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作业展:社会学基础与新媒体传播课程(第12小组)

第12小组综合作业

何苏岚、田雪乔、熊杜

百科条目——新媒介素养

 新媒介素养,是指在社交网络革命、互联网革命和移动革命的背景下,个人为了适应新的媒介环境和社会关系变化,构建更大、更好的社交网络,应该掌握的新的能力。李·雷恩尼(Lee Rainie)和巴瑞·威曼(Barry Wellman)在他们的新著《网络化:新的社会操作系统》(Networked:The New SocialOperating System )提出了在互联网推动下的“网络化个人主义”的时代,我们应该具有的新的媒介素养(Networking literacy)包括:图像处理能力、导航能力、信息的组织和联通能力、专注能力、多任务处理的能力、怀疑精神以及道德素养。

目录

媒介素养的定义

媒素养发展历程

媒介素养的范式转变

新媒介素养产生的背景

社会学视角下的新媒介素养

其他角度看新媒介素养

新媒介素养教育

媒介素养的定义

素养(literacy),在《牛津字典》中,表示的是知的状态或性质;识字,与教育的状况(literacy: the quality or state of being literate; knowledge ofletters; condition in respect to education)。而对于媒介素养的含义,由于人们对“媒介”的定义和理解观点不同,历史上对于“媒介素养”的含义也发生过很多争论。现在被普遍接受的关于媒介素养的定义是:用多种方式来获取、分析、评估以及创造信息的能力(Aufderheide,1993;Christ&Potter,1998)[1]

发展历程

由于媒介与技术和社会的发展联系紧密,媒介素养的内涵也随着传播技术和通信技术的发展不停发生变化。媒介素养经历了从阅读、理解和书写能力(与印刷媒体相关),视听素养(广播、电视等电子媒体相关)、数字化素养、信息素养(与电脑以及电子存储设备相关)、新媒介素养(与互联网和多媒体时代的到来相关)的转变。[2]

媒介素养的范式转变

大众传播媒介早已成为公众生活中的日常伴随式文化实践,公众与大众媒介的关系变得异常复杂,而且大众媒介与政治、经济、文化之间的关系也在不断的发展变化中,因此媒介素养逐渐成为了现代社会公民素养的组成部分。媒介素养是一个内涵复杂的概念,但其核心内容在于批判性的媒介认知过程,媒介素养可以笼统地看成是公众使用、分析、评价、创造媒介内容的能力。

媒介素养的全球视野:“范式转移”及其特征。

1930年代的保护主义立场:第一代范式以比较精英的观点视大众媒介为“下九流”的“带菌者”,传播对社会、高尚文化尤其是对青少年有害的信息。媒介素养教育的职责是给公众大预防针,防止侵害。[3]

1960年代强调提升对媒介内容的选择和判断力。第二代范式认为并不是所有的媒介内容都是有害的,关键是如何引导受众进行明智的选择。这与1960年代前后的以雷蒙德·威廉斯为代表的历史主义文化观一脉相承——既然文化是一种社会过程和全部的生活方式,既然大众媒介及传递的大众文化并非工业文明的副产品,而是创造文化体的机制之一(雷蒙·威廉斯,1991),那么人们需要提升的就是对不同媒介内容的分辨力。

1980年代重点对媒介文本的批判性解读:第三代范式转而强调大众媒介制造假性意识(false consciousness)的巨大潜力,强加给受众主流的价值观念,认为媒介素养的主要任务是培养和批判解读能力。

1990年代以来的参与式社区行动:第四代范式认为媒介素养的目的是帮助公众成为成熟公民,而不仅仅是老于世故的消费者。提出了关于社会行动和行动建构的问题。霍布斯(Hobbs,1998)将媒介素养定义为使用、批判性媒介信息和运用媒介工具创造信息的过程;媒介素养的目标在于通过分析、推理、传播和自我表达技能的发展来提升自主权(Autonomy)[4]

新媒介素养产生的背景

新媒介素养的产生与新媒体的出现和快速发展密不可分。新媒体主要指的是以信息通信技术为核心,能够实现通过电子设备随时随地获取信息,完成用户互动性反馈,创造性参与以及形成社群的媒体形式。

麦克卢汉“媒介即信息”的观点已经深刻地影响到了我们对于媒介在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的理解。作为载体,媒介的形式本身就影响到它所传达的内容。要想充分掌握和利用新媒介,我们首先需要的就是了解新媒体的技术特征和社会文化特征。

