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宝存:北大才女,找得到工作租不起房

《全球化与传播_消费》

想想下边这个帖子指出的问题对北京市整体经济的影响?
yang~

发信人: douerwan (窦尔顽/燕园春呓), 信区: Triangle标  题: 陈宝存:北大才女,找得到工作租不起房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0年06月30日18:28:11 星期三), 站内信件陈宝存:北大才女,找得到工作租不起房        最近接到一封邮件,一位北大财经才女讲述了她的应聘历程,毕竟是北大生,在几家大公司的面试时都很顺利,目前已经拿到国贸一家外企的录用通知,薪水也相当不错,月薪6000元。兴奋之余,为了工作方便,想在国贸、大望路或者双井附近找找房子,但是,结果备受打击,由于北京新政的限制,房租大升,小两室的租金就已经要用去薪水的一半。只好在八通线沿线找房子,最后选择了双桥附近的一千多的单间。        北大才女的经历并不会是孤例。我本人年初因为计划工作调整到通州,也从春节之后在通州梨园地铁周边找寻出租房,春节后初六我去看房,三室两厅140平米的带家具出租房和我要价2200,这个月再去找,已经远远超越了这个价格。         数据显示,2010年前6个月,北京市平均的租赁价格为2928元,比2009年2547元上升15%,上升幅度较大。特别是新政后的5月、6月间租金上涨惊人,据统计今年5月、6月北京平均的租赁价格为3000元每月,同比2009年5月、6月租金上涨20.3%。        上海数据:市中心的出租挂牌价格普遍上涨10%左右,一些交通便利的热门地段的涨幅超过10%。数据显示,全国多个重点城市的房屋租赁价格持续上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城市房屋租赁价格平均涨幅超过10%,广州部分地段好、公共资源便利地区的房屋租赁价格涨幅甚至达到20%。         数据显示,截至5月底,2010届大学毕业生5月平均签约月薪为2316元,其中本科与高职高专毕业生分别为2439元和2154元。         由此可见,住房与就业必将成为大学生走向社会之后的第一个悖论性难题。         为什么会有如此变化,为什么房租上扬如此巨大,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看到朱大鸣博士与才女叶檀的分歧,到底是房价下降导致租房价格的迅速暴涨,还是房价暴涨带动的房租价格暴涨?我无意给大鸣兄和叶女士的结论做一评判。但是现实是,房租价格已经高速上扬了。早在北京新政出炉之初的5月23日,我也写过一篇文章《陈宝存:北京新政把“买不起”扩大为“租不起”》,文中写道:而目前的政策,买不起不可能解决,但是现在却把租住需求的成本提高,租住对于北京的年轻一代又重新成了焦点问题。据某报报道,望京地区一套50平米一居室,4月份租金是2800元,现在报价已经3300元了;劲松地区一居室,4月份租金约为2500元的房源,现在租金也在2700元上下;通州地区的房租上涨也比较猛烈,去年租金2000元的70平米一居室,近期业主要求涨到2500元。这样的涨幅有赖于限购令和首付比例的提高,新政势必劈向了修女而非神父。        北京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29日公布了今年4-5月在全市抽取800户城镇居民家庭开展住房需求及满意情况调查的结果。针对“您认为目前本市的房价如何”,有98.1%受访者认为高和偏高,显示“京城房价高”已成公认的事实。        据北京市统计局本月中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北京六环路以外住宅期房约1.2万元/平方米,四环路内住宅期房均价近3.5万元/平方米。此次调查中,45.8%的家庭准备买房,54.2%的家庭不打算购房。另外,此次调查中,拥有房产的居民家庭占72.8%,租房和借住亲朋好友住房的家庭分别占24.4%和2.8%。其中,仅22.5%的居民对现居住房表示满意。近几年来,北京市保障性住房政策的总体满意和比较满意最高值仅30.1%,这表明保障性住房政策的实施效果与百姓期望存有较大的差距。        无数的坏消息并不表示已经无路可走,首先,在北京土地供应计划中,保障房占比70%以上,或者大力发展公共租赁房对于广大工薪阶层来说是利好消息。而收入倍增计划也必将带来收入的稳定成长。我们寄希望的还是就业的稳定。        对此,我也给北大才女算了一笔帐:你的个人收入是6000元,由于没有算上男友的月薪,你个人担负一套房的租金3000元是很吃力,所有现在的选择是很合适的。如果未来工作稳定,加上未来的与男友的关系稳定,选择同居,假设男友的月薪也是6000元,房租3000元计算的话,占你们两人月收入的四分之一,这样还是可以承受的。        我们还需要改变的是就业观念。特别是不能居留北上广的大学生们,与其在北上广人才济济的城市蜗居蚁居,不如去二三线城市打拼出路。600万—700万的年度大学毕业生,不可能都涌向北上广,城市的容纳能力也不够。北京每年新增人口大约70万,不单单只是大学毕业生,还有更多的其他形式涌入的。这给北京以及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的承受力造成很多不能解决的城市病。        特别是,涌向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大学生希望解决保障房问题,基本是徒劳的。这也逼迫着更多的人们逃离北上广。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