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研究问题:议程设置

当二、三十年前传播学被引进的时候,面临着不少的鄙视。一个比较有优越感的说法是说传播学理论讲的都是常识(那时引进的没啥传播学理论专著,基本上都是大一大二的教材,还被当成圣经,如施拉姆的那本)。

比如说说使用满足理论是常识。这个估计现在还有人说。这主要是这些人不知道支撑这个理论的知识体系是什么,于是优越感油然而生。如果对行动者和结构这些概念有点把握了,读了这个理论后不但不会有啥优越感,可能还会有点钦佩。对据此所做的经验研究,也会兴致盎然的去看,而不是随意的贬斥。

有人觉得没啥说头的还有“把关人”及“议程设置”类概念。如果考察毛泽东在文革时期对媒体能够绝对控制的那几年,认为“把关人”和“议程设置”这些概念没啥说头,也许从表面上看有点道理。但如果考察文革前,就不一定是那么回事了,议程设置应该还是有不少说头的。即便是在文革期间,两派斗争,也是各有各的议题设置,研究起来也会意义非凡。比方说,那些造反派领袖真的就对伟大领袖和中央文革的指示亦步亦趋吗?这些领袖就没有个人的小算盘吗?也许是,也许不是,也许有,也许没有。也许表面是,但实际上有出入,也许表面上没有,但实际上有。要弄清这些问题,也许就不得不分析那时造反派保守派啥的办的报纸。

现在有了新媒体,传媒格局发生巨变。议程设置的意义就显而易见了。当然,因为我国的媒体生态,大众传媒作为党的喉舌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现在的市场经济,或多或少给媒体带来了一些自主的空间。作为新闻记者或大众传媒,他们是不是应该利用这个空间参与党派的政治利益斗争,主动去做人家的传播工具?一个记者或者传媒,一旦有了强烈的意识形态,他们会不会主动沦为党派斗争中的宣传工具?这个在现实生活中能否避免?如果如果避免不了,虽然因为本身的专业训练,不会故意歪曲事实或者造谣,但我们有理由假设他们会通过议程设置来引导舆论。重要的是,在现实中的议程设置,会体现到网络平台上来吗?这一点,其实网民心知肚明。

这次“7·23”甬温线特大铁路交通事故和"7.22"京珠高速大巴恶性重大事故给回答这个问题展示了比较完美地案例。

京珠高速大巴恶性重大事故发生在7.22日。具体是这样的:

【祸不单行?】 22日凌晨4点左右,京珠高速从北向南938公里又700米处,信阳明港附近一辆大客车发生燃烧。这辆客车共载有乘客47人,除当地紧急救出的6人,其余41人死亡,有的尸体被烧成碳化,只能靠DAN辨认。另据调查,这辆客车荷载人数为35人,属严重超员。但起火原因仍然不明http://t.cn/alcnPg

第二天,也就是7.23日,发生了甬温线特大铁路交通事故。关于这个事故本身,因为网络上介绍的非常多,就不赘述了。

这里所要指出的是两个事故在大众传媒和网络上的鲜明反差。有几个帖子讨论"7.22"京珠高速大巴恶性重大事故。比如:

收藏于7月25日 21:53

@头条新闻:【京珠高速大客车起火事故原因查明】记者从公安机关获悉,造成41人死亡的京珠高速公路卧铺客车燃烧事故系事故车上非法携带、运输的易燃化工产品引发大火所致,现已抓获6名犯罪嫌疑人。新华网http://t.cn/ajzyUK 原文转发(1717)|原文评论(854)

收藏于8月31日
@闾丘露薇:发表了博文 《生命,不是数字》 - 当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那39个逝去的生命身上的时候,我开始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为何京珠公路上那41个生命,没有能够获得如此多的目光?在这些逝者里面,一定也有同样的故事http://t.cn/aY5oYA 原文转发(1764)|原文评论(704)

至于“7·23”甬温线特大铁路交通事故,议程设置是如此成功,都不用介绍了。简要地说,无论左中右,都参加到了这舆论个洪流里来了。其声势之浩大,用笔墨难以形容。

那么,网络上议程设置的规律是什么呢?首先提出假设:

1、越具有政治价值的事故报道,在网上得到扩散的可能性越大;
2、政治制度指向越明确的事故报道,在网上形成舆论的可能性越大;
3、让网民越有展示道义或智力优越感的事故报道,在网上形成舆论的可能性越大。

要形成舆论,就必须有事故报道,但这只是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另一个条件是事故的政治价值。比方说,仅仅是批量死人的恶性事故,或者强烈挑战人性底线的事故都不会必然在网上成为热议。关键是政治价值或者说是制度指向。这些说明不过是对假设的具体说明。到底如何,需要数据测试。上边提到的两个帖子里的回帖,网友其实对此做出了比较明确的回答。如果觉得这还不够明确,那么看看大家对@染香的批评,就更清楚了:

收藏于:7月30日 21:55

传媒人苏见:一针就见血!连常与官商合作的禹晋永也嗅到了铜臭味!//@谷宗良://@东篱锄菊:转发微博

 

@染香:▲ 7月22日凌晨京珠高速大巴着火死了41名乘客,掌握话语权的民主精英们无人问津,为何却对23日动车追尾齐声发力?…… 染香告诉你背后隐藏的战略意图:1. 摧毁民众与政府之间的互信力,让中国人陷入窝里斗。2. 为谋求中国铁路私有化创造舆论环境。3. 让中国高铁出口泡汤,在国际竞争中败给西方企业。 原文转发(16689)|原文评论(6769)

如果还想看看能揭示更深层原因的数据,那么我们可以看看一个关于@连岳的帖子引起的争论。

收藏于:7月25日 22:15

夏林菲:连岳本来就很2//@连岳:"别人冷漠的时候他很象旗手,当别人沸腾的时候他又爱泼些冷水"。这缺点不错,我真想有//@妮小丹: 他当年的《我爱问连岳》专栏出了好几本,但后来关注了微博以后,却发现越来越不喜欢他了,别人冷漠的时候他很象旗手,当别人沸腾的时候他又爱泼些冷水,说不出来的阴阳怪气

 

@连岳:我有同情心,也想知道事故的原因,这是每次灾难后的真实心态。但可能不会难过到落泪,痛哭,吃不了饭,睡不着觉的地步。同时我以我数十年的人生观察来看,中国人作为整体,并不多么在乎他人的生命。酒后开车都难改啊。所以我对突然爆发的同情心,总是有点不敢相信。——如有冒犯,请多多包涵。 原文转发(3301)|原文评论(1555)

 

总之,政治是我们网络舆论形成的核心要素,其它都是第二位的。或者说,政治是主线,其它都在围绕着政治斗争这根主线在编织。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