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作业展:社会学基础与新媒体传播课程 (第3组)

杨荃 赵恺 马珺

二〇一三年一月

第一、二部分

微博、微图作业影响力分析与思考

微博,是一个基于用户关系的信息分享、传播以及获取的平台。2009年,门户网站新浪网推出了新浪微博,自此,微博在我国的发展势头迅猛,微博用户每时每刻都在增加。在学习本课程之前,我们已经都是新浪微博的用户,但平时对微博的使用基本只限于阅读、转发、评论等最基础的层面,对微博的了解非常有限,更是几乎没有思考过信息的传播机制。在微博上,信息的传播速度大大加快,“转发”功能使得信息能够在短时间内裂变式传播——那么,这个传播机制是怎样发生作用的?传播链环如何形成?某条微博产生影响力的根源何在?怎样的微博更能够引发他人关注,形成广扩散、深扩散、持久扩散?——这些,正是本课程的学习和亲身参与微博内容生产所带给我们对于微博的进一步思考。我们希望能够通过对本组微博作业、微图作业的分析以及与转发量最高组的对比探讨,总结经验、反思问题,更全面地了解微博的特性和评价标准。一、随堂微博、微图概述和主观评价

1.本组随堂微博本组微博内容来源于教材第四章的内容,总结了三点移动革命带来的“怪现象”。配图采用当下流行的暴走漫画为素材制作四格漫画,围绕三点“怪现象”设计场景,并在右侧附上相关的实证研究结论(来自教材)。在编写、制作的过程中,我们比较注重的是:第一,通俗的现象与学术语言的结合,若只讲理论可能难以使读者理解、产生共鸣,这一点在文字和图片上都有体现;第二,将教材上篇幅较长的内容归纳为3点并使用数字序号标明,能够使读者更容易阅读。疏漏之处在于图片上文字偏小,必须点击“查看大图”才能看清,给读者造成了不方便

2.随堂微博转发量最高组微博微博内容来源于教材第五章的内容,探讨了线上社交和线下社交的关系。信息图的手绘部分借助热门英剧《Sherlock》中的人物与福尔摩斯原著中的人物的对比,表达了网络时代带来的人际交往的变化,同时由于借用了流行元素,非常容易引起人们的关注。另外,在微博文字中提出问题,也是激励其他人参与讨论的有效手段。

3.本组微图内容来自教材179页表格——传统式工作与网络化工作的对比。将表格内容总结为空间的变化、工作的变化、伙伴的变化、团队的变化,每一个部分再细分成两点区别。每一小点不仅仅用文字说明,而是采用图形将其可视化,更直观、方便理解。采用红蓝配色,视觉效果有整体感,并且体现出传统式工作、网络化工作给人直观上的感情冷暖差别。缺点仍然在于字体偏小,这也导致很多用于增加喜感的小细节很难被观察到,如采用“小秋裤”“小毛衣”“小围脖”表示同一工作组,“小芹菜”“小茄子”“小冬瓜”表示另一工作组等,由于字体太小,可能并未达到很好的效果。

4 .微图转发量最高组微图内容来自于教材第十一章276-285页,是一个总结性质的信息图,介绍了数字化发展的五个定律和数字世界、现实世界融合的四个趋势,内容丰富。图片制作虽然没有贴合当下微图制作的主流设计理念,但介绍清楚,尤其是在内容理论性非常强的情况下能够加入大量图象表现主题,可以说很好地达到了微图传递信息的目的。

二、微博影响力评价——工具和方法

一条微博的最大价值在于它的影响力,对于影响力的评价需要从客观标准出发。我们认为,微博的影响力有两个维度:传播力(转发)和互动性(评论)。

1.传播力(转发)

快速、大范围地传播信息,是微博的最大价值之一。我们使用四种微博分析工具对一条微博的扩散过程进行分析。

首先是知微http://www.weiboreach.com/),免费版提供1000以下转发传播分析,每天可以试用10次;提供可视化的微博传播路径图、转发时间曲线、传播关键人物分析、转发粉丝属性分析、传播层级比例分析等;可视化界面非常精美。但是关键词提取不令人满意,经常出现不合常理的拆分。

微博风云(http://www.tfengyun.com/),可以进行传播链分析,限制为5/月,1000转发以下。对于转发用户属性分析比较细致,但扩散图是静态图,无法显示节点账号信息。优点是关键词提取比较可信。

北大PKUVIS微博可视化分析(http://vis.pku.edu.cn/weibova/weiboevents/很有特点的微博传播可视化分析工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不同形状的传播图,转发分析数限制在1500以内。传播图的节点大小可以表示转发数或粉丝数,并可以设置粉丝数、转发数、字数等条件对转发者进行过滤,而且节点不仅显示用户名,还显示转发时的评论,这是其他分析工具不具备的特点。

独到(http://www.doodod.com),提供可视化的微博传播路径图(多种形状选择),传播关键人物、转发粉丝属性分析、传播层级分析等;与“知微”功能基本相同。可以计算单次转发比例,转发者的粉丝人数分布更加详细。

2.互动性(评论)

双向传播是微博的最大价值之一,所以能否引发阅读者的深度思考和表达欲望很重要。转发量高不能完全代表微博的影响力大,还需要对微博引发的评论进行一定的考察。我们将从四个方面考察微博的互动性:

评论/转发比,即评论数与转发数的比值;

有内容的转发占总转发数百分比;

有价值的评论数总评论百分比,“有价值”的界定是围绕与微博内容或形式发表观点、展开讨论的评论,没有发表自己的观点(如“支持”“帮忙转”)以及回复内容与原主题无关的评论不计算在内;

评论焦点分析

三、传播力评价:本组随堂微博、微图扩散分析

1.扩散路径、节点与层级(1)

 
本组随堂微博扩散图以上是本组微博的传播图(采用PKUVIS环状图),左边节点大小代表转发数,右边节点大小代表转发者的粉丝数。知微分析显示本条微博消息曝光量达1433173人次,传播层级最高达到第三层(第一层68%,第二层29%,第三层3%),关键传播账号包括杨伯溆老师、组员、中国网络传播学会和其他陌生网友,如“我是周叔”、“小跳侠”等。可以看出,一条微博的关键传播节点可能出现在:关心这条微博的人,如组员、杨老师;关注微博内容的人,如“中国网络传播学会”。这一条微博,我们完全没有进行有意识的推广(每个组员只引发了一到两次转发),也就是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北大新媒体”所发微博的自然传播状态。在没有进行人为推广时,一条内容偏学术、专业性较强的微博可能并不容易形成广泛传播和深层传播。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在右图中可以看到一个非常大的节点。这位网友“陈迪先生”是深圳市恩格互动信息咨询有限公司CEO,新浪认证用户,粉丝数高达105万,但并未引发下一次转发。从概率上来讲,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猜测,出现这种现象可能是因为其转发时间(01:51)处于用户活跃度低谷期,并且在01:47-01:54之间连续转发了11条微博。可见传播时间、传播密集程度等因素都会对传播效果造成影响。(2)
 
本组微图扩散图以上是本组微图的传播图(采用PKUVIS环状图),节点大小代表转发数。知微分析显示本条微博消息曝光量331582人次,最大深度(传播层级)达第四级(第一层73%,第二层16.5%,第三层9%,第四层0.5%;但如果用微博风云的层级分析,则最高深度为五级,第一层35%,第二层39%,第三层15%,第四层3%,第五层以上8%),关键传播账号包括杨伯溆老师、谭卓老师、组员和其他同学。这次的微图我们进行了一些推广,包括在转发时“@”其他人、积极与网友互动等。可以看到传播层级有所加深,我们的组员在回复杨老师的微博之后,又引发了新的一些转发,从而引起较长链扩散。这一点可以从知微的扩散图中更清楚地了解,如下图: 

2.扩散时间趋势

我们将本组微博和微图的转发时间曲线(来自知微,单位时间的转发量变化趋势)对比来看,如下图: 

本组随堂微博、微图转发时间曲线图中上图是随堂微博转发时间曲线,下图是微图转发时间曲线,由于微博是没有经过人为推广的自然扩散状态,所以我们可以以上图为对照组对比分析人为推广的效果。观察上图同时结合“微博风云”的转发时间分布数据,可以看出,转发高峰出现在最初的一个小时(19:00- 20:00)、人们睡前的时间段(22:00-23:00)以及第二天早晨(8:00-9:00)。新浪《政务微博运营规范手册》提到:每天9-10点、16-18 点、21-24 点在线微博用户较多,即刚开始上班、晚上下班前和睡前三个时间段是最适合发布微博的时间。从这一条微博的扩散时间分布看来,确实是比较符合的。而在最初发布15小时之后,转发量就很少了。对于下图中显示的微图扩散时间,我们也可以发现类似的规律,即最开始的一个小时是转发高峰。但下图中出现了第二个转发高峰(12218:30),原因在于截止时间前的集中推广带来了较多的转发。这是人为推广的效果,但如果在自然扩散状态本身的转发高峰期进行推广,效果应该会更好。3.  转发者构成(1)
 
