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正义执行者: 大学教授被活活打死 公安机关为钞票说话

备忘:《全球化与传播_Civility》

请考虑,按照本课程提到的概念,如何做能较好的防止下边这个帖子里叙述的恶性事件。该帖子内容未经属实,我们的讨论不涉及现实中的相关人。
yang~

---------
民间正义执行者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816163.shtml

2010年春节前夕,62岁四川大学退休教授张中一老师在云南省元阳县拍摄梯田日出景观,被前足球运动员多记重拳打下观景台惨死。公安机关却步步袒护凶手,
丧尽天良。

受害人张中一从四川大学城建与环保学院退休后,受聘于四川大学锦城学院,西南财经大学继续讲授摄影课程。为采集教学所需素材充实教案,利用学生放假过节的时间,不辞辛苦风尘仆仆携老伴赶赴元阳。

2010年2月9日,凌晨5点半,张教授等三人从元阳县新街镇陈家旅社出发,前往胜村多依树景点拍摄元阳梯田日出之时,却不曾想到短短几十分钟以后张教授会走上黄泉路。买了门票,到达多依树景点时,大约是早上6点多钟,这时天还没有亮,观景台上方只有路灯一盏。

此时,观景台上已经有人摆好三只摄影角架,张教授发现观景台右边转角还可以放下一个三角架,就将自己的三角架支到了那个空位。

这时旁边一个女人(警方调查得知其名叫吴姣)过来对张教授很凶的说:“你怎么这样?你挡住我了。”张教授说:“我没有挡住你,你照的那边,我照的这边。”张教授的老伴见状,就对张教授说;“你换个位置吧。”张教授刚刚收起三角架,准备到下一层观景台去的时候,吴姣迅速过来,一边用三角架占领了这个空位,一边骂骂咧咧的说:“我四点钟就来了。”张教授回应说:这里毕竟是景点,不能说你来得早,就该把这个观景台占完吧?” 吴姣马上说到:“谁和我过不去,我就和谁过不去。”张教授的老伴劝解说:“不要这样说话嘛,大家都是出来照相的。”那女人不但不听,还迫不及待的用手肘去顶张教授的胸口,边顶边说:“让开,让开。”张教授说:“你怎么这样呢?”那个女子接着又用手肘顶张,还说:“我就是这样的。”接着就是第三下,张教授本能用手挡了一下,问:“你怎么回事,怎么就动手了。”更没有想到吴姣一边上来抓教授的脸,一边大叫:“他打我,他打我。”

这时,有一个魁梧的男人,(警方调查得知其名叫许刚), 从后面一个箭步跨到张教授面前,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张教授的鼻梁上,一边打,还一边说:“你打女的。”张教授这时还在好好解释:“我没有打。”这时鼻血已经流下来了。张教授的老伴连忙上前站到两人中间惊呼:“不要打,不要打。” 这时许刚又挥拳打去。另一位目睹者见状赶紧从背后抱住许,试图将他拉开。可怎么也拉不住身高1米85,强壮如牛的许某。

此时,张已经被许逼到了观景台的边缘,张背对观景台,张的老伴夹在两人中间,许某还在不停地推逼。张的老伴见状,不停地哀求说:“他是老人,请放手,小心要掉下去了。”许某非但不听,却突发一记凶狠的右拳,打在张教授左眼角上,张仰面倒下了观景台,不动了……。

张教授的老伴,急呼:“快救人,快打120.”回头一看,许已经不见踪影,担心怕吴也跑掉,就去抓住她的衣服。吴娇抓住张妻衣领,直接将张妻摔到在地,用膝盖压住张妻胸口说:你还敢抓着我?张妻挣扎着想起来,吴某挥动拳头,两拳打在老伴的左眼框,可怜张妻顾不得自己伤痛,仍然挣扎着爬起来奔向倒在台阶下面的张教授。

