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龙:金钱至上何故成了国人的主流意识?

“虽然西方是市场经济,但几百年来他们小心翼翼和非常警惕的不使他们的社会成为市场社会。我们在这方面一下子就领先了,也就是说我们的社会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进入所谓市场社会。下边这个帖子对此忧心忡忡,期待着找到解决办法。然而,如果我们不知道都有哪些人(所谓行动者)在不遗余力的引导或倡导着金钱(或者权钱)至上的理念,并如何成功地使得这个理念成为国人的“主流意识”,这个问题也就不大容易得到解决。”

yang~

http://blog.ifeng.com/article/8070120.html

 

是什么东西颠覆了多少年来中国人关于义利观的普世价值取向?又是什么东西让金钱至上成为当代中国人的主流意识?对此,人们可以找出许多理由,也可以给出很多答案。但我以为,急功近利催生了人们渴望一夜暴富的强烈欲望,而贫富悬殊又激化了金钱至上观念的高度趋同。

 

首先申明,我未能免俗。我也常常企盼自己忽然某天早上醒来,天降财富,万贯缠身,妻贵子荣。然而我却无法去巧取豪夺,更没胆量去杀人越货,也没条件去拥有可以让自己发达的那一桶肮脏的金。相反,非但自家一亩三分地没莳弄好,倒是用两个成语可以描述: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吃鱼不成反沾一身腥。这与那些“赔了夫人又折兵”者似乎感同身受。

 

当反思国人疯狂拜金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两个字:比较。人们比较贪官,自然得出贪得无厌己不仅仅是一种本能,而是一种可以坐享清福的途径,贪官之所以衣食无忧还贪心不足,是因为金钱这东西神奇无比,有钱就能拥有一切;人们比较富豪,自然得出巧取豪夺己不仅仅是一种本事,而是一种能够改天换地的谋略,富豪之所以坐拥暴利还昧着良心的捞,是因为钱这东西魅力无穷,有钱能使鬼推磨。一经比较,人们不由自主、情不自禁的拜倒在了金钱的石榴裙下,梦寐以求的是怎样腰缠万贯,处心积虑的是如何快速致富。

 

因而,为钱所欲之下,管它什么亲情、友情、爱情,管它什么道义、气节、情理,只要能获得哪怕一个铜板,都会是见利忘义,乃至不择手段。环顾当下左右,透视眼前中国,除了对金钱的崇拜与追逐,还有什么不可以颠覆,还有什么不可舍弃,还有什么不可以淡化和泯灭?我非偏执、偏颇、偏激之人,我也深为那些灾难当前,大爱无疆的表现;那些危急时刻,真情凸现的事例而感动。然而,与N年前相比,如此可歌可泣,可佩可赞,可圈可点的美好故事,确乎凤毛麟角,屈指可数。

 

在淡泊、真诚日渐稀缺的氛围里,的确应验了“人情似纸张张薄”的俗话。此言虽过于以偏概全,但在如今这个以金钱至上为主流意识的时代,己经变得不屑一顾的人情,似乎不值一提,格外脆弱,真比纸还薄。在金钱的魔杖驱使下,人们不仅心为财累,人为钱乏,而且许多时候,甚至为了一己蝇头小利都能忘恩负义、唯利是图;不惜大打出手,反目成仇;喜欢挖空心思,工于心计。至于为富不仁,见利忘义者更是大有人在。

 

看看当下国人的观念与心态,连道德都已成为奢谈,理想成为虚无,信仰成为画饼,那么我们无可奈何的首先不是外国的干涉,宿敌的袭扰这些外患,倒是自身的市侩,群体的功利这些内忧。一个不恪守基本道义又缺乏素质的民族,一个丢弃了优良传承又利欲熏心的民族,一个大多数人都在趋同于令人匪夷所思的偏执的价值取向的民族,是一个令人后怕的堕落的民族。更可怕的是,一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一样,即使有再好教养的人,长期被倾斜的世风与污化的观念耳濡目染后,也蜕病成了从众同流合污的对象。正不压邪之下,浊流无疑成了大潮。这无疑是最大的悲哀!

 

光怪陆离的大千世界,有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无奈,就有一掷千金心不跳者的奢华。君不见,一旦社会的整体价值观和义利观被金钱所左右的情势下,人心与世风的“牛鼻子”就无法抗拒的会被牵向失衡的良知与道德沙化的漠野。我想,教化的偏颇罪不容诛,法度的软弱难辞其咎。如此,不屑说人们的内心达不到和谐,就连一般的人之常情也几近荡然无存。请问,谁来激浊扬清,正本清源?谁能悬崖勒马,力挽狂澜?看来舆论导向真得从金钱至上这一万恶之首、“主流”源头入手,来一场推枯拉朽的疾风暴雨般的荡涤!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