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潜规则”真的很使一些人暗自高兴

下边是凤凰网一个关于奶粉帖子的跟帖。这个跟帖很有深度,字里行间讲的是谁是潜规则的受害者。挖掘下去,或者还可以问:都有谁是这个潜规则的参与者和推动者?谁是主动的谁是被动的?都有谁有过反抗这个规则的行为?这个社会里不参与的还有几个?不管被动还是主动,如果最后都参与了,那么最终的结局是什么?
yang~

“潜规则”真的很使一些人暗自高兴
http://bbs.ifeng.com/viewthread.php?tid=5029231&extra=page%3D1%26filter%3D0%26%26amp%3Borderby%3Ddateline###

“潜规则”一来,腐败不显得那么严重了!
“潜规则”一来,犯罪不显得那么猖獗了!
“潜规则”一来,违规不显得那么普遍了!
“潜规则”一来,官员不显得那么紧张了,不就是“潜规则”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祈求上帝,让“潜规则”可持续地发展吧,对我们太有利了

副市长辞职后曝官场潜规则:领导签字横竖有别
http://club3.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6394634
[导读]领导签字如果是横着签,意思是“可以搁着不办”;如果是竖着签,则要“一办到底”;如果在“同意”后面是一个实心句号,说明这件事必须“全心全意”办成;如果点的是空心句号,百分之百办不成。

姜宗福

姜宗福,41岁,曾经挂职担任湖南省临湘市副市长,今年一月和四月两次在网上实名发帖,炮轰张艺谋“印象”系列演出和高房价,由此成为网络名人。不过,身在官场的他也因此惹来麻烦,当地主要领导甚至到组织部门推动他离开临湘。今年5月初,姜宗福离开临湘,就任岳阳的湖南民族职业学院院长助理。

没有了副市长的光环,姜宗福也没有了专车待遇,需要挤公交车上下班。不过,他说自己确实不适合官场,尽管官场的生存之道其实不难“融入”。他表示,懂得潜规则,也憎恨潜规则。

近日,姜宗福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首次披露了他在基层官场亲身经历的一些“潜规则”。

文/图 本报记者 曾向荣

关于出书:

官场也有“弱势群体”

我写这本书是让大家知道官场也有“弱势群体”,希望大家不要仇官。

记者:这本书写了多久?

姜宗福:写了三个月。

记者:不少官员淡出官场后喜欢写书,您写这本书也是有一种情结吗?

姜宗福:年轻的时候讲真话是谏言,退休以后讲实话等同于牢骚。

我写这本书有三个目的,一是让大家知道官场也有“弱势群体”,希望大家不要仇官;二是把基层的真实情况做全景式的呈现;三是带个头,希望一些官员少讲“官话”,多讲真话。我不认为我写这部书是出于某种情结。我产生这种想法的缘由很简单,就是想解剖临湘这个标本,为中国的改革提供参考。

记者:书名暂拟《我的官样年华》,是不是觉得这样更能吸引读者?

姜宗福:没考虑这些。取这个书名是受到了《我的花样年华》的启发,觉得改一个字蛮好的,纯文学。

发帖曾遭市委书记的反对

与领导意见相左的冲突写起来比较棘手。

记者:你的上司、同僚和下级,都出现在你的书里面吗?

姜宗福:在这本书中,我的角色还是一个副市长,既然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全景写真式的官场纪实报告文学,无法避免我的上司、同僚和下级们不出现在我的书里。

记者:在本书中,有哪些冲突让你觉得写起来比较棘手?

姜宗福:与领导意见相左的冲突写起来比较棘手。比如,我喜欢发帖,遭到了市委领导的反对。市委领导主动到岳阳市组织部请求让我离开临湘,媒体哗然。迫于上级压力,我还得站出来解释“这是本人的意愿”等等。

记者:你会不会有所顾忌,担心给自己和家人带来麻烦?

姜宗福:顾忌肯定有。现在是法制社会,应该不会给家人带来麻烦。我老婆都下岗了,还怕什么麻烦?

记者:这本书什么时候能够出版?出版社确定了吗?会不会担心因为比较敏感而被封杀?