本组随堂微博、微图认证比例在随堂微博作业中,普通用户、微博达人、个人认证的比例分别是61.2%31.9%6.9%;在微图作业中,三者比例分别是74.4%22.9%1.6%。我们猜测,因为我们的好友大多是普通用户,所以存在人为推广时,普通用户的比例会升高。(2)
 
本组随堂微博、微图水军比例在随堂微博中没有出现水军,说明微博在自然扩散的过程中一般不会出现水军或只出现极少水军。但是在经过人为推广的微图中就出现了水军,这可能是因为我们的朋友有一些并不是活跃的微博用户,甚至仅仅注册了微博账号,关注别人而自己很少发布微博,但在人为推广中这些人群加入了传播,即被界定为“水军”。另一个现象是,很多时候会发现第一天没有出现水军,但第二天就出现了水军,这里的原因也是相似的。当我们使用SNS或微博私信向好友进行推广时,活跃使用者会很快看到并转发,但非活跃使用者由于不常登录,可能要到第二天甚至更久以后才能做出回应。所以表现出最初的转发是“非水军”带来的,但后期就会出现“水军”的转发。(3)
 
本组随堂微博、微图微博来源“微博风云”分析显示,在随堂微博中,微博来源只有45%来自网页(专业版微博加新浪微博),但在微图作业中有63%来自网页(专业版微博、新浪微博、360安全浏览器)。我们可以猜想,在微博自然传播过程中,微博的扩散主要借助活跃用户的力量,这些人一般会经常使用手机端刷微博;但人为推广往往借助电脑,比如在SNS上给朋友发微博地址等,因此就会增加电脑的使用。
此外,还可以通过微博分析工具得到转发者的性别比例、注册时间、地域分析、粉丝分布等,因为并无显著特点,此处不再赘述。

四、互动性评价:本组随堂微博、微图互动分析

在这一部分,我们依照上文界定的互动性评价四个方面对本组随堂微博、微图互动性进行分析。

1.随堂微博的互动性分析

本组微博作业转发数为116,评论数为41(截止到2013114日),评论/转发比为0.353,有内容的转发占总转发数百分比为51.79%(数据来源:独到),有价值的评论数为32条,占总评论百分比78.0%。讨论焦点首先可以从关键词分析上看出:手机、社交、空间、座机、电话、短信、方式、社会、网络、科技、程度、号码、通讯录、现象、问题等(来源于“微博风云),与移动革命紧密相关。具体来看集中于:

第一,对于微博语言、内容的评论。

如“pocchong萌萌希要学术: absent presence 说法很传神。”“卓_耿耿:习以为常的事,被道破时惊为天人。习惯可怕,改变习惯更可怕。”

第二,举出自己生活中的例子表示赞同。

如“馨木的围脖儿:对第一点体会尤深,电话本里存了几百个电话号码,但是经常会用到的也就几十个。”“杨小荃:回复@北京大学胡馨木是呢,不过我经常会翻翻通讯录,看到陌生的名字就试着回忆一下,实在回忆不起来就删了……有时候也想和久未联系的人联系联系,但彼此都不熟了,突然发个短信太奇怪。”“哲学爱赵悦:我只知道爸妈的手机号,不知道家里的座机号。”“CT陈彦蓉:强烈赞同手机使用与亲密程度相关,自己的通讯录里就有一些仅仅是存着的号码……”

第三,对手机、移动革命的作用、影响的探讨。

如“沈如花想去圣托里尼看日出:看来移动革命对社交的影响是最大最明显的。深受其害啊。”“马珺是情绪化的理性人:回复@沈如花想去圣托里尼看日出:也不一定是受其害吧,我们只有清晰的认识才能更好地利用呢~”“馨木的围脖儿:某种意义上手机真心是束缚人的电子狗链~”“魏兆阳要正能量要有点脾气:移动革命缩短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但是,手机却绑定了人们的生活。”“姚怡云_olivia:这个研究很有意思,移动革命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重新定义了社会关系与人际交往!”

第四,引申出的更深入思考或是对未来的疑问。

如“草意山:而今与密友也并不常电话、短信联系了,反而时常在社交网站上留言或互评,交流变得间接、延时,倒是类似微信语音功能app的普及可以一定程度弥补语言交流的缺失。科技理应是这样,致力于创造更融合的人类社会。”“苏小淼-春天:使用习惯代表了某种行为心理,特别是群体性行为如何选择更有效同时对方更易接受的方式交流?”“杨伯溆:昨天看到IBM的研发中心,员工小小的空间里,每个办公桌上还都依然摆着部固话,他们还用吗?。更进一步,十年内,我们会不会彻底摆脱固定电话?”

2.微图的互动性分析

本组微图作业转发数为188,评论数为47(截止到2013114日),评论/转发比为0.25,有内容的转发占总转发数百分比为39.66%(数据来源:独到),有价值的评论数为39条,占总评论百分比83.0%。讨论焦点从关键词来看有:网络、媒体、效率、方式、模式、个人、时间、图片、问题、优点、目的、趋势、条件等,具体来看集中于:

第一,对图片制作技术的关注。

如“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看出:想知道你们的作图软件……”“赵恺的2013:回复@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看出:就是用ps做的哈。”“孙畅sunrise:好喜欢这张配图的style!!”“赵勤勤蘑菇头:超喜欢这种风格的说!创意、排版和色调都特别赞~美中不足是字有点小啦,看不清><

第二,对于微图提出的问题(传统式工作和网络化工作,你更喜欢哪个)发表自己的看法。

如“佳宁L:更喜欢有人情味的工作方式呢~”“文轩宇:细想想看,其实还是传统型的更有助于人际沟通和情感交流;不过不可否认的是,网络化工作确实给今天的生活提供了很多便利。”“谭卓又叫小卓子:真正核心团队的工作状态还是非网络化工作方式好,很多时候网络化的便捷、迅速等优势,其实是现实的无奈。”

第三,猜测未来发展方向。

如“@河岸留言ing:个人见解网络化是发展的方向,虽然也有弊端。”“@杨小荃:回复@少女小启启:我觉得传统式的优点主要在于同事间关系更紧密,团队更团结,这个就需要现代的网络化公司能够重视起氛围建设,采取行动加强集体凝聚力,如果一个公司能在网络化发展的同时不抛弃传统式的优点,我觉得一定会更容易成功。”

3.互动性小结

在随堂微博和微图中,有价值的评论比例都很高,无价值的评论如“mark”、“看看”、发表情等,都来自陌生网友。在微图中,有内容的转发比例相对较低,原因可能在于人为推广的对象对微图内容本身并不感兴趣,直接转发的较多。从讨论焦点来看,基本都是围绕微博、微图内容进行的,没有出现熟人之间版聊、歪楼等现象。

五、与随堂微博、微图转发次数最高组的关键不同对比
比较研究是社会研究的主要方法之一,通过对比可以更清楚地发现特点,总结长处和不足、经验和教训。因此我们在分析本组随堂微博、微图的同时,也分析了转发次数最高组的微博、微图,找出其在扩散过程中与本组的关键不同之处,希望能够发现更多微博传播扩散的规律,从而更全面、深入地思考微博影响力的根源所在。

1、转发次数最高组的随堂微博简析
该微博转发615次,消息曝光量1912070人次,最大深度(传播层级)达第五级,关键传播账号包括杨伯溆老师、组员和组员的同学。人为推广在微博的广泛扩散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从知微的扩散图可以明显看出两个关键推广点,
从微博来源来看,62%来自网页(新浪微博、专业版微博),与前文所做“推广力度越大,发自网页的比例越高”的猜想是相符的。
另外从传播时间曲线来看,更贴近自然传播状态下的曲线,说明人为推广是从微博发布最初就开始进行的,前期推广力度大,而这样也是最有效的。
从互动性来看,该微博评论/转发比为0.291,有内容的转发占总转发数百分比为52%,有价值的评论数为132条,占总评论百分比73.7%。其讨论焦点在于以下几点:
第一,对图片制作、绘画技术的关注、称赞。如“@笑恩:可以提问这个微博图是怎么做的么?是PPT还是?卡通是自己画的么?”“@疫苗姐姐_亦妙:好可爱呀!赞!挺之!”
第二,对于微博提出问题(网络让你孤独吗?)的回答。如“@阳光不是小学生:网络有时候让人孤独,但是其实不孤独,因为这是一群人在一起孤独。alone together.”“@金永辉Philip:其实网络并没有使我们孤独,反而是我们交友圈扩大、让我们的生活更加丰富。”
第三,关于线上社交和线下社交(网络和生活)的讨论。如“@ Samuel_H:社交网络对于维系真正的比较近的关系(亲人恋人好哥们儿闺蜜们)是有帮助的,但这必须建立在线下面对面交流的基础上。但如果企图以线上交流替代线下交流,则会有害。”“@ ZY-Faith:线上也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分配好时间,把握好度最重要,线上线下的生活都该有~”
第四,与微博内容无直接关联的版聊。如“@麥MikeJ:回复@姜静沁心小ZACK要涅槃 曼祺哥的微博是什么?让二位神argue一下。”“@蔡珩toosimple:回复@小ZACK要涅槃:恩你很有做新闻的天赋啊。”“@躺枪君:回复@蔡珩toosimple: 怎么可能。。。”
与本组相比,在主要围绕微博内容讨论的同时,增加了一些组员和其他同学间的互动,这种互动往往是与微博内容本身无关的版聊。

