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昨天我和亿万身家的亲生姐姐断绝了姐弟关系

备忘:《全球化与传播_社会结构》
全球化绝不仅仅是经济意义上的全球化。不同文化之间的撞击是实实在在的。下边是个几年前的帖子,我把它翻出来,是因为这个帖子不管叙述的是故事还是真实经历,它都是很典型的一个案例。我们的社会结构(关系)影响着我们的行为和对他人的态度,那怕这个人是至亲,他们的也一样。不同的是结果。我常常觉得,对1960年代及以前的出生的国人来说(某种程度上可能包括相当一部分70后的),我们对全球化的参与及经济的发展不但没使我们和他们之间的文化互相趋近,反而是相距越来越远了。难道我们对明清的文化价值观念越来越回归,对西方的越来越排斥吗?如果是这样,年轻人对此有着何种态度呢?看看相关跟帖也许能发现双方的距离也不是一下子就能缩短的。注意,天涯上主要不是80后的阵地,猫扑的链接是http://dzh.mop.com/mainFrame.jsp?url=http://dzh.mop.com/topic/readSub_10341376_0_0.html

昨天我和亿万身家的亲生姐姐断绝了姐弟关系
作者:newmoneymaker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370145.shtml

申明:全部本人真实经历,绝无虚言!(广东既朋友多D顶吓!)

我和姐生长在广州西关,父母从小很宠爱我,一我是男孩,二我读书还行。姐大我7岁(今年36岁),从小顽皮读不进书,是被父母打骂着长大的。这丝毫不影响我和姐的感情,那时她也很疼我,经常带我玩,而我也处处护着她。

谁曾想到20多年后这份姐弟情会有恩断义绝的一天。

姐那时就有一个毛病:小气(广州话:孤寒)。当然,这是我长大以后才悟到的。那时父母每天给我一毛钱零花,给姐5毛,而姐则存起来忍住不吃零食,一年下来都有上百块。她对待金钱的态度可见一斑。

17岁那年,姐在广州混不下去了,成天被父母骂,离家出走到了深圳“捞世界”。一去就7年没回家,只是几个星期打个电话回来。那时我经常梦见姐,抱怨她不辞而别,常常在梦里哭醒了。我想姐,但却从不表露出来。多年后姐姐还时常感叹人情冷暖,出走后没人真正牵挂她,她永远也不会知道我的心…有一个事实是明显的:本来和姐姐就有代沟的我,在他出走7年回来后,变得陌生和完全不认识了。

我隐约从父母那知道,姐在深圳的风月场混了7年,每想及此心中不是滋味(总有一种将来地下无颜见先人的感觉)。7年后,姐姐终于在深圳钓到一个“钻石王老五”、美籍香港人、美国某跨国集团亚洲副总裁、也是我现在的姐夫(提起来都伤心,什么姐夫?切!)。姐很快办签证去香港结婚了,结婚那天姐夫送她的礼物除了戒指就是100万美元(信不信由你) ,他们在九龙广播道某花园买了1600万的豪宅(在香港其实还不算太豪宅)做婚房(去过一次,对面可看到亚洲电视大楼),房产证是我姐的名字。

多年来,姐夫事业如日中天,姐又是个会抠男人钱的主,老公又大方,自然赚得盆满钵满。前年姐回广州时曾私下向我透露过她的财产:9位数(注意:只是她的财产,姐夫有多少她也不知道),姐姐俨然成了超级富婆。家里买了部宝马只是摆设,很少开,他们都很小胆,说香港路况复杂,不敢开;姐则成天和一帮有钱又有闲的师奶去日本购物(她不会日语,沾别人的光)、去新加坡,去欧洲、去美国,满世界自己一个人乱飞(老公没时间陪)。云南地震、华东水灾她一捐就十万二十万的;听说给她常年做Facial Care 的女孩的弟弟得了白血病,她一出手就5万表心意;她有钱得太闲了,什么都不缺,就去做义工,去老人院照顾孤寡老人,又经常几万几万的捐给老人院。前年广州天河正佳卖铺位,她拿出350百万买铺放租眼都不眨一下,另外在香港她还有两套房子放租。只是举些例子说明她们多有钱。

