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作业展:社会学基础与新媒体传播课程 (第8组)

丁怡婷、李海雁、惠济州

微博部分

1.1
   前期准备在完成两次课堂作业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微博的制作有其特定的规律可循,把握好了这些规律对提升传播效率、扩大传播范围有明显助益。我们在制作微博的过程中,主要就“平台”和“内容”两个方面进行了讨论与分工,针对不同环节的特点修改制作方案:

1.1.1
平台分析作业发布平台,“北大新媒体”是北京大学创意产业研究中心新媒体研究室的官方微博,拥有近25万粉丝,在新媒体传播领域有着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北大新媒体”粉丝有着高出平均水平的文化素质和影响力,其构成以学生群体、教师群体、媒体从业人员、媒体科技类信息爱好者为主,其中包括薛蛮子、芮成钢、周鸿祎、李开复、陈彤等拥有百万、千万级粉丝的微博名人,以及徐泓、程曼丽、杨伯溆、祝华新等在媒体研究领域颇有名望的学者。在“北大新媒体”长期“内容为王”定位的筛选下,该平台粉丝对有深度、理论性强的微博有很好的吸收力。我们在定性分析中发现,为了适应微博短、平、快的传播特点,吸引更多的粉丝加入,“北大新媒体”既往发布的内容多为媒体科技类新闻消息、新媒体盘点预测、简单的知识推送,内容契合当下热点,图文并茂,偶以数据、事例、视频支撑,浅显且实用,以趣味性、时效性见长。而我们选自Networked: The NewSocial Operating System的微博重在专业性、前沿性,“北大新媒体”除了每天的#研究分享#,类似于我们作业内容的微博并不常见,粉丝的兴趣可能不太大,这为我们获得更多的一级转发带来了困难。依据上述平台特点,我们的微博在保证学术品味的同时兼顾大众口味,降低内容深度,匹配漫画、微图,增加信息可视性与趣味性,吸引一级转发受众,继而增加曝光量,促进多级传播。1.1.2
发布内容如在“随堂作业”中,我们遵循既定原则,择取Networked:The New Social Operating System中较为通俗的“ICT对家庭交流的影响”这部分内容,并尽量增强微博的可读性。

具体包括:1. 以数字标题“1、2、3”分隔文字,利于阅读;2. 以“【ICT使用减少了家庭沟通?】”为小标题,试图用设问的句式将受众带入语境中,由浅入深地引发受众的讨论与思考;3. 文字主体尽量使用最简洁浅显的表达方式,方便受众快速抓取信息;4. 注重标点符号的规范使用(如阿拉伯数字后要使用“.”而非“、”;条目之间使用“;”),给受众留下整洁、正式的第一印象。同时,我们也将信息以可视化的方式进行了呈现。在“随堂作业”微博中,结合微博内容,我们为3个主要知识点都配了相应的漫画图解,使用简单的场景、日常的对话为微博含义做了进一步阐释;在“随堂微图”作业中,我们以矩形区块分隔微图,以大众普遍接受的翠绿色为主色调来梳理数字化发展定律及融合趋势。微博配图在转发、评论中受到粉丝好评,提高了微博的传播效率。

