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交上乘客的冲突看社会资本的赤贫

《全球化与传播_社会资本》

我们生活在熟人圈子里,超出这个圈子,常常不知如何互动。从社会资本的角度讲,下边这个帖子反映出我们那个层面的社会资本处于赤贫的状态?
yang~

-----------
作者:760422 
被公交宠坏的老人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886498.shtml

先发几个镜头:
镜头1:
  (7日)早高峰时,大伯在188路公交车上看到一个70多岁的老太太站着,就要一个坐在照顾专座上的姑娘儿让座。姑娘儿不肯,大伯就给她拍照了。到了市一医院站,姑娘儿和她男朋友不让大伯下车,一定要他把照片删了,但大伯不肯,姑娘儿和男友就报了110。民警来后,大伯还是不肯把照片删了,双方最后闹到交通治安分局去了,到10点多才处理好;大伯本来是要去参加一个活动的,为了这事也没去。

大伯给没让座的姑娘儿拍了四张照片

75岁的大伯姓李,5月7日单位安排了大巴车在杭州图书馆等,组织老同志去桐庐春游。李大伯先坐333路公交车从三墩家里出发,在汽车北站换乘188路,上车时还有空位,李大伯坐在靠上车门一边的第三个侧位。

姑娘儿姓吴,20岁,杭州人,住在北站附近,在萧山一家银行工作,每天早上都坐公交车上班,那天有男朋友陪着。刚上车时,没有座位,和男友站在下客门旁边。

车开到董家新村站,下客门的座位有人下车,小吴坐了下去,男朋友在边上站着。

这时,坐在前面的李大伯看到身边多了一个老太太,很吃力地扶着旁边的栏杆。

李大伯说,他边上坐着的乘客,不是上了年纪就是中年人,因为他的座位比较高,就看到跟他隔了一个座位的小吴。

“我说小姑娘,你的座位能不能让给老太太坐?她用手指指自己的鼻子说,叫我?我不让。然后管自己嘀嘀咕咕。我耳朵不好,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后来她就管自己朝窗外看了。”李大伯说。

 而小吴说,当时她确实对李大伯说了“不让”,但“不让”前面还有“今天身体不舒服”。

小吴的男友说,小吴身体确实不好,之前已经挂了4天盐水,正因为这样,他才专门陪着去上班的。“她肯定是说了身体不舒服,但大伯当时好像没听到。”

之后,李大伯拿出相机,对着小吴“咔嚓”就是一张,小吴低头没看到。

“咔嚓”又一张,李大伯又对着老太太拍了一张。

“咔嚓”第三张,又对准了小吴。

小吴抬头看见了,问李大伯,“你在拍我吗?”李大伯没回答,把相机放进了上衣口袋。

又过了一会儿,小吴抬头,又看见李大伯对着她“咔咔”拍了两张。

这时,小吴男友站出来说:把拍的照片删掉。可李大伯还是没吭声。

担心照片上网

姑娘儿当场报警

拍好照片,李大伯扯开大嗓门,在车厢里说开了:现在的年轻人啊,道德太差,连给老人家让个座都不愿意……

“我是造舆论,见上来一个乘客就说一遍,现在的年轻人尊老爱幼的观念太差!”

问李大伯,车厢里乘客什么反应,李大伯说,乘客们都不响。

而小吴和男友说,乘客并不是闷声不响。

    “我们隐隐听到边上的人说,现在的老年人总喜欢早高峰和大家抢公交车,他们刷老年卡不用付钱,我们付了钱,却还要给他们让座,不让还要被说……大伯没听见而已。”

事后采访李大伯得知,他耳朵不好,戴着助听器,怕别人听不见,所以说话声很大,当然别人说话也要很大声他才听得清。

李大伯这样一路说着到了市一医院附近,小吴和男友一直听着,加上又被拍了照片,心里不爽到极点。

小吴担心李大伯把照片发到网上去,男朋友说那就报警,小吴在车上打了110,民警说马上过来。

到市一医院站,李大伯、老太太、小吴和男友一起下了车。

“下车时,他拉住我,不让走,说一定要删掉照片才肯让我走。”李大伯说。

而小吴男友说:“我没拉他,就是要他等一下,110马上就来,可他不愿意,管自己往前走,过马路,一直到了杭州图书馆,坐上等着的一辆大巴。”

小吴和男友紧跟其后,一直跟到大巴上客门。

大巴车上都是退休老人,大家都劝李大伯把照片删删掉算了,大家就可以出发去桐庐了。

李大伯觉得自己没做错,不愿意删,让大家先走,他不去桐庐了。

大伯对民警说是准备把照片发上网的

110民警赶到,把李大伯从大巴上劝下来,和小吴他们一道去了派出所。

派出所民警劝了半天,李大伯还是不肯删照片,因为是公交车上的纠纷,只好送去交通治安分局继续调解,接待他们的警官姓钱。

“大伯的意思是,公共场所拍什么照片是他的自由,电视台不也是在街上拍片、播出的?他是要把照片放到网上去的。那对情侣的态度非常坚决,说拍了照片已经侵犯了他们的隐私,放到网上更是不能容忍的,不把照片删除,是不会让大伯走的。我们也劝大伯,真把照片放到网上,会给当事人带来意想不到的伤害,是不妥当的……”钱警官说。

调解到最后,李大伯退了一步,相机里的照片可以删除,但要保留下来。

于是先把照片导入民警的电脑上,再当着小吴他们的面,把相机里的照片删除了。

出了交通治安分局,李大伯没直接回家,又坐28路赶去了公交公司,就这件事情向公交公司提出建议,要求公交公司加强对这个现象的关注,用更多的方式去提醒年轻人让座。

“那个老太太77岁,比我年纪还大,我就想站起来让座,老太太说不用了。我心里很气,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我是经常坐公交车的,总感觉杭州的年轻人不够礼貌。难得遇上肯让座的年轻人,我都要问他们是哪里人,结果十有八九是外地的孩子。”

    “这样的情况,我一直耿耿于怀的,所以每次出门遇上不让座的年轻人,我经常会拿相机把他们的样子拍下来。我电脑里有个‘杭州公共汽车’的文件夹,里面的照片都是在公交车上拍的,有批评那些不肯让座的年轻人,也有表扬那些相互谦让的乘客,但被拍者的脸部都做了处理。”李大伯说。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