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沈一石看中国富商的命运 附沈一石遗言

从沈一石看中国富商的命运
——《大明王朝1566》
炊烟·文

大明王朝嘉靖四十余年,江南巨贾富可敌国的沈一石倒台了,杀身抄家。你可以说大快民心,因为他仗着做的是朝廷的生意,勾结官员,大发横财。可往深处想,再结合现在,特别是去年首富黄光裕的倒掉,这戏意思就大了,悲剧的意味也出来。这悲剧不仅是沈一石和黄光裕的,也是中华民族的。
中华文明发展到大明王朝,其文化、经济高度繁荣、雄睨四海。可能国势不及汉唐气吞山河,但经济、文化甚至军事都是当时世界顶尖的,是名副其实的天朝大国。手工业和商业也得到了高度发展,甚至出现了资本主义的萌芽——大规模的手工业作坊、发达的工商贸易,可为什么中国领先于世界萌出资本主义的稚芽,却没有长成参天大树呢?除了满清入侵,政治文化倒退,还有什么原因吗?如果没有满清的入侵,大明朝就能顺利地进入资本主义吗?从沈一石的发家和倒台,就清楚地看到,在中国不能!
因为沈一石的发家除了自身的权谋和能干,更主要的是他背靠国家机构——江南织造局,勾结官员,垄断经营发起来的。这和西方更纯粹的市民商人经济是不同的。明朝的商业是非常不健康的,由于政治过多干预,而发展畸形;虽然繁荣,也是异常脆弱的。从一开始,中国的商人就具有浓厚的朝廷色彩。当然也有不投靠官场的,但这样你就只能小本经营,做个小业主,而永远无法做大,成就商业帝国。在中国经商到了一定程度,不与官员勾结,不给官人好处,你做不了,因为官员管着你,不给好处踹了你。用法律保护自己?笑话!在中国什么时候法能管官?官都是上一级管着。法律由他们因时因地解释。官用公权利给商人以保护,商人靠金钱夯实关系。沈一石是怎样倒掉的呢?因为改稻为桑的方略黄了,可国库的巨大亏空要补,朝廷开支无度、官员贪墨横行,造成国库空虚,不能拿百姓补,那就只好拿商人补。严嵩说“中国历来造反的都是种田的,商人是造不起反的。”,所以沈一石只能倒霉。但西方正是商人阶层的崛起,造起反来推倒了皇帝贵族,建立起资本主义社会。为什么中国商人们就造不起反呢,从而推动中国领先进入资本主义?中国商人权力色彩太浓,靠着权力发家,不靠权力你又发不了家,没有独立的阶级性。这就是中西方的区别。
时至今日中国,情形并没有丝毫好转,今日的黄光裕们就好比大明朝的沈一石们,在官大于一切的国家里,再大的家业财富,都是不保险的。所以我很理解有钱的人都忙着把自己的子女送到国外,转移财产到国外。那为什么他们大多又留在中国继续经商?这就是人无魇的贪婪,离了中国这块神奇的土地,你上哪里找这么容易的一夜暴富的机会?又在哪个国家凭一纸官文就可以大规模地席卷国民经济从而迅速家大业大?只是官场从来波谲云诡,瞬息万变。哪一次官场争斗或国库亏空,需要你来补,纵使你昨日风光无限,今日也只能自认倒霉,身家性命倾刻间烟消云散。
这是两败俱伤的结局,甚至是阻碍中华民族前进的结局。朝延原想抄个富甲天下的巨贾的家来填补上挥霍积下的亏空,结果却是沈家只有一百匹丝绸的库存、能织一万余匹丝绸的生丝、现银一万余两,家产不及一个中产之士。他的家都被几任官僚挖空了,仅余的流通资金全被沈一石买粮兼并田亩以赚一票大的却被迫赈灾了。朝廷想不了老百姓的怕激起民变,就打起商人的主意,商人亡了呢?看沈一石临终时写的遗言吧:“……我大明拥有四海,尚使朝廷惜用,使民以时,各级官员清廉自守,何至于今日国库亏空。上下挥霍无度,便掠之于民,民变在即,便掠之于商……沈某俟诸公锒铛于九泉之下,此日不远。”今时今日,有何两样?
有人曾说现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实就是搞的资本主义,只是不好意思明说,其实不然。现中国无论从政治领域还是经济领域,都不是资本主义,也不可能是资本主义。权力更好使的时候,谁费力巴哈的实诚经商呢?
2009-5-2
沈一石遗言
嘉靖二十一年至今 二十年间 这是沈某上交浙江织造局和浙江官府最后一批账册 四任织造 五任巡抚 唯胡部堂胡宗宪与沈某无账目往来 其余衮衮诸公 皆不足道也 二十年来 织绸凡四百余万匹 上缴织造局 共计两百一十万匹 各路官员分利一百万匹所余这九十万匹再买生丝再产丝绸 艰难维持至今 诸公所见之账册宁不为汗颜 心惊诸公见此账册时 沈某库存丝绸仅一百匹 作坊可织丝绸亦仅一万九千皮 据朝廷所需之五十万匹 相差四十八万九千匹 朝廷追究之至 诸公之心惊可知。 大明拥有四海,尚使朝廷借用以爱人,使民以时,各级官员清廉自守,何至于今日国库亏空。上下挥霍无度,便掠之于民,民变在即,便掠之于商 沈某今日之结局皆意料中事 ,沈某先行一步 俟诸公锒铛于九泉之下,此日不远。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