1.2
“随堂作业”经过前期的讨论和准备,本小组的两次微博作业取得了较好的传播效果。截至2013年1月8日,“随堂微图”转发396条,评论122条,在各小组全部14条微博中转发、评论量均为第一。“随堂作业”转发521条,为所有小组第二位;评论202条,居各小组第一。 地址链接:http://e.weibo.com/1711479641/z2Kc9sGLt1.2.1
    本小组“随堂作业”微博以“ICT使用减少了家庭沟通?”为主题,于2012年10月29日18:58分发布。24小时内转发量突破300,评论量突破150。根据“知微”、“独到”软件的分析,“随堂作业”微博曝光量达2390222人次,最大深度4级,评论、转发主要集中在北京(26.9%)、江西(5%)、浙江(4.6%)、广东(2.5%)、上海(2.5%)、山东(2.5%)等地区。转发、评论情感倾向呈正面,关键词出现频率以“手机”、“ICT”、“孩子”、“父母”为最高。1.2.2
   转发、评论用户分析根据分析软件提供的数据,在本微博的转发用户中,男性用户占51%,女性用户占49%,受众性别对于转发的影响并未凸显;转发者粉丝数集中在100-199区间内,共176人,其次为50-99区间,共123人,再次为200-499区间,共98人,粉丝大于10000的用户仅有6人,转发用户的影响力普遍较小,并且多为学生群体(北大学生所占比例较高,粉丝圈重合),很难形成大量的多级传播,缺少诱发连锁反应的条件(以微博名人为源动力)。在转发者中,普通用户为411人次,微博达人101人次,个人认证用户7人次,机构认证用户1人次。“关键传播账号”(以提供的二次转发数为排名依据)前十位中,有8位非认证用户,提供了141次二次转发;个人认证用户2位,提供了24次二次转发。1.2.3
对于水军的思考按照“知微”提供的数据,转发本微博的真实用户比例为52%,水军账户(或者叫僵尸粉更为贴切)的比例高达48%;而根据“独到”提供的数据,真实用户的比例为95.06%,僵尸粉的比例仅为4.94%。数据的不同是由算法标准和技术差异造成的,我们认为,软件在计算的过程中,对僵尸粉有误判的可能:(1)粉丝较少、关注较多、发布微博较少、无头像、资料不全的用户可能被认定为僵尸粉,但是在考察之后发现,很多具备以上一个或多个条件的用户虽然活跃度较低,但却都是真实用户。(2)只转发不评论或者无主观评论的用户可能被认定为僵尸粉。(3)多次转发的用户可能被认定为僵尸粉。但是,即使存在误判,微博转发过程中存在僵尸粉的介入的确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我们抽取了“关键传播账号”前5位的用户进行研究发现,排名第一的“SquareH”(此人系熟人圈子推广用户)提供了33次二次转发,而这些二次转发的用户有很多是非常明显的僵尸粉(关注都是1000以上,粉丝却是100一下);排名第二的“956279062_69314f”本身就属于僵尸粉,他所提供的28次二次转发也全部属于僵尸粉。不可否认,僵尸粉转发在总转发中占有一定的比例,但这是我们人为无法控制的。(当然,这些“关键传播账号”之所以排名较高,也是由于僵尸粉转发的推动,我们不能因为这些账号存在严重的僵尸粉问题,就以偏概全为全局下结论)。真正的僵尸粉一般具有以下特点:转发微博从无主观评论,同时关注多、粉丝少;长期没有动态、同一IP地址申请多个微博号码的用户。“随堂作业”发布两天后我们曾用知微进行分析,那时的水军账户比例接近于0。那为什么微博转发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僵尸粉的比例会越来越高呢?我们认为,在本微博第一天推广时,由于转发量增长迅速,且基本都是真实用户,僵尸粉的比例被稀释得很低;随着后期真实用户的转发量增长缓慢,而僵尸粉则在不停地转发(僵尸粉的转发有一定时间间隔,并且长期延续,本微博自12年12月至今的29条转发全部来自僵尸粉)。这样,时间越推移,僵尸粉的比例就会越高。那么为什么僵尸粉要转发本微博呢?我们认为这是一种随机行为。僵尸粉多是由软件自动生成,为了避免被新浪微博管理员发现并且删除账户,它们必须保持一定的活跃度,这就造成了随机转发现象的出现,这在各种微博中非常常见。而僵尸粉容易盯上的真实用户一般都具有较低的活跃度,上述“关键传播账号”中排名1、4、5的用户即属于这种情况。1.2.4
     根据“知微”提供的数据,本微博最大传播深度为4级,其中一次转发305次,二次转发188次,三次转发26次,四次转发1次,平均转发层级1.47次,转发中不加入个人评述的用户占64.2%(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属于僵尸粉转发),转发加入个人评述的占35.8%。转发的数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减少,从2012年10月29日19时至23时50分是转发的高峰期,峰值是29日19时30分,10分钟内即获得转发14次。从扩散数量上看,大部分转发停留在二次转发,个别的可以延伸至三次以上。实名认证用户在三次及以上转发中颇有贡献,杨伯溆、吴飞微议等用户提供了三分之一的转发量。自然转发也以二次转发为主,偶尔有三次及以上转发出现。但是在研究中我们遗憾地发现,三级(含)以上转发共27次,有一半左右属于僵尸粉的转发,并且有的转发是僵尸粉在其他僵尸粉的基础上再次转发,对扩大微博传播范围的促进作用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1.1
“随堂微图”

