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老帖】【原创】驳《女权》帖

1.楼主所举的例子,贪官的情人富人的二奶,就算不是全因贪官荒淫无耻,但在一对权力关系当中,起主导作用、支配作用的,无疑还是占有权力的一方。这个帖子如果仅止于批评部分女性在婚姻、家庭关系中的“拿来主义”价值观,可以站得住脚;但是这个例子又不智的引入新的维度(权力悬殊背景下的交换),不得不让人怀疑楼主是为了为贪官、富人正名而批评女性。

2.一对对应的概念存在,不是随意提高一方贬低另一方就有意义了。就像老师说的“农民-地主”概念一样,两者是同时存在的,并不存在何者更了不得的情况。这个帖子里也是这样,有部分女性是“既封建又现代,既大男人主义又女权主义”——但是有卖方的存在,甚至卖方越来越火;是有买方在支持的,甚至是整个社会在支持的。
顺着楼主婚前婚后的例子说(因为这段相对比较靠谱)——
首先,如果真有自己很不怎么样,还要男人有房有车有票子的女人,如果真的像看起来的这么不平衡(且不说这种不平衡是物质衡量的),为什么要娶她?是各取所需吧?
其次,婚前男人为什么要给女人送车子票子?难道男人不是想着通过物质来“换下”这个女人?撇开感情、“以财易妻”的人类传统不说,男人这么做,已经把女性物化了。所以他会用这种“物化”的观念持续到婚后生活,觉得我把你换来了,女人就要服从自己,少回娘家、干家务,侍奉公婆……如果按照男人的这个逻辑,是要回到所谓的“封建时代”了吗?
再次,暂且认为婚前是以“既成事实”的逻辑存在,即女人得到了车子房子,那么婚后女人即使把家务推给男人,男人真的会做、能做吗?这个是已成事实吗?有房有车的男人有多少时间、精力在家里度过、做很多家务,个人存疑。
整个社会对于男女性的期待不同(最简单的例子就是“第三种人”这个标签),要房要车给房给车可能不止是女性的观点,把这种压力转移到女性身上,女性实在承受不起。

3.如果能够理解以下内容:“选主体制”不是真的民主,真的民主存在于参与、协商之中,并且需要超越单纯的政治领域,存在于经济、工作场所(workplace democracy)中,真正的民主寻求的是让人民大众从形形色色的强制力中解放出来。
那么对婚姻、家庭也许可以从类似的角度思考——微观政治存在于任何一个角落。如果我们真的具有批判精神,那么在家庭中保持宽容、沟通、协商、互相让步或许是可能的。期待天上掉下个清官来料理家务事是空想,把某个性别踩到脚下也是荒谬,双方的确存在交换,但协商可能才是最好途径。当然,家庭还意味着适度的牺牲,天天坐着吵谁该洗碗谁该扫地,可能家已经荒了。

4.苏秦那个例子就不用辩驳了,对于楼主来说真是个反例。“中国男人要离婚的理由,主要是女人不忠,这至少说明中国男人比女人更讲面子”。这句话其实暴露了楼主比较传统的思维,受“封建思想压迫”的女性是很多男性的共同意淫。“对中国女人来说,男人忠厚老实是可悲的,追求纯洁的爱情是可笑的,没有钱没有权更是可耻的,而男人腰缠万贯、位高权重,即使杀人放火、奸淫强抢也是可以原谅的,甚至是值得敬畏的。”这句话有多么以偏概全,犯了严重的“简化论”错误,如果真的认为某个性别成为这个样子,活在这个世界也没什么意义了吧?
当然,如果楼主或者其他人真的遇到了jp,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还是老问题:为什么要找jp呢?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