姜宗福:正在和出版机构洽谈,不知道准确的出版时间。我不希望被封杀,如果这本书被封杀了就太可惜了。

关于官场

“很遗憾,我没能够改变临湘;很庆幸,临湘没能够改变我。”

领导签字也有潜规则

领导签字,如果是横着签的,意思是“可以搁着不办”;如果是竖着签的,则要“一办到底”。

记者:你在机关工作有12年,官场有什么潜规则?

姜宗福:潜规则涉及到方方面面。举几个例子:比如领导签字。如果字是横着签的,意思是“可以搁着不办”;如果是竖着签的,则要“一办到底”;如果在“同意”后面是一个实心句号,说明这件事必须“全心全意”办成;如果点的是一个空心句号,百分之百办不成,拿领导的话说是“签了字也是空的”。字怎么签?原来是早有约定的。

官场有诸多诱惑

我从政的时间不长,总算抵挡住了诱惑,时间长了,我也很难保证。

记者:为官会受到什么诱惑吗?

姜宗福:我说没有诱惑那是假话。就看理智的煎熬能不能够战胜欲望。我从政的时间不长,时间长了,我也很难保证。

记者:你为什么说是官场“卧底”?

姜宗福:我刚刚离开官场就对官场的隐私进行了曝光,在某些官场中人看来,这种行为无疑是对官场的一种背叛。

官场生存之道是融入

我不适合官场。我想“谋事”,人家在“谋人”。

记者:你认为在官场的生存之道是什么?

姜宗福:我真的不适合官场。我想“谋事”,人家在“谋人”。官场的生存之道其实很简单,就两个字:“融入”。

记者:你做过记者,后来到机关工作,还去北京挂过职,回来后又到岳阳市旅游局工作,接着到了临湘挂职任市长助理、副市长。你最看重哪一段经历?

姜宗福:我最看重在旅游局工作的那一段经历。我遇到了一位好局长,我有什么好的想法,他都会放手让我去干。我在湖南省旅游策划界小有名气就是那段时间树立起来的,那时特别有成就感。

关于调职

调职到高校不是偶然

组织上找我谈话只告诉我结果,什么原因自己琢磨。

记者:你是从岳阳市旅游局到临湘市挂职的,本来从临湘挂职结束后应该回到旅游局,结果你被安排到湖南民族职业学院担任院长助理,对这个安排,你觉得意外吗?组织上找你谈话时,有没有介绍这种安排的原因?

姜宗福:说意外又不意外。意外的是我真被安排进了高校;不意外的是,我曾经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过想去高校研究汉字搞学术的想法,结果媒体一渲染,组织部门“就汤下面”,自然就进了高校。组织上找我谈话只告诉我结果,什么原因自己琢磨。

记者:很多人会觉得,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安排,跟你之前在网上实名发帖炮轰张艺谋,批判高房价有关?

姜宗福:我只能说不是偶然,我在书里有交代。

记者:我注意到,你比较喜欢批判。这种批判的特质,适合官场吗?

姜宗福:不适合。

过去有专车现在搭公交

姜市长,这个称呼似乎更有社会认同感,我是凡人,也会虚荣。

记者:从副市长到院长助理,还是会有落差感吧?

姜宗福:也谈不上落差感,不方便倒是真的,过去有专车,现在得搭公交车,往返得两个小时。

记者:从“姜记者”、“姜所长”到“姜市长”,你最喜欢哪个称呼?

姜宗福:当然还是姜市长,这个称呼似乎更有社会认同感,我是凡人,也会虚荣。

记者:能介绍一下你现在在湖南民族职业学院的工作吗?除了院长助理和经济管理系主任的职务,打算给学生上课吗?想讲什么课程?

姜宗福:院长助理是个虚职,我的实职是经管系书记兼主任。我没有教课的任务,准备进行一些改革,授之以渔,让学生未出校门先有从业经历。

业余爱好看书发帖

有人邀请经商,出价蛮高的,但我不愿意。

记者:我注意到,你比较擅长策划,有几次比较经典的旅游策划案例。离开临湘官场后,有没有人找你下海经商?

姜宗福:有啊,出价还蛮高的。

记者:看了你的微博(http://t.sina.com.cn),你希望给杂志写专栏。只是为了增加一些收入吗?