 地址链接:http://e.weibo.com/1711479641/z8n0LC15S

1.1.1
传播数据呈现

“随堂微图”作业的制作及推广基本上沿袭了“随堂作业”的方式,显现的特征也与上一条微博相似,在此不加赘述,仅呈现此微博的各项数据指标以供参考。微博以“大盘点:数字化发展定律及融合趋势”为主题,于2012年12月5日18:59分发布。48小时内转发量突破300,评论量突破100。根据“知微”、“独到”软件的分析,“随堂微图”微博曝光量达524610人次,最大深度5级,评论、转发主要集中在北京(36.4%)、浙江(6.5%)、上海(4.8%)、江西(3%)、山东(2.5%)等地区。转发、评论情感倾向呈正面,关键词出现频率以“知识”、“技术”、“数字”、“未来”为最高。

1.1.2
转发、评论用户分析

在本微博的转发用户中,男性用户占59.3%,女性用户占40.7%;与上一条相同的是,转发者粉丝数均集中在100-199区间、50-99区间、200-499区间内,粉丝大于10000的用户也只有6人。

在转发者中,普通用户为281人次,微博达人104人次,个人认证用户10人次,机构认证用户3人次。根据“知微”提供的数据,转发本微博的真实用户比例为69%,水军账户(或者叫僵尸粉更为贴切)的比例高达31%,较前一微博略低;而根据“独到”提供的数据,真实用户的比例为95.19%,僵尸粉的比例仅为4.81%,与上一微博基本持平。

1.1.3扩散分析 

根据“知微”提供的数据,本微博最大传播深度为5级,其中一次转发202次,二次转发129次,三次转发32次,四次转发3次,五次转发2次,平均转发层级1.76次,明显高出上一条微博。

该微博属于规律总结和趋势预判类型,符合“北大新媒体”常见的内容定位,有数据吸引力,特别是预测性数据凸显了知识的权威,让人有留下来以后慢慢琢磨的冲动,所以自然转发量较多,转发层级也高。

2百科部分

地址链接http://baike.baidu.com/view/9713264.htm

注:百科词条我们小组做的是生命记录(lifelogging),来源于参考书第十一章The Future Of NetworkedIndividualism,在词条编辑过程中,主要遇到了以下两个个困难:

1.资料主要为英文,中文资料较少。国内涉及lifelogging的只有极少的新闻报道,所以这次的前期准备,我们需要从Networked提供的参考文献、googlescholarWikipedia进行英文资料的查找。即使是这样,能找到的可用资料也比较少。

2.Lifelogging有关的多为现实应用,比如谷歌眼镜、NIKE+等等,缺乏相关的理论研究,仅有的几篇论文也是关于由lifelogging引发的隐私权思考。这也导致我们这次的百科词条可能“不够学术”,偏向于实际应用。

2.1
百科名片

生命记录(lifelogging)也称生命日志、生命博客,是捕获和存储人们日常生活体验的一种记录方式,代表着过去体验、现在生活和未来可能性的融合。它通过自动记录和分享人们的日常生活,包括去过什么地方、参加什么活动、使用什么媒介、见过什么人等等。[1]生命记录技术主要有两种功能:第一,“记忆备份”,像摄像机一样将一个人看到的影像和听到的声音记录下来,以便日后获取。第二,它们使得生命体验的分享和汇聚成为可能,记录者可以更好地和家人、朋友、同事进行互动。

2.2
产生背景

生命记录(lifelogging)是在数字世界与现实世界不断融合,信息沟通技术、数字存储技术不断发展,设备小型化、便携化的背景下产生的。它通过硬件和软件的结合,使得生命体验可以被捕捉、存储,并且分享给他人。

