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私有化的先锋小岗村为什么没有富起来?

《全球化与传播_制度与文化》

我们不参加下边这个帖子所涉及的具体辩论,但请大家考虑一下制度与文化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yang~

------------------------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426938
小岗村党支部书记沈浩去世了几个月,以时效和新颖为生命的主流媒体突然大力宣传起来。几天前,有一次母亲看完电视后对我说:“看了(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小岗村书记的新闻调查,没想到小岗村还那穷!”。

母亲有这句话不奇怪,多年来媒体一直再努力宣传小岗村“大包干”对于农村改革的伟大功绩,在大多数平民百姓心里,按说小岗村早就致富奔小康了,这次要不是主流媒体突然发力纪念沈浩,一般人还真不知道小岗村目前是什么情况

我从网上找到了这次新闻调查的视频,又仔细看了看。这次新闻调查本意是要称赞沈浩一心扑在小岗村,是一个为小岗村经济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好干部,然而无意中又让人们看到了另一个小岗村,也许那才是真实的小岗村。由于新闻调查中的有些内容已经在网上看过,所以这次我注意到了一些细节。而正是这些细节让我感到了一阵阵凉意,沈浩对得起小岗村,然而小岗村,你们对得起你们的沈书记吗?

新闻调查中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小岗村的村民又数次按下了红手印,从挽留沈浩继续任职到挽留沈浩的骨灰。看来小岗村的人对红手印有特殊的感情,习惯于用红手印表达自己的意志,遇到事情就要摁上一回,这大约也算是小岗村的特色吧,别的地方倒不多见。新闻调查中多次谈到小岗村民极力挽留沈浩,却绝口不提沈浩自己的态度如何。沈浩自己并没有打报告表示自己要留在小岗村,在这儿干一辈子,我们自始至终都能听到小岗村的村民在说。那么沈浩自己愿不愿意留在小岗村呢?斯人已逝,我们又永远不可能得到标准的答案了。

不过从沈浩自己的日记和他亲人的口述中,我们可以大略知道沈浩在小岗村干得并不如意。沈浩被下派去小岗村任职,遭到了他四哥和家人的反对,而且沈浩自己一到小岗村“心就凉了”(他四哥语)。小岗村并不信任他,而且在实际工作中处处受到阻挠和牵制。小岗村的集体财产被侵占,而侵占的人正是大包干的带头人。沈浩要修建大包干纪念馆,这项明显为小岗村涂脂抹粉的工程也无人响应。沈浩想把被分开的部分土地聚拢起来发展集体经济,这被大包干的带头人指责为“回头路”“复辟”,沈浩的设想被迫搁浅。接受采访的某大包干带头人就坦言自己和别的大包干带头人曾为此对沈浩进行严肃的批评,沈浩是小岗村的党委书记,而大包干的带头人成了管党委书记的党委书记,严然以太上皇自居。自己不干却又要对别人指手画脚,难怪沈浩刚去小岗的时候,就有人对他吹风说小岗村的具体事务你不要管,他们需要你做的就是跑项目,说白了就是给小岗村要钱。新闻中说沈浩每次回到家见到亲人就会掉泪,他的家人听说他任期将满而欢天喜地。看到这儿我不禁想问:沈浩真的愿意留在小岗村吗?

新闻调查中通篇都在说沈浩为小岗村做这个,做那个,小岗村自己又做了什么?等国家和社会给优惠,靠政府派财政干部,向上级要钱花。小岗村的人为什么就不想后自己的努力过得好一些,同是全国十大名村,随便哪个都比小岗村强。人家大寨过去是典型,现在仍然是典型。小岗村过去落后,今天也依旧落后。过去他们埋怨集体经济害苦了他们,不知今天他们又要埋怨谁了。

新闻调查中有这么一个细节:沈浩在修公路之前,准备请干活的人吃一顿饭,本来准备请十多个人,没想到一下子来了七十多人,男女老少都有,不管是不是干活儿,个个拿着筷子准备吃饭。这不由让人想起了小岗几十年前一直吃的救济粮,小岗村凭借大包干一举扬名天下,号称打破僵化的集体经济的坚冰,激发出了农民的积极性,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作为农村改革发源地的小岗村的村民,原来一直对他们不断诅咒的“大锅饭”如此情有独钟,这真是一个妙到极致的讽刺!