赖斯(Rice)把新媒体定义为电脑和通信技术(computer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通过这些技术用户能够实现互相交换信息。[5]普拉特(Pratt)将新媒体与传统的广播录音技术相比较,认为新媒体的特征是多媒体的集成。[6]新媒体的主要技术特征是数字性(digital)、可网络性(networked),交互性(interactive)、超文本性(hypertextual)、可操作性(manipulated)

而在社会文化方面,新媒体的出现使得普通的用户参与构建媒介内容的过程。正如Jenkins所说,媒介消费者不再是处于信息流通的最底层,作为被动接受者,而是能够通过积极参与以及与其他媒介使用者的合作改变信息的流动过程。[7]

其次,媒介总是隐含着创造者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没有一个媒介会是完全客观或者中立的。新媒体给曾经被动的受众提供了一个平台,使得他们的声音被听到,使得他们有机会表达自己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8]

最后,媒介总是服务于各种各样的目的,媒介信息具有社会、政治、商业和教育的目的。[9]比如社交网络根据年轻人的需要应运而生的。根据一项民族志的非正式研究[10],大多数青少年都通过社交网络扩大了自己的社交圈子,他们能够总是和新朋友和老朋友们保持联系,不论是通过私人的或是公共的新媒体空间。也有一些研究说明新媒介的使用,能够增强线上的公民意识,促使公民身份的自我实现。[11]

社会学视角下的新媒介素养

根据上述的媒介素养范式,当前,学界对于媒介素养的讨论正处于参与式社区行动的第四范式。特别是在社交网络革命、互联网革命和移动革命这三重革命带来的网络个人主义浪潮背景下,对于新媒介素养的讨论影响的受众范围更大,实践意义更强。

李•雷恩尼(Lee Rainie)是皮尤“网络与美国人生活计划(the Pew internet &American Life Project)”的研究部门的主任,此项目致力于研究互联网对家庭、社区、人们的工作,生活,教育,保健和民主政治生活的影响。

巴瑞•威曼
Barry Wellman)是加拿大多伦大大学社会学的教授,在“网络化的社会”研究领域具有权威的地位。他擅长用社会网络的分析方式分析社会现象。他首创了术语“网络化城市”(network city),“网络个人主义”(networked individualism)

在《网络化:新的社会操作系统》(Networked:The New Social Operating System )书中,李•雷恩尼(Lee Rainie)和巴瑞•威曼(Barry Wellman)基于他们在社会关系的深厚理论基础和对人们行动的长期观察,创造性地提出了在网络化的社会中,成功的网络达人应该具备的新媒介素养。

 (1)图像处理能力。互联网时代也是读图时代,人们正在以图像的方式体验越来越多的生活,屏幕上的交流和媒体形式几乎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网络达人们能够理解这种状况并且积极地参与其中。他们总是知道如何参与到数字化的对话和创造中。他们擅长以图像化处理为主要方式的网络工作行为。

 (2)导航能力。他们总是能在网络上纷繁复杂的信息渠道和格式间游刃有余。他们知道,以印刷和广播为代表的线性信息格式正在逐步被超文本的、网络化信息所取代。他们不仅自己通晓如何操作,还通过交流和贡献的方式帮助他人理解。他们常常孜孜不倦地在网络沟通中,分享链接和撰写技术帖。

(3)信息的组织和联通能力。他们能够快速地将涌入他们生活的信息甚至是无意义的牢骚组织在一起并且快速地理解。即使他们搜集到的小道新闻和任何大一点的社会背景看上去没有什么直接联系,他们也拥有必要的手段——通常伴随着来自网络社区提供的帮助——从而对他们收集到的材料进行解惑。网络达人们充分利用他们的家庭、朋友和各种关系,总是能给他们遭遇的、发生在他们周围的事情提供合理的解释。

(4)专注力。他们对线上和线下的生活有着严格的区分。他们能够缩减网络上让人分心的事物的影响力,专注地完成有助于个人能力提升和职业要求的工作。这里存在一个悖论:当人们和多样的社会网络发生关系时,数字技术使他们几乎坚信要保持与智能手机和网络的联系。但即使如此,人们仍然会面临需要一些需要专注力和独立思考的紧急作业或个人项目。最成功的网络化个人知道在需要集中注意力的时候启动“独处模式”。

