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有利于互联网, 就有利于美国

福布斯中文网 Venkatesh Rao 2012-05-18 13:37:02

 

http://www.21cbh.com/HTML/2012-5-18/wNMDQwXzQzNjAwNQ.html

核心提示:怎么做才能把劳动力重新配置成为互联网时代的生产者? 我不知道。

虽然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出现过其他的大型科技IPO,比如LinkedIn、Demand Media、Groupon和Splunk,但这次不同以往,所有人都明白。纯粹的规模很重要,但这次不只是关乎这家即将上市的公司的财务规模,还关乎即将诞生的新的经济和社会,它们为美国经济带来了新的均衡感。

2011年8月18日加州帕罗奥图:在Facebook总部举行新闻发布会之前,Facebook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右)问候公司员工。

要知道,这个庞然大物即将上市,估值高得惊人,我们还没有弄清楚这是为什么。这家公司的估值怎么会超过了像福特这种看似“严肃”的公司呢?我听到的几乎每次谈话,以及我读过的每个分析,最终都会兜回到这个认知问题。我们似乎把整个国家(或许整个星球)的经济未来押注于一个使无聊乏味的海量数字信息在全球数据管道里流动的服务。

批评者们没有说错。Facebook确实无聊,极其无聊。但他们的错误在于,他们认为旧有的经济事物并不无聊。这就是为什么这宗IPO极其重要的原因所在。我认为,半个世纪以来,无聊乏味的事物总是定价过高,但这次市场终于作出了适当的定价。当你从这个角度来看待Facebook时,你会意识到一个新的通用汽车即将诞生:有利于Facebook的,就是有利于美国的。

Facebook上市会在多大程度上改变美国经济?

最为类似的事件就是一个世纪前开始的工业化导致农业部门迅速大幅萎缩(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美国经济中的占比从约80%减少至5%左右)。

消费经济统治了二十世纪,就像农业经济统治了十九世纪一样。但如今我们正处在消费经济部门迅速大幅萎缩的过程之中。我指的是消费经济这个词的核心:通过营销人员人为创造的需求,生产和消费那些人们很想拥有、但严格来说并非生活必需品的东西。

从这个意义上讲,消费经济实际上比经济学家估计的要大得多,因为大部分的B2B经济最终推动了消费经济。如果我们计算正确的话,消费经济的规模可能与曾经的农业经济相当:在整个经济中的占比达到80%左右。但现在,Facebook拿走了消费经济的大量剩余价值,这个经济部门即将寿终正寝,在整个经济中的占比将萎缩至5%左右。

这个观点不容易理解,但我们还是试试看。

Facebook很无聊,但其他所有东西也是如此。

我记得,人们对Facebook估值的质疑始于2007年,当时微软以2.4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1.6%的Facebook战略性股份,使Facebook的估值达到150亿美元,高于那时许多评论人士用来与之做对比的福特公司。此后,这种比较变得越来越难以置信,越来越不可思议。

从心理上说,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把Facebook和福特作比较都是正确的做法,因为那时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通用汽车即将变成垃圾,而福特则是“有利于通用汽车的,就是有利于美国的”这句话的最佳代表(这句话是时任通用汽车董事长的查尔斯·威尔逊在1955年所说)。

我记得回想当时,令人们不安的或许不是对经济基本面的担忧(正如随后发生的事情所示,没人明白那些经济基本面),而只是觉得这有损尊严,近乎于一种道德愤怒。

汽车是严肃的事情。钢铁是严肃的事情。石油是严肃的事情。但在网络上扔小鸡呢?分享聊天视频呢?

那种愤怒感令我陷入了沉思。旧经济到底哪里如此“严肃”了?

以汽车业为例。一个世纪以来,人们都在用汽车来做完全无聊的事情,比如进行公路旅行,去看愚蠢的B级片,找朋友玩棋盘游戏,或者来到工作场所坐在小房间里并无聊地呆上8个小时。短程高速汽车赛,纳斯卡赛车,漫无目的的开车以体验风吹脸庞的感觉(为什么不跑步呢,这样还可以减肥),所有这些东西到底哪里如此“严肃”了?

再以钢铁业为例。我们用钢铁和混凝土修建起了巨大的建筑,但里面有什么?一排排满是填充玩具的商店,数之不尽的女装衣架、香水和吃食。这些商场每年产生的空糖水杯塞满了大大小小的垃圾场。

突然之间,电脑上的扔小鸡游戏作为一种替代活动似乎不那么糟糕了。同样地无聊,但钢铁、汽油、电力、塑料和垃圾场废弃物却少了很多。

我记得自己小时候大概只有几个玩具,但我快乐地和它们玩了很多年。然后我来到美国,发现孩子们拥有整屋整屋的玩具(包括我的侄子)。每隔几个月,当他们玩腻了自己的玩具后,又会要求购买新的玩具。

想想支撑起美国玩具产业所需的前往玩具反斗城(Toys ‘R Us)的次数,想想涉及到的石油和汽车/卡车/货车/船舶里程数。想想塑料工厂为了生产玩具原材料而雇佣的化学工程师人数。或者想想在孩之宝(Hasbro)等公司负责玩具设计工作的高智商玩具设计师、美术师和工程师人数。只有这样,孩子们才能每6个月拥有整屋整屋的新玩具,其中大多数玩具从没被玩过,在闲置几年后就被最终扔进了垃圾场。孩子们比较有钱吗?我对此表示怀疑。我记得自己小时候不曾特别感到被剥夺了玩玩具的乐趣。

还认为旧经济比Facebook更加严肃吗?

