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本土化、社会关系、新媒体空间

一、全球本土化

全球本土化:与全球本土化相对应的概念是全球化。

全球化是以跨国公司为主体的,在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方面均有体现的一种现象。在政治方面,全球化表现为民族国家的削弱和公民感的丧失;在经济方面,全球化表现为跨国公司对全球经济的渗透和整合;在社会方面,全球化表现为离散社会;在文化方面,全球化表现为消费文化。

对全球化的探讨始于20世纪90年代。现在的世界正向全球化的纵深方面发展。

我们绝大多数人是通过全球本土化来感知全球化的存在。与全球化相同,全球本土化也在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方面都有体现。对全球本土化的讨论,我最早是在2009年听杨老师提起过。2011年,学界对“全球本土化”开始关注起来。

二、新媒体

关于新媒体,目前,有国内学者认为新媒体包括新兴媒体和新型媒体。新兴媒体指的是手机和互联网;新型媒体多指传统媒体的新形态,比如手机电视等。在这里我们只是讨论以手机和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媒体对全球本土化的影响。今天的文章主要是指手机对社会关系和社会空间的影响。

三、深度访谈

深度访谈是定性研究的一种常见方式。深度访谈是一种无结构的、直接的、一对一的访问形式。访问过程中,由掌握高级访谈技巧的调查员对调查对象进行深入的访问,用以揭示对某一问题的潜在动机、态度和情感,最常应用于探索性研究。

深度访谈的特点:

1、研究在自然情境下进行,通过较长时间(半小时至数小时)的访谈收集信息;

2、问题探察深入,通过连续询问鼓励访谈对象阐述、解释所作的回答;

3、研究思路主要是归纳方法,立足一手访谈信息进行归纳推论;

4、研究过程是一个递归循环过程。访谈问题常会在研究过程中变化、调整,数据分析与收集同时进行,结果推论是一个持续演化的过程。

四、盖博的文章

题目:社会网络的个人化趋势:手机在北京居民社会关系建构过程中的作用

文章关注的问题:手机的社会关系建构

文章的逻辑起点:中国社会结构问题是社会学领域的一个重要分支,现有国内相关研究主要存在社会阶层分析和社会网络研究两种视角。社会网络研究体现为一种“关系结构观”,侧重的是社会关系模式,即处于不同或相同社会群体之中的个体之间的交往过程,这种观点呼应了格兰诺维特(Granovetter)的“嵌入性”(embeddedness) 理论。格兰诺维特提出,社会行为和制度受到社会关系的影响,嵌入在社会人际关系网络之中,因此从社会关系角度出发,对社会结构进行解读,已经成为社会学的主流之一。

在传播学领域,社会关系网络的建构表现为人际间交往和传播的过程。人际传播根据传播过程中的介质可分为面对面传播(face-to-face communication)和中介传播(mediated communication)两种类型。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中介传播的种类正在日趋多样化。而其中,互联网和手机的出现和普及具有跨时代的意义。这两种新媒体进一步改变了传统的时空感,颠覆了以家庭或组织为初始单元的传播模式,使个体超越时空束缚直接成为各自社会网络的中心节点,形成了所谓“网络化个人主义(networked individualism)”的兴起。中介传播模式的显著变化,影响了社会个体的交往行为和人际网络,在社会网络的建构和变革中具有相当的意义。本文从媒介研究出发,融入了社会学的视角,研究了手机在社会结构变迁中的作用。

文章分析的角度:

1.家庭的视角:家人和亲密关系

2.扩展的社会网络:好朋友和其它的社会关系

文章的主要结论:手机巩固了以父母-子女为代表的亲属关系,加强了建立在兴趣或需求基础上的单维度的社会关系。与此同时,夫妻、最好的朋友这些多维度、全方位的社会关系在一定程度上被削弱了。在通过手机建构社会网络的过程中,不同社会统计学特征的人群具有不同的表现。在青年群体和高收入中年群体中,个人化社会网络的扩张趋势尤为明显。伴随着手机的普及,北京居民的社会网络开始逐渐展露出“网络化个人主义”的特征,这也是全球化向日常生活层面纵深发展的表现和结果。

五、李理的文章

题目:公共空间私有化与私人空间个人化:手机在城市空间关系重构中的角色

文章关注的问题:手机对社会空间的影响

文章的逻辑起点:空间与社会关系紧密相关。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等的划分意味着不同的社会行为及规范是随着空间的改变而改变的。手机的扩散和使用,模糊了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的传统边界。比如,公共场所的手机使用者通常会沉浸在私人交谈之中无视或忽略周围的社会环境。这时,手机就如同一道透明屏障,将个体从公共空间中隔离开来,形成所谓“想象的隐私”空间,使人们私有化公共空间的行为变得更为简便和普遍。手机短信的使用,使得护卫“神圣”婚姻家庭的钢质防盗门和钢筋混凝土铸成的厚墙能够轻而易举地被穿越,而不再具有护卫和隔离的传统意义。如此,家庭等私人空间变得更具有可操控性,并被个人化了。空间边界的重构意味着社会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发生了变化。我们通过定性研究,试图揭示:正是手机的扩散和使用,促进了城市日常生活中公共空间私有化和私人空间个人化的过程。在手机协助之下的公共空间私有化和私人空间个人化的过程,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在现代化和全球化的背景下,我国城市生活(以北京为例)中,与社会关系相关的社会变革。