2、转发次数最高组的微图简析
该微图转发400次,消息曝光量525324人次,最大深度(传播层级)达第五级,关键传播账号包括杨伯溆老师、组员和组员的同学(例如雷声)。与随堂微图一样,我们看到了组员推广的作用,从知微的扩散图可以明显看出两个组员的推广作用是最强的,最长传播链也出于此。 从微博来源来看,73%来自网页(新浪微博、专业版微博、360安全浏览器),进一步验证了前文对于推广力度和网页来源比例正相关的猜想。 该微图的转发时间曲线和最标准的时间曲线有所不同。转发最高峰没有出现在发布最初的几个小时内,而是出现在第二天上午11点左右。我们猜想,这种现象也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推广行为集中在这个时间,并不是像上一组随堂微博一样是从最开始就大力推广的。而我们也观察到,该组微图的转发次数(400)比随堂微博的转发次数(615)少很多,推广时间的差异可能是原因之一。

从互动性来看,该微博评论/转发比为0.305,有内容的转发占总转发数百分比为45%,有价值的评论数为78条,占总评论百分比63.9%。其讨论焦点在于以下几点:
第一,对微图“科普”作用的肯定。如“@刘纯钰_拌饭幸福刚好够用:虽然数字技术已融入我们生活,不过这下算科普了。” “@东野家:数字技术普及贴,蛮有意思~”
第二,关于微图内容(数字化发展定律、数字世界与现实世界的融合趋势)的探讨。如“@杨静Lillian:我现在反而越来越怀疑库兹韦尔的预测,因为对人的大脑和精神意识的研究还远不充分。”“@孙畅sunrise:梅特卡夫定律加六度空间理论,那么网络中一个节点的价值应该维持在n的六次方左右,不过意见领袖的出现要另外考虑。
]第三,围绕制图技术、效果的讨论。如“@阿修得了Hiddlestoniac:长知识鸟~但是这个图片P的略微简陋不是么……”“@怡婷最喜欢eating:回复@阿修个个是bamboo酱:嗯嗯,谢谢建议,技术略烂,这个图是用PPT做的,以后一定好好学习。”“@Kevin273:图太密,碎片了看文字看不完。”
第四,与微博内容无直接关联的版聊。如“@还是叫我阿彬吧:回复@怡婷最喜欢eating:你自己说要给转发加评论的,我总不能说,胖婷吃吧吃吧这种话吧!= =”“@怡婷最喜欢eating:回复@还是叫我阿彬吧:给你跪了!!!”
与随堂微博相似,在该微图的评论中也存在较多的版聊,这一点使得其有价值评论百分比相对较低。

3、对比小结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将该微博转发数量更多、层级更深的原因总结为以下几点:
推广力度大;推广时间早且更符合微博用户上线高峰曲线;互动更多,既包括组员和网友的互动,也包括组员间或者组员与熟人间的版聊;以及组员本身的粉丝数量、质量等;这也是这两组转发量最高的微博/微图与本组的关键不同所在。

六、微博影响力的相关理论探讨和启示

1、人际关系网络
微博的实质其实是一个人际关系网络。社会网络的现代研究表明,常见的网络结构可有三类——分别对应于人类在洞穴时代的社会结构(人与人之间平均距离很大并且熟人之间团聚性很高),在完全互联时代的社会结构“熟人社会”(人与人之间平均距离很小并且熟人之间团聚性很低),和介于这两种结构之间的所谓“小世界”社会结构。[1]有研究表明,最有利于传播合作信誉的,是小世界网络。[2]小世界网络可以反映陌生人由彼此共同认识的人而连结的小世界现象。小世界现象另外一个更加广为人知的版本就是“六度分隔”(six degree of separation),即每个人最多通过六个人就能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有学者研究了twitter用户间的关注关系,发现任意两个用户间的平均距离是4.12,这甚至短于六度分隔理论的距离,证明微博世界中的人际间相互关联要比现实的社会网络更加有效,信息在人际间传播的路径更短。对比熟人社会与小世界网络的信息扩散我们会发现,前者很利于信息在熟人圈内的快速扩散,但是由于人与人之间的团聚性非常高,熟人重叠的比例很大,在完成圈内传播之后就很难进行更大范围的扩散;而后者则强调,人与人之间的朋友重叠性低,这也是六度分割理论的基础之一,当信息在一个人的朋友圈中得以扩散后,就获得了更大范围的传播可能性。
具体到我们的微博和微图的扩散,在第一个层级,北大新媒体的“好友圈(粉丝)”分布很广泛,彼此之间的联系较少,形成的是一个星状的局部网络结构,这个结构是有利于创新扩散的。但是从我们的同学来看,许多同学利用微博的主要目的还是与自己的亲朋好友进行联系或者关注一些“草根大号”,后者转发我们微博的可能性比较小,而前者则构成了一个团聚性高的“熟人社会”,这对微博在更深层级上的传播有一定影响。
除了粉丝构成会对微博在某一节点的传播形成影响之外,在原微博下的互动也会形成某种类似熟人社会的信号。不可否认的是,当组员和陌生人之间进行互动时,可以激发讨论,寻求新的焦点,增强微博的影响力;而与之相对,当组员或班级同学在微博下形成版聊时,则会在某一程度上限制了其他人的介入,也就丧失了一些获取新观点的机会。

2、创新扩散理论
创新扩散理论是美国新墨西哥大学弗雷特·罗杰斯(Everett M.Rogers)教授在《创新的扩散》的一书中总结出的一种创新事物在社会系统中扩散的基本规律,并总结出一种S型扩散曲线。罗杰斯认为,创新的扩散总是一开始比较慢,然后当采用者达到一定数量(即“临界数量”)后,扩散过程便突然加快(即起飞阶段),这个过程一直延续,直到系统中有可能采纳创新的人大部分都已采纳该创新后,到达饱和点,扩散速度又逐渐放慢。采纳创新者的数量随时间而呈现出S形的变化轨迹。
通常,当一种创新刚刚开始在系统中扩散时,人们对它的接受程度比较低,因此一开始扩散过程比较缓慢,表现在S曲线上,这一阶段曲线的坡度比较缓和。当采用者比例一旦达到临界数量,扩散过程就会加快,出现起飞,曲线的坡度陡峭起来,以致系统中大部分最终会采用该创新的人都在这一阶段采用。然后,扩散过程再次慢下来,系统对创新的采用逐渐达到饱和点,曲线又以极缓和的坡度上升。整个扩散过程呈现S形曲线的模式。罗杰斯在研究中指出,绝大多数创新的采用轨迹都是S形。但是各个创新之间,S的坡度不同。创新的扩散理论认为,创新的过程由创新、传播渠道、时间和社会系统四个要素组成。[3]
在我们的随堂作业中,微图和微博的扩散理论上也符合创新的扩散原则,但是从具体的图线来看,我们能发现,四条微博都是在最初的时候传播速度较快而之后渐弱,似乎没有经历创新扩散理论中的缓慢的初始阶段。从四个要素分别进行分析:微博和微图内容的创新性体现在如何选择书中理论进行理解和整合,并用一种吸引人眼球和容易理解接受的方式表达出来,这对于学术性较强的理论有比较高的要求。传播渠道方面,微博作为一种新兴的特殊的传播渠道,具有比传统的大众传播更及时的传播反应和速度,以及更广泛的传播可能,可以猜测:在新媒体上,传播过程将呈现一种更紧凑的S型,在三个阶段,尤其是前两个阶段都有所压缩。从时间来看,创新扩散的理论认为扩散的时间因素包括创新决策过程、创新精神和创新的采用时间,对于我们的微博来说,创新决策过程是一个被压缩到非常短小的时间范围内的因素,因为人们在微博上总是快速浏览基本信息,短时间内做出是否感兴趣甚至转发评论的选择;而创新精神则取决于关注微博的粉丝构成,可以简单推断北大新媒体的好友圈是以关注传播学、新媒体发展的人为主;而我们同学的好友圈则以大学生为主要群体,这两类群体都具有相比较更强的创新精神和接受能力,这也就决定了这一人群中个体的创新采纳速度比不具有创新精神的个体采纳速度快。从社会系统来看,如果微博或微图的内容正好对应着上述群体所共同面临的话题,并具有可讨论的价值和意义,则更具有创新扩散的可能性,这也就可以从某一个角度解释为什么有一组做“网络化家庭”的微博和微图并没有达到十分好的传播效果,可能是因为大学生对这方面的感受并不明确和突出。
总结来看,由于我们的随堂微博和微图的具有比较容易接受的创新性,在具有创新精神特点的粉丝群中被接受的速度较快,也就是适应期非常短,而这类群体对微博的转发速度也相对比较及时,多个因素造成了在我们制作的微博微图的传播过程中S型曲线第一阶段表现不突出的现象。也给我们以一定的启示,即在微博微图内容的编写上,可以向更具有创新性或者更吸引人的方向有所侧重,以给受众更大的创新感知。