(5)多任务处理的能力。成功的网络化个人能够同时处理来自家庭、朋友、工作、公共机构的任务。这就像在大城市开车的时候一样:个人既要转向、制动、检查仪表、扫视周围环境、还要和乘客闲聊,同时听着音乐。

 (6)怀疑精神。网络化个人要有能力评估获得的信息。对于个人的社会关系网络比较广泛的人而言,这种怀疑精神尤为重要。从朋友和媒体资源那里接受的信息,要经历精确性、权威性、关联性、客观性和实用范围的检验。怀疑精神能帮助淘汰过时的、带有偏见的、不完整的、目的性强的,仅提供错误观点的人群和媒介。

 (7)道德素养。人们通过网络互相关联。成功的网络化个人通过创造或传递精确的、经过深思熟虑的信息来获得信任、提升价值。互联网时代,当每个人都能够成为出版者和传播者时,谁能够提供更可信、更透明的信息,谁就更受他人欢迎。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社会终将会惩罚那些使用虚假信息、歪曲事实、抄近路、压榨人际关系和隐瞒信息来源的人。

其他角度看新媒介素养


 

 

哈利(Hartley2002)则认为素养从来不是个人化的技巧和能力,它是国家意识形态和政治的一部分,它可以用作社会控制或社会规范的一种方式,但同样也可以用作争取解放的进步性武器。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社会心理学的教授苏菲·利文斯通(Sonia Livingstone)在谈到新媒介素养时表达一些其他的观点。她认为素养的定义和三个部分相关:1)素养是知识、文化和价值观的标志性的、实质的代表2)在分层的人群中阐释性的技巧和能力的扩散3)素养是制度化的,是国家权力对知识和技巧管理化,后定义的“谁才是有素养的”。

当我们步入信息社会,新媒介素养是不是成为我们公民身份的一部分?是我们参与社会的重要部分?还是说,新媒介素养仍主要用于自我实现,文化表达和美学创造?还是说,新媒介素养最主要的任务是,让我们在日益全球化的信息时代获得经济、文化上竞争中的优势地位?

在苏菲·利文斯通看来,新媒介素养最主要的应该是:让人们能够不再仅仅是一个被动接受的、被选择的,而是批判性的、主动参与的。简而言之,人们不再是消费者,而是公民。[1]

新媒介素养教育问题


 

 

互联网作为新媒介,由于网络传播的信息拥有量大、内容丰富、检索方便、复制便利、多媒体、交互性,也给信息的接收、处理造成了隐忧。特别是网络的重要适用人群——青少年,由于知识结构的不完善,社会阅历、情感特征的限制,对网络信息的处理上易受干扰。随着人们对于新媒介素养的认同,如何提高新媒介素养也成为了社会关注的问题。

对于网络信息质量,目前有个较为普遍的标准,那就是CARS法则(Credibility, Accuracy, Reasonableness, Support)。测量信息的可信度(Credibility)的指标为:消息源(机构、组织、出版书籍或期刊的信息)、作者背景(工作单位、工作头衔、职务、知名度和联系方式)、信息质量把关(信息把关人、文中的语法、错别字现象)。测量信息准确性(Accuracy)的指标为:信息的时效、信息的真实度、信息的细节、信息的全面性和完整性。测量信息的合理性(Reasonableness)的指标为:信息是否公正、客观、观点是否偏激、激进、思想前后是否统一。衡量信息的权威性(Support)的指标为:信息出处、数据引用的确凿性、注释、与外围信息的统一度。[2]人们可以通过参照CARS标准,提高对信息的判断力和培养质疑能力。

而对于儿童,青少年,这类特殊群体方面,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国家已经认识到新媒介素养的重要性,并积极在学校教育中渗透新媒介素养的相关理念。以美国的Lee Elementary School为例,其素养教育的目标就是:在全球化网络时代背景下,网络素养教育应将培养儿童具备开放的视野(open),合作共享的理念(cooperation)、强烈的责任意识(respontbility)为重任,让儿童会选择、会判断、会思考、会决策、会交流,会创造,成为当今网络社会会学习、会生活、会合作、会创造的一代新人。

例如在“天空”为主题的研究性学习中,利用网络将儿童带入MIT实验室天文研究实验室,观察该实验室发布的通过卫星反射到地球的天文现象,获得关于最近太阳离地球最近而引起的天文现象研究最新进展的数据。同时让儿童观察、记录一段时间天气变化情况,观察龙卷风到来前后的天气特征。将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有机融合起来。

