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敬的国人

“现在意识到这点的网民越来越多了”
yang~

天涯时空』 国人的“黑社会”情结是从哪里来的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ews/1/190860.shtml

导读:笔者因为工作关系,参加了很多次晚会、剧本等创作研讨会。也许是性格的原因,在讨论中,与人交谈的时候总是非常谦和。意见交流、方案对抗的时候也是力求尽量表达的婉转,唯恐让人感觉对人不敬。可往往到了最后就会觉得你越谦和,对方就越傲气;你话锋越来越软,他话锋就越来越硬。尊重别人的结果是别人觉得他比你高出一等。有经验的朋友提醒说:“你说话再注意点儿态度,别总对人那么客气,很多人不吃敬。”你看,现实就是这样,就算你有一颗平和谦虚的心,也不得不做出改变以适应生活。

“我女儿是彭帅!”——继“我爸是李刚”“我认识季叔”之后,彭帅她妈再也捂不住满腔的兴奋,没事儿找事儿、半是炫耀半是发泄地打了正常工作的武警战士一记耳光。与其说这是彭帅她妈一时冲动,不如说这是一次心中酝酿很久的压抑不住的“行为艺术”。

在网上查了查,才知道彭帅是一个全运会网球冠军。要不怎么说她妈这是炫耀呢,这之前肯定很多人像笔者一样,不知彭帅是何方神圣。

有个叫李刚的爸,就可以横冲直撞;有个姓季的表叔就可以为非作歹;有个叫彭帅的女儿就可以耀武扬威。不敢想象,这要是三者都集于一身,上了街去,那得是何等壮观的一个“变形金刚”!

几千年封建社会的思想影响,很多国人的脑子里没有人人社会地位平等的概念。他们判断一个人社会活动价值不是从人品、道德、举止言谈来推断,而是看他们身上所具有的权势和财富总值。很多人的标准是:比我权势小、财产少的人是我的“奴”,而我又是权势大、财产多的人的“奴”。他们眼中的人,不是按照生活技能分成工人阶级、农民阶级、手工业者等,而是按照获取财富的能力分为两个阶级:剥削阶级和被剥削积极;或者按照生存状况分为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他们的人生奋斗目标就是尽量站得更高,使得自己头上的剥削阶级、压迫阶级少一些,而自己能剥削、能压迫的人更多一些。一旦他们觉得自己具备了这种条件,认为自己的“地位”足够高,而较低“地位”的人们还没意识到他们的“高度”,他们就会抓紧一切机会表演他们的高人一等,蛮不讲理或口出狂言。其实目的只有一个,强迫人们“透过现象看本质”,让人们发现他们的“优越”和“地位”。

权势拥有者的炫耀、嚣张、高人一等,给人们的价值观树了一个非常醒目的榜样。人们看到了权势者的亨通无阻,看到了他们的耀武扬威。由于“上面”有这些人存在,处在“下面”的就会有危机感和随时受压迫的不安全感。自然他们就会想办法往上去,同时把受到的来自“上面”的气,变本加厉地发泄到“下面”的人头上。

“上面”的人分两种:贵和富。也就是说很多人希望通过努力使自己成为这两种人。

   贵不好学,多数与家庭背景有关。新中国造就了一批新贵,这些人的家族掌握了社会大部分资源,他们或从政或经商,江山是他们的老爷子打下来的,他们顺理成章成为继续指点江山的贵族一代。

   富指大富,其实也不好学。现阶段中国,脱贫致富很简单,只要勤劳聪明再加上一点好运气,就有机会赚到足以解决温饱的收入。大富就没这么简单了。纵观各地那些有头有脸的企业家、地产商,个个赚钱有道,可这个“道”太深了,一般人悟不出来。

   大贵与大富,其实这两种人中的大多数在公众场合表现一般很平和,他们不需要证明自己的富贵身份,因为他们的身份毋庸置疑。他们很自信,极少有像彭帅她妈、李刚他儿子那样浮浅得到处嚷嚷作秀的。而后者这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人,他们才是扭曲社会道德的中坚力量。他们随时都需要证明自己,需要从别人羡慕的眼光中获得满足和自信心。他们处于享受权势的初级阶段,所以表现的最醉心、最癫狂。

   由于这种“人上人”价值观的流行,社会的道德风气变得扭曲畸形、不近人情。时间久了,那些没有机会“富贵”的、长期处于社会底层受“压迫”的人,他们也产生了强烈的“压迫”人的需要。比不了身份、比不了财富,那么就比谁的胳膊粗、谁的关系硬。心中依托某个富贵人物做靠山,言谈举止便陡增一份牛气,便可以蛮不讲理地去欺负别人。一旦受欺负的人无力反抗、忍气吞声,就会更助长这份气焰,“人上人”的感觉算是彻底找到了。那个“认识季叔”的人,其实就是这类人。严格地说,彭帅她妈也是这类人。

   笔者因为工作关系,参加了很多次晚会、剧本等创作研讨会。也许是性格的原因,在讨论中,与人交谈的时候总是非常谦和。意见交流、方案对抗的时候也是力求尽量表达的婉转,唯恐让人感觉对人不敬。可往往到了最后就会觉得你越谦和,对方就越傲气;你话锋越来越软,他话锋就越来越硬。尊重别人的结果是别人觉得他比你高出一等。有经验的朋友提醒说:“你说话再注意点儿态度,别总对人那么客气,很多人不吃敬。”你看,现实就是这样,就算你有一颗平和谦虚的心,也不得不做出改变以适应生活。

   改革开放的机遇和相对落后的体制造就了一大批新的“剥削”阶级和“压迫”阶级。他们地位强势的风头远远盖过了道德楷模的风头,于是人们迫不及待地去追随这股强势,并认为自己的幸福生活的源泉是来自不断地压迫别人而从中获得的“快感”。
   彭帅她妈、李刚他儿子、季叔他表侄等,都是这种主导思想。媒体曝光使他们成为了反面典型。看到这一切,我们也要提醒自己、反思自己,生活要互敬互让、平等待人,不要纵容自己内心的那一份浮躁浮浅,正常人看来,那样的表现无疑是一个小丑。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