突然之间,Farmville似乎非常环保了。

再举个例子。一亩亩的树木被砍伐用以造纸,然后用有害的化学品在纸上进行印刷,并用非常耗油的汽车把这些纸送到你的家门口。这是为了什么?为了你可以阅读最新的明星八卦新闻?如今,这类垃圾新闻大多以纯数字形式传播,这难道是件坏事吗?

下次当你经过公路上一辆印有菲多利食品公司(Frito-Lay)标志的半拖车时,想想里面是什么,然后想想使这个机器运行所需要的基础设施的技术先进性和“严肃性”。

不要停下来,再想想卡车、商店、工厂和供应链。要记住,核弹和F16战机正在某处待命,人们也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以便保护那些把芯片、糖水、填充动物玩具和DVD送到当地百货公司的重要基础设施。

别忘记这种无聊经济的需求创造能力。我们甚至发明了精密的全新媒介——电视,其主要目的就是让你对商品产生渴望,然后前往商店购买。我觉得很搞笑的是,由免费接收的广告所赞助的肥皂剧已经存在了这么长的时间,但我们才刚开始注意到“免费”经济。

由于Facebook和在线零售的出现,这种昂贵的需求创造与满足循环现在变得便宜得多了,这难道是件坏事吗?

你可以对美国经济的各个部门重复这种快速的分析。当你这么做时,你很快会发现,美国经济的几乎方方面面最终都是关于支持某种无聊的消费行为。

有些消费行为涉及到人的面对面交流,但面对面交流在本质上比在线交流更加高尚的说法开始听起来越来越站不住脚。尤其是考虑到成本的时候。

最后,说句有点吓人的话,美国经济的方方面面都是关于维持无聊的消费行为,其中很多行为会引起肥胖、耗费大量汽油、使用不可再生资源和破坏环境。

如果我们要这么做,那么我们至少应该更有效率地去做。登陆Facebook吧。

估值过高还是过低?

面对现实吧,美国经济主要就是消费至上的无聊经济。就连生产食物等必需品的那一小部分GDP也不例外。如今,很多食物是工厂种植,以残忍的形式生产出使人上瘾的、无聊的“类似于食品的物质”,其形态(粉红肉渣?)令人作呕。

Facebook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它迫使我们承认,我们的整个生活方式就是这么无聊。它还使我们明白,很多无聊事物能够以数字形式进入我们的生活,而无需许多“严肃”的旧经济产业基础,并且成本要低得多,所用的资源也少得多。

当然,有些东西无法被数字化,比如食物。但游戏、娱乐和很多的社会交流可以被数字化,从而大幅降低所有这些的成本。现在就和我一起说:“低卡路里、没有负罪感的消费主义。”

在我们的生活中,很多无聊乏味的东西目前都需要昂贵的实体基础设施。通过把这些东西数字化,Facebook向我们说明了日渐衰退的美国产业经济本身的真实价值。规模可能为2,000亿至5,000亿美元的Facebook世界(这家主要公司以及依靠它的其他所有东西,比如Zynga游戏和在Facebook上推销商品以便通过附属链接提高亚马逊网站访问流量的博主们)满足了我们对无聊乏味的部分需求,而以前需要几万亿美元才能做到。想到这一点,你会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

面向所有人的廉价的无聊事物,就好像我们在之前的工业革命中得到了面向所有人的廉价谷物和廉价交通工具一样。

从这个角度来看,无论是在社会还是经济上,Facebook的估值远远算不上高估,而是被严重低估了,因为我不认为可实现的压缩率有那么高。如果Facebook世界真的取代了如今很大一部分的消费经济,那么Facebook的估值将变得更大,而不是更小。

而且从理念上来说,定价也让人觉得更为合适。我们生活中的无聊事物不应该花费几万亿美元来生产,当然生产成本也不应该高于有营养的食物。

很多人觉得,像Facebook这种公司的估值说明我们正在失去均衡感。对于这些人来说,以下这种想法或许值得考虑:实际上Facebook带来了更好的均衡感。一个世纪以来,我们在无聊事物上花费了太多的钱,但如今我们终于作出了合适的定价。

当然,整个经济部门的成本被大幅压缩这种事情并不是头一回出现。还记得吗,农业在整体经济中的占比从80%减少至5%。交通和能源等部门也经历了类似的成本压缩。

经济效用依旧,但生产成本骤降。这就是此次IPO所代表的前后转变。

劳动力的压缩和释放

关于Facebook,最令人吃惊的事情之一不是其上市时的市值预期,而是只需要极少的人就可以维持如此庞大的一部分经济。劳动力的压缩幅度之大,几乎相当于机械化所带来的农业劳动力压缩幅度。

当然,这种很低的劳动力与市值比率就是整个互联网行业的特征。

直接或间接从事于互联网行业的劳动力占多大比例?这个问题我留给经济学家去解决,但比例肯定不会太高。那么,工作人口比例如此低的一个经济部门却在经济价值中占到了如此大的一部分,这怎么算是件好事呢?

