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举: 在中国社会草根与精英不可能和解

作者:王云举
http://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91214

  前几日看到发表在中国青年报上的一篇文章,谈到关于近两年中国社会草根与精英的对立关系问题。该文重点谈到草根与精英能否在大敌当前(经济危机)的困难局面下,实现和解以共度难关。还谈到和解的关键是精英们应该放弃傲慢,体察下情,关心民间疾苦。
  本人以为该文很好,指出草根与精英之争的本质是利益之争,就凭这一点该文也高过那些把争斗的焦点归结为所谓“是左派捣乱,是民粹主义非理性发作”的结论,因此本人要为这篇文字鼓掌。本人知道该文作者不会仅仅是对知识精英、经济精英与草根阶层的对立感到忧虑,真正该烦心的是政治精英和知识精英、经济精英的同盟关系,对草根阶层的侵害,这是中国社会最为可怕的事情。该文作者肯定不便触及这一点,尤其不敢涉及政治精英集团,这个集团权势太大和他们叫板肯定没好日子过,本人理解作者的苦衷。
  本人以为中国的精英集团和草根阶层不存在和解的可能。除非“小日本”再次入侵中国,草根阶层出于民族大义忍受再多一些,而精英集团也面对威胁他们利益的主要矛盾而对草根阶层宽容和友善一些,不然没有和解的基础。
  所以不能够和解有多种原因,主要是利益冲突。即存在物质利益冲突,还存在话语权利益严重失衡,这是不能够和解的根本。其次是“基因”的对抗,或者是“血缘”关系的亲疏,使精英和草根没有亲近感。中国特色的国情造就的精英阶层还严重存在着道义上的“缺德”问题,使草根阶层对精英阶层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厌恶感。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精英们利用自己的优势,贪婪地把大小通吃,好处一个不漏,精英们个个脑满肠肥,草根阶层则离好日子越来越远,使草根阶层如坠入十八层地狱没有翻身的希望。政治精英集团、经济精英集团、知识精英集团沆瀣一气,互相策应,分工合作,利用独霸的一切社会资源对草根阶层欺瞒压榨,使草根阶层喘不过气来,甚至想发泄都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所以不掌掴权威、不刀刃警察,不火烧衙门……他们还有其它选择吗?
  中国目前的主要社会资源大部掌握在政治精英集团与经济精英集团手里。知识精英集团虽然也是社会利益的获得者,但因内部情况比较复杂与前两个集团相比仅仅是配角。
  政治精英集团是指执政集团。这个集团的构成,一部分由原来计划经济体制下有权势的人延续过来,他们仍然占据着资源;另有一部分是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在技术官僚化过程中进入政治精英集团的一些人;此外,地方上的中高级官员、国有大型企业的负责人等都是这个集团的核心人物。只有极少数因退休和政治斗争失利而失去了更多获得社会资源的机会,绝大多数人都能够利用手中的权利在社会资源再分配过程中为自己赢得更多的利益。这个集团是其它两个集团的核心,其它两个集团只有和这个集团合作才可能获得利益。实际上草根阶层最恨的也是这个集团,但很多人敢怒不敢言。
  经济精英集团是指国有银行和国有大型企业负责人、大中型企业主、大中型私有企业主等。这个集团的很多人是政治精英集团的成员,利用手中握有的权利顺利实现了角色转换,使自己由有权变成了有钱。还有人因为采取一家两制(爹妈有权,儿子经商)方式进入这个集团。也有通过和政治精英集团合作“分赃”而跻身这个集团的成员。这个集团在三个集团中处于中间地位,对政治精英采取买通合作的方式,对知识精英采取控制使用的策略。草根阶层不能够接受这个集团的敛财方式,所以草根阶层在道义上不认可他们的存在。
  知识精英集团是指那些对社会政治资源、经济资源、舆论资源占有程度较高的知识分子,专业技术人员因对社会影响较小不在其列。当今的知识分子行列,从事经济学、法学、有能力的技术专家、工程师垄断了社会某些机构的高位,少数人实现了问鼎皇冠的荣耀。这个集团中的一些人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向政治精英集团献媚;采取歌功颂德的策略赢得政治精英集团的信任和好感;还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为经济精英集团提供直接服务;或者利用话语权影响决策为经济精英集团间接争得利益。草根阶层对这个集团的态度比较复杂,对这个集团又怀有一定的敬意同时又存在一定的蔑视心理。按传统,知识分子的良知使他们能够做到铁肩担道义,草根阶层对同情弱者的知识分子是尊敬的,但对于那些甘愿为前两个集团服务的知识分子,草根阶层绝对不屑。