2.2.1
范内瓦·布什与MEMEX

早在1945年,美国科学家范内瓦·布什(VannevarBush)就提出要制造一种信息机器Memex(也就是“memory extender”这两个单词词首的组合,意思是“记忆的延伸”),用来帮助人们记忆。他说:“这种机器可以储存一个人所有的书籍、报告、通信记录,并且有一种快速和灵活的机制用来查询。”[2]但是,他没有说怎样才能造出这种机器。在1945年,这种设想还属于天方夜谭。

2.2.2
MyLifeBits

随后几十年,个人电脑发展迅速,使得储存和检索信息成为可能。而且,大容量硬盘正在变得越来越便宜。1998年开始,微软公司旧金山实验室的首席计算机科学家戈登·贝尔(Gordon Bell)决定尝试制造世界上第一台Memex,实现在一台机器中“储存一个人一生中所有的信息”。贝尔将这个实验项目称作“我的数字生活”(MyLifeBits)。MyLifeBits为贝尔准备了一套新工具。这套工具会录下他的电话通话内容、收听的电台或收看的电视节目。[3]当他在电脑上工作时,每浏览一个网页,系统就自动保存网页;每收发一次信息,系统也会保存。系统还会记录他打开的文档、播放过的歌曲,包括所有的搜索操作,甚至会记录他进行了多少次鼠标和键盘操作。当贝尔出门在外,系统会通过一台随身携带的GPS装置追踪他的位置,通过无线网络把信息备案。这样,参照档案中每张照片拍摄的时间,系统就能够“知道”照片拍摄的地点。贝尔还成天把微软特制的“感应相机”(Sensecam)挂在脖子上。Sensecam内安装有许多传感器,这些传感器能感应人体的发热量和所作出的行动等参数。系统内同时还安装有微控制器,可以监视各个传感器的信号变化,并以此决定是否要进行拍摄。

2.2.3
可穿戴计算机之父:史蒂夫·曼恩

史蒂夫•曼恩(Steve Mann)是世界上首位“电子人”(cyborg)。自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他一直使用可穿戴式计算机记录身边的一切,可以说是“生命记录”早期实践者之一。曼恩最近的一个项目是EyeTap数码眼镜。这些EyeTap眼镜可以固定在曼恩的头骨里并通过脑机接口与他的大脑相连。这使得他可以持续记录他的生活。

2.2.4
DARPA研究计划

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也曾启动一个关于lifelog的研究,旨在寻找能够捕获和储存人类所有经历的方法,以开发更高智能的机器人。研究希望创造一个有关人类生活的数据库系统,将人一生的经历全部记录下来,包括他拨打的电话号码、发送的电子邮件到每一次呼吸、每一个脚步以及去过的每一个地方。现在,一些博客高手已将其概念转变为“普通人自我记录的生命日志”。

2.3
现实应用2.3.1
生命记录摄像机

现今已有两种生命记录摄像机原型诞生:Memoto生命记录摄像机和OMG生命记录摄像机。两种摄像机都安装在头部的高度,能够自动为使用者拍摄照片。生命记录摄像机或许
会成为开始融入人们日常生活的一种东西。将如此多的时刻以照片的形式记录下来,记忆将变得可以“搜索”。[4]

Memoto自动相机】

Memoto相机是一种突破传统概念的新型相机,外形与普通邮票一般大小,只有26×26×9毫米。它能够夹在用户的外套上,通过将相机与iPhone应用程序相绑定,每30秒将生活点滴直播到网络,使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份记忆都被永远保存。这就是所谓的lifelogging技术。

在每一天结束时,将Memoto插入电脑,通过一个微型USB接口,将所有的照片上传并发给云计算服务器。照片一旦上传完成,可以通过公司的网站或iPhoneAndroid应用程序,按照片的位置、时间和日期进行查看,也可以与朋友分享。在隐私保护方面,Memoto相机将通过默认不公开、加密等方法来保护用户的隐私。 

OMG Life公司推出了Autograph相机,使用者只需将相机扣在衣服或者袋子上,相机就会自动进行拍摄。该相机衍生自另一项名为Vicon Revue的产品,Vicon Revue由微软和OMG共同开发,是为记忆力严重衰退的病人所设计,以便提醒他们到过哪些地方,做过哪些事情。