除此之外,学校还会开展与新媒介素养相关的一些研究性主题活动,围绕儿童网络学习、网络生活、网络交往等方面的多种探究主题,主题探究的形式有多种,非常灵活。[3]

其实,除了对儿童、青少年这一类特殊主体外,身处新媒介环境中的每一个媒介使用者都需要面对如何提升自己的新媒介素养的问题。媒介素养教育正在向全民化、社会化转变,提高新媒介素养,需要各方的通力合作和努力。

参考资料

[1]Sonia Livingstone(2004),Media Literacyand the Challenge of New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J].TheCommunication Review ,7(1):3-14

[2]Der-Thang “victor” Chen; Jing Wu;Yu-Mein Wang, Unpacking New Media Literacy[J]. Journal of Systemics, Cyberneticsand Informatics,Vol.9,No.2,pp84-88

[3]Lewis,J.&Jhally,S.(1998),TheStruggle over Media Literacy[J]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48(1):109-120

[4]Hobbs,R.(1998),The seven Great Debatesin the Media Literacy Movement[J].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48(1):16-31

[5]R.Rice, The New Media: Communication,Research and Technology, Beverly Hills, CA :Sage ,1984 

[6]A. Pratt, "New Media, the NewEconomy and New Spaces", [J] Geoforum, Vol. 31, No. 4, pp. 425-436, 2000.

[7]H. JenkinsConvergence Culture: Where Old and New Media Collide. NY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2006 

[8]Living and Learning with New Media:Summary of Findings from the Digital Youth Project ,macfound ,2008-11 [引用日期2013-01-16] 

[9]H. Rheingold Using Participatory Media and Public Voiceto Encourage Civic Engagement in Civic Life Online  Massachusetts  The MIT Press 2008 97-118 

[10]Lee Rainie and Barry Wellman ,Networked:TheNew Social Operating System London, England The MIT press 2012 272-274 

[11]张开
.《媒介素养概论》
.北京
: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
2006 90 

[12]李东敏、李佳《美国网络素养教育现状考察与启示——来自Lee Elementary School的案例》[J],《全球教育展望》,201210

百度百科的网址http://baike.baidu.com/view/9963224.htm

对于微博作业分析

【作业过程】

为了完成这次微博作业,我们小组进行了两次讨论。同时本次作业的时间和微图发布时间较为接近,所以关于两项作业的讨论是交叉进行的。

在第一次讨论主要解决了确定主题和任务分配的问题。

微博和微图作业的主题都将围绕“新网络素养”的阐发展开。微博作业和微图作业都包含文字和图片两部分,微博和微图都有140字以内的文字阐释,这是微博作业的重点,但对于微图作业来说只是对微图图片主体的引入。另一方面,微博的图片的重要性较低,起着对文字主体补充、再现和轻微延伸作用;微图的图片则不然,它的图片将通过极为丰富的信息来体现主体作用。故而,我们决定,在进行微博作业时,选择课本中对“新网络素养”的部分精粹表述作为文字内容,图片信息仍对文字部分有组织的再现为主,以四分之一的篇幅进行课本内容延伸。在任务分配方面,由何苏岚和田雪乔负责文字部分,熊杜负责图片部分。

第二次讨论主要确定了微博的文字部分,同时对图片构想进行了讨论。“新网络素养”在课本中有七个主要才能体现,我们概括出了四个要点作为微博文字主体:图像素养,信息导航能力,多任务处理能力,怀疑精神。图片构想方面,对武侠、漫画小清新两种比较倾向的风格进行了比较,并没有做出决定。

这次讨论结束后,微博作业实际已进入收官阶段。更进一步的成果主要是文字部分的斟定和图片的制作,最终的结果如截图所示。

微博链接http://e.weibo.com/1711479641/z98KlnuFe

【创意扩散模型下的扩散分析】

创新扩散模型是对创新采用的各类人群进行研究归类的一种模型,
它的理论指导思想是在创新面前,部分人会比另一部分人思想更开放,更愿意采纳创新。
这个模型也被称之为创新扩散理论(Diffusion of Innovations Theory)。

扩散过程是指一个新的观念从它的发明创造开始到最终的用户或采用者的传播过程,但由于扩散过程受到太多边际条件的影响,对扩散过程的精确描述无论从理论上还是从经验数据上都非常困难。人们不断尝试寻找理想的函数方程去从理论上精确描述这一S形的扩散过程,但大多停留在对S曲线以及对扩散理论中的重要概念“临界数量”的定性探讨上

