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草无边: 我们配有几流的政府?

备忘:《全球化与传播_行动者与结构》

行动与结构之间的关系,从社会学建立伊始就得到了关注,但因其鸡生蛋蛋生鸡的特性,迄今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或解释。下边这个帖子,清楚地说明了行动者的重要性,请大家仔细阅读并提出自己的问题。
yang~

--------------------
海草无边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1/1/412202.shtml

龙应台说,有几流的人民,就有几流的政府,就有几流的社会,几流的环境。这话是绝对真理。

如果你自己不守时,没有时间概念,做什么都拖拖拉拉,你又为什么希望那个官僚给你批文件时不拖上十几二十天,立马给你办好呢?
如果你自己过马路时跟色盲一样看不见红绿灯,你又为什么希望那些政府官员眼里面有宪法法律,权力在法律面前低头呢?
如果你自己每到年节,都大包小包地往领导家送礼,你又凭什么希望那些驻京办就这么撤了,不跑部钱进了呢?
如果你自己在公司里是有便宜就沾,有东西就往家里拿,旅游时一件温泉旅馆的浴衣可以毫不犹豫地打进旅行箱里,你又凭什么去骂那些MBO的官企高层,9000亿官吃官喝官游?

如果你见到饭店服务员和民工很不客气,呼来喝去,颐指气使,自觉高人一等,你又凭什么希望那些小官僚见了你不鼻孔朝天,爱搭不理,自觉是你的父母官领导,一出口就是官腔?

如果你自己对家门外的环境,随意扔垃圾,那你又凭什么怪本届地方政府官员短视,为了GDP污染环境?根本没有把这片土地当做自己在居住的家,对于公共环境,都是一样的冷漠。

你希望有一个清廉的政府,那你自己干净吗?你希望有一个诚信的政府,那你自己诚实吗?

如果换了你来做官,结果会有不同吗?
他们不过是你的放大版罢了。

在一个逆向选择的体系中,清白守法者、脑筋不会转弯者被淘汰、被嘲笑,善用灰色地带者、厚黑者胜出。一个理想主义者,面对这样的体系,又将何去何从?面对当年的理想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毛和周,你将崇拜还是鄙视还是同情?

同样是未成熟的社会改造理论,马克思社会主义理想主义的种子,落在专制奴化的土壤上,生长出来的是斯大林金太阳毛太阳党天下,落在有公民权利传统的土壤上,生长出来的是瑞典丹麦芬兰的民主社会主义,清廉政府。同样是社会大试验,落在毛太阳手里,就是杀有产者分田地、民改官营、集体奴役、城乡两重贵贱身份、官富民穷,落在北欧国家,就是高税收高福利、贫富差距调节、从摇篮到坟墓的社会基本生存和教育权利保障。

要改变果实,必先改变土壤。眼睛向下看。不将国民素质深耕一遍,将公民教育普及到每一个人,就算换了投票选举,也将在舞弊和金钱权力角逐中折腾闹腾,不过是权力来路过了明路罢了。在盐碱地上怎么会长出甜美的果实?不下大力气,从下一代,从自己和身边人的教育做起,天天骂正腐,不过是小巫骂大巫,灰的骂黑的罢了.

我们能不能拿要求政府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在拿改造政府的标准,先改造自己?

我们是如何教小孩子要“听话”,从小就沉默地服从权威而没有自己的思考,拿奴性灌进他们脑袋里,又怎么能指望会有一个不威权专制的政府?

我们是如何从小孩子起就给他们灌输第一名倒数第一、优等生差生、挂小红花贴小红旗、把人分为三六九等的概念,而指望他们将来会有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

我们是如何要求女人就得小鸟依人、贤惠、春节只能去公婆家过年,认为生育抚养家务劳动应该是没有经济收入的劳动,而指望将来是个人权有保障的社会?

过一个红绿灯时,又有多少人有这个定力,在别人纷纷视若无睹地闯红灯时,钉在原地?

什么时候,家长们才能教孩子信义而不是防人?学校教孩子是爱人类爱世界而不是彼此仇恨?把另一个国家的人当成和自己一样偶然投胎到某个地方的同样的人类,而不是丛林里生存竞争弱肉强食的敌人?

那些大小官僚,不就是我们自己的家人、同学、远近七拐八弯的亲友,又如何和我们自己切断得开?

套一句肯尼迪的老话:不要问政府为什么专制腐败,先问问自己的素质,配有什么样的政府?

讨论:

方fang: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最需要的是自下而上,而不是自上而上的反思和行动。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