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是丁磊的话,被赞为敢说实话

下边是《中国企业家杂志》的微博刚出炉的,被它的粉丝大声喝彩的微博。不知丁磊是否说过这个,如果真的说过,倒也合乎情理。说到底,“一个【靠】简单模仿雅虎”起家的企业家如果侈谈伟大的理想啥的反而显得别扭。其实,丁磊等企业家真的应该感谢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文化,因为在讲究创新的美国,以如此理念生存下去不易,更别说发展了。想想雅虎目前在美国的地位就明白了。

@中国企业家杂志:网易CEO丁磊:千万不要以为我是抱着一个伟大的理想去创办一个伟大的公司,我从来没有远大的理想,也没有想要成为一个很有钱的人。创办网易时我只是想做一个小老板,就想有个房子有辆汽车,不用准时上班,可以睡懒觉。

到是吕伟刚在下边这篇文章里,指出了这样一个事实:“2000年前的中国互联网,应当说基本上都是美国互联网的简单模仿。新浪、搜狐和网易是YAHOO的简单模仿,卓越和当当是亚马逊(Amazon)的简单模仿,易趣是eBay的简单模仿,百度是Google的简单模仿。唯一不仿照美国而又让我们能叫得出名字的,恐怕只有马云创建的阿里巴巴。”如果吕伟刚所说的属实,那么最近就支付宝问题围绕着马云发生的风波也就可以理解了!马云似乎从不隐讳自己要做伟业!问题是,是丁磊类企业家还是马云类企业家在中国更容易生存?如果是丁磊,那么是谁在扼杀马云类?

...............................................................................................................................
中国网络重塑世界地位
http://www.china.com.cn/book/zhuanti/qkjc/txt/2006-12/19/content_7528824.htm

玛丽•米克,这位在1999—2000年期间被尊为“互联网股市皇后”的摩根士丹利的互联网分析师,2004年专门出版了一份《中国互联网报告》。在这份报告中,玛丽重温了一段1995年PaulSaffo对互联网的评述,对我们理解互联网这几年从热到冷、从冷开始回暖到现在又重新开始新一轮的热,我觉得很有帮助,特转引如下:

“……作为整个社会和作为个人,我们都患上了我所说的高度近视。我们对某些新技术可能产生的影响抱着希望和预期或者感到害怕,这使我们高估了其短期的影响,而现实总是不能达到这种过分的预期。因此,我们又感到失望,这使我们走回头路,低估了长期的影响——而我可以向您保证,这一次还是如此。这东西的短期影响会小于媒体的炒作,但是长期的影响将大大超过我们今天的想象。”

互联网之所以在1999—2000年在中国和在全球形成泡沫,是当年我们对它作了过分的希望和预期,当它没有能够在我们预期的时间内达到我们的期望时,我们就对它产生了极大的失望。但是在我们失望的时候,互联网却以一种无法抗拒的自然力量渗透到我们生活、社会、经济的各个方面。我们猛然惊觉,原来互联网已经走在了我们想象的前头。

这几年,中国互联网不断演绎着让我们深感惊讶或让我们兴奋不已的故事。

2000年前的中国互联网,应当说基本上都是美国互联网的简单模仿。新浪、搜狐和网易是YAHOO的简单模仿,卓越和当当是亚马逊(Amazon)的简单模仿,易趣是eBay的简单模仿,百度是Google的简单模仿。

唯一不仿照美国而又让我们能叫得出名字的,恐怕只有马云创建的阿里巴巴。

美国股市的投资者,美国互联网的业界领袖,看好中国互联网的理由,也只是一个简单的逻辑和两个听上去就令人生畏的数字,即中国占全球四分之一的人口以及中国蓬勃发展的GDP。

2000年纳斯达克的科技股崩盘、互联网泡沫破灭后,中国互联网很快就被美国的投资者和互联网业界巨头遗忘了。2002年底,等到他们迟迟疑疑重新放眼看到的大洋彼岸的中国互联网,已经受短信所赐,改了模样。但更深层、更实质的变化是,中国互联网行业已经真正把根扎在了中国的土壤中,有了自己的个性、自己的主张、自己的创新意识,以及把握自己命运的能力。

从2003年开始,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已经开始形成一个本土的互联网格局,这个本土互联网格局的基础,是越来越成熟的上亿的中国互联网网民,以及在生产经营活动中互联网的应用越来越普及的中国上千万的中小企业。中国互联网公司在每一个有商业价值的领域,都在帮助普及中国互联网应用的同时,也抢先占有了市场的制高点。这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力量之源。

综合考虑国内互联网发展情况与网上购物市场的竞争格局,初步预期,国内网上购物市场今后三年的用户规模年均增长率将达到42.3%,2009年总用户规模约为1621万人。

初步预期,国内网上购物市场今后三年的市场规模年均增长率将达到87.5%,2009年总市场规模约为人民币296亿元。到2007年,中国电子商务市场总体规模将会达到人民币17373亿元。

正因为如此,互联网业界发生的事件才更多地被我们关注,让我们备感意外的互联网大事,也都在这个情理之中。

中国互联网巨大的市场潜力,使我们有理由乐观地期待,在未来五到十年内,诞生一个个超越联想甚至海尔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巨头。而且更值得我们欣喜和骄傲的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中国互联网,仍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主宰。一个想要分享中国互联网巨大机会的外国互联网业巨头,已经无法忽视也绕不开我们中国本土的互联网公司所代表的中国互联网力量。

文/ 吕伟刚

供稿/《网络传播》杂志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