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批判孔庆东,为什么拿形象说事?

“我们曾在课堂上讨论过西方的Civilizing Process,那里有一个重要的说明是领导那个过程的资产阶级和各路反封建的精英们展示的是你的行为优秀我比你还优秀,而不是比烂。下边这个帖子在猫眼看人一上,就引起了不小的争论。作为向往西方的右派或自由派,如果连这样的帖子都忍受不了,那么到底是向往西方的什么呢?比烂的文化基因是西方的还是我们文化里固有的?”
yang~

文/今天才来
http://club3.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star=1&replyid=20178905&id=6610842&skin=0&page=1

作为北京大学的教授,孔庆东的学术品位,所张扬的理念,那种强将狗屎说成黄金的偏执,无疑令人齿冷。譬如他对金氏朝鲜的讴歌颂扬,譬如他对山城帮“双起”的力挺,他对所谓“南方报系”的“起诉”……都表现出了一个无良学人(他的言行,远不是一个知识分子所应有的境界和担当,但是,谁还会对今日之北大教授者流有这样的期待呢)内心的阴毒和立场的错乱。

——因此孔教授的上述种种,被很多人所鄙视,所不齿。——这当然是他自找的。但是我们也注意到,一些论者在抨击孔庆东的时候,喜欢拿他的形象说话,所谓什么什么……请理解我不愿意重复这样的话,只是想,为什么在这样的事情上,我们更多的不是从精神、人格、学术的层面上说事,而是格外关注人家的形象。

也是在猫眼这个领地,不少人对赵本山模仿残疾人的表演行为进行过指责。显然赵本山的表演,在今天文明渐进的时代,会受到人的反感,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也没有权利拿别人的身体残障诸如肥胖跛脚口吃五官不正以及类似帕金森脑血栓等等疾病作为取乐的素材。——虽然赵本山在利用这些素材的时候,有一定分量的类似“鞋拔子、猪腰子”的自嘲。

那么,我们拿孔庆东的说事,是不是比赵本山的模仿残疾人更高明一些呢?

在国人论人论事、插科打诨的传统中,历来有拿人的身体、形象做素材的习惯。将形象与品相挂钩,拿疾病与遭遇比附,等等。
其实不要说我们在类似的事情上已经离开的有关人的尊严、人格乃至人////权的基本要求,坠入学术的下水道,就是站在一个普通人的立场上,拿最朴素的道理判断,我们拿孔庆东的形象说事,是不是义愤之中,偏离了不该偏离的,而强调了不该强调的?
记得有一篇文字说道,因为他的母亲患帕金森症,每当看到赵本山的表演中的相关模仿情节,一家人的情绪立刻跌倒冰点。 ——这显然是一种折磨。没有经历者的人往往不会在乎别人的这种感受的。换句话说,在这样的事情中,我们其实是盲目的甚至是极端自私的。

说个简单的道理:当我们在看到赵本山的类似表演的时候(郭德纲的相声也有类似的内容),可以环视一下我们的身边——我的家人、亲戚、朋友、同事、熟人……有没有类似疾病、残疾者?是的,在笔者自己,不须细数,马上就可以浮现出不下十位这样的熟人、朋友……如果我们跟他们一起看类似的表演、读类似的文字,他们是什么感受?你有是什么感受?

因此,当不少人说到金二、三,说到毛三,无不拿他们的形象说事,好像很解恨一样,而偏偏忘了,世界上比他们胖的人多了,德国前总理科特别胖,费孝通也特别胖,写过《宽容》的房龙就特别胖……胖或者不胖,不是问题,只是有人品特别好的肥胖者,也有品行特别不好的肥胖者。回到类似孔庆东的形象,当然只能作如是观。

反言之,即便俊美如潘安,他的品行就能跟形象成正比吗?多少奸佞,恰恰倒是形象不错的。做个中性的表述:你觉得成龙、于丹、王兆山、余秋雨、芮成钢、李敖……他们的形象怎么样?更不必说那个曾经是如何快意恩仇、玉树临风的翩翩少年郎汪精卫了。

总之,我的意思是,不管我们评判谁,一定不可以拿人家的形象说事。形象不是品行的外在,这个真的跟外形没有关系,要是一定有关系,也只能在我们所浸淫的文化中有关系:因为受到太多的嘲笑、讥讽、不公、忽视,才使得他们有了比别人多一份的敏感,多一份的自卑,多一份乖戾,多一份的反抗,等等,不必说这些身有残疾者,即便如我们这些所谓的“正常人”,在“博大精深”的五千年的文化的熏陶下,你敢说自己的心态是阳光的,自己的行为是正常的吗?……

好像还是林肯说的,人到中年,应该为自己的形象负责。——此形象非彼形象,是说一个人由于品行、学识、修养,所表现出来的气质,风度,不关外貌。不然,林肯的形象,是历届历任的美国总统中最丑的一个,呵呵……

那么,臧否人物,一定不可以拿形象做比附,至少,在猫眼,在一些著名的猫友的文字中,不应该出现这样的表述,不然,我们真的就跟周立波站在一个水平线上了。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