这时,曾在后面抱住许某行凶的好心人,已经到了张教授身边,看到张的后脑开始流血,受害人一动不动,已经没有任何知觉。

就在周围的游客和当地民众费了很大周折把教授抬到景区停车场,行凶的许某才出现在现场,面对躺在地上毫无知觉的张教授,呆若木鸡。张老师老伴说到:“小伙子,你不该动手,你老婆会害死你的。”许某回答说:“她(吴娇)脾气怪得很,我也说过她,还打过她,可她就是不改。” 这时吴某过来吧许某叫到一边合计了很久。

大约一个多小时以后,120救护车终于到了现场,在去新街镇民族医院的路上,张老师的耳朵开始流血,流的担架上,车上全是血。9点过一到医院,就下了病危通知书,11点过医生宣布死亡。

后来在医院,吴娇给张教授的遗孀说:“我不该啊,张老师和我爸爸的岁数一样大了。你要多少钱?想要多少钱我就给你多少钱。”(据说许刚是广东人,以前是足球运动员。放弃踢球以后,在武汉做物流,汽车相关生意,开雷克萨斯LX570车,新车约为150万左右。因为有钱,蛮横嚣张。)

张妻对此话非常反感,回应说:“我不要钱,我要人。人都没有了,钱有什么用?”犯罪嫌疑人许刚也于9日晚上被刑事拘留。

张教授的尸检结果显示:所有的伤都集中在头部,其中鼻梁,左眼,脸部的外力致伤都许刚全力击打造成,左后侧颅脑,表面有3cm长的伤口,为从高处坠落造成。其对左侧颅骨造成了8cm*8cm的粉碎性骨折。骨折部位的头部按上去都是柔软的,且有明显的骨碎块相互摩擦的感觉。

张教授的儿子在一小时左右(早上7点)获悉噩耗,从成都乘早班飞机,中午12:30到达昆明机场,晚上8:30赶到新街镇,竟然没能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

10日早晨,当张教授家属再到新街镇派出所的时候,一位公安人员问道:嫌疑人的朋友已经来了,问你们需不需要他们付抢救和丧葬费用,如果需要的话,先写一张借条。张的家属拒绝以后。11日,又有公安人员提出:在元阳县正在大力发展旅游之际,发生这样的事情很让人遗憾。我们希望不要对于旅游业造成影响,家属想要什么赔偿,请尽快提出来。这样的表态令死者家属无法理解,更难以回答。他是代表政府意图还是代表嫌疑人;是想大事化小,还是尊重事实依律司法;以这样的心态对待此类恶性事件,不能不让人对当局公正的处理这个事件表示疑虑。其实张教授被殴打致死事件的发生,对当地有关部门而言没有多少直接责任,但是如果不能得到公正公开的处理,那么当地有关部门自然难辞其咎。

张教授和老伴之间的感情之深厚,实属罕见。生前张教授讲课,老伴担心食堂饭菜不合他口味,总会做好饭菜带到学校。如果是晚上上课,还会陪同教授一起去一起回。两个老人相濡以沫三十多年,突然彻底割裂,从此阴阳相隔,其痛苦和后果很难预料。

万家团圆的春节,教授的儿子赶回成都准备后事,教授的遗孀依然留在他乡陪伴丈夫遗体度过春节。她每天都从个旧云溪宾馆走到个旧市殡仪馆和在冰床上躺着的丈夫说上几句话,这对她就是寄托哀思的唯一方式。令人潸然泪下……原本和和睦睦,幸福美满的家庭却因为吴娇的蛮狠,许刚的暴行而彻底毁灭。

张中一教授再也未能见到相濡以沫的妻子,儿子和儿媳妇,更见不到还有6个月就要出生的孙子,以及他所钟爱的学生们了。

教授的生命权以及所拥有的一切,就这样突然被人生生地剥夺了!公安机关没说整治凶手,反而一再为凶手讲话。

天理何在!!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