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重山: 如果刘文彩们不坏中国革命还有意义吗

《全球化与传播_价值观念等》

以下这个帖子来自新华网的发展论坛,作者问得是个政治问题,跟帖也很踊跃。我们的课不从这个角度问问题。如果我们从本土文化和本土社会结构的视角出发,就下面这个帖子叙述的内容而言,该问什么样的问题呢?
yang

http://forum.home.news.cn/detail.jsp?id=74838081

刘文彩的后人在毛泽东去世三十多年后,终于再次抬头站出来说话了,这次出来不是一个两个人,而是一千多人,在中国谁有这么大排场汇聚在一起浩宴呢?唯有刘文彩的后人在憋屈了六十年后,可以扬眉吐气大快朵颐,岂不快哉?

看三十年前电影里的国民党和三十年后电影里的国民党,那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前者的国民党,个个凶神恶煞,欺压百姓,勾结日寇,投敌卖国,集万恶于一身;后者的国民党,则个个英俊潇洒,爱护百姓,英勇抗战,誓不投降,集百善于一体。

刘文彩的后代们从电视中看出了门道,既然现在可以歌颂国民党,那么他们所代表的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就一定是进步的,为人民所爱戴的,有很多值得人民所怀念的事。

在百度上我看到对刘文彩的最新评价:他是一个大地主,拥有近万亩土地,有五个老婆。可是他又被称为“刘大善人”。他在安仁镇上修街道,修铺面,收取微薄租金,提供给无房住的乡邻,从而活跃了安仁镇的商业活动;他出资修建“文彩中学”(安仁中学的前身)。他花重金聘请最好的老师来任教,减免贫困生的学费,绝不干涉学校的教学活动。刘文彩就是这样一个恪守中国传统的乡村士绅,乐善好施,造福乡邻。虽然他资本的原始积累有些血腥,但是他还不至于成为一个人人喊打的恶霸大地主。刘氏家族的其他成员就更不用说了,刘湘是抗日名将,病死在抗战途中;刘文辉解放前率部起义,直接打乱了蒋介石以四川为基地,进行反攻的布局,其人建国后官至林业部长。

真可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部共和国历史居然出现了对刘文彩截然不同的评价,前者集万恶一身,后者集百善于一身,叫人百感交集,不知所措。

如果刘文彩们真的像百度上说的这么好,中国的土地革命还有道理可言吗?如果国民党真的像目前所宣传的这么好,中国革命还能在中国大地上发生吗?

刘文彩的后人如此招摇过市,究竟具有什么含义在告诉我们?很多人对这个事似乎并不介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其真正的作用就可能发酵,到那时我们可能惊呼:“原来如此呀”,到那时就什么就晚了。

讨论:

 

spring:看了这个帖子,想到
社会学系李康老师的博士论文<西村十五年_从革命到革命>
里面用了的很新鲜的档案 口述史资料,
分析建国前后一个村子的社会结构/个人认同方式/政权建立方式
对土地革命也有解构...
访谈中很多农民都认为,不应该分走地主的土地,那是"抢"
往往白天分了地契,晚上又悄悄送回去.

zhoudebo:中国的地主阶级是一个复杂的社会概念。包括领主型阶层和积累型阶层,后者占有大部分的比例!
积累型阶层通过社会经济转换逐渐累积而成,所以这一个阶层的品质是比较优秀,吃苦耐劳,聪明有计划,重视知识,家族观念重,在非社会主义体制中是社会的中坚力量。
在私有体制制中,大部分能够秉承传统的道德关系来制定规则进行交换和扩张自我的力量,并非像西方资本主义原始积累过程中的圈地运动一样。
所以,解放后忆苦思甜时往往闹出许多笑话。
中国的解放很值得我们玩味!也许它还尘封在历史的尘埃之中。是不是像历史书上所言,是社会力量角逐的胜利,我看未必。
国共较量了近三十年,最后三年我人民军队好像喝了鸡血一样,怎么看都像一场梦。傻子都不会相信,武大郎在一夜之间就能够变成了泰森!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