七、关于微博推广的感想和可行性建议
在上文中我们已经总结了一些我们在对微博和微图作业的传播过程进行比较分析时发现的现象和结论,关于微博的推广,我们也产生了一些自己的感想,在这里将其总结为四组关系。
1、内容质量与人脉推广的关系:互相促进
虽然在我们的微博和微图的传播过程中,都进行了一定的人脉推广,但是在分析过程和这学期对微博的使用体验中,我们发现,更需要明确的是,内容的优质和新颖才是一切传播的基础。尤其是作为一个需要长期运营的微博账号,只有长时间保持高质量的内容发布,才能引来更多的稳定粉丝关注,增强微博账号本身的固定影响力和公信力。另一方面,人脉推广时如果有高质量的微博信息作为基础,也更利于某一条单独微博的扩散。
同时,对于一些粉丝较少的同学来说,自己转发的微博很难在短时间内引起大量关注,这时候就需要更加主动的进行一些人脉推广。在人脉推广的过程中,也需要注意对象的选择,那些具有数量较多,涉及领域多样化强的粉丝或好友是应该重点推广的对象。此外,微博运营的初期,适当的人脉推广也是非常必要的。
内容质量的提高和人脉推广的执行之间是互相促进的,在我们的微博运营中,需要在两方面都具有足够的重视才能达到更好的效果。

2、知识性和趣味性:基础和加分
内容是一条微博的基础,没有高质量内容的微博推广可以看做是一种单纯功利的行为。在提高微博和微图的质量上,我们认为应该兼顾知识性和趣味性。就我们的两次作业来说,内容大多数都来自于教材,具有比较强的学术性知识性保证。在这个基础上,需要我们从教材大量的信息中提取最具有价值和核心的信息进行提炼总结,形成微博知识性的基础。而同时,太过学术的内容很难引起大家的关注,尤其是普通网友的共鸣,这就需要我们利用恰当的比喻和幽默来降低受众理解的难度,同时增强微博的趣味性,利用图片等方式也可以在第一时间吸引受众的眼球。
在我们制作微博和微图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大多数组的同学都兼顾了这两点,利用不同的动漫形象弱化了微博内容的学术性,也利用色彩鲜明的图片引来了更多的关注,其中比较突出的例子是微博转发量最高组的图片。

3、推广力度和推广时间:有效配合
从前文四个工具的分析中,我们也发现了一些有利于人脉推广的依据。首先,对比微博和微图,除了图片的作用更加明显之外,推广力度的加强也是带来更高转发量的重要因素。而反思我们的推广,我们认为在推广力度和时间的配合上还有待加强。首先,推广力度需要有一定的高质量的粉丝基础才能达成,这在上文中已有所涉及;其次,在推广时间的选择上,一是要尽快和及时,二就是要尽量遵循一般用户用微博的高峰时间,即每天9-10点、16-18 点和21-24 点,这个时期的推广不仅会及时得到反馈,还能够更多的吸引陌生人的关注和转发。
 
4、推广与互动:方法和节制
在我们的分析中,同时也发现了另一个需要特别关注的因素,就是与评论之间的互动。无论是带评论转发还是只有评论,都需要微博主及时和有质量的互动,最理想的评论和互动是带有疑问和争议的探讨。这也就提示我们在转发时应该尽量的加上自己的思考和评论,通过及时的反馈将带有一定趣味性的微博进行深度上的挖掘,同时也能树立更好的形象。在互动的过程中应当注意的是,不能轻易地在评论内与熟人进行与话题无关的“版聊”,这一方面会弱化对问题的讨论,另一方面也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对陌生人的隐形排斥。
无论是推广还是互动,都需要我们遵循一定的方法,并有所节制,才能在长期达到最好的效果。
八、结语
通过分析工具并结合理论,我们对我们组这一学期的微博和微图作业的内容和传播过程进行了一定的分析,并与转发表现最好的组进行了比较。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了自己的优势和不足,也对微博的编写和微图的制作有了更多的心得。无疑,这个过程比完成作业本身让我们有了更深层次的收获。然而,在分析过程中,我们也发现,无论是怎样的微博分析工具,都存在一定的弊端和缺陷。数据是基于实证的统计反应,但对于现实的描述也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在学习和体验微博的过程中,我们既要利用数据发现自身不足,有针对性的提高;也要注意不迷信数据分析,在更多的维度上理解微博所带来的传播过程的变化。

九、参考文献
[1]
Jackson, M. O. Social and Economic Networks[M]. Princeton :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0.
[2]
Fu, F. Nowak, M.A, Hauert, C. Invasion and Expansion of Cooperators in Lattice Populations: Prisoner’s Dilemma vs. nowdrift Games[J]. Journal of Theoretical Biology, 2010, 266( 3) : 358-366.
Nowak, M. A. 进化动力学———探索生命的方程[M]. 李镇清, 王世畅译,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9.
[3]
张玲. 基于创新扩散理论的微博研究[D]. 山东师范大学,2012.

第三部分
百度百科词条网址:http://baike.baidu.com/view/1741650.htm

2012年出版的《NetworkedThe New SocialOperating System[1]一书中,Lee RainieBarry Wellman将移动革命(mobile revolution)与互联网革命(internetrevolution)、社会网络革命(social networkrevolution)并列为新时期影响人类社会的三大革命,其中的移动革命意指移动终端与无线网络的发展给人们的社会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

回忆一下移动革命之前的情况就会发现其中的变化之大。在1970年的喜剧电影《老公出差》(《The Out ofTowners》)中,主人公由于找不到固定电话联系旅馆推迟预定导致房间给了别人,遇到麻烦时无法和单位协调面试时间从而失去了一次重要的机会,被绑架后也难以寻求他人的帮助。这些当年的喜剧元素在今天看来完全是不可想象的,其中的关键差别就在于移动通讯的有无。

要想全面理解移动革命,需要明确两个问题,其一是人们的社会生活究竟是如何一步一步移动起来的,其二是这种变化对人们的工作、生活等方方面面产生了哪些重要影响。

一、移动革命的兴起与发展

移动革命的兴起与发展主要表现在移动终端与无线网络的发展上。

1、手机的诞生与普及

197343日,世界上第一部民用移动电话在摩托罗拉工程师Martin Copper手中诞生,它重达两磅,最长通话30分钟并且需要一年的时间给电池充电。由于可用性不强,手机在发明之出并未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可,发展速度也较为缓慢,直到1983年,摩托罗拉公司才面向市场推出第一款手机,重量降低为一磅但售价高达3500美元。[2]

在之后的十年中,得益于晶体管和电池技术的发展,手机越来越小。随着便携性不断提高,价格逐渐降低,能够使用的地区越来越多,手机逐渐普及起来,手机的使用者以及信号塔、转换器等支持设备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迅速增多,1985年,美国的手机用户有34000人,到了2011年这一数字增长到302000000,覆盖了83%的成年人和75%的青少年,iPhone、黑莓等手机品牌成为家喻户晓的词汇。[3]随着数量的增加,手机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性也不断提高,数据显示,到2010年底,美国有16%的家庭在同时拥有固定电话和手机的情况下几乎只使用手机进行通话,不再使用固定电话而只用手机的比例也达到30%[4]另一项2009年的调查显示,45%的加拿大人表示出门必须携带手机,甚至有10%认为自己离开手机已经无法生活。[5]

但是手机的迅速普及并不是完全均衡的,不同类别的群体之间在手机的使用上存在着比较明显的差距,根据皮尤公司2004年的调查数据,贫困人口(家庭年收入在30000美元以下者)、65岁以上的老年人以及农村人口的手机使用率明显偏低,尽管手机在这些群体中的普及程度也在不断提高,差距总是存在,但相对于在互联网使用中产生的数字鸿沟(digital divide),手机领域的并不算大,也缩小的更快,以青少年群体为例,自2005年起,手机的普及群体不断年轻化,截止2011年中期,四分之三的青年人都拥有自己的手机,这一比例在1928岁的年轻人中更是高达94%[6]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手机在一定程度上缩小了种族之间的数字鸿沟,与非裔美国人在有线网络的使用上长期落后于白人不同,他们比白人更喜欢使用手机上网,皮尤公司20115月的互联网调查发现,41%的白人使用手机上网,而黑人的比例则是53%,拉丁裔美国人也很高。

在加拿大,20096月的调查数据显示,28%30岁以上的加拿大人将手机作为他们与朋友、家人保持联系主要方式,22%使用手机来安排日常生活,在18岁—29岁的群体中这一比例更是高达49%44%

当然,这种手机的迅速普及并不仅仅发生在北美,而是一个全球范围内的大趋势。截止2009年,全球共有手机3000000000部,信号覆盖世界人口的80%[7]

事实上,在一些发展中国家,手机的普及更迅速、更广泛,到2011年,超过四分之三的手机使用者属于非发达国家,仅中国一个国家就有879000000手机用户。[8]究其原因主要有三:一是这些国家的固定电话收费通常比北美高很多,二是普及有线电话所需的铜线或光缆比较昂贵,而手机信号发射塔的成本则比较低,三是在一些欠发达地区,手机是人们的第一部通讯工具,这进一步增加了它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