答案有两点。一是经济效率的提高和资源的释放。

· 机械化大幅降低了生产食物所需的劳动力比例,但同时使得新释放的人口可以做新的事情:创造制造业。

· 使用化石燃料的运输工具同样大幅降低了运输实物(包括人)所需的人员数量,释放的劳动力开始做新的事情:创造服务经济。

· 互联网大幅降低了生产各种无聊事物所需的人员数量,比如游戏、最大众化的娱乐和非正式的社交。释放的劳动力现在可以做新的事情(待定)。

第二点在于转业的规模和方向。

突然不得不到机械化的钢铁厂或者棉纺厂里工作的农场工人,不必经历特别陡峭的学习曲线。

而突然需要去翻转汉堡的运输司机或者码头装卸工,可能在进行这种转变时会面临更大的困难。

互联网则不同。要想在互联网上成为高效的生产者而不是消费者,需要大为不同的、(坦白地说)更加难以学会的技能。

之前的每次技术转变都压缩了很大一部分的劳动力,并且为这些劳动力重新分配了更加简单的工作。工业企业的蓝领工作比机械化之前的农场和手工艺工作无疑更加简单。与通常是最低工资的服务业工作相比,运输行业的工作对脑力和体力的要求肯定更高。

就生产可以变得多少简单来说,我们已经达到了最简单的程度。对劳动者来说,现在没有什么更加简单的事情可做。我们知道这一点。我们已经试过了(它被称为亚马逊土耳其机器人)。

同时,劳动者确实必须工作。我们不是生活在电影《蠢蛋进化论》(Idiocracy)中所幻想的那种告别稀缺的世界里(谢天谢地)。如果我们无法为他们找到事情做,并且陷入绝望的债券市场阻碍了靠债务驱动的经济,那么发展就会停止,系统就会崩溃。

大多数的人甚至将没有足够的钱来购买粉红肉渣吃,或者点击Facebook上的社交广告,通过亚马逊和联邦快递(Fedex)来购买实物(或者通过康卡斯特公司来为数字农场购买数字奶牛)。

后Facebook的世界

怎么做才能把劳动力重新配置成为互联网时代的生产者?

我不知道。

但我确实知道的是,如果我们找到不答案,等式就会不平衡。坦白地说,大多数人很难直接参与软件开发或者产品设计,这意味着间接参与衍生的生产部门将成为答案所在。

第一次的互联网繁荣创造了一小群的eBay商人和附属的营销博主(二者都只需要相对简单的生产技能)。如今的第二次繁荣尚未创造出可供识别的大批生产者。因此就业情况非常糟糕(除非你是天真的经济学家,以为就业市场真的在复苏)。

但会创造出来的。如果不会,整体经济将会崩溃。在这种可怕后果的威胁下,我想人们会找到解决方法的。

这也意味着,那些认为自己的生活、工作和事业比Facebook上分享聊天视频更美好的人应该好好想想了。

真的是这样吗?

你花费整天的时间为一家生产汽车或钢铁等“严肃”产品的工厂解决复杂的生产问题,这最终并不意味着你在为某个高尚的目标做贡献。即使你在研究癌症的治疗方法,这又意味着什么呢?延长那些精神不振、整日穿行于电视和商场之间的电视迷的生命?作为医生,“拯救生命”就是指真正地拯救生命,或者帮助维持旨在制造慢性病的食品行业吗?

Facebook的IPO最终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令人不安。它向我们表明,尽管现在有些人在看起来高尚的岗位上为了提升思想和滋养灵魂而辛勤劳动,但他们最终只是服务于一个本质上无聊的经济而已。从根本上说,这种经济就是无聊消费之间的巨大循环,而推动无聊消费的,就是吸收了无数人才的电视和复杂的生产体系。这实际上是个巨大的马戏团,虽然异常喧闹,但却几乎没有意义。这种经济在我们的经济生活中占到了40%至80%,具体数字取决于你如何计算。

Facebook的作用一半在于把这种无聊经济压缩到适当的规模,就像之前机械化和化石燃料把农业和运输压缩到适当的规模一样。

另一半的作用从根本上说就是完成一个巨大的挑战:创造后Facebook的未来。使Facebook能够压缩经济的技术也使得许多其他东西得以发生。我们就是必须创造这些东西。

迎接这种挑战对我们有好处。

因此,我不会嫉妒Facebook员工即将在几周后获得大量财富。

有利于Facebook的,就是有利于美国的。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