姜宗福:想增加收入是一方面,更多的是想找一个发声平台。

记者:除了写作,你还有哪些业余爱好?

姜宗福:看书、发帖。仅此而已。

记者:你以后还会到网上实名发帖对某种社会现象进行批判吗?

姜宗福:9月份我会回来。

姜宗福其人:进入官场因一篇网帖

“当官就好比开车 越开胆子越小”

2004年姜宗福写了一篇文章《易书记,和您说几句心里话》,谈到了岳阳旅游为什么衰落,如何才能复苏,发到了岳阳当地的一个网站上。几经周折,姜宗福这个名字随后进入易炼红的视野。

2005年年底,姜宗福突然接到岳阳市委组织部的电话,他从岳阳市旅游局一个二级机构所长的位置,直接被安排到临湘市挂职市长助理。

颠覆对官场看法

姜宗福说,在老百姓看来,官场看上去别提有多美:大权在握、前呼后拥、呼风唤雨。“然而,当我在官场中度过了整整1738天之后,改变了这种看法。如果我告诉您,在中部经济不发达地区,一个真正廉洁的县委领导工资还不足以养家,您信吗?如果我还告诉您,同样是在中部经济不发达地区,一个副县长全年的所有公务开支(包括车辆保险、维修、用油及司机补助)仅仅1万元,每天都要为车轮子转不动而发愁,您信吗?”

“大部分官员的日子的确过得滋润。殊不知这些表面上的滋润并不值得羡慕,说不准哪天就被纪委请去‘喝咖啡’了。”

在临湘工作期间,姜宗福有时候也特别为自己担心,时时刻刻忐忑不安,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会触犯法律。他说,很庆幸,正是这种时时刻刻的忐忑拯救了他,干干净净地离开了官场,“一日在官场,时时受煎熬”。

官场四种煎熬

他总结了有四种煎熬。第一种煎熬是金钱的诱惑。他的收入很低,每月扣除几金打到卡上仅剩2600元,他老婆下岗,每月还房贷904.8元,女儿补课费1000元……但亲戚朋友以为他当了官不愁钱,找他借钱的,要他请客的,络绎不绝。老屋里的乡亲修路,续家谱第一个化缘的对象首先想到的就是我……“就我所处的位置而言,只要稍加放松,来钱的确容易。我曾经分管过教育,只要从山村调一个老师进城,收个十万八万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但我不能那样做,我不能违背我的良心。”

第二种煎熬是美色的诱惑。他任职的地方尽管离家里不过40分钟车程,但为了节省油费,不得不周一上班周五回家,夫妻两地分居,为美色的入侵提供了可乘之机。

第三种煎熬是权力无限小,责任无限大。在普通人眼里,副市长的权力是很大的。其实不然。

第四种煎熬是难以保持独立的官场人格。姜宗福说,他虽然是一个小人物,但始终把自己和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他经常自嘲,当官就好比开车,刚刚学会开车的时候车瘾大,速度不怕快。然而,随着车龄增加,反倒感觉安全系数越来越低,越开胆子越小,越开车速越慢。

离开官场后,姜宗福到医院做了一次手术,在病床上写成了《我的官样年华:一位挂职副市长“卧底”官场的原生态生活纪实》,披露了许多官场隐私。写完后,他感觉自己好像一个官场“卧底”。

姜宗福说,《我的官样年华》是中国第一部全景写真式的官场纪实报告文学。他的很多上司、同僚和下级们出现在书中,并且都是实名记录。

两次炮轰

今年一月至四月间,姜宗福先后两次在网上实名发帖,炮轰张艺谋和高房价。

姜宗福解释,他讨伐张艺谋,并不是否定旅游景区上演出项目,而文化与旅游经济的结合乃“正道”,关键是要因地制宜,不要一窝蜂不惜成本地复制。

题为《房地产商“绑架”政府,当心经济“撕票”》的帖子,发表在湖南红网论坛。姜宗福在帖子中称,什么导致房价越打压越攀升呢?经济学家负有一定的责任,“他们明明知道税收是最好的杠杆,为何不建议政府动用这一武器,而总是鼓吹调金(银行准备金率),调息?”