文章分析的角度:

1.手机与公共空间私有化

2.手机与私人空间个人化

文章的主要结论:

由于手机的扩散与使用,北京城市公共空间被私有化了,而家庭、办公室之类的私人空间则被个人化了。同时,手机的扩散还促使“想象的隐私”的诞生。公共空间私有化和私人空间个人化这两种现象皆意味着:通过手机,人们可以摆脱传统的社会监视和社会约束,从而更加自由地根据个体的需要和欲求来选择交往对象和交往方式。当然,空间关系的重构在不同社会群体中表现出程度的差异。在新媒体的协助下,具有较高社会经济地位的手机使用者开始展现出网络化个人主义的生活特征。

六、我的文章

题目:手机短信的传播路径及其对接收者行为的影响研究

文章关注的问题:手机短信的传播及影响

文章的逻辑起点:伴随着手机短信的普及和迅猛发展,手机短信这种传播方式正在以它独有的方式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改变着人们的行为。因此,关于手机短信的研究,无论对于整个社会还是每一个社会公民来说,都是极端重要的。本文试图通过定性研究揭示:手机短信在人际交流中的传播路径以及它的传播对接收者行为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文章的分析角度:

1.橘子短信的传播路径

A

B

其他2

H 

G 

J 

K 

L 

其他3 

E 

F 

I 

O 

Q 

P 

C

其他50-60

N

M

1  

D

2  

 

2.橘子短信的传播特点

3.橘子短信对接收者行为的影响

文章的主要结论:随着手机的普遍使用,手机短信的传播对人们的影响日益凸显出来,因为手机短信能够使接收者的行为或多或少产生变化。在手机短信强化人际关系的同时,现实生活中已有的人际关系对手机短信影响力的发挥也有很大的制约作用。同时,手机短信一般在人际关系较为密切的人群中传播,关系越疏远传播的可能性越小。也就是说,强社会关系会促进手机短信的传播,而弱社会关系则会减弱手机短信的传播。

七、我的一点体会

这节课我们主要讨论全球本土化在社会层面上的表现,尤其是在社会关系与社会空间中的体现。盖博和李理的文章主要讨论以手机为代表的新媒体对社会关系和社会空间的冲击和影响。

盖博在她文章的最后提到以手机和互联网为代表的通讯技术,使人们能够更加自由地建立起以自身为核心的、广泛的社会网络。然而,个人化社会网络的扩张意味着弱关系的增加,而全方位的强关系则相应地被削弱了。由于资源的限制,社会网络的横向扩张往往伴随着纵向的收缩,社会网络的稳定性在整体上受到了冲击。这种两难选择恰恰反映出网络化个人主义“机会和脆弱”的两极。在新媒体时代,我们不仅以前所未有的程度实现了“身体的延伸”,同时也面临着更加多元、复杂的选择。

李理则提到当空间从地点被分离出来,借助手机,人们随时随地可以保持“不间断的联络”,并可以根据个体的需要,构建以个体为中心的临时性私人空间或个人空间。这不仅模糊了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的边界,导致公共空间的私有化,也促使家庭、办公室等私人空间的个人化。在此基础上,以地点为依托的全方位的社会交往被基于文本、声音的手机传播代替之后,也同时意味着手机使用者从以地点为依托的传统的社会监视和社会约束中解放出来了。当社会监视和社会约束的管束效力降低了以后,借助于手机之类的新媒体,人们便能更加自由地根据个体的欲望和需要来操控社会空间,更为自主地选择交往对象和交往方式等。

通过上面的三个文章,我们都不同程度地揭示了手机这一新媒体对传播、社会关系和社会空间带来的巨大影响。目前,互联网已经发展了三个时期,即门户网站时期、搜索引擎时期和web2.0时期。与互联网相比,手机也向智能手机发展,目前手机越来越体现它的社会性,与它的原初的接打电话的功能越来越远,手机一方面与互联网相结合,即移动互联网,有人称移动互联网发展给新媒体带来新的阶段;另一方面,手机也在向全媒体发展,手机既可以看报、看杂志、读小说、看电视等等。手机目前正在向一个平台方向发展,各个媒体都可以在手机媒体上找到自己的发展空间。手机的发展将会给整个社会带来什么样的发展呢?在手机的这种发展态势下,传统的社会关系与与社会空间又将如何发展呢?相信上面文章展示的只是这种影响的初级阶段。而进一步的相关关系需要我们进一步的研究才能知道。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