Autograph相机的自动拍摄功能经过精密计算:其内置6个感应器,包括卫星定位、颜色感应、加速器、动态侦测器、温度计以及磁力仪,帮助相机判断在什么时候进行拍摄。例如在你跑步追巴士之际,相机的加速器会自动感应并拍下照片;而当你从一间温暖的酒吧走到大雪的街道上和朋友打招呼时,相机亦会自动拍下相片。人生愈精彩,拍摄出来的相片愈精彩,在数十年后看回这些每天拍摄的相片,将会是有趣的影像日记。[1]

1.1.1
谷歌眼镜

谷歌眼镜(Google Project Glass)是由谷歌公司于20124月发布的一款佩戴式眼镜,它具有和智能手机一样的功能,可以通过声音控制拍照、视频通话和辨明方向以及上网冲浪、处理文字信息和电子邮件等。该眼镜能够在使用者的眼前进行投影,其优点在于实现了“增强现实技术”,这种技术是通过计算机产生的感觉来增强真实感;但在佩戴谷歌眼镜时,用户右眼球必须看着视野右上方的投影仪微光,才能看清楚数据与文字,可能会造成用户注意力分散,带来潜在的危险。尽管谷歌眼镜存在不足,但是其提供的功能在满足使用者记录生命的需要上可以发挥作用。[2]

1.1.2
运动追踪器

耐克和苹果公司2006年合作推出了可以监控使用者跑步过程与效果的运动追踪系列。装备了Nike+后,你在跑步时包括速度、距离、时间、卡路里消耗值等跑步数据将被实时记录在NIKE+的“数据接收器”中。Nike+由三部分组成:标有Nike+标志的耐克运动鞋,发射数据、放置在左鞋鞋垫下凹槽的芯片以及“数据接收器”。[3] 

1.1.3
完美的人体数据库

“生命记录”能在未来医疗领域大有可为。如果能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不间断测量与记录人体体温、心跳速率、血压以及体内生化物质含量的话,这些数据集合起来会是非常宝贵的个人健康数据,它们可以建立起一个精准的健康状况通报系统,不仅方便医生及时诊断出病症,还能为个人用药提供前所未有精确的判断依据。计算机科学先驱戈登·贝尔本人就曾进行过两次心脏旁路手术,他调出了“记忆银行”里关于自己在饮食、锻炼以及心绞痛发作次数、症状方面的内容,方便医生更好地了解他的身体情况。

1.1.4
法律调查利器

“生命记录”还可以成为一项法律调查利器。现在,许多离婚与办公室性骚扰案件已经允许使用来自手机与网络的数码证据,用于与当事人或证人的口供相对质。可以预想到,未来法院完全有理由要求调取案件相关人士的“生命记录”资料。就像当年在轰动世界的“水门事件”中调取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录音资料一样。值得一提的是,尼克松当年能够留下这么多成为证物的录音,全是因为他也是最早动了“生命记录”念头的先锋者之一,尼克松原本希望这些录音能为自己日后撰写回忆录提供素材。[4]1.2
未来发展趋势未来学家大胆想象:未来人类将利用纳米技术把芯片植入体内,甚至操控神经系统,记录和下载亲吻等美好的记忆。再进一步,可穿在身上的超级微型计算机将把人一生的记忆都储存下来,包括通过捕捉神经系统的活动信息来储存你的思想和情感。英国电信公司未来学研究中心主任伊恩·皮尔森说:“事实上,意识只不过是另外一种官能,那正是我们试图在计算机里增加的东西。”[5]他预测:未来45年内,人类在肉体死亡之前,可以将自己的记忆、思维与个性等信息存入计算机。到2050年,死亡将变成一个没有意义的概念。1.3
其它相关技术普适计算:普适计算的概念是由施乐实验室的Mark Weiser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提出:未来计算机将逐渐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与环境和谐地融为一体。增强现实:将计算机生成的虚拟物体、场景或系统提示信息叠加到真实场景中,从而实现对现实的增强。镜像世界:戴维·杰勒恩特在1991年预言,人类将用数据流和算法创造出一个真实世界的微缩模型,允许我们以前所未有的丰富细节与深度,观察和跟踪真实世界。虚拟世界:虚拟世界不同于增强现实、镜像世界,因为它是以计算机模拟环境为基础,以虚拟的人物化身为载体,用户在其中生活、交流的网络世界。
WarcraftSecond Life等。

