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琴: 关于民族劣根性的反思

备忘:《全球化与传播_家庭》
家庭是构建的,并在不同时代构建的结构也不同。请结合相关教材的有关章节,侧重考虑家庭的功能,审视下边这个帖子的论点。
yang~

-------------

文章提交者:雪琴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265347
关于民族劣根性的反思

所謂民族劣根性,说来归其,其实就是家族劣根性、父母劣根性。

试想,如果父母的品性优秀,勤劳勇敢正直善良,则儿童必将日夜受其熏陶,亦必遗传勤劳勇敢正直善良之基因,则即便日后受到邪教挑唆、匪类勾引,也断不至丧失天良、弄虚作假、坑绷拐骗、贪赃枉法。

毫无疑问,如果父母的品性恶劣,则每個兒童從父母遺傳而來的尽是些惡劣的思想方式、言語方式、行為方式,再加上邪教挑唆、匪类勾引,则长大以后,其不弄虚作假、贪赃枉法,反倒是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么,毋庸讳言,由这样的父母和儿童组成的家庭,必然是恶劣家庭(好听一点就叫问题家庭),由这样的家庭组成的民族,必然是劣等民族(好听一点就叫第三世界)。遗憾的是,我们一直身临其中的社会,就是这样的一个无官不贪、无商不奸、无人不假的现状。

然而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大多数国人并不肯从父母方面寻找自身乃至整个民族顽冥不灵愚昧落后的原因,非但不肯承认父母有什么过错,反倒是百般回护、极力地粉饰。实际上,我们都知道,大多数国人一直把“光宗耀祖”作为人生的最高追求。

然而光宗耀祖的实质就是光耀父母、为父母增光,而“给祖宗丢脸”其实就是“给父母丢脸”。因此,那些混得比较体面的人,从来不会披露自己升官发财的过程是如何的厚脸黑心,而总是吹嘘“我的父母从小如何教我学好”;那些混得不很体面的,则一方面怨天尤人,另一方面也会夸耀自己的祖上曾经阔过,以换取做人的尊严;至于那些至死都没有丝毫体面的人,则至死也不肯醒悟,他们总忘不了嘱咐子女,将来出人头地之时,务必坟前焚香祭告,而把终身屈辱的根源,与自身一起随葬。

因此,在整个民族的历史中,我们看不到一丝一毫对父母的道义谴责,则每个家庭的父母教唆子女为恶的过程,就成为了永久的无法探索的秘密。

这种子女对父母无条件地粉饰和隐瞒,还有很深厚的理论根据。

一個是《老子》中的“无狎其所居,无厌其所生”—大概意思是:不要戲弄你所居住地方的人的感情,不要厭棄生你養你的父母;

另一個是《论语》中的“父为子隐,子为父隐”—大概意思是:父親為兒子隱瞞劣跡,兒子也要為父親隱瞞劣迹,这样才符合父慈子孝的人伦之道。

现如今国人所謂的愛國主义,其实是一種最原始的邪教,其本质就是崇拜父母,即建立在父母崇拜基础之上的逻辑递升:由父母崇拜到祖宗崇拜,再到祖國崇拜。你跟任何一個大陆人說“佛陀是糞土、耶穌是垃圾”,他可能會以疑慮的眼神看你;但你若說“操你祖宗操你媽”,他肯定會從眼中射出血光。

然而作为父母崇拜的理论根据,上面兩句古文的解释其實是歪曲了古人的本意,研讀上下文就知道了。

《老子•72章》:“民不畏威,则大威至。无狎其所居,无厌其所生。夫唯不厌,是以不厌。是以圣人自知不自见,自爱不自贵,故去彼取此。”