(1)短信的出现

手机普及过程中一个质的飞跃是20世纪末人们开始使用手机做打电话之外的事情,其中的突出典型是短信息(SMS short message service)的出现。最早的短信技术诞生与20世纪八十年代,但直到十几年后,随着美国、欧洲开始提供相对便宜的160字短信服务,这项功能才迅速普及起来。

根据皮尤公司的调查,2006年时,在18岁以上的美国人中有31%收发短信,到了2011年,这一数字便增长到59%,五年间几乎翻了一倍,在其他人群中,这一比例也都增加了两到三倍。

值得关注的是,短信在青少年群体中尤其受欢迎,2011年,三分之二的青少年使用短信功能,其中1217岁的群体平均每人每天要收发50条短信,其中三分之一达到100条,其原因主要在于它的便捷性,以及可以在与人沟通时不被他人听到的私密性,在皮尤公司2011年的一次调查中,当被问及在学校之外通过什么方式与朋友进行沟通的时候,54%的受访者选择短信,38%选择手机语音通话,33%选择面对面交流,30%选择固定电话,25%选择诸如Facebook的社交网站(SNS social network site),24%选择即时通讯工具,而只有11%选择了电子邮件。正如皮尤公司报告编辑Amanda Lenhart所说,如果青少年成为美国的领导者,我们将会进入一个文本为主的沟通系统,他们对短信的兴趣远高于直接通话。[9]

如前所述,短信的出现为手机增加了私密性,这使得那些希望在学校与家人之外拥有隐私空间的青少年更加倾向于使用手机而不是固定电话,信息学家Rhonda McEwen的研究证实了这一点,在他的一项关于多伦多大学生的调查中,四分之三的受访者拥有固定电话,但其中五分之四表示即便知道对方也有固定电话依然会选择使用手机与朋友联系。此外,该研究还发现青少年是否使用手机联系一个朋友与他们的亲密程度紧密相关,尽管很多人初次见面就会交换手机号码,但他们只会用手机联系那些关系足够亲密的人,至于那些关系一般的人则更倾向于使用社交网络或即时通讯工具。[10]

2、智能手机的发展

手机的发展并没有止步于短信,2005年以后,随着计算、储存、无线电等技术的发展,移动通讯变得更加便捷。手机本身也发展出了更多样化的功能。传统的厚重手机转变成了一种轻便简洁的“多面手”工具,可以用来通信、浏览网页、上传内容和娱乐,更重要的是,手机可以使我们在短时间内与自己的社会网络建立联系。EWeek的编辑Debra Donston认为“如果说手机让我们彼此相连,那么智能手机让我们与世界相连。”根据皮尤的调查,2007年之后的四年内,使用手机联通网络的人数比例从19%上升到51%;发送电子邮件的比例从19%上升到44%。到2011年,社交共享成为了手机最重要的功能之一,有74%的手机用户给彼此发送视频或图像,31%的人会将他们发到网上,有20%的人会通过手机来登陆社交网络。

这种多功能的实现往往基于手机中的各种程序。“像个人电脑一样,具有独立的操作系统,可以由用户自行安装软件、游戏等第三方服务商提供的程序,通过此类程序来不断对手机的功能进行扩充,并可以通过移动通讯网络来实现无线网络接入的这样一类手机”被我们称为“智能手机”。

智能手机的诞生,是掌上电脑(PocketPC)演变而来的。最早的掌上电脑是不具备手机的通话功能,但是随着用户对于掌上电脑的个人信息处理方面功能的依赖的提升,由不习惯于随时都携带手机和PPC两个设备,所以厂商将掌上电脑的系统移植到了手机中,于是才出现了智能手机这个概念。世界上公认的第一部智能手机IBM Simon(西蒙 个人通讯设备)诞生于1993年,它由IBMBellSouth合作制造。

“智能手机”与“功能手机”的最显著差别在于前者具有扩展性,即可以通过安装大量的第三方软件扩展自身的功能。多任务功能和复制粘贴被认为是智能手机的标志之一,而除了功能强大之外,智能手机还具有无线上网、PDA功能、开放性的操作系统和人性化几大特点。

智能手机无疑加速着人们的移动生活革命进程。2012年谷歌在全球范围内的一次调查指出,智能手机不仅成了中国消费者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改变了消费者的行为和购物方式,成了消费者的向导。数据显示,中国城市的智能手机用户对智能手机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有64%的用户每天都会使用智能手机访问互联网;用户随时随地都在使用智能手机,家里(94%)、路上(87%)、办公室(87%)、乘坐公共交通工具(83%)及餐馆(75%)为主要使用地点;超过一半的用户(54%)宁可放弃电视,也不愿放弃他们的智能手机。[11]而促进这种加速的,是智能手机上大量的应用软件。

应用(APP)在手机上提供了mp3播放器、游戏机、相机、影碟机、录音笔、GPS导航仪、地图、个人助理等功能。PC Word的作家JeffBergolucci则认为,仅搭载这些功能中一项的单机设备最终会为智能手机所断送。皮尤在2010年春天的调查表示,有35%的美国成年人——或者说43%的手机使用者——的手机上装有应用。NielsenMobile Insights关注了其中在一个月内下载应用的子群体。最受欢迎的应用是游戏(尤其是益智类、策略类、牌类和电子游戏),社交媒体网页、地图和天气预报。[12]

然而,还有很多手机用户并没有“跟上这个世界的节奏”皮尤调查显示,11%的手机用户不知道他们自己手机上有没有应用;只有24%的美国人会真正使用他们手机上的应用(虽然35%的人声称他们的手机上装有应用);18%拥有应用的人不知道他们的手机上有多少个应用。

皮尤在20118月底至10月对1021名技术相关人员和评论家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35%的受访者认为应用将成为2020年的电脑上的主导性内容呈现方式,但有59%的受访者选择了网页。支持应用将占主导地位的受访者认为:“到2020年时,大多数人将更喜欢通过互联网连接使用具体应用,来完成在线工作、娱乐、通信和内容创造。相比开放的网页,应用更容易使用、更安全,也更稳定。”但支持网页的受访者认为:“到2020年时,网络在用户生活中发挥的作用将强于以往,相比应用,网页是一个功能更强大的平台,它将是人们网络生活中的统治因素。”对于这种争论,有科学家指出,应用和网页的融合正在进行中,未来的用户可能无法分辨出它们之间的不同。[13]

1、可以无线上网的电脑

15年以前,大多数人使用电脑只是为了完成一些简单的单机任务:编写文档或者电子表格。在皮尤1996年的一次调查中,只有19%的电脑用户同时也是互联网用户;到了2011年,这个比例上升到98%。对于现在的人们来说,电脑的首要功能就是上网。可以说,互联网已经成为了电脑的代名词。[1]

移动革命带来的是电脑网络的更大自由,纵然现在仍有许多人因为可靠和安全的因素倾向于有线上网,但是无线网络已经成为美国的主流。88%的笔记本用户使用无线上网,而当加上通过移动手持设备无线上网的人数,有63%的美国人都是无线网络的使用者,其中有一半以上的人同时用笔记本和手机上网。在课堂上,大学生们总是用笔记本来记笔记,而用手机上网与朋友们联系。

电脑无线上网的可能性带来了网络更大范围的使用,值得注意的是,使用无线上网的用户也要比宽带用户更喜欢进行网络活动。皮尤调查显示,无线上网者在网上注册新用户的比例比只使用固定宽带的用户比例高出41%;在网络银行交易中的比例高出64%;而在网络上做出贡献的比例则更是高出了92%[2]

2、“云”时代

一直以来,人们都可以通过电脑处理电子文档或分析电子表格,从而完成单机任务。有了网络之后,他们可以发送电子邮件、使用即时通讯软件或者浏览网页。然而,当需要执行一些更大数据量和负担的工作时,简单的网络连通功能就不能继续满足人们的需求了。云技术应运而生,它是指分布式计算技术的一种,其最基本的概念,是透过网络将庞大的计算处理程序自动分拆成无数个较小的子程序,再交由多部服务器所组成的庞大系统经搜寻、计算分析之后将处理结果回传给用户。透过这项技术,网络服务提供者可以在数秒之内,达成处理数以千万计甚至亿计的信息,达到和“超级计算机”同样强大效能的网络服务。

早在21世纪初,云计算应用就开始流行,但是直到MyspaceFacebook上线,人们才开始真正步入云时代,基于云技术的社交网络加速了它的流行趋势。社交网络所提供的对朋友生活的即时了解功能,将人们真正推入了云时代生活。

在云时代,“云”会替我们做储存和计算的工作,可以说,云就是一群包括了几十万台、甚至上百万台的计算机,而且还可以随时更新,以保证“云”长生不老。有了“云”,商务人士无论在哪里都可以用任何设备连接网络,在云端上寻找所需要的商业资料;共享密码的云可以实现多人对同一文件的共同编辑,或者通过填写在线日历来统计大家的空闲时间。

“云”技术具有七大实现形式:SAAS(软件即服务)、实用计算(Utility Computing)、网络服务、平台即服务、MSP(管理服务提供商)、商业服务平台和互联网整合;为我们带来了包括集中的数据存储、快速的事件反应、可靠的密码保障、更完善的日志系统、优化的安全性能、可靠的控制构造、更低的安全测试成本等七大益处。为移动革命的进一步推动提供了技术基础。