他认为很多经济学家受利益驱使,在影响国家政策。另外,姜宗福还认为,房改政策促成了“囤房时代”,而城市化大跃进减少了耕地,拉大了城乡之间的收入分配,这些都促成了房价的上涨。

因为两次炮轰,姜宗福被一些媒体称为“炮轰市长”。了解姜宗福性情的人,对于他的“炮轰”并不会因此觉得意外。

这位敢于独树一帜的官员,5年前刚到临湘任职时,曾将他的手机号码在岳阳一家报纸上公布,对临湘官场而言可谓开创先河。

逐出官场

尽管这两次炮轰让姜宗福一下子成了名人,但他承认,“炮轰让我很受伤”。临湘市委领导先后动员宣传部长、纪委领导找他做工作,希望他不要再到网上发帖。“最近老弟在网上发帖炒得蛮红,作为老兄我劝老弟一句,莫再发了,没得好处。当官的人人想进步,但不是发帖就能够发得上去的……”一位官员这样告诫他。最后,临湘市委领导亲自出面。

听领导这样一劝,姜宗福的牛劲上来了:“网上发帖是我的个人行为,我上网发帖谈的是宏观经济,与临湘毫不相干,还为临湘做了宣传,有什么不好?”

领导被他一连串的质问搞得有些手足无措,支吾了半天道:“你用的是副市长的身份,不就代表了临湘市人民政府?”

一个星期之后,组织部门找姜宗福谈话,告知其调任湖南民族职业学院任院长助理。谈话之后,姜宗福就在考虑卸任之前,应该对他的同僚们讲一句什么样的临别感言。

“很可惜,感言想好了,市委领导却没给我发言的机会。”姜宗福说,没有话别,更没有合影,在一个虽已入夏却乍暖还寒的日子,组织部长闪电般地和岳阳市委组织部取得联系,以最快的速度把他送离了临湘。

其实,姜宗福想说的临别感言是,“很遗憾,我没能够改变临湘;很庆幸,临湘没能够改变我。”

姜宗福说,作为中部地区资源丰富、土地肥沃、区位独特、气候适宜、经济却不发达的县级市,临湘是一个活的标本,当今社会所有的毛病在它身上都有体现。他曾经努力尝试着去改变它,还一件件地开出药方,并结合中国的实际,提出他的“意见”。遗憾的是,至今也没什么改变。

大漠剑阁: 震惊了!!辞职交警大曝潜规则!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f1dcc90100hls1.html

姑妄言之,你也姑妄听之。有的事情知道多了是个灾难,有的事情说多了也是个灾难。

我们都是追求幸福之人,所以,有的事情,你明白就好,不要深究。这是个原则。好了,我们开始说说交警队的那些潜规则。

虽然说的是一些潜规则,但是希望大家通过阅读这些文字,改变自己曾经或将来可能会有的坏的驾车习惯,珍惜生命,珍惜自己的血汗钱。

2009年3月离开交警中队,因为现实的事情和我的理想相去太远,有些事情做多了都胆战心惊。。
写写09年3月前的一些事情,人和事尽量少写点。写点潜规则吧,时间太宝贵了。

1.创收

创收的途径主要来自于固定岗查车、游动岗贴罚单和另外一种大家好像熟悉又根本不熟悉的钓鱼式执法。

交警大队每年都有罚款指标,这些指标又按照比例分配到各个中队。比如我们中队03年的全年罚款指标是645万,到08年的时候是1360万。虽然08年的指标比03年高出了很多,但是完成起来反而比03年轻松,08年的时候车辆已经比03年多出了很多,而且罚款也从当年50元起罚到100元起罚。

交警中队再将这些指标分配到具体的外勤交警。为了叙述方便,就假定付警官08年罚款指标是54万元。具体到每个月即是罚款4.5万元。交警也不是每天都上班,所以平均一天必须开出2000元左右的罚单才能完成任务。

付警官的任务是54万。他每年超额完成的部分将按照30的比例返还给他做奖金。假如超额完成10万,则有3万的奖金,假如超额完成50万,则有15万的奖金。如此类推。从我在交警中队上班的那天起,就没有见谁没有完成任务的,都是超额完成。于是年底的时候,局里开总结大会,总会给超额完成任务排名靠前的颁发先进个人和标兵等荣誉证书。当然还有奖金。