姐的经历再次证明了北大女生公认的那句至理名言:学得好不如嫁得好。

姐夫从小在美国长大很西化的一个人。和我们家交流很少。他们结婚10年了,我就见过姐夫4-5次,加起来没和他聊过2个钟头。我姐夫从结婚起就告诉我姐,除了赡养自己的父母外,一分钱都不能给你弟弟,要让他自己挣,不然只是害了他。赚到的钱要回报社会,而不是亲戚。我和你结婚是娶你,不是娶你家里三姑六婆。另外,他们不准备要后代,认为他们将来无法花光自己的财产,所以在律师楼早立下了遗嘱:将来所有的遗产捐给香港政府。

他们对双方的父母还不错,每月给她父母4万块,给我父母4千块。但对父母以外的人就很差了。姐夫的弟弟都35岁了,买不起房,在香港元郎和女友租房结婚,他这个哥哥根本不帮一下。

而我这个姐姐十年来又是怎样对我的呢?

1
大学一年级时给过我五千块学费,并阻止父母给我钱,要我勤工俭学赚自己的学费。往后十年除了偶尔回广州会带几件T恤、零食和些小玩意之类的东西(十年总计不超过5千块)更没有给过一分(一次我叫她从港带部1800块的好易通给我,我假惺惺提出给钱,她竟然接了,我靠)(从另一个意义上看我得感谢他让我自强,但心里还是留下了怨恨)。

2
大四那年下学期,很多同学相约去云南丽江旅游(说将来工作了就很难再找这么长的假期),我和她借五千块,答复是自己赚钱去旅游。我一气之下跑到深圳去找工作,但未果,并为丧失毕业前旅游这样一个大好时机至今耿耿于怀。

3
毕业前夕找工作,我求姐和姐夫说说,进姐夫公司的北京办事处做个小文员都行(当时他们在招人),他们公司工资高的惊人(IT),而且做够两年就有期权股票。姐夫答复是我不能徇私情,要我自己投简历去北京按正常渠道筛选。让我这个中大的和人家清华北大竞争不是自杀吗?(我求你不代表我很差,这是在中国啊!国情啊!姐夫!何况我自信自己还不差,后来凭自己本事不照样进了一家高薪的外资银行)

4
大四时找工作,成天珠海、中山、深圳等到处面试,钱那个紧啊!有次去珠海打电话,被无良店主讹诈了几十块,我当时就剩几十块了,一时气血上冲就想跳下伶仃洋。回来后实在没办法又打电话和她借两千块,她竟然提醒我不要大手大脚乱请老师同学吃饭,要懂得赚钱的艰难。我靠!我立即摔了电话,妈的!人都要饿死了还和人家谈什么仁义道德。父母常年有沉疴在身,每月都要几千治病,他们也很紧张,但还是没有办法借了两千块度过难关。

5
我学的是英文专业,毕业时班上三分之二的都自费出国,有个清远的同学家里卖了房都支持他出去。看到这种情景心里难受啊!整整想了几天还是忍不住想姐开口借钱出去(虽然我刚发过誓不会再对她提借钱)。姐的答复冠冕堂皇:一是极力描述出国留学的坏处,二是表达对我还钱能力的担忧。我靠!心又一次被伤了。后来又听说一个同学姨妈在澳洲都把这个侄女搞过去,另一个其它系的同学的姐姐在美国硅谷,千方百计想把这个弟弟搞过去,但弟弟英文过不了关。强烈的对比之后,心里那个痛苦啊!帮人帮到刀刃上,在人生的关键发展阶段上关键性的帮助往往左右一个人的一生。多年后,我这帮“海龟”同学多半都比我混的好,每念及此,心里那个黯自神伤啊!