然而,使用云技术也具有一定的风险。首先,提供云服务的公司可能会消失,网络也有崩溃的风险;更重要的是,在云技术下,监控变得更加容易,身份和数据的泄露和盗取行为具有了更大的破坏性。对于一些用户来说,gmail邮箱就经常在关键时刻断连。而在200910月,手机运营商T-mobile也不得不给用户致信称:由于微软(Danger)服务器的突然崩溃,您储存在移动设备中的信息,包括联系人、日程、照片、备忘录等,可能已经被泄露。200912月,拥有大量用户信息的推特被黑客入侵,并在其主页留下了“这个网站已经被**黑客入侵”的字样。[3]

3、移动革命兴起与发展的原因

纵观以上过程,移动革命的兴起与迅猛发展主要有以下四点原因:

一是移动便携设备,即便携电脑和智能手机的出现;

二是无线连接技术,它使得互联网摆脱了空间的限制;

三是“云”计算,它实现了大规模的数据存储和远程操作;

四是手机应用,它使得手机变成了功能多样,更具个性的便携移动网络设备。

二、移动革命对社会生活的影响

诚然手机用户的数量越来越多,但仅有数字上的增加并不能称之为革命,正如传播学者James KatzMarc Aakhus所说,真正的革命之处在于手机改变了人与人、人与社会群体之间发生联系的方式。[4]这主要表现在一下六个方面。

1、增强连接性

随着移动终端和无线网络的发展,人们几乎总是保持在线状态,这使得个人与互联网、个人与个人的联系都得到了很大的加强。

个人与互联网方面,这种连接性的增强使人们逐渐形成了一种“网络优先”的思维框架,当他们遇到困难或问题时,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利用手机或笔记本电脑向互联网寻求答案,而非求助于身边的人,同样,当他们希望与朋友分享自己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时,他们首先想到的也是使用移动设备在互联网平台上发布状态、上传照片,而非与身边的人交流,这在只有固定电话和只能有线上网的时代是难以实现的。

个人与个人方面,智能手机和无线上网的发展赋予了社交网络以移动性,这使得人与人能够时刻保持连接状态,与他们所在的群体随时保持联系,在皮尤公司的调查中,84%拥有手机的年轻人表示他们会在晚上把手机放在床边,以保证在睡觉时可以意识到短信或状态的更新。这种增强进一步改变了人们对与他人产生联系的可能性的感知,今天的我们会很自然地完成一些在前移动时代难以想象的与朋友的联系与沟通。

此外,这种虚拟层面的超连接性对人们现实生活中的人际关系也会产生很大影响,这主要表现在解放与加固两个层面。一方面,人们不再必须和身边的人发生联系,移动革命使得我们每时每刻都通过在线的方式进行着这一过程,即便只身一人,也并不意味着孤独,无论何时何地,只需用手机打一个电话或用移动终端登陆一下社交网络就不再孤立,甚至有13%的美国成年人表示他们会假装使用手机来避免与周围的人接触且不产生尴尬,[5]还有一些人表示会在遇到危险或麻烦时假装使用手机来进行自我保护,这就是移动革命对人们显示人际关系的解放作用。另一方面,42%的美国成年人表示有过通过使用手机进行消遣的经历,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就在无意识地加强着与他人的联系,比如我们会在无聊翻看手机通讯录的时候给一个很久没有联系的朋友发条短信,这即是移动革命的加固作用。

2、增强社会交往的压力与控制力

如前所述,移动革命极大地增加了人际交往的数量和随意性,从而不可避免地提高了人们社会交往的压力,电话短信不断并且不管时间合适与否,随时都需保持与他人发生联系的准备状态,这直接导致了工作与生活界限的模糊,同时打电话占线和发短信不回的现象也越来越多,我们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顺利联系上特定的对象。

另一种社会交往的压力来源于人们害怕错过(FOMO fear of missing out)的心理,移动革命对人们连接性的提高使得人们获得信息的可能性大大提高,当这种事实上的可能性反响影响了人们对于获得信息的预期就会产生这种心理,他们不敢错过哪怕一个电话,因为它可能带来十分重要的信息,也不想因为错过一些信息而脱离相应的社会群体,被当成局外人。

然而,移动革命在增加社交压力的同时也提高了我们对社会交往的控制力,我们可以通过开机关机来调整自己的状态是否“在线”,甚至以设备故障为由忽略不愿意进行的交流,使用不同的通讯方式联系不同的人,根据特定的场景选择合适的联系方式等,比如短信的存在可以使我们在电话联系一个人之前询问对方是否方便,在必要的时候挂断对方的电话转而使用短信交流等。

3、增加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

移动革命不仅增加了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社交控制力,也提高了我们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当我们遇到突发情况时,我们可以通过移动设备迅速与特定的人发生联系,在短时间内调动社交圈中能够解决相应问题的一系列人共同解决问题,其实质是在相当快的时间里建立了一个应急团队,各出所能简单快捷地化解困难,社会学者称之为应急社群机制(Ad Hoc Community),事实上,随着移动革命对人们生活的影响越来越深刻,这种机制已经逐渐成为人们协调逻辑的一部分,我们会在遇到突发事件时有意无意地采用这种方式应对挑战,比如一位女士在超市购物时不小心跌倒扭伤了脚,他会用手机打电话给同事请人帮忙请假,并通过手机上网查找最近的急诊室,短信给正在开会的丈夫请他在下班后接放学的孩子回家,这在前移动时代是很难如此顺利而快捷地实现的。

4、聚集方式的改变

工业革命之前,人们通常是按照自己的需求安排活动的,需要交换物品就去市场,需要娱乐休闲就去酒吧,工业革命之后,由于组织化程度的加强,人们的行动开始受到时间与地点的严格限制,早上几点去哪上班,中午几点在哪用餐,晚上几点回家,人们必须在确定的时间出现在确定的地点,然而随着移动革命的深入,人们所受的时间与空间的限制都在逐渐减轻。[6]

手机和其它移动终端的发展使得人们可以在聚会之前随时沟通自己的位置和预计到达的时间,所以之前约好的时间与地点就变得不需要非常精确,而是大概的、可变的,久而久之人们对准时的在意程度也就降低了,[7]社会学家Bernie Hogan把这种现象称为“软时间”和“软地点”,其特点是更加灵活的生活方式和不断更新的及时交流。

时间层面,它延长了人们聚集的时长。移动革命带来了永久连接(perpetual connectivity)的时代,人们的聚集得以超越现实的面对面的交流而扩展到更长的时间段内,信息学者Rhonda McEwen发现,多伦多的大学生通常会在会面前几分钟以及会面结束后各打一个电话或发一条短信,前者用来协调确认具体的时间地点安排,后者用来表达感谢或者其他感受,人们将其通俗地成为“三明治”式会面,前者是主菜前的开胃菜,后者则是正餐后的甜点。

空间层面,1997年,Frances Cairncross曾在《TheDeath of DistanceHow theCommunications Revolution is Changing Our Lives》一书指出:距离曾经是影响人们安排工作和生活的关键要素,而新的通讯技术则消除了这个因素的作用。[8]Lee RainieBarry Wellman则在2012年出版的《NetworkedThe New Social Operating System》一书中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他们认为,尽管移动革命使得距离对于人际交往的制约在减弱,但绝非完全没有,并且在某些情况下依然是非常重要的。

随着移动时代的到来,距离不再意味着联系的可能性的减小,空间地点显的不再那么重要,移动并且联系着的人本身就是更为有效的地点信息所在,手机号码、互联网账号往往比一个固定的地址更容易定位一个人,就如今天的我们更习惯于询问他人的手机号码而非家庭或工作住址,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距离的制约性的消失,即便在移动时代,现实距离近的个体与个体之间依然更可能有更多的联系,定位系统与软件的出现与发展说明人们并非完全不在意具体的空间地点,因为虚拟联系的移动性和便捷性并不能代替现实联系的全部功能。

5、现实存在与社交重心的空间分离

移动革命增强连接性的另一个结果是使人们同时进行多线沟通成为可能,个人的时间安排不再是线性的,一个时间段可以同时处理多项事务,特别是在堵车、候诊等无用的等待时间,人们不在现场也能够通过移动设备即时了解现场的情况甚至进行有效的互动,这就大大减小了之前信息传递的滞后性,学者Scott CampbellYongJin Park将这种现象成为连接的在场(connected  presence)。[9]而这又会引起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现实存在与社交重心的空间分离,即当一个人在现实中处于某处时,他的社会关注与联系沟通的中心可能处于另一处,这在前者被称为缺席的在场(absent presence),在后者则被称为在场的缺席(present absence[10],比如在美国,47%的成年人和34%16-17岁的青年人曾经在开车时收发短信,49%的成年人和48%的孩子都曾经在乘车时遇到过司机收发短信的情况,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也会经常碰到类似的现象,比如在课堂上用手机上网,在朋友聚会时通过移动网络参与另一个圈子的讨论等等。