很多人会觉得很惊讶,每天开3000元,甚至是4000元的罚单很不容易吧,毕竟交警也不能因为别人没有违章而乱开罚单。

所以,就有了潜规则。

潜规则一:

在一切车流量较大而“合法”停车场较少的单位,找一个该单位的保安或者清洁工作为“线人”。每开出一张罚单,给5元钱佣金。比如银行,到银行办事的车辆很多,而银行的固有停车位根本不能满足需求,于是办事的人就把车停在人行道上。而查车的交警又不知道何时有车停在这样的位置。所以找一个线人能够提高办事效率。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你刚刚进去某单位办事情不过几分钟,出来就见车被交警贴了罚单,而且连警车都没有见着。

不要奇怪,一旦有人停靠在不能停车的地方,该区域附近的线人就马上给交警打电话,一溜烟的功夫就过来把罚单贴上,然后又一溜烟的功夫到下一个地方贴。为了提高效率,在赶往停在地方的功夫,通过电话将违章车辆的车牌颜色,车牌号都在罚单上贴好,到了之后马上拍照,贴单。这个过程一气呵成。只要在车主将车开走前哪怕5秒钟贴上,罚单都是有效的。

到07年底的时候,基本上违章车同时有两辆以上才会去。自从用这个方法后,每天轻松开出几百张罚单。贴罚单就好比初进官场的公务员,收点银行卡和小红包之类的,还处于初级阶段。毕竟东奔西跑的,一天不说累得够呛,那一天到晚的都在车上坐着跑,就跟坐长途车似的,不如坐办公室舒服。

2007年5月份,一个很牛的司机投诉我们中队一个交警,说警号是多少多少的交警,说该交警查他违章的时候没有警力,而且态度蛮横,语言粗暴。这个司机关系也比较牛,投诉到局长那去了,于是局长找来该交警,说是要当事人道歉。

这个交警说我没有对他粗暴执法啊,我都没有查过他的车。双方当事人一见面,那个司机说不是这个交警。然后局长问他,你说的警号多少多少的交警就是他。那个司机一看警号也对,但是不是这个人。就怀疑自己记错了警号。

于是就有了潜规则二:移花接木

风里来雨里去,写罚单贴罚单,这些都是体力活。也因为有很多领导介绍一些关系户到中队来,他们又因为学历等的限制,不能成为正规编制的交警,于是就叫协警。穿一样颜色的衣服,但是没有警号、肩章也和正式编制的交警不一样。后来有市民投诉协警也开罚单贴罚单,局里就要求每辆警车必须有一个正式编制的交警。

后来同事都不愿意出去干这个苦差事,就把自己的警服给某个协警穿上。一来查车的时候车主也不至于抗拒正式交警,二来也显得正规。06年的时候,就发生过这样一件事,穿交警制服的协警有个很常用的字不会写,就问车主,然后车主被罚款后打电话投诉,说你们交警都什么素质啊!后来局里对全体协警都培训了一些基本知识,比如大写的一到十,26个英文字母的发音等等。

再者一旦被投诉了,让双方对质,也因为投诉的对象和真的交警不一样而作罢。

潜规则三:处理交通事故

那些需要交警定责任的交通事故,其中是有很多很多门道可以玩的。在此提醒各位驾驶员朋友,及时检查车况,谨慎驾驶,遵章驾驶,珍爱生命。

门道玩好了,财源滚滚,而且肇事方和受害方都双双满意,这样的玩法,是门艺术。

定责任由几种情况:

第一种,有钱人VS穷人。在这里我只说现实,没有贬低谁的意思。

1、高档车和低档车、摩托车、自行车撞了。如果是低档车、摩托车或者自行车主的责任,但是这几类车主明显不能完全赔偿的。高档车主就会动脑筋了,找交警和另一方一起意思意思,少则2000,多则5000不等的现金。把现场摆放成高档车的完全责任现场,保险公司全部赔偿。