  以上三个集团人数不多,相加也不过一千万人左右,占中国就业总人口的百分之一不到,但他们却垄断了社会的政治资源、经济资源、文化舆论资源,对社会资源有极强的支配能力。上至制定政策,下到对舆论的话语权都掌控在这少部分人手中。这些人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用自己的权利推动有利于他们的决策,在有关房地产和股市政策上作出有利于他们的决策,还利用自己的权利在有关国企股份制改造,土地征收,国企职工下岗,税收政策等方面制定出有利于他们利益的政策,使草根阶层的利益被步步蚕食。这些人还利用自己对舆论的控制权,经常利用媒体不断的释放出对他们有利的言论,以此影响决策,中国主流媒体都被他们掌控,草根阶层没有发言的阵地,完全失去了话语权。因此精英集团在利益上和草根阶层是敌对的,精英们获得的社会资源恰恰是利用权势强行占有了草根阶层应有的那部分。草根们对精英们有愤恨和怨气,精英们对草根们又轻视、又利用、又害怕。草根们的贫穷和“愚昧”,令精英们瞧不上眼儿。精英们又时刻想利用草根们的单纯,为他们获取利益服务。精英们还控制一切舆论资源对草根阶层进行欺瞒,其实质是害怕草根觉醒,认清他们的本来面目;当花言巧语不管用时,精英们就打“爱国”牌,打“民族”牌,这两张牌是精英们的“救心丸”。可是在全球化、信息化的现实面前,草根阶层中的明智者已经清醒,他们利用互联网这个精英们很难完全控制的渠道表达他们的利益诉求,这些冲突都源自利益二字,双方因利益上的根本对抗,不存在和解的可能。
  精英集团形成的基因和血统关系也决定了和草根阶层对立的必然性。中国的改革开放说到底是一种对社会资源的占有关系进行的逐渐调整和再分配过程。而这种调整是以权力的市场化为起点的权贵私有化道路,因此就造成国家资源分配及占有的严重不平等,这种不平等是中国三十年来社会阶层形成的基础。
  三十年来的中国,政治资本、经济资本、文化资本三者是可以自由转换的,掌握这三个资源的人组成了中国的精英集团。这个集团在每一个社会资源的转换时期都能够占得先机,70年代的高考,80年代的出国、官倒、第三梯队,90年代的下海、买文凭,后来的国有企业股改等等资源分配机会都被他们利用和掌控,这也是他们资本积累的条件,因此权力的资本化是他们致富的基因。精英集团之间因身份可以自由转化导致他们之间血缘关系很近,中国有“血浓于水”的说法,可以说他们是近亲,“是亲三分向”,而草根阶层与他们没有基因关系,也没有血缘关系,草根阶层是精英眼里的“外人”所以他们不存在和解的缘由。
  精英们掌控了绝对的资源,他们在中国绝对可以做到呼风唤雨,享尽了荣华富贵。可以说精英们是“朱门酒肉臭”,草根人家则是“路有冻死骨”,精英们的子女上大学,进重点不受考试成绩影响,文盲智障都可当博士,流氓都可进国家机关,当公务员。精英们获取资源的途径可以说取之无道,手段不光彩,草根阶层对他们的所作所为到了非理性的程度。凡是当官的爆出什么丑事来,草根阶层基本上口诛笔伐,同仇敌忾,意见高度一致。深圳某局长猥亵少女事件遭到了草根阶层的怒骂,上海六警察被杀事件,人们同情的是杀人一方,质疑的是上海司法的公正性。王石在四川地震时态度是非常积极的,但他就是捐了款道了歉,草根阶层还是不依不饶。“ 2007年初,吴敬琏在两会上炮轰春运火车票价不上浮。茅于轼因“为富人说话,替穷人办事”、“精英治国”论而引起巨大的争议。2007年尾,张维迎又因“大学涨学费对穷学生有利”而再次引起争议。到了2008年,中国社会精英与草根的矛盾则激化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王兆山发表做鬼也要看奥运的歪诗、“余秋雨含泪、阎崇年遭耳光、茅于轼反对18亿亩耕地红线、山寨文化大批判,而在高房价的背景下不少房地产商的救市、挺市言论,以及股市暴跌引起的救市与唱空之辩,激发了一场精英与草根之间的激烈对抗。这一切除了利益之争,话语权之争外,都来自于草根对精英在道德上的不认可和在人格上反感。
  目前更让草根阶层睡不着觉的是中国三大精英集团几乎是紧密合作,草根在社会资源的占有处于绝对的下风,在话语权上更是没有任何机会,此次经济危机时刻,受害最深的是草根阶层,面对失业、下岗,还有官员提出“倒闭企业代表落后生产力,不能救!”的言论,草根看不到社会的良心存在,没有人给他们主张正义和公平,他们和谁去和解?
  在没有解决草根阶层的利益补偿的情况下,在没有给草根合法话语权情况下,草根能够与精英们和解吗?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