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网友从文学的角度谈社会变迁

中国现在处在什么样的时代?
盲哑人一尘

书簏风光的时代

这些年看电视,听讲座,读流行书,发现主流精英们或有意无意地美化历史,或如小人国人跑到大人国王后的身上,只见毛孔,不见酥胸.如讲魏晋,只讲英雄豪杰们斗智斗勇,争权夺利.  却不讲那时高扬着的人的主题,文的自觉.

讲康乾,只讲“我皇”圣明.不讲“我皇”铲除了资本主义的苗,退回去只种封建主义的草.

古人云:读书虽多而无所解,可谓书簏(簏,竹箱子).读书多而无新解,充其量是皮子做的豪华书箱;读书多,但站在落后的立场而读出歪解,错解,无聊解,反动解.那就只能称其为烂书簏!看近几年泛滥的历史题材的影视剧,精英们的讲座著作等等.可知这是个大书簏,小书簏,精致书簏,烂书簏风光的时代.

假如不看不听不读,愚民们也还知道社会虽然有时退几步,总的方向还是前进的.看了听了读了之后,反倒觉得中国这几千年似乎都一样.真是你不讲我还明白,你越讲我越糊涂.

听说有精英靠卖书也能赚几千万,甚至几亿.果真如此,那这些精英就和煤老板差不多了.不过煤老板不仅会搂钱,也说过一句名言:我们穷得只剩下钱了.

穷得只剩下钱了!煤老板们居然也知道人生除了钱还有别的东西.这话实在是炸响在我们头顶的惊雷.然而我们不理会,继续朝钱没命地狂奔.

精英们对煤老板们一定是不屑一顾.殊不知,他们的境界离煤老板差的远呢.他们之间的差距,就象“我皇”乾隆的四万多首诗,和荆柯的一曲“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差距,甚至还要大.

而精英们之鄙夷煤老板,有点象我村村民爱打的一个比方:土坷拉笑话泥人人.

如果精英们的一部著作卖20元,煤老板的那句话卖200元.我买这一句话,并且愿意裱糊起来,挂在客厅.

您呢?

顺口溜的时代

国家不幸诗人幸?

文革时国家大不幸,可诗人们没写出好诗来;

国家幸,诗人幸?

这些年国家大幸,诗人们还是没写出好诗来;

建国五十八年来,国家给诗人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环境,从大不幸到不幸到不幸也不不幸到不大幸到幸到大幸,一应俱全。

在各种各样的环境里,诗人们都没有写出好诗来。

什么原因呢?

唐诗背得少吗?显然不是;生活不丰富吗?显然不是;诗人们没激情了吗?更不是。据说中国是最讲情的国家,外国都有一大批杰出诗人,中国诗人怎么会缺乏激情呢?

旁观者清。或许我这个诗盲能给诗人们指引一条金光大道。请先看下面众所周知的事实。

唐朝是诗的时代。如果生在唐朝,最佳选择是作诗;

宋朝是词的时代。如果生在宋朝,最佳选择是作词;

元朝是小令的时代。如果生在元朝,最佳选择是作小令;

明清是小说的时代。如果生在明清,最佳选择是作小说。

如果生在唐朝却去作词,生在宋朝却去作小令,生在元朝却去作小说,生在明清却去作诗。那必将一事无成,一钱不值。

可见要想写出好东西来,先得搞清楚现在是什么时代。

现在是什么时代呢?

答曰:顺口溜的时代。

这结论显然是一目了然的,不需要详细论证。

听说许多诗人写诗不成,改写散文,或改写小说,或改写剧本,或杂七杂八什么都写,甚至不惜用身体写作。

效果怎样呢?白白耗费时间,精力,激情…….

因此诗人们如果想有所成就,应立即迷途知返,去改写顺口溜。这是最佳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

倘写不出来,灵感全让老百姓给抢了,那就什么也不必写,每天喝喝小酒,唱唱主流,

因为写

也白写。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