S形曲线和临界数量是我们分析任何创新(包括互联网)扩散过程的基本工具。根据创新扩散理论,一种创新在一个社会系统中的扩散,只有使用者达到系统总人口的某一比例后,整个扩散过程才可以自续下去,这一比例就是临界数量。通常,当一种创新刚刚开始在系统中扩散时,人们对它的接受程度比较低,因此一开始扩散过程比较缓慢:而当采用者比例一旦达到临界数量,扩散过程就会加快,出现起飞 (take-off) (Rogers1995ap259),以致系统中大部分最终会采用创新的人都在这一阶段采用该创新。然后,扩散过程再次慢下来,系统对创新的采用逐渐达到饱和点 (saturation point)。整个扩散过程于是呈现S形曲线的模式。

从知微得出的分析结果看,此微博消息被转播94次,消息曝光量574448次,最大深度达3。综合考虑传播广度及深度,知微得出的消息微力值为E-

知微是一个可视化的微博传播分析平台。通过一条微博的传播途径、过程和效果等信息检测微博的传播效果和其中传播的主要因素。知微的目的在于研究以微博为代表的社会化网络。其最主要的技术是可视化和自然语言处理技术等,可视化是为了让数据更加易读,其数据通常采用易读的表格来展示;自然语言处理是指让机器懂得人类语言,更好的分析微博的语言。知微的主要功能有情感值判断、水军识别、数据导出、关键传播账号和转发时间曲线等。

综合转播次数和传播路径图分析,我们得到不少启示。在微博发布前,小组曾经商定,为了达到更好的传播效果,要尽力发动熟识的周边同学转发——通过“@”的方式。但在具体操作过程中,因为其中两名成员的“健忘”,所以没有发动周围的同学转发。在这样做之前,我们也考虑过是否会造成水军,但一方面我们综合评估了己方三人的微博情况,预测如果我们自己转发,那么自发从我们微博转发的人数甚至可能不会超过五指之数;另一方面,即使我们定向向一些粉丝“求转发”,这样做的后果带来的二级转发量可能也不会超过30,所以水军应该不会成为很大的问题。故而,尽管最终的转发次数不尽如人意,但根据24小时内的知微调查来看,水军并没有出现。然而,在我们期末即将撰写总结时再次采集知微的数据时发现,水军比例大幅飙升,这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困惑。水军的比例会随着监测时间的变化而变化吗?即使在此期间的转发次数仅仅有10%的上升?经过思考,我们认为,这可能跟有些用户转发时发布的评论有关。在我们的追踪过程中,发现有通过转发北大新媒体微博来推广自己微博的用户,有可能知微能够检测出这些异常的账户并进行水军认定;另外还有转发微博的同学趁机“瞎闹”,比如在评论中说“这是传说中的运营高手吗?”、“来围观XXX发的微博!”等,数量尽管不多,但两人不禁莞尔之于有些懊恼。

通过传播时间图和S曲线的对比我们也收获良多。S曲线对于扩散过程行为的总结时很有参考价值的。当一种事物刚刚开始在系统中扩散时,人们对它的接受程度比较低,因此一开始扩散过程比较缓慢,这在途中可以有很明显的显现,即前期的缓慢低持续传播;而当采用者比例一旦达到临界数量,扩散过程就会加快,出现起飞,以致系统中大部分最终会采用创新的人都在这一阶段采用该创新。然后,扩散过程再次慢下来,系统对创新的采用逐渐达到饱和点。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这条微博的转发量几乎不再出现变动,除非出现异常的传播情况,我们认为这条信息已经被时间“吞没”了。

通过评论情况来看,受众对这条微博内容还是持认可态度的,这从知微分析的情感值判断也可得到佐证。因为这条微博内容是总结归纳性质的,并不是很容易引起争议的话题,所以受众没有围绕这些观点是否正确来讨论。大家的评论只要是一种学习和延伸阐释性质的。一个比较引人注目的争论点是“辰杰up”评论说“我们面对信息和只是不是等距的”,由此延伸出“是线下的不平等延续到线上了吗”的讨论,这是我们感到尤为骄傲和自豪的一点。

