解了余淮领导拒绝红包的基本要义”。

余淮同志身为处级领导,目前在系统下最大的单位工作,掌管着人事大权,手下有三千多名干警职工,有多少人想有求于他啊,如果他要办儿子升学宴,加上他的各路亲朋好友,估计不少于两百桌酒席,那该要收多少红包啊!但不可否认,肯定背地会有人议论他的,就像我朋友妻子埋汰镇上那个小官员一样。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