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女作家池莉面对敲诈时的态度

备忘:《全球化与传播_行动者》
请大家多思考看看有没有在社会变革中为行动者的公共知识分子?我们这个社会对公共知识分子的期待又是什么?如果你思考这些问题,可能下边这个帖子和这个帖子的跟帖会对你有所触动。进一步的问题是,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有没有公共(Public)?如没有,会有公共知识分子吗?一个对下面这个帖子的跟帖这样说:

作者:忆楼子 回复日期:2010-01-23 10:57:39
人人懂规则而不遵守规则,人人痛骂非正义而耽于非正义。没有敢于站出来的人,就是我们的通病。而我们最大的悲哀是,如若有人站出来了,其他人会说:看,他下场那么悲惨,幸亏不是我啊。

还猪龙主:大家都知道,枪打出头鸟,甚至有人还会说:打的不是好鸟。

-----------

作者:还猪龙主 提交日期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1/1/409717.shtml

著名女作家池莉面对敲诈时的态度
----还猪龙主
昨天,偶然发现了一本著名女作家池莉写的一本类似亲子教育的书,书名叫《来吧,孩子》。书中介绍了女儿成长、成才的艰辛而又幸福的经历。作为一个母亲,池莉女士在书中展现了伟大的母爱,并最大程度地赞美了女儿,这当然没有什么,这是一个母亲幸福而骄傲的权利。但其中提到的一件事却让我久久不能释怀,今天把它写出来。

池莉女士的女儿中考时考进一所叫“外校”的武汉市重点中学。在报到的前几天,突然从女儿同学的家长那得到一个通知:所有学生在报到时除了要交规定的学杂费外,还要额外带500元现金,没有说明用途,而且说这个通知只能学生家长之间互相传达,不公开发布书面通知。虽然对这个要求百思不得其解而且气不忿儿,但是池莉女士仍和其他所有的学生家长一样乖乖地拿着钱去报到了。交钱的时候,收费的老师连眼皮都没抬,接过那500块钱直接装进口袋里了,没有任何解释,没有任何收据。总之,所有学生家长的500块钱就这样毫无声息地、不留痕迹地消失了。

因为我的孩子还在上小学,我还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所以看到这段时我简直是难以置信而且怒火满腔,骂人、打人的心都有了。如果池莉女士的叙述属实的话,我敢说:这种收费是地地道道的敲诈,和土匪绑票之后的敲诈没有任何区别。这个“票”就是我们的孩子!对这个“票”我们不敢有一点点的掉以轻心:不交钱你的孩子就上不了学,即使你奔走呼号奇迹般地让学校取消了这个收费,你的孩子上学后也绝没有好果子吃,你的任何一点反抗都会伤害到你的孩子----所以你只能就范。而这样的行为竟是武汉市重点中学----一个国家教育机构----作出的。

池莉女士作为一个知名的作家,具备有一定的话语权和影响力、社会关系(这从她能够搞到女儿出国签证时的拒签信就可以看出来),这样的社会精英、一只脚已经迈进既得利益集团的人都只能作出这样的选择,那芸芸大众真的只有被宰割的份了。

在接下来的阅读中,又一个事实震惊了我:池莉女士是全国人大代表(按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权力机构)!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一员,池莉女士在面对敲诈时,唯一有能力作出的反应也是就范!真的是无语了。
再后来,池莉女士抱怨中国的教育制度不健康,不人性化,会给孩子造成巨大的身心伤害。女儿经过自己的努力兼具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申请到了一个到英国一所重点中学上学的机会----终于跳出了火坑,进入了保险箱。最终,凭借优良的教育和自身过人的素质,女儿成功考取了国外一所著名的重点大学----曲终奏雅。只是。。。 。。。我有些眼红,您的孩子跳出火坑了,我们的孩子怎么办呢?

作为一个父亲,我现在还没有能力把我的孩子送到保险箱----国外去,我唯一的能做的就是利用这篇可怜的文字呐喊一下,呼号一下。。。 。。。

最后,我要说明一下,为了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这篇帖子,我用了一个不太光彩的办法:把池莉女士的名字放到了题目里,以便吸引眼球。在此向池莉女士致歉,并祝您和您的女儿一生平安幸福。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