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实力】

摘要
可爱实力是指日本外交部利用服装、动漫等可爱的形象来扩大日本的文化号召力,以扭转以前日本在其他国家的不良印象。但这种做法也导致了日本青少年越来越幼稚的心理。

可爱实力-可爱大使

日本外务省推出的3个“可爱大使”,以向海外推广日本文化日本外务省推出的3个“可爱大使”,以向海外推广日本文化

2009年3月,日本外交部推出的三个18、19 岁美少女为“可爱大使”,为推广软文化注入了新力军。三个美少女造型各有千秋,一是“高中生”型,一个是“公主型”,另一个则是经常在日本时尚发源地原宿上看到的“小太妹”型。

她们都是“哈日”族们最欣赏的日本形象,选她们为亲善大使可扩大日本的文化号召力。要解码日本,就不得不去了解这三个可爱大使。

校服

校服在国外是一种约束学生的制服,可是在日本却是一种时尚。上了高中的16、17岁日本女生都喜欢追赶潮流,校服就是其中一种。她们常穿校服逛街,在时尚大街涩谷就可看到很多。即使不是高中生,也会因为喜欢这一身帅气打扮而会去买来穿。

日本许多公立高中都不规定学生的制服颜色,因此也让日本服装界有了在“校服”上打主意的优势。另外,日本漫画、电视剧都以“高中生”为主题,日本高中校服也就成了哈日族群熟悉的符号。

公主装

日本的公主装服装虽源自西洋娃娃,但却有最多日本人敢把它套在身上,制造出日本特色。把自己想象成公主是许多女人的幻想,喜欢这衣裳的日本女子也从不计较年龄,永远活在梦幻中。

小太妹

小太妹代表的是日本年轻人中的自由以及奔放。

“面对未来”是日本外交政策的主旋律,这三个“可爱大使”所肩负的“外交使命”是代表日本年轻一代与外国建立新桥梁。她们将于2009年3月份首先在泰国的“日本节”亮相,之后将陆续被派到各国进行文化交流。
可爱实力-可爱的影响力

由于可爱的人工艺术无处不在,在现代的日本,日本人的幼稚完全被积极地肯定了。而随着日本动漫产业的全球推广,日本的“幼稚力”凸显出其自己的实力。

日本经济产业省的统计显示,全世界放映的动画片中,有近六成是日本制造的。日本动漫、影视和电玩产品,于1992至2002 年间增加了300%,成为了日本最大的出口产业。如今,美国大点的录像带出租店都有日本动漫专区,日本动画更是在世界各国的电视台竞相播放。

接受可爱文化熏陶最深的是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地区。日本的时尚和动漫等杂志在台湾的出版几乎达到与日本同步,日本发行的新刊很快就被台湾的公司翻译成中文。在中国内地,介绍日本时尚的“瑞丽”杂志是上海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而无论是在香港、内地还是台湾,收集小叮当、kitty猫等小玩具的粉丝更是不计其数。

现在,日本在海外市场上的产品,几乎是清一色的可爱路线。在英美,“kawaii”与“otaku(御宅族的音译)”已经成为人人皆晓的英文单词,美国流行乐歌手在MTV中使用这个词;英国有以“Kawaii”命名的玩具店;2002年,巴黎现代美术财团举办了以“kawaii”为主题的艺术展览以来,“卡哇伊”就成为法国的流行语。

在艺术领域里,画家村上隆将日本的传统绘画与现代卡通这两种平面结合起来,在欧美举办“超扁平”画展,将“卡哇伊”文化推广到世界的艺术领域。时尚品牌路易·威登就与村上合作设计了多款箱包。其中限量版小樱桃印花箱包吸引了很多消费者。

可爱实力-历史发展

对于日本在文化外交中打出的“幼稚牌”,《香港文汇报》撰文评论说,日本已经由20世纪的“扩张式”走向了本世纪的“可爱式”。从前,外国人想起日本人,联想最多的是为君主自杀的日本“武士”,而随着日本卡通、电玩等次文化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这一“保守”的形象已渐渐被淡化。

可爱文化的上位经历了一个过程。战后日本流行文化中,年轻日本士兵感情最深的母亲形象逐渐深入人心,上世纪60年代黑泽明电影《最美》就是一个“无害母亲”形象的代表。当时也流行少女漫画志,母女关系仍是漫画的重要主题之一。但70年代,Kitty猫等可爱风尚占据消费主导时,母亲逐渐淡出,取而代之的是日本独特的“少女漫画”,战后日本流行文化的新形象,也变作了无害的少年和少女。

日本政界也早就意识到了流行文化的重要。众所周知,日本麻生太郎首相是一位动漫爱好者,麻生早年担任外务大臣时就开始提倡流行文化外交,在选举时屡次到秋叶原进行演讲,自称是“漫画御宅族”,并于2007年5月设立了被誉为动漫界奥斯卡的“国际漫画奖”。可以说,流行文化外交顺应了日本最高领导人的意愿。

另外,日本外务省在发表“可爱大使”时表示,在开展传统的文化交流的基础上,要充分利用被世界年轻人广泛接受的流行文化,以促进各国对日本的理解。也就是说,“卡哇伊”文化外交的重点是青少年。要打开青少年的心扉,比起茶道、书法等传统文化,流行文化更有优势。

可爱实力-日本本国的反思

对全民迷恋可爱文化的现象,日本知识界有不少人表示忧虑。他们指出,日本的流行文化中也包含很多暴力、性等不健康内容,而这种文化之所以得到广泛的传播就是依靠这些。曾有台湾网友在得知日本“可爱大使”推广活动后说,“日本让我们认识到他们的文化,先是动漫,然后就是AV女优。”因此,有日本人担心弘扬这种文化会损害日本的国家形象,而且对青少年的健康成长不利,也不无道理。

更重要的是,在日本人不分年龄、性别的迷恋“卡哇伊”文化,透露出日本人不愿意长大、停留在童年的普遍心态。《繁盛日本》一书的作者杉山知之就认为,日本人一直通过卡通形象来寻求精神上的和平,逃离残酷的现实。

有台湾学者认为,漫画具有隐藏复杂思想的“类型化”的特点,传达的是“偏颇的知识”。在日本,也有学者把青少年的幼稚病表现归因于漫画的流行。

最近,日本文部省的一个重要课题就是青少年学习能力的下滑,尤其是读解能力明显薄弱,这与通俗易懂的流行文化有着密切联系。如今的日本,从产品说明到经济类专业书籍,都含有丰富的漫画解说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