也不是有钱人都坏良心的。08年7月份,一辆凌志雷克萨斯与一辆摩托车相撞,摩托车车主腿骨骨折,牙齿掉了两颗,面部有擦伤及其它一些伤,但是都不致命。凌志由于躲避这辆摩托车,一头撞到了路边的水泥墩子上。凌志完全是正常行驶,摩托车横穿马路。交警来到下场,凌志车主及时拨打120电话和122电话。救护车到的时候凌志车主坦诚是自己的责任,并让通车的人到陪同上医院。车主给出警的三名交警每人两千,让定他的全部责任。然后就把现场做了技术处理。保险公司的人到的时候,交警已做完了全部的是“车主全部责任”的相关笔录。摩托车司机的医药费由保险公司报了,凌志车的维修等费用全部由保险公司报销了。

如果是摩托司机,他肯定赔偿不了一大笔的维修费。这个处理结果,交警,凌志司机和摩托司机都是皆大欢喜。

爆料个猛的吧。也提醒大家不要买黑车。

简单地说,就是有人在各二手车论坛发布卖车,比如07年的桑塔纳3000,他只卖3万多一点,标明是正规合法车,有牌,明确告诉你是套牌和套的行驶证,告诉你这个车是法院扣押车或者其他途径的和发车,现在没有机动车登记证了。不能过户了等等。

价格远低于车本身的价值,很有诱惑性,而且卖车的答应签订买卖手续,一旦出了问题人家负全部责任。

有的人就买了,“倒霉”人买了车开出去不到一周就被交警扣了,扣车,罚款。罚款2万3万的不叨叨,加上你买车的那3万,一共五六万就没影子了。你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扣的车继续在网上卖,不一样的车牌,不一样的行驶证。继续有倒霉蛋,继续罚款紧张。你要问一辆桑塔纳3000值多少钱?我可以告诉你,可以捣腾到值一辆兰博基尼。

潜规则四:交通事故后的拖车

相信不少私家车主,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

在中国不少地方,有个很神奇的现象,交通事故后,如果电话报警的人描述了交通事故比较严重的话,最先到达现场的一般是拖车,然后是救护车,最后是警车。当然也不完全是。

造成了人员伤亡或车体损坏较为严重的交通事故,一般不会有人私了的。这种情况先要把肇事车辆拖回中队。
单说拖车吧。
拖车的时候一般不会告诉对方拖车费多少的,一般的司机都懵了,只想着pol.ice少给自己断点责任,所以你说拖车就拖车吧,完全是言听计从。拖车费用是多少呢?比出租车贵点,至于怎么个贵法,高速路一公里30—100元不等。市区200——2000不等,郊区论公里,大约出租车价格的3—5倍。没有办法啊,出租车你拿钱可以办出租营运手续,你见过谁拿钱去办个拖车手续的?拖车的都是交警的“事业单位”。

收费,有很多人质疑过拖车费用的?找交警,交警说那是人家拖车公司定的标准。找拖车公司的,“公司”的人就问你,我为你服务了,你凭什么不给钱?再说了,在这个城市的这个区域,我不给你拖车谁能给你拖?

这是一种什么情况,这是霸网硬上弓后的辩解:我怎么也算是为你耗费了精力!

拖车费用有多少?九牛一毛而已。

费用高的是拖车之后存车的费用。
摩托车一个小时20,超过8个小时当天按12小时计算,即每天最低240元。
机动车一个小时50,超过8小时当天按12小时计算,即每天最低600元。
这样的收费标准,是在当事人取车的时候才知道的,事前都不会知道。除非有肇事处理的经验。
一般拖车后,处理事情需要三五个工作日,遇到周末,顺延两天,所以存车费加拖车费往往高达5000元以上,很多车主就为此事愤慨,拒绝提车。好嘛,你不提车可以啊,费用继续累加,上不封顶。
每年都会遇到几个那样的倔强的司机,然后费用确实比较高了。就放弃提车了,好嘛,你放弃提车可以,请把拖车费交了和存车费用交了。

过一段时间,交警会下一个正式的通知函给事主,通知交费。当事人肯定不来交费,于是车子就自然第扣下了。

再然后处理起来就很简单了,打个电话,只说几个字“又有一个,过来把*******牌号的车开走”。

所以,再次提醒各位车主,谨慎驾驶,注意安全。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