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民关于“卖身(出卖肉体)”女性群体的阶层分析

“很多网民从宏观层面讨论社会的垂直社会现象的时候,往往把一个行业的从业人员当成一个整体看待。例如,把大学老师都通通归入一心捞钱不再呼科研和教学的高收入人群,把所有记者都纳入享有特殊保障的强势从业人员,把警察都归入可以横行社会的一个整体,把公务员都列入享有一系列特权的集团,等等。虽然这些在宏观上的讨论或许可以理解,但从微观上看则不尽然。下边这个帖子讨论的是关于卖身女性群体内部的阶层分化,并指出了这些分化的主导因素。网上此类讨论不多,但颇令人感到深思。”
yang~

小姐卖淫提心吊胆,二奶遛狗大大方方
  文/月下聆风
http://club.news.sohu.com/r-minjian-4539065-0-68-900.html

  网络消息:昨晚,市公安局联合南城公安分局扫黄,根据前期截获的淫秽信息,实行精确打击,突击检查南城胜和广场潮皇国际会所等处,带回20多名涉嫌从事非法色情活动人员协助调查。

根据新闻报道,当时记者跟随其中一组警察,经消防通道,一路狂跑到达位于潮皇酒店四楼的潮皇国际会所。刚一进门,只见一名女子包着浴巾从一个房间跑出来,背向民警,夺路狂奔。民警迅速分散开来,逐间房破门搜查。一时之间,房间内的女子纷纷哭喊,企图相互通知其他房间的“姐妹们”。警察破门进入其中一间包房时,记者留意到,一对男女赤身裸体,匆忙之间只好以浴巾遮羞。
 
  好可怜的小姐,好无奈的小姐,不管是为生活所迫还是好吃懒做,她们以自己的身体为谋生工具,就注定了悲剧命运。不偷也不抢,只靠出卖自己的肉体,换两个真正是血汗的苦命钱,还要受层层剥削,头上的老鸨要搜刮一层,各路大爷那儿要孝敬一分,自己生活还要支出一部分,真正能够结余下来寄回家里的钱也是可怜,剩不了多少的,最后自己还要落一身病,被人看不起,谁都能骂她们,谁也都敢欺负她们。

  看见老鸨要陪笑脸,看见地痞流氓也要陪笑脸,看见嫖客更得陪笑脸,看见警察只能仓惶逃窜,被逮着只能乖乖交罚款。古代那些妓女还有个固定的妓院,不用愁住房愁吃穿不用担心安全等等的问题,现在的小姐连张租的床也是脚面支锅长不了的。没有固定收入来源,挣的每一分都要靠身体去换,还要忍受嫖客的变态,公众的鄙夷,警察的羞辱,哪有一点做人的尊严?国外的性工作者能够领个证光明正大的营业,我国这些小姐只能是黑户口,成为每一次打击卖淫嫖娼运动的成绩来源。

  但是如果这些小姐能够攀上高官巨贾,成为他们的二奶或者情人,境遇马上就为之一变,不仅不愁吃穿,不愁住房,能够穿金戴银,拥有别墅高楼,还能有大把的钱花,出入高档场所,最为关键的好处是,不但没有警察来骚扰,还能拥有保安护院,可以悠哉游哉大大方方的遛狗,出门说不定警察还开着警车开道,有个大事小情,打个电话,这些警察就忙得屁颠屁颠,过后还会上门来汇报。

  一样的都是出卖肉体,一样的都是靠混男人的钱过日子,只因服务的对象不同,就有了身份不同,就分为了小姐和二奶,就有了各自不同的命运。警察见了小姐,就像狼入羊群,警察神武天降,小姐哭爹喊娘,警察见了二奶,不是远远避开就是弯腰屈膝满脸笑开花,就害怕一个不对,惹着二奶不高兴,自己饭碗要泡汤。

  小姐的上帝是那些嫖客,二奶的上帝是那些官员富商,经常有见警察逮小姐逮小姐的上帝,又是曝光照片又是公开资料,就是很少有见警察逮二奶逮二奶的上帝,就更别提曝光二奶和二奶的上帝照片和资料了,因为他们有人权,隐私权要尊重。小姐和小姐的上帝被逮都是交钱就放,二奶和二奶的上帝被逮都是进VIP监狱疗养。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