6
5年前,我跳槽到一家中资公司香港办事处,住在香港新界的公司宿舍。我打电话给姐。她的第一反映让我感觉是:你来香港干什么?想来沾我的什么好处?没有像我期待中的热情邀请。只是冷冷的寒暄。几天后她开车来接我去她家玩,姐夫当时不在。家里的豪华就不用说了(厕所龙头都是镀金的),但我还是被她骂了几次,比如在洗手间洗完手不用干抹布抹干台面,怎么这么土等等。规矩太多了,还有洁癖,我靠!别人头一次来用不用这么挑刺?我当时心里那个憋火,发誓下次开劳斯莱斯来接都不去了(这条我做到了)。我在港做了一年,就去过她家那次,反正她的邀请也不太热情。

7
姐结婚的第二年就叫我父母把老房卖了,她再添多20万在天河买了间新屋。房产证写的是父母和她的名字。我工作3年后,她提出把自己名字过户给我,并约好了时间到广州办手续。我当时好高兴,因为以后不用为买房发愁了,下步存钱娶老婆就行了。谁知道临头一切都变了,(可能是姐夫劝说,我现在都搞不清),姐说要看我将来娶的老婆对父母好不好才决定转名字给我,不然如果娶个悍妇来闹离婚还分了家产,所以此事暂缓。我当时都气晕了。过了几天就搬出去了,谁稀罕你的房子?我不是乞丐,我有尊严。

8
3年前我交了个女友(公司文员),长得很漂亮性格又好,家里做生意条件也不错。但姐就是嫌人家瘦(我女友身材纤细而已,因为高有1.7米),说瘦的女人没福气,计较等,硬是给我施压分手。又嫌我女友薪水低(每月2500),说至少要找个4-5000月薪的两人过得才好,妈的!我一个月也才7K,人家不嫌你低就好了?我叫她给我从香港带瓶搽脸的给我女友,带来了给她钱她还真接了,把我女友气得。

我和女友去年买了房,女友家给了我们20万(她父母家都被我这个一毛不拔的姐气死了),我出了28万,然后按揭20万。身上就剩几万块装修买家私。最近一个月交楼了,我女友就请假装修。为了省钱,所有的原材料都是我女友自己买。前几天为了省几十块的士费,女友硬是抱着箱五金配件在烈日下走了3站路,我知道了心疼得在滴血,为了区区几十块钱啊!上星期,为了省50块的废料搬运费,我和女友硬是把很沉的垃圾一袋袋从五楼抬到一楼(没电梯),那个重啊,运完手脚都打抖。我们算了一下,装修完我们买家私的钱都不够,起码电视都要拖到下月出粮才能买。人穷志短,使我冒出一个不争气的念头:跟姐借5万块度过这个难关。我向姐姐叙述了一下我们的艰难,希望能帮一帮我们。她的回答让我寒彻心骨:你是大人了,自己要组建家庭就要有能力承担,别人没有义务给你承担。何况干嘛这么早买房?很多人不都租房这样过的。我靠!你有豪宅住当然不知道别人租房的委屈。她的话固然有些道理,但没有人性!我女友听了这话,气得都哭了,弟弟过得那么苦,这个姐姐这么有钱都不帮一下。女友是个性格十分刚毅的人。她当时决定:千难万难,把我姐在大学给我的五千块加上给我买的东西折合的五千块,工计一万,还给她,然后大家以后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争这口气!

前天我把一万块让我父母转交给了我姐,她虽然表示不解(反而说我们借不到钱就翻脸是小人)但还是欣然接受了。

我不否认,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对姐抱有幻想。认为自己在有困难的时候姐会帮助我,认为姐姐会在将来某个时候给我一笔钱,我不否认我潜意识里有这种想法。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这寄托了十年的幻想破灭后,我只能选择了断一切。彻底树立自立自强的决心,就像达摩抛弃一切颠倒梦想一样纯粹。我就不信自己将来创不出一条路来,我不信你永远比我有钱!

现在恩恩怨怨已经不重要了,十年教训明白一个道理:做人永远要靠自己,哪怕父母也是靠不住的,哪怕他们有亿万身家。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