1.4隐私权的探讨

随着“生命记录”的流行,从早餐的食谱、第一班地铁、第一个见面的人,到晚餐食物图片、共餐人面孔、开车回家路上的风景,以及起床、洗涮、上班、出差、机场……一切都变得尽人皆知,隐私成为人们讨论最多的话题之一。虽然每个人在记录“生命日志”时,主要记录的是自己的生活足迹,但其他人将不可避免地出现在记录里。打个比方,如果你打算将有自己在内的一张合照上传到网上,但合照内还有其他可能不愿意露脸的合影者,那你还有没有权利将合照公开呢?同理,如果“生命日志”记录者选择将部分记忆资料公开,是否会侵犯在里面露脸露声的人的权利?

美国《数字生活报告》也显示了人们对互联网时代下隐私的忧虑:调查人员对7213名用户进行问卷调查,发现55%的受访者认为技术在夺走他们的隐私,超过一半的“千禧一代(19841995年出生,与电脑同时诞生一代)”担心家人或朋友会在网站发布对自己不合适的个人信息。受访者对技术不断增长的担忧包括社会化网络和在线数据收集对用户隐私权利的侵犯,60%的受访者认为人们错误地过多分享了他们自己的想法和体验;2/3的“千禧一代”认为他们这代人没有个人隐私的概念。[6]

网络化个人需要在分享信息和信息暴露带来的风险之间做出平衡。在这个数字化足迹能被快速追踪,个人偏好、想法能被轻易揭露的时代,这个问题尤为重要。互联网使用者该如何减少信息分享带来的风险?一个新的均衡正在法律、商业和个人范围内形成。

法律方面,立法者面对着立法的压力,通过订立标准说明哪些个人信息能被组织或政府机构利用,哪些不能,以及利用程序是怎样的;商业发面,一些公司开始抓住商机,帮助使用者保护隐私,只将想分享的信息展现给他人;个人方面,人们更加注意信息分享的规范,以及信息暴露的程度。[7]信息通信技术的使用本来就是在便利和隐私方面进行摸索。展望未来,政府机构和服务提供商将在隐私保护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人们对信息分享潜在的风险也会有更加谨慎的判断。

心得体会 
丁怡婷

一、随堂作业

我们组负责的是networked family这一章节,这一章举了很多现实生活的例子,但是内容比较散、干货比较少,所以我们最初的内容编辑存在一定的困难。经过讨论,最后我们决定找一个比较有争议的话题,即信息通信技术的发展到底是增加了家庭沟通,还是减少了家庭沟通?这样的争议话题可以增强与粉丝的互动,粉丝愿意对这个疑问进行思考并转发。在微博作业的过程中,我有以下几个经验和教训

1.微博文字编辑要抓住重点,贴合粉丝,引起他们的兴趣。我们以“家庭沟通”这个话题为切入点,基本上不同年龄段、不同文化程度的粉丝都有话可说。微博的很多评论都是讲自己平时如何与家人进行沟通,技术发展带来的便利与阻碍等等。这也是我们组微博转发评论比较高的主要原因。

2.微博文字编辑要简洁、有逻辑。吸取之前小组的一些教训,我们认为将文字内容分点列出十分重要,因为这样可以让粉丝一目了然。通常我们的经验是,一条微博文字很多,却又不分点,粉丝往往没有耐心看下去,直接跳过,导致转发量的流失。

3.微博配图要切合文字,注重趣味性。一般来说,有配图的微博会比无配图的微博更受欢迎。我们在制作微博的过程中,决定将每一条要点配一张漫画图,并且紧密贴合生活实际。比如妈妈的叮嘱、家人一起浏览网页、儿子向妈妈寻求建议等等,这些都是我们生活中最常见的情景,最能引起粉丝共鸣。不排除有粉丝单纯因为喜欢我们的配图就转了这条微博。