然而这种现象的存在并不意味着合理,美国有44%的成年人和40%的孩子认为当他们乘车时司机使用手机会置他们于危险之中,在另一项调查中,17%的受访者曾经因为打电话发短信撞到人或其它物体,三分之二认为禁止在会议上使用手机,因为这样会分散注意力并且很不礼貌。[11]

6、公私空间的界限模糊化

移动革命带来的超连接性极大地提高了人们联系与被联系的可能性,这使得公共空间与私人空间的界限不像之前一样严格了。[12]公可能影响私,比如上司可以通过手机随时打扰你的私人生活,同时私也可能影响公,比如很多人会在公共空间使用手机进行私人交谈,很多人都有过在公共场合“被迫”听到他人私人事务的经历。

当人们逐渐意识到这种界限的模糊,一些人开始注意在公共空间采取一定措施来保护自己的隐私,社会学家Keith Hampton和助手在公共空间(如公园)和半公共空间(如咖啡店)观察人们使用笔记本电脑和手机的状态时发现,一些人会用笔记本、书、外套等把自己围起来,作为遮挡目光的屏障。

公私界限模糊的另一个影响是对传统礼仪规范的冲击,类似会议被电话中断、课上浏览社交网络、公共汽车上抱怨私人不满的事情在之前都是不被允许的,旧的规则被打破,新的规则又没有完全建立起来,争论不可避免,总的趋势是随着移动革命的不断深入,人们对这些现象的容忍程度也在逐渐提高,当Louchester在婚礼圣坛上拿出自己的手机将自己的Facebook状态改成已婚时,[13]我们必须适应势不可挡的移动革命带来的各种变化。

三、移动革命与互联网革命、社交网络革命的关系

1、三大革命的重要影响

移动革命使人们被时间、空间限制的物理分离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因为它使得人们能够随时随地联系到自己的朋友、随时获得信息。

互联网革命为人们提供了不曾有过的机会,使得人们可以通过以往不可能实现的渠道收集信息、沟通交流。它也给予了人们某些工具,使得人们在想要发表言论时,可以自己做自己的“出版商”。

社交网络革命使人们的社交活动不再局限在小群体中,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从而使群体和整个社会化的世界更加多样化。社交网络革命同时允许我们能非常简单地在这些“小世界”中或不同“小世界”间移动。

三大革命一起创造了一个建立全新社会运行系统的机会,这个全新的系统叫做“网络化个人”,它意味着我们作为嵌入式群体中的一员工作的时候越来越少,作为彼此相连的个人的时候越来越多。[1]

2、移动革命与互联网革命的相互促进

移动革命给予了人们随时可以连接到互联网的“移动接入层”,从而促进了宽带的使用和长时间在线。移动革命促使一批人在接入互联网时既可以使用有线连接也可以使用无线连接,这种上网方式为很多使用者开辟了一片新天地,其基础就是信息和交流的持续可及性。随着互联网和移动连通的会聚,有一批网络化个人的生活需要可以完全被智能手机和便携电脑满足。

3、互联网与移动连通:网络化个人在社交网络中进行活动的前提

这种持续可及性已经覆盖了大部分人,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随着人们为了社交、工作、组织等事务逐渐探索与他人的联系,时间和空间变得更加“柔软”。位置很重要,但是无论人在何处,通过移动应用都可以找到。距离没有消亡,只是被重新设定了。伴随着私人空间与公共空间性质的改变,物理上的在场和“缺席的在场”成为一体。人们花在移动设备上的时间越来越多。互联网变成了“移动互联网”,你的所在地就是你的“接入点”所在之处。

网络化个人使用互联网和移动接入来达成他们对各种各样社会网络和信息资源的“持续的部分的关注”。[2]这种“移动化”加强了三种线上参与:与他人联系,满足信息疑问,分享资源。

4、手机的使用:社交圈中的定位问题

研究显示,手机是芬兰青年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通信设备。年轻人因同一兴趣聚集成群体,而手机常常被他们视作自己所属团体的一种象征。在手机的作用下,朋友圈才得以建立。他们通过手机管理他们的事务,并将自己定位在社交圈(指朋友和家庭)中。

年轻人之间进行移动通信交流的核心因素在于:通信与生活的融合以及社会身份的建构——它用来界定谁属于重要的社会团体,如何在与他人相关联的社会舞台上进行自我展示。移动通信已经成为了年轻人定义个人空间的重要手段。在移动通信的帮助下,年轻人建构起了属于自己的社交网络,并定义了他们与父母之间关系的界线。用发短信来维护自己的社交网络,是一个安静而简单的方式,而且不需要父母知识的帮助。[3]

第四部分
组员感想

【杨荃】

在百科词条的编辑中,我最深的感受有三点。

第一,词条的选取。词条取自书中的概念,要编辑一个完备的词条,要求这个“概念”既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要新颖还要比较成熟,所以就要在文献检索的基础上确定词条,确保资料的丰富和体系的完整。最初我们的备选词条还有“网络鸿沟”,但是通过检索发现大部分人研究的仍然是“数字鸿沟”,网络鸿沟与数字鸿沟无法很好地区分开,说明这一概念尚不成熟,不能过早收入百科中。

第二,文献选取的精准和文献的归纳。词条必须有完整、清晰的框架,这就要求必须先有大量文献阅读作为基础,再选取出最有价值的文献整合成文,要敢“舍”,不能将所有论点都包括进内,否则全文会显得很散,变成论点罗列,不成体系。另外,由于教材中提出的概念非常新,而中国的研究往往是落后于西方国家的,所以必须阅读英文文献。从这个过程中,我学会了使用Elsevier数据库,同时使用googlescholar进行搜索,了解了很多专业词汇的英文表达方式,对于以后的学习有很大的帮助。

第三,文献引用的学术规范。百度百科必须展现得到社会和科学界认可的知识和有根据的研究结论,所以每一处数据、每一个关键论点都要有明确的来源,这一点要求从头至尾的细心和严谨。学术规范是治学的前提,必须始终严格遵循。

在整个学期中,我与小组其他成员共同完成了随堂微博、微图和百度百科词条三个小组任务,最大的收获有以下三点:

第一,极大地加深了对微博的了解。

我一直不是微博上的活跃使用者,对于微博的功能、性质、特点了解更是很少、很肤浅。在最初的微博作业中,我们只致力于认真地制作图片、提炼文字,但微博发出后几乎没有后续关注,更没有进行有意识的推广,此时我们对于微博的意义体会并不深,到微图制作时,虽然做了一些推广但力度不够,最终也没能使微博的传播达到最好的效果。最终,当我们将本组微博、微图与转发量最高组的微博、微图进行对比分析后,我们对于微博的传播机制终于有了较深入的了解。作为新时代的媒体人,这样其实也只是学习的开始,我们必须全面理解微博带给时代的重大意义,将微博乃至其他各种新媒体形式研究透彻,才可能成为优秀的媒体人。

第二,实践与反思的互相促进。

对于微博的了解,是在实践基础上进行反思、分析最终达成的。由此我的总结是,实践的重要意义必须经由反思才能体现,必须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意识,借鉴经验,总结教训,才能不断地进步,在实践中获得更好的效果。

第三,集体智慧的力量。

本学期所有任务都是小组一起完成的,无论是微博、微图还是期末作业,我们都始终保持密切讨论,共同完成。例如制作微图时,我们首先每个人将教材那一页的表格精读一遍并翻译、分类,再通过讨论进行筛选,润色语言,并确定每一条结论的可视化方法。期末作业的写作更是始终在同一间教室一起工作。真正的小组研究,绝不是几个个人力量的简单加和。如果只是定题之后简单划块分工,然后各写各的,最后拼在一起,这样的小组研究并没有真正发挥出集体的力量。诚然,这是最简单最省时的方法,但呈现出的成果却是割裂的。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内在逻辑框架,即使是就同一主题写作,也会呈现出明显的不同。如果仅仅简单分工,再将几个人的力量简单加总,不仅使得小组的存在失去了其应有的意义,甚至会因为每个人“不发挥全力”的倾向和内在逻辑体系的不统一,使得小组共同完成的作品还不如个人独立完成的质量。真正的小组研究,应该是从始至终的合作,无论是框架的确定还是细节的处理,都应该尽量通过讨论得出结论。经常的讨论是非常重要的,即使会耗费更多的时间成本、交流沟通成本,但讨论的收益回报是极高的,借助集体智慧的力量,我们才可能构建出个人思考难以构建出的体系、总结出个人思考难以总结出的结论。

通过这一学期从微博到微图再到百度百科的学习与实践,我逐渐感受到了作为信息提供者为大众提供有价值的信息的成就感和责任感。新时代的互联网需要的也许正是普通公民的积极参与和贡献,只有这种公民意识的蓬勃生长,才能带动整个社会的永久发展。

【赵恺】

关于微博与微图的前期构想、完成过程、传播机制以及传播效果的客观分析已经以小组的形式在《微博、微图作业影响力分析与思考》中做了比较详细的探讨与阐释,在这里不再赘述,而是主要从感性的角度谈一谈本学期完成两次微博作业的三点感受。