沈浩看到小岗村的路太破了,就多方筹集资金一位小岗村修一条公路。小岗村和沈浩没有采取流行的招投标方式,而是不顾上级的反对选择了自己干,理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肥水是上级和别人给的,却流入了小岗村的田,这也就意味着如果采取招投标的方式,这笔资金可能会有一部分剩余,而小岗村自己干,那么这笔钱一分钱也剩不下来,会被小岗村彻底分光。

那个大包干带头人讲到修路的时候,沈浩跟在后面,把施工中掉落在路边地里的修路石料用手捧起来,放回到料槽中。看到这里我的心猛地一疼,想到了我的母亲,家里曾经承包过果树,给果树打药时有一种药叫波尔多液,需要把生石灰水和蓝矾溶液按比例兑在一起,用水浸泡生石灰时,生石灰会膨胀,有些生石灰就会掉在外面。母亲这时总会用手把落在外面的生石灰捧起来放回容器中,用水泡开的生石灰非常热,母亲的手被烫得通红。因此我也特能体会沈浩此时的心情,他是心疼啊!这些资金都是他一笔一笔筹集来的,这其中又有多少的艰难。小岗村的其他人是否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又是怎么做的,新闻中没有说。小岗村修路完全是手工作业,如果他们细心一点,应该是可以避免这种丢撒现象的。或许是小岗村这些年得到的太多了,修公路上面出钱,大包干纪念馆上面出钱,建房子上面出钱,有人给安电话,有人给通自来水… …,久而久之,小岗村的人已经习惯了这一切,他们把这些看作是理所当然的,是他们应得的。小岗村的人已经忘记了珍惜,已经不知道什么叫感恩。

小岗村这些年一直是政府下派干部,沈浩之前的几任干部都没有呆住,沈浩也是安徽省财政厅的处级干部。我不明白一个小小的村落为什么总要上级派干部,而且是省里的干部,小岗村为什么就不能选举出一个带领大家过上好日子的领导班子。小岗村不是农村改革第一村吗?小岗村不是有为了让大家过上好日子,宁可冒杀头危险也要分地的十八条好汉吗?对于那十八条好汉来说,凝聚起全村的力量,带领大家通过辛勤劳动过上好日子,为村里的乡亲做一点贡献就那么难吗?只要他们有点儿奉献精神,有点儿先公后私精神就比杀头还可怕吗?

沈浩走了,能给小岗村生金生银的财神爷走了。新闻调查中对于沈浩的死因说得很含糊,但是通过网络我们多少也可以了解一些,只是觉得他死得很凄凉,很落寞。在他死后小岗村的人非常悲痛,葬礼也十分隆重。称得起生前孤寂,死后哀荣,中国人有句话:活着不孝死了孝。沈浩在小岗村一呆就是六年,如果他还活着恐怕还要呆上九年,十二年甚至更多。新闻调查中说沈浩在这六年中很少回过家,只是在春节前后才能回去呆两天,还要赶紧翻回去。沈浩可以说身心都扑在了小岗村,小岗村人说沈浩是难得的好干部,然而他们又是如何回报沈浩的呢,就是设置障碍和拆台吗?小岗村人可否把晒太阳、遛街的时间挤一点出来,派代表去探望一下沈浩的母亲以及家人。新闻调查中没有说,也许是去过了但是我不知道。都说好的干部和人民群众是水乳交融的关系,这种关系应该是互动的。这不由让人们想起了党的另一位好干部兰考县委书记焦裕禄,当年焦裕禄事迹发表之后,一篇《人民的好书记——焦裕禄》感动了无数人,这篇长篇通讯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时,播音员齐越在播音过程中数次因为泣不成声而使播音被迫中断,录音室外的工作人员的也是哭声一片。在焦裕禄去世几年后,去兰考采访的记者向当地的干部、群众了解焦裕禄事迹时,那些干部群众还是会落下泪来。然而在这次新闻调查中,我没有看到这一点,无论是采访者还是被采访者,都是很平静,很漠然,似乎他们叙述的是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不能不令人寒心。沈浩对得起小岗村,但是小岗村对不起沈浩。

沈浩走了,不知道下一个沈浩又会是谁?沈浩走了,对他而言未必就是一件坏事。只是希望他在天堂过着平静安详,如果真的有轮回,真的有来世,希望沈浩有好运气,不要再去小岗村。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