4.与粉丝的互动很重要。在评论中,我们会针对粉丝提出的问题进行答疑,对于精彩的评论,我们还会回复“赞”。这种直接的交流,提升了粉丝的积极性,甚至有好些不认识的网友,因为与我的互动而加了我的关注。

5.但是我也有小小的遗憾,因为微博内容是从英文直接翻译过来,文字有些拗口,希望下次能够在文字编辑上进一步提高。

二、随堂微图

随堂微图我们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数字化发展定律”,另一部分是“数字化融合趋势”。做“数字化发展定律”是因为这部分干货比较多,算是一个知识普及贴,可供粉丝收藏;做“数字化融合趋势”是因为这部分有很多比较有意思的前沿科技,展望了未来数字世界的发展趋势,参考价值较高。但是在查找资料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一些困难。比如大部分资料都是英文的,在翻译方面我们得下一些功夫。以下是在随堂微图制作中的经验和教训:

1.微博的文字部分首先就要抓住粉丝的眼球。因为在浏览过程中,粉丝首先看到的是微博的文字,微图是看不清楚的。我们应该让文字具备充分的吸引力,吸引粉丝将图点开。所以我们是以“数字化发展的定律你知道多少?数字世界与现实世界的融合又会出现哪些趋势?”的提问方式编辑文字。粉丝如果有疑问或者有兴趣,就会继续浏览大图,继而转发。

2.微图的布局要简洁、配色要恰当。在制作之前,我将闪闪师兄推荐的信息图网站浏览了一遍,学习这些信息图的布局。我发现,好的信息图不仅仅以内容取胜,它们的布局、配色等方面也做得很好。经过讨论,我们决定将微图的风格进行统一,比如我们的主配色是翠绿色,每一条定律都是发明者的照片加内容介绍,以横线隔开,且照片是交叉放置(比如上一条照片放在左边,下一条照片就放在右边,既有规律又不会产生审美疲劳)。

3.有力的数据可以为微图增彩。微图主要以图为主,文字不宜过多。这时,用简洁准确的数据说明问题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比如在讲到摩尔定律的时候,我将晶体管增加的数目以天平形式来表现,这样既能说明问题,又比较形象。

4.微图制作技术有待加强:因为不熟悉PS,我们的微图是以长PPT的形式做出来的,略显简陋。与一些做得比较好的小组相比,存在一定的差距,还需要我们的进一步学习。

三、百度百科

百科词条我们这组做的是生命记录(lifelogging),来源于参考书第十一章The Future Of NetworkedIndividualism,在词条编辑过程中,主要遇到了以下几个困难:

1.资料主要为英文,中文资料较少。国内涉及lifelogging的只有极少的新闻报道,所以这次的前期准备,我们需要从Networked提供的参考文献、googlescholarWikipedia进行英文资料的查找。即使是这样,能找到的可用资料也比较少。

2.Lifelogging有关的多为现实应用,比如谷歌眼镜、NIKE+等等,相关的理论研究几乎没有,仅有的几篇论文也是关于lifelogging引发的隐私权思考。这也导致我们这次的百科词条“不够学术”,偏向于实际应用。

无论是微博、微图还是百科的制作,都让我获益良多。一方面,我锻炼了实践能力,对于新媒体的了解更加深刻,尤其是加入了“北大新媒体”后,我才知道原来一个微博的运营有那么多讲究的地方;另一方面,在做作业的过程中,我们查找了大量的资料,进行思想碰撞和团队合作,小组成员感情加深。对于相关领域的研究,比如数字化融合趋势、lifelogging等也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最后,还要谢谢杨老师和助教一个学期的辛苦工作以及对我们的帮助指导。

 
李海雁

一、惊喜   

很幸运自己这学期选修了这门课,否则就会因为失去了一个学习、积累、提升的好机会而遗憾了。我以为新媒体课是我们学院与众不同的一门课程,一学期的学习不断带给我惊喜。

首先惊喜的是老师独特的教学方式。杨伯溆老师很务实,同时对于新媒体的想法又很前沿。杨老师上课用的讲义及课上提出的想法常常让我对早已习以为常的事物进行重新思考,并在思考中重新构建对新媒体的认识。

