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的情缘: 老公,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一定要生儿子了,我一定给你争气!

《全球化与传播_本土社会结构及意识形态》
请思考社会转型的本土力量及对性别关系的影响
yang~
----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821308.shtml

我老公是个典型的凤凰男,在农村寒窗苦读,95年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中大,在大学没花花肠子,全副心思念书,保送本硕连读。我现在来简单讲讲他麻雀变凤凰的经历:

出生粤北山区---考上中大---金融硕士毕业---四大某国有银行信贷部两年---某证券公司三年---现在某私募基金公司,从毕业开始的年薪7万涨到现在大概有40万吧,现在事业算是有小成了。

因为职业或行业嗅觉的关系,老公对投资动向比较敏感,他很多本科同学在深圳工作,当时深圳房价每平6000,广州类比繁华的市区3000不到的房子大把,而且那个时候房子是求着你买,零首付很容易。广州城市规模比深圳大,老公那时候预感广州将来的房价一定有很大的上涨空间,当时他毕业工资不低,钱多人胆大,于是鼓动他父母把毕生存款都拿出来买房,按揭了两套房子,这几年通过看准时机,卖房、换房、买房再卖房换房,老公年纪轻轻已经是3套120平的房在身,在家里帮父母盖了5层高的小洋楼。在证券投资上,他也是赚了不少。

老公思绪缜密,逻辑清晰,做事沉稳,不失魄力。但作为农村出生的麻雀,还是有不少封建思想。老公在家时独子,这在农村是很少见的,按他的话说是父母比较开明,据我观察推理,倒是小时候家里太穷,养不起两个小孩,所以不敢生罢了。

这次春节去老公家乡过年,当然少不了去给祖先烧香扫墓了。去年老公爸妈在广州和我们一起住,所以祖坟也一年没去祭过来,他们的祖坟是十二世公太葬在这个山沟,十三世、十六世又是别的汕头,除了爷爷奶奶每年要扫,之上的老祖宗就由各个分支分年轮流扫的。

我们去扫得时候,好几处坟头都长满了草,连他爷爷的都是,因为在广州住了一年嘛。以前我很反感他父母重男轻女的思想,老公也常旁敲侧击要我生儿子,但这次去扫墓之后我有些感同身受,如果家里没有儿子的话,以后这些坟墓就没有人会拜祭了,好比我这个女儿家,现在嫁人了,除了将来父母百年之后我会去拜祭一下,我的爷爷奶奶那些我想我也不太可能会去拜祭的了,更不用说我的女儿了。

现在老公事业有成,房子几套,老家也还有房子和祖屋,要是我们没有儿子的话,家产虽然是可以留给女儿,但是最终是到外姓人手上。人只会拜自己祖宗,没可能去拜不跟自己姓的人吧。

我是城市出生,不过说实在,我真的没去给我外公外婆扫过墓呢,舅舅家也从来不会通知我和我妈去,因为那时候同样我爸得带我们去扫我爷爷的墓啊。虽然在城市里不会像农村长草那样凄凉,但是死去的人孤零零傻傻的等待后代的探望是难免的。

老公昨天跟我讲了武则天篡位当皇帝的故事,武后死了最后把帝位还给李姓,就是房玄龄跟武后讲:“从来是子女拜祭自己的父母,未听外甥拜祭姑母的”一样的道理

所以,老公,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一定要生儿子了,我一定给你争气!

----------
其实我压力也蛮大的

老公总是安慰我说我样子是好生养的人,说我旺夫,有富贵相

参加过老公公司的客户答谢年会,做证券的人感觉比较牛,不知道老公是怎么看上我这个普通小职员的,我的收入才3k而已,只够自己开销

珍珠项链是老公在年会前特意买给我的,为的是在大场面不能失他的礼。

-----“老婆,你真的会给我生儿子吗?”
-----“真的,珍珠都没这么真啊!”

讨论:

拧发条鸟:一个大家都不愿面对然而很现实的话题。。。
社会转型,最缓慢最艰难的,是观念的转变,根深蒂固的本土传统为新观念所取代,可能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吧。
插句题外话,原帖里有一个小错误:
老公昨天跟我讲了武则天篡位当皇帝的故事,武后死了最后把帝位还给李姓,就是房玄龄跟武后讲:“从来是子女拜祭自己的父母,未听外甥拜祭姑母的”一样的道理
房玄龄,唐太宗时的名相,与杜如晦并称“房谋杜断”,生卒年是579年~648年。
武则天,690年—705年在位,房玄龄648年去世的时候,武则天还在当尼姑,所以,如果历史上真有这句话,也不是房玄龄说的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