浆糊店老板: 北京,四合院最恶心的是上茅房

《全球化与传播》

很多文化方面的问题,如果不从最基本的角度切入,要理解农耕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之间的区别就很难深入下去。下边的这个帖子,非常富有启发性,请参考!
yang~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304604

以前我净记着住北京四合院的好处了,比如邻里关系亲密无间啦、院子里草长莺飞、花香扑鼻啦,但是仔细想想,以前的四合院儿毕竟是旧时的老宅子,住在里面的缺陷还是很明显的,跟今天大家所住的楼房还是不可同日而语。时代进步了,可能没多少年轻人知道以前的人是怎么活过来的,今天把它捯腾出来,不是为了挤兑北京人,只为了忆苦思甜,供年轻人和外省人一笑。

住在四合院儿里最恶心的事儿莫过于上厕所,北京人叫上茅房。那时候一条胡同里通常就一两个茅房,解手儿的人得出院子到外面的胡同里去上。夏天是臭,因为一天早晚各冲一次厕所,有时候到了早上,等排着队上完茅房的人都走了,那茅坑里的粪就快漫到站人的水平面儿上了,天气一热的话,有时候蹲在里头连眼睛都熏的睁不开。茅房里清一色只有一排蹲位,蹲位之间没有挡板,那时的人也不讲究什么隐私,来了都是那么一蹲就开始解决问题。男女厕所之间只有一墙之隔,墙上挂一个能照两边儿的昏黄的白炽灯泡儿,墙上面是通的,任何人的谈话都能声声入耳。女茅房里经常油盐酱醋的聊的热火朝天,全然不顾周围环境是否适合谈论吃的喝的。 夏天苍蝇最喜欢来茅房凑热闹,有时候消毒不及时,小便池子里能看见成群结队的蛆在那墙壁上练攀岩,被来如厕的人用尿液滋下去了,还会继续不屈不挠地爬上来。冬天好多了,臭味儿没那么冲,但是冷啊,茅房里四面透风,上完茅房的人通常手脚都蹲麻了,用俩字儿来形容特别贴切:遭罪。
-------------段二公子,08/12/16,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