其次惊喜的是课程使用的新媒体领域最前沿、先进的教材。小组的平时及终期作业都围绕Rainie
Wellman所著的NetworkedThe New SocialOperating System展开。作为老师极力推荐的英文教材,阅读时不仅使人得到最新的知识与观点,还给人接触优美英语的机会。

再次惊喜的是考核的方式。借助北大新媒体发布微博、微图以及自主创建百度百科词条,这些都是我从未尝试过的。140字的微博需要我们精简教材内容,将最精华的部分呈现出来;微图则需要我们有较好的制图技术将信息点和知识点表达出来;而百度百科词条的创建则需要我们对某一事物有系统的研究。三次作业对我来说既是挑战,又是证明、提升自己的机会。

二、收获

在如此多惊喜之下,我能做的就是认真地听课、阅读教材,以及积极完成小组作业。一个学期下来,积累了很多。

首先是关于新媒体知识的积累。本小组完成微博、微图、词条是一个知识积累的过程,将微博、微图的评论及转发进行分析则又是一个加深知识理解的过程。其他小组展示作业、小组间微博及微图互评是一个互相学习、共同提高的过程,杨老师和助教姐姐的指导则又是一个提升进步的过程。

其次是使用新媒体能力的积累。虽然自己也有注册微博,但平时只将微博当做娱乐休闲的工具,而课程的学习促使我利用微博探讨学术问题;制作微图时,尽管之前没有经验,但是在和小组其他成员一起探索的过程中,制图也不再成为难题了;创建百科词条时,前期资料的搜索、研究、讨论,以及在百度百科上抢注词条,都是充满挑战、新奇,同时也富有成就感的事情。

再次是团队合作能力的积累。整个学期的三次作业,全都是以小组的形式完成的,我要谢谢怡婷和济州师兄,正是因为我们的共同努力,我们的作业成果才能展现在大家面前!

最后还要总结一下三次作业的经验教训。微博配图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在信息的呈现上还应多考虑传播因素,比如微图的内容对于大众媒体来说可能过于偏向学术了。且由于我们对新媒体的理解还存在不足,我们在内容的理解及最终呈现上还尚未达到更高的水准。总而言之,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们小组的新媒体之路还长着呢!

 
惠济州

在两次作业的亲身实践中,我有以下三点感悟。

首先,我们在编辑文本时,并未看到“关键词”的重要性。当前,关键词营销已经成为了微博营销的重要方式。在“北大新媒体”2012年12月9日发布的“随堂微图”中,微博文本巧妙地将自身主题与当下的热点关键词——《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相结合,受众可以通过微博搜索、微博广场找到这条微博,这就增加了多级传播的可能性,同时,契合热点的文本编辑方式也容易吸引受众的眼球,博取更多转发机会。所以,我们在以后的微博运营实践中,要更多地将热门关键词嵌入至自身内容中,使微博更“平易近人”,更富有吸引力。

其次,在微博传播的过程中,我们重视与转发、评论用户的互动,几乎对网友提出的所有有价值的问题进行了回复解答,与网友就新鲜的观点、视角进行讨论,这既是利用实践机会进行传播学、社会学知识的传播、学习,也为微博制造了二次推广的机会。我们将每一条回复的微博都以转发的形式再次呈现到粉丝面前,提高了微博的活跃度和新鲜感,并在转发内容中补充新的知识。同时,每互动一次,前述微博中所有被@的人都会再一次接到提醒,这又增加了多级转发的可能性。

最后,两次作业的配图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缺陷。“随堂作业”的漫画配图虽然制作质量上乘,但是承载的信息量太少,只是单纯地解释了微博文本的内容,并没有将微图的功效发挥到最大;“随堂微图”的配图虽然遵循由理论到实际的结构,逻辑感很强,但是在微图的最上方放置了“基础理论预测”这一专业性较强的知识,导致非专业人士无法被快速吸引,而之后虽有巴西奥运、魔兽游戏的兴趣点,但是很多用户在看到这些兴趣点之前就已经流失了。所以,之后的长篇微图制作,应遵循新闻写作中的“倒金字塔”结构,将最有趣、最有价值的信息放在最上方,以便起到吸引注意力的功效。

杨老师评语:好!扎实的努力和收获!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