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的内心世界~ 读《瘗旅文》

今早读《古文观止》一篇《瘗旅文》看的嘘唏不已,读罢后更是发现作文者就是鼎鼎大名的明代心学“王阳明”。
时为驿丞,感悲无名小吏之死,亲自埋之吊之,坟头复歌之,歌之凄切,歌之诡谲,歌以人鬼相接,告亡灵以结鬼友、伴郊游、乐风餐、居鸟兽。其文也哀,其思也奇。阳明与无名小吏素不相识,情动如此。复念当今之世,莫论官员,平凡如我等,谁有此内心世界?
改写白话拙文一篇,寄托些些情感。。。
————————————————————————————————————————————————

明正德年间,一名自京城到边远地赴任的无名小吏与随行的儿子、仆人途径贵州龙场,投宿苗家,翌日早起赶路,不出一日,主仆三人却俱死途中。山野郊外,烈日暴尸,甚为凄惨。
  当地的驿丞听说后,携童仆三人亲自带着畚箕锸铲前去掩埋。这名驿丞叫王守仁,字阳明。他也是遭遇贬黜自京城流放此偏远之地。
  童仆起先并不愿意到荒郊掩尸,王阳明对他们说了一句话,童仆们就流着泪乖乖答应了:“嘻!吾与尔犹彼也!”

  傍山麓起了三座新坟,驿丞摆上一只鸡三盂饭吊祭亡灵。
  驿丞为这死去的小吏悲啊,在坟头问他:为了那区区五斗米的俸禄你何必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还连累儿子仆人跟你一起送死啊?你说你为了那五斗米也就罢了,那就高高兴兴去赴任啊,又何必面有忧色内心凄惨,你说你旅途劳顿、风餐露宿,还郁郁寡欢,不是找死吗?我就知道你早晚会有一死的,可没想到这么快啊。
  驿丞又想到了自己:我们都是来自发达的中原地区(吾与尔皆中土之产),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哪个郡县的,可你怎么就跑到这荒郊野外做鬼了呢?看看我,我也来这儿三年了,什么苦没吃过,可我哪天不是高高兴兴的?(未尝一日之戚戚也),要不然我也早死了。
驿丞说到这里估计心里也不好受了,就一转口,说:“吾不宜复为尔悲矣”,我还是不要再为你悲伤了。

  可驿丞还是放不下啊,站在山崖下望着坟头说,我为你唱个歌儿吧,你好好听着。
  驿丞站在山崖下就扯开嗓子唱了:
“连峰际天兮,飞鸟不通。
游子怀乡兮,莫知西东。
莫知西东兮,维天则同。
异域殊方兮,环海之中。
达观随寓兮,奚必予宫?
魂兮魂兮,无悲以恫。 ”

  唱了一段儿可能觉得不过瘾,怕坟里的朋友还觉得寂寞孤单,又开始唱:
咱们都是中土来的啊,蛮人的话咱听不懂,嗨哟!
世事难料啊,人生无常,嗨哟!
要不我也陪你死吧?
你带着仆人、儿子跟我一起走,咱们去郊游。嗨哟!
咱们登高望远,思故乡啊,嗨哟! 
不过,要是我不死呢?
你也别难过,你还有儿子、仆人陪着嘛,嗨哟!
还有路边荒坟里的那么多朋友,说不定都跟你一样是死在路上的,嗨哟!
呼朋唤友,互相串门啊,嗨哟!
你们找些吃的,别挨饿啊。
白天跟小鹿玩儿,
晚上跟猿猴睡啊,嗨哟!
不过千万别到村子里做恶啊,
(也不要来找我)~~

(与尔皆乡土之离兮,蛮之人言语不相知兮。性命不可期!吾苟死于兹兮,率尔子仆来从余兮,吾与尔遨以嬉兮。骖紫彪而乘文螭兮,登望故乡而嘘唏兮。吾苟获生归兮,尔子尔仆尚尔随兮,无以无侣为悲兮!道旁之冢累累兮,多中土之流离兮,相与呼啸而徘徊兮。餐风饮露,无尔饥兮。朝友麋鹿,暮猿与栖兮。尔安尔居兮,无为厉于兹墟兮!)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