其一,无论是个人还是组织,在使用微博等新媒体平台时应该或者必须保证负责任的态度。虽然微博具有自主、自由的特点,但它毕竟是一个公共平台,一旦我们拥有自己的受众,就必须承担起相应的责任,受众越广,这种责任就越大,其中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提供有“营养”、高质量的信息,这既是对受众负责,也是对我们自身的网络形象负责,更是抵制垃圾信息,营造高效、有序的新媒体环境的必然要求。

其二,微博上的实际话语权并不平等。理论上说,在微博这个新媒体平台上,人人都有发言的权利,但事实上不同个人的言论在影响力上差异很大,所谓“大号”随便发一条在做什么的消息就会引起成百上千的转发,而普通“小号”发一条很有价值的信息却很难引起广泛的关注,在产生争论议题的时候,这些“大号”的意见领袖角色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有悖于互联网关于平等的核心价值。

其三,尽管存在上述不平等的现象,微博还是为所谓“草根”提供了一个表达自我并不断提升影响力的机会与希望,北大新媒体能够从无到有逐渐成长为微博平台上颇具影响力的账号,同学们的微博与微图也能取得不错传播效果的实例都向我们证明了这一点,只要用心经营,长期坚持,微博的影响力是有很大提升空间的,而在这一过程中,一切以效果为核心是并且应该是最根本的原则,这也是互联网公平竞争精神的题中之义。

至于制作百度百科词条的感受,也主要有以下三点。

首先是词条的选择上,这是整个制作过程的开始,也是关键,从必要性上看,选择的词条必须有用,即必须思考会不会有人搜索我们的词条,在哪些具体情况下可能搜索我们的词条等问题,如果没有检索的需要,即便编辑的再好也难以实现其价值,或者说几乎没有价值,从可行性上说,选择的词条需大小适宜,太过具体会缺乏整体结构和有效信息,太过宽泛则会没有重点并且工作量过大,以上这些都是我们在最初选择一个词条必须考虑的问题。

其次是内容的编排上,百科词条既不是简单的事实罗列,也不是单纯的文献综述,而是要事实与理论相结合,有理有据有观点,层次分明,条理清晰,在语言上也要把握好通俗与专业的平衡,既要保证用词的科学性,又不能过于深奥影响了词条的可读性,这都需要我们在实际操作中不断摸索。

第三是学术的规范上,创建一个百科词条必然要参考、借鉴很多前人的研究成果,而在综合、比对这些既有成果的过程中我们本身也实际体会了这种付出的努力与艰辛,所以我们不仅不能利用互联网的便捷性而随意引用、粘贴,而应更加尊重前人的知识成果,这既是对严守学术规范的态度的坚持,也是对互联网开放精神的致敬与维护。

最后谈一谈一个学期下来关于整个课程的感受,同样分三点阐述。

其一是社会学理论与新媒体实践的有机结合,在北大,讲授社会学理论的课程很多,关注新媒体的课程也不少,但多少都有脱节之处,而社会学基础与新媒体传播这门课则使用社会学的框架与思维分析新媒体时代我们的生活发生的切实变化,并辅以具体的实践操作,很好地融合了二者,既能学到很多知识和思维方法,又具有相当的趣味性。

其二是我国在互联网与新媒体研究领域的滞后,教材中提到的现象在我们的身边也都有所发生,但却没有相应的总结概括与探索研究,比对教材和当前国内一些关注新媒体的文章就能很明显地看到这种差距,甚至跟人一种“相差十年”的感觉,这应当引起我们的反思与改进。

其三是互联网可以让我们足够大胆,正如杨伯溆老师在课上的惯用句式,十年前谁会想到今天的情况,今天的谁有感断言十年后的发展,互联网和新媒体的发展为我们的社会生活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在这种趋势面前任何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我们只有紧跟时代,大胆探索,才能在互联网与新媒体问题的研究上有所想、有所为、有所成。

【马珺】

一开始选修这门课,一方面的确是久闻杨伯溆老师大名,希望能够在杨老师的课堂上有所收获;而另一方面则是被“社会学基础与新媒体传播”的课程名所吸引了。而开学的第一堂课,杨老师深入浅出的为我们讲解了社会学最基础的概念之一“结构”,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在这学期的学习中,关于社会结构变化的思考贯穿始终,而与之并行的,是对新媒体环境下三重革命的体验和理解。

新媒体是我们目前学习和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这门课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兼具理论和实证价值的视角,也让我们在微博的编写和微图的制作中感受到了新媒体技术对我们生活的现实指导意义。

在本学期之前,我虽然有微博账号,但是使用的不多,往往只是在上面浏览一些新闻和信息,而很少发表自己的观点,或试图利用微博发布获得共鸣和支持。但是在这学期的微博、微图作业中,为了能够使微博、微图产生更大的影响,为更多的人带去有价值的信息,我和我们组的另外两个同学可谓是绞尽脑汁,通过对一些运营的比较好的微博进行观察和思考找寻其中的“窍门”。在微博的编写过程中,我感受到140字的字数上限既是一种无奈的限制,实际上也使得每一条大信息量的微博可以彰显其独特的张力。相比选取书中具有价值的信息进行翻译和整合,我们在微博语言的斟酌上甚至花费了更大的精力。而到微图的制作时,我们则总结了上一次作业的不足,一方面进一步提高文字部分的可阅读性,使其尽量简明易懂;另一方面我们更加专注于对信息的可视化设计,对于每一个论点,利用书上的例子加以比喻和幽默的图片表达,最终成稿。在从微博到微图制作的过程中,我发现将一个学术话题或者概念转化为一个可以通过微博发布的公众话题,需要一个非常立体的思考过程,它的首要基础是从受众出发,从关键性事实出发,不断地对我们的文字和图案进行思考,才能在传播中取得比较好的效果。

而当到了期末制作百度词条时,我们则更加明确的要把自己摆到一个“network creator”的位置上,所以从选题最初,就考虑了怎样的百度词条对人们更有帮助,或者说会有更多的人需要对其进行检索。结合我们自己的兴趣和对课程的理解,我们最终在network dividemobile revolution之间选择了后者,主要原因是我们在文献检索的过程中发现前者还没有形成一个成熟的概念界定,而无论在中国还是外国的文献中,它与digital divide的区分都不够明显,为了能制作出更准确的词条信息,我们选择了后者。

与微博不同的是,百科并不需要“噱头”和趣味性,人们查阅百科总是希望得到权威和全面的对概念的阐述。所以在制作百度词条的过程中,我们依然是遵循从受众出发进行编辑的原则,百度百科的制作,是一个类似文献综述的过程,但更是一个对现有信息加以取舍和总结的过程,需要最直接和明晰的概念梳理。所以我们是在全面理解书中所涵盖内容的基础上,提出不够深入的问题进行文献的查阅和总结,并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坚持着资料来源的明确和准确,以保证有据可查。在进行框架整理的时候也是尽可能的在教材的基础上制作出深入浅出,便于理解的整体架构。而在文字梳理和论证的部分,我发现,我们只有对英文文献有一个全面和系统的理解,才能用中国人更适应的方式表达出来,这个过程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印象十分深刻的学习过程。此外,对数据和案例的选择也需要考虑与主题之间的关系,是否对读者的理解能够有所裨益等问题再做出取舍的决定。

从微博到微图再到百度百科,我们在不断地尝试向互联网上众多的受众提供更具价值的信息,当我真正参与到这样的创作和贡献中来,从微博的即时互动,到百度百科的长久贡献,我才更好的体验到了互联网对于信息流动和共享的意义。在网络上,我们每一个人也都具有一个类似“公民”的身份,对于这个社会网络的健康和长久的成长,作为网络节点的人,都需要树立一种“one for allall for one”的公民意识。虽然网络具有即时性,及时性的特征,但是更加精致化的设计和表达无疑是一种自己所发表的内容和形式负责的体现,同时也应该尽可能的将自己认为有价值的内容传递给更多的人。

这学期,在另外的一门课上,我也学习到了许多关于社会网络结构的知识,而“社会学新媒体”这门课则给了我一个切实的机会,让我能够结合课堂上老师的讲述、文献的阅读和小组三人齐心协力的讨论与学习,感受到这种社会结构变动在网络上的表征。从自己接触微博到每天“刷微博”和运营微博,其实时间上并没有很大的跨度,但是很快就能够强烈的的感受到这个平台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影响。微博的兴起带来的不仅仅是媒介渠道的扩展,实际上,它改变了我们社会整体的层次,和话语权利在其中的分布。信息的传递和表达成为了权力和流动的方式和结构。从互联网革命的信息共享可能性,到移动革命对时间空间的突破,再到社会交往网络革命中人与人多样化的连接关系,体验微博,实际上也就是在体验在这样的“三重革命”中,由虚拟社会投射到现实社会中的一些变化和现象。这种形式,让我对对个人与社会变化的关系也有了更多的理解。我想微博,是将我们从环型社会推向了越来越小也越来越大的世界中去,也让我们承担了越来越重要和越来越广泛的责任。而我,正因这种意识在我身上的觉醒和成长而感到欣喜和使命重大。

 

杨老师评语:整体很不错,讨论的尤其好!感到了朴实奋发!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