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者的狂欢还是精英的觊觎?

豆瓣上很多人都关注了这本书,作为一个传播专业的同学,一看见打着“弊端”和“反思”字眼的网络传播书籍,以为是本发人深省的学术书籍,就立刻从网上订了一本。
拿到书的这个下午,我花了不到两个小时就翻完了这本薄薄的册子,原本以为可以找到共鸣的我,读完之后便开始心疼买这书的那点钱,因为实在不值。
《网民的狂欢》,说的还算客气,它的英文原版的名字是the cult of the amateur,业余者的膜拜,cult在英文里还有迷信、邪教和巫术的意思,总之是个不太招人待见的词。副标题点出本书的主题,“关于互联网弊端的反思”,而重点呢,正如标题所言,关于业余者的那点破事。这里的业余者,是相对所谓的专业人士——靠音乐、电影、小说、新闻吃饭的职业工作者而言,用作者的话说,就是“缺乏专业技能和培训”,“标准和道德约束”的人们。

Web2.0时代的到来,以YouTube、wiki、MySpace为代表的UGC(用户内容生产)网站不仅给我们带来了新的传播方式,而且还因此带来了全新的生活方式和文化生态。在互联网上,人人面前都拥有一个麦克风,任何人皆可创作、发表和传播自己的文章、照片、视频、音乐,内容生产的特权从传统的文化产业下放给了网站用户或者说原来作为消费者身份的人群。人们不再被动消极地接受传统媒体的文化产品,而具有了更多的主动性和创造性。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人们在Napster,MP3.com等P2P网站上随心所欲下载自己喜欢的音乐、电影和书籍,改编别人的文学作品创作出各种版本的演绎作品,拍摄各种各样的图片上传到flickr等图片分享网站,用DV或手机拍下颇有创意的视频再通过非线性编辑上传到YouTube一类的视频网站,或者通过选编、混合别人的音乐、视频作品创造出全新风格的影像。面对全民创作的时代到来,有人大声叫好,有人嗤之以鼻,而本书作者明显地站在后一阵营里。
他在书中列举的主要理由我总结如下:
1.        用户生成内容威胁到了文化把关人,也就是所谓的专业人士,记者、编辑、音乐家、电影制作者等等的生计,而普通人的业余创作的水准不敢恭维,“漫无边际的政治评论,不得体的家庭录像,令人尴尬的业余音乐,隐晦难懂的诗词、评论、散文和小说” (注意这里的形容词,这样情绪化的判断在本书里比比皆是),会给我们的文化生态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2.        用户内容生产让人们沉溺于自我暴露和窥探隐私的恶趣味中。“人们恬不知耻地公开了自己的私人经历、性生活、人生渴求、生活所缺甚至重新活一次的想法”,网站变成了普通人释放欲望和自我暴露的场所,于是乎“这些毫无品味的网站滋生了大量身份不明的性爱狂和恋童癖者也就不足为奇了”,个人隐私也难以得到保护。
3.        网络信息由于缺乏了把关人的审查和筛选,充斥了很多“未经核实的信息,无知、误导和误报就这样不断循环往复”。而话语权平民化带来的后果是,专家的意见被湮没在芸芸众生的唾沫里,浅薄无知和极端的观点立场才会得到最大化的传播。作者称之为“数字达尔文主义”,即“只有那些声音最大、最固执己见的人才能胜出,只有那些通过冗长发言来阻止别人发言的人才能取胜”。
4.        网络的商业模式削弱了传统媒体和文化产品的商业价值,这主要体现在网络免费下载和共享模式带来的版权问题和商业收入的减少。
5.        网络色情、暴力、赌博、盗版、盗窃等等现象败坏了社会的道德风气,“腐蚀和破坏整个民族赖以生存的文化和价值观”。
6.        互联网的匿名性和“回声室效应”,会让社会共同体退化成无政府社会。Web2.0时代我们获取信息的方式从媒体的“推”变为我们自己的“拉”,每个人都可以创造自己的信息组织架构,这种个性化的挑选窄化了我们的信息渠道和内容,让我们的偏见和误读愈发深化,丧失了开展对话和争论的共同基础。
……
我不否认作者所阐述这些观点其实很有道理,而书中作为论据的现象也确实每天发生在互联网上和我们的身边。但我很不喜欢作者这种先入为主的精英主义偏见和静态的、结论式的分析思路。
作者在文中直接地表示,“如果真正的群众智慧出现了,我们是否应该相信?当然不应该。”而理由就是简单一句“历史证明大众往往是不明智的”这种即兴判断。而他所列举的例子,奴隶制度、伊拉克战争、小甜甜的音乐,“这些不明智的观念”“在大众中都很流行”。而好笑的是,这些例子恐怕都不是大众的发明,而是作者所青睐的社会精英们的创造吧。
在他的笔下,网民成为一群毫无自控能力和道德底线的庸众,网络是一个充斥着欲望和罪恶的深渊,而事实上,那些发生在网上的丑恶现象难道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么?只不过是互联网放大了这种影响的力度罢了。而且把垃圾广告、政治宣传、虚假信息、恶意诽谤都归罪给“业余者”,也太看得起普通网民了,事实上制造这些垃圾信息的很多都是商业公司、政治团体、公关公司等等可以算得上社会精英的人们干出来的,当然网民的参与很大程度上助长了这种无聊和有目的性的事件的发展。但把罪名都推卸给了网络,就像你喝水喝呛了就怪水,吃饭吃撑了就开始骂饭一样,不是很荒谬么?
我尤其对他给网络自由共享贴的道德标签非常反感,他认为复制和粘贴孕育的文化和价值观念是可耻的,让人们学会不劳而获和随心所欲地“群体盗窃”,而对这种混杂(remix)文化给我们带来崭新的创作理念和文化创意视而不见。 而且将知识产权当做一种至高无上的充满道德意味的权力,而事实上,很多西方法学家都对互联网时代知识产权过于严苛的现状提出质疑。(这个问题具体可以参考劳伦斯莱斯格的书。)
作者的立足点是精英主义的,目的也是为了精英,尤其是传统媒体的精英们,他认为互联网孕育的民主化文化生产模式严重威胁了传统专业人士的地位,为了保护传统产业的商业模式和这些精英们的饭碗,我们必须采取一系列的措施,作者提到了传统媒体的转型和与互联网公司的合作,事实上这些举措也从另一角度说明,不是应该对互联网进行控制来适应传统媒体和文化的模式,而是应该努力调整传统媒体的结构和战略来适应互联网带来的文化、商业和思想的变化。作者的解决方案跟他的最初立场实际上是南辕北辙了。

讨论:

spring:我的经验:传播学的书少看。
一是浪费银子
二是耽误时间
三是让低智商者自满,让高智商者添堵
~~~
最好的著作也不过是案例汇编和一对正确的废话

今天刚好在看这本书,发现关于互联网正面负面的争论早就有人很精辟地总结,很认真地探索过了。
the social consequences of the internet:access, involvement and interaction
引论部分有个很详细的文献综述。作者将其提炼为对互联网作用的
Utopia
dystopia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