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李刚门最新发展引来的网友反思

“下边是因为李刚门最新进展而引起的网友反思,看看那个跟帖,其见识超出了多少靠思索和研究这个吃饭的博士和教授,了不起啊!!!也许到目前为止,包括网民,真的愿意认真对待那个跟帖的人很少,但这不正从反面说明了那个跟帖的价值吗?我们常常用洋人或古人的大词来忽悠自己,吓唬别人,又有几个能跳出自己家或个人那点利益来审视和建设我们这个社会的。还有个跟帖说:‘ 世上本无李启铭,李刚多了也便有了李启铭。’这个也许是,但还可以补充一句,‘世上本无李刚,愚(臣)民多了也便有了李刚。’当然,制度决定论者也会接着补充,‘世上本无愚(臣)民,专制弥漫了也便有了愚民’。”
yang~

wuzaicheng2008
发表的主帖:“愤青”与“精英”论兼谈“李刚门”

首先我先发表一首诗:
   撞人不要紧,只要权力真。杀了我李刚,还有后来人。

   接下来进入正题。今天只要讨论的是“愤青”与“精英”这两个在中国网络青年中的两大阵营。

   现在在网络上,或者在新闻媒体上,“愤青”似乎是一个被一些人所诟责的群体,说“愤青”们是阻碍中国发展的阻力,而“精英”们则是推动中国向国际化发展的动力。我觉得这种说话荒谬之极。但凡一些有历史底蕴的,有清晰头脑的人应该要知道,中国要想真正的发展,无论在何时何地都需要那些满腔热血的愤青,而不是那些只会空谈的精英。说到底,误国的正是那些信口雌黄,只会纸上谈兵,一有事情就倒英投美,动不动就要移民他国的所谓“精英”们。

   纵观中国的历史,有哪个朝代的建立与发展不是“愤青”们一手创办的,秦始皇,刘邦,项羽,曹操,司马懿,杨坚,李世民,赵匡胤,朱元璋哪个不是愤青中的愤青,哪个不是一腔热血,近代孙中山,毛泽东,周恩来,蒋介石等哪个不是愤青,这些都是办实事的人。而那些精英们一个个都是文坛之人,只会无病呻吟,风花雪月,文不对题,指望他们在上海的靡靡之音中拯救中国于万劫不复?妄谈!靠那些精英中国早就沦为世界列强的游乐园了,而他们必将沉溺在以国亡家破换来的花天酒地中。正是一干热血青年拿起枪杆,浴血奋斗,打破了那迷惑了国人的繁华奢侈的魔鬼游乐场,建立起了一个属于中华民族的中国,而不是一个英美帝国的殖民地。纵然是中国一穷二白了很多年,但这是中国人民真正的国家。

wlwlwl1282028的跟帖回复:

  在持续了两千多年的儒家式社会里,贫困的、失去了生产手段(土地)的农民大众虽然进行了大规模“有组织的”抵抗运动,给各个王朝原有的支配关系以最后的一击,但在中国,这种“起义”从没有产生对生产关系的根本性颠覆,也就是说,这种起义从来没想着改变社会体制。

    我们把层层包裹着真相的面纱除去,就露出了所谓起义的真谛:所有农民“起义”和斗争的目的,只是为了新建立一个还是基于“灌溉假说”上的封建王朝。这些人闹“革命”的本质,就是想支配别人的财产,用自己的王朝代替别人的王朝。至于土改,不过是一次有组织、有计划的武装抢劫而已。它的宗旨是:“你的财产我分配,你不愿意我镇压。”

    在人类已经出现的经济活动中,如果不计算社会成本的话,可以说“抢劫”的成本最低,利润最高。这就产生了一种厌恶经济,一味追求政治的特殊“商业”偏好,经验告诉人们,政治是最大的经济,权力是最大的生意。

    灾乱中最强者即最凶蛮、最狡猾者掠夺的生存资源最多,因此他就是天子。他通过力量取得政权。

    在有限的资源被垄断化以后,与“力量”保持一致是唯一可行并有效的“理性选择”。个人依附最强大的团体谋取生存特别是依附资源垄断者以期获得“分封”或赏赐。这已经是灾乱社会的“经济学”常识。

    这种“依附型秩序”强化了力量专政的力量与合法性。这就是为什么越是经济落后的地区专制力量越强大的原因。

    叛乱首领在极端贫困的叛民中非常容易以最低成本物色到打手,以分赃的形式建立一个掠夺队伍和跟班队伍,并通过暴力保卫他(们)的特权。在普遍的赤贫的叛民社会,加入这个抢劫队伍的机会成本最小,而且生存更可能得到保障。同时,投靠竞争的存在增强了首领的集权能力。

    灾乱社会权力斗争完全实践了“你死我活”的原则,暴力是权力斗争最后的结算方式,因为只有暴力才能制敌于死地。

    同时,这种暴力也造就了人民的软弱无力和怯懦,勇敢作为一种基本人性已经被彻底埋葬了。向力量臣服变成了一种“民族自觉”,这种顺民意识产生于暴政,也养育了暴政。

   所谓社会更替,不过是一个特权阶级被打倒,另一个特权阶级起来取而代之而已。但老百姓却被愚弄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