这句话其实是說給君主的戒律:你治下的人民如果不怕你的威風,那么更大的可怕事情(人民造反)就要降臨了,所以君主不能戲弄自己所在地方的人民的民心,不能討厭生你養你的衣食父母(人民)。君主只有心中不討厭人民,才會采用不讓人民討厭的政治手段。所以明智的君主應該提高自己的智慧而不吹噓夸耀自己,愛惜自己的政治生命而不不把自己裝扮的如何尊貴。所以务必要去除壞的而采取好的政治思想和策略。

《论语•子路》:“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葉公告訴孔子說“我們鄉親有特别正直的人,他父親偷羊,作為兒子的他站出來指证他父親的罪行”,孔子說“我們主張的正直不同于此,父親為兒子保持沉默,兒子也為父親保持沉默,正直就包含在其中了”。这个意思是说在面临指控时,人民有權利保持沉默,而沒有義務在官府或者道德的壓力之下自证或互證其罪,也就是亲人之间“不能告密”。只有亲人或邻里之间“不能告密”,暴政才沒有肆虐的市場。反之,如果父親偷羊了,兒子有告密的义务,那么人民的隱私權在家庭中就失去保障,在鄉邻間也無法保障,那還能有安全感嗎?

但是,由于嬴政以來的专制暴政,由于历代御用文人為专制暴君吮癰舔痔,以及汉语文的漿糊特色,古代圣賢一系列限制王權保障人權的本意,都被歪曲了。

正是因为暴君以暴政壓迫官吏,官吏以暴政壓迫人民,可憐的人民在外面受壓,發泄的途徑也只有回家以后,再用暴政壓迫老婆孩子。最可悲的是最底层,一个母親為幼年的女兒裹小腳,硬生生的折斷女兒的腳骨,理由却是“為你好,裹成漂亮的小腳才能長大了嫁出去”。以及,最常见的是,每個女人都是祥林嫂,年輕的時候向人訴說婆母如何兇惡不仁,年老的時候向人訴說媳婦如何兇惡不孝。总而言之,如果攤開來說,其实每一家每一代都是一樣,那么為何不能共同探討如何拋棄這惡劣的習俗呢?盖人人都有暴力压迫的对象,又都误以為自己運氣會很好,只有別人才是該宰的豬,而不知眼看著這一輪的豬被肆意宰杀,下一輪就该自己了。

因此,就现实而言,如果人們能够普遍意识到父母在人性遗传方面的极端重要性,相聚在一起的时候,能够直言不讳地、公开地討論各自父母的凶残本相,以及对自己成长的影响,才可能够迈出民族进化的第一步。即:從一家一户的丑惡,挖掘出自身卑劣的根源,進而發覺這是每個家庭都存在的普遍现象,也就是整个民族共有的现象,进而從全民族的思想體系中彻底清除掉愚昧落后专制暴政这种劣根性。反之,如果不挖掘到父母这一层面,這些病毒就会永久潛藏于这个民族每個人的腦髓深處,且逐代下傳,日益堕落。

讨论:

小字典:很有创意的观点,很实在,只是我们从来都不去这么想而已。
很多时候的确分析发现,虽然自认为受了高等教育,自认为比父母要懂得更多的东西,其实,很多时候都会发现,很多秉性方面的东西都是源自父母。父母慷慨,则你也会不吝啬,父母诚实,你也不大会撒谎。这方面被大家认可的是,父母对待他的父母的样子就是我们将来对待老了的父母的样子。其实,这些并不是真的明文规定,而都是潜移默化,有时候隐藏的很深很深。

方fang:之前写过一门课的作业,关于中国养老的。当时查了些资料,发现我们的孝,现在还这么主流,其中有政府话语权的推动。政府没有致力于建设健全的养老保障系统,而是把他们应承担的责任转嫁给子女,以减轻政府负担。试想想,我们那么多传统文化,为什么无条件地孝这么根深蒂固,还不是和政府及媒体的宣传有关?更甚,政府还把赡养老人写进了法律中。并不是子女不应该赡养老人,而是有的有心而无力,自己的生活都有问题,尤其是独生子女们。这样,最合理而且安全的,应该是社会的保障了。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