另外,作为一个小组作业的总结,自然要对整体teamwork的完成过程和情况进行综合评估。因为本次微博作业和微图作业的时间相距很近,所以小组成员都面临着较大的压力,可以说总体效率还是比较高的,每次讨论都能较有卓效地完成预设目标,并在会后的完成过程中也能按时按量完成。但在图片配设上,因为在会上没有讨论出具体结果,且任务又迫在眉睫,所以可以说是一个同学“拍脑袋”的完成结果。但效果依然得到了其他两位同学的认可。从经验教训来看,传播过程的失误是决不能再次重演的,同时还需要更积极地启发和引导受众进行讨论,自发性的评论如果得不到积极的、诱导性的回复很容易在二级传播中就搁浅,也会从侧面影响传播效果。

微图作业分析

微图链接http://e.weibo.com/1711479641/z8YMu6tZy

知微分析

综合知微分析,我们做的微图“锻造人际关系金网络”的转发次数为350次,消息曝光率为319301人次,最大深度为3。消息的能量级别为E-。关键账户主要是杨伯溆老师,经过杨老师的二级转发达到8次。层次分析中,以第一层和第二层为主,第三层较少,没有四层及以上。

根据S型创新传播理论,传播的环节包含知晓、劝服、决策、证实四个环节。创新扩散理论表示当一种创新在刚起步时接受程度比较低,使用人数较少,扩散过程也就相对迟缓,当使用者比例达到临界值后,创新扩散过程就会快速地增加。微图刚刚发布的6小时内是传播的关键时期,如果这时能够得到关键账户的关注和转发,就能带来大量的跟随者。

同时根据传播学的二级扩散理论,意见领袖在人们接受新知,建立观点和改变态度中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而像杨老师这样拥有较多粉丝和较高传播地位,能够接触较多信息,在传播网络中就起到了意见领袖的功能和作用。我们的微图得到的意见领袖的转发次数不多,特别是带有评论的转发更少,这样就导致最后传播的层次和深度较低,停留在第一、第二层面。

第三,因为小组成员利用自己的人际关系网络进行一定的扩散,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微博的影响范围扩大,有更多的人看到这方面的信息。但因为这是现实人际关系在互联网上的延伸,传播的范围虽有扩大,但还是以同辈、同地域群体为主,而非在网络上的以“兴趣和信息”为核心的小组扩散。不能在实际上的更宏观的传播面上有所提升。从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发现自己的交友和生活方式还是以传统的紧密群体为主,而非在教材提到的松散的社交网络方式。

一些经验和教训

对于微图的内容选择和制作方面,有一些感想和教训。首先,我们选择的内容是自己很感兴趣的,也觉得受众会有兴趣,因为主题是“圈子的维系和扩展”,网络化的生活给了我们更多的机会来发展新朋友,提供了便利的方式来联系老朋友,但由于对网络这种新型工具的认识上的缺失,对于什么样的信息值得在网上公开,什么的关系应该用怎样的方式维持,大家知之甚少,在实际生活层面,也会经常出现疑惑和苦恼。根据书上的素材,核心是要“适当暴露自己、以兴趣为核心、发扬利他主义精神、善于利用已有的朋友圈、管理好名誉和隐私”。

但这些内容和之前的一些课堂微博有所重复,而且这方面没有找一些数据或者案例什么的,所以引起的关注度不是很大。之后想到,如果微图是通过新浪微博发布的,可以找一些关于新浪微博的数据资料,看看新浪微博对于人际关系和社会网络拓展的作用,可能会引起受众的共鸣和兴趣。

在图片的设计方面,因为做微图不是很有经验,就采取了课上讲的最简单直接的用ppt作图法,视觉效果不是很理想。如果当时分工明确,多留下一些预留时间和修改时间,多学习一些技术,应该会在视觉效果上有所提升。进入读图时代,虽然内容在传播的过程中还是起主要作用,但不可忽略外在的形式,因为现代人的注意时间短,面对的信息量大,只有内容和形式并重,才能起到长久的有效的传播效果,被更多的人群所接受。

综合总结感想

百度百科制作总结BY田雪乔(1000013948

百度百科词条的制作与微博、微图作业相比是一次完全不同的体验,在不同媒介平台上的“小试牛刀”不仅通过“零距离接触”纵深了对具体新媒介的理解,也体会到了不同媒介具体形态上的差异,丰富了对新媒介广度和层次的认识。

百度百科词条制作从起始阶段就与微博平台上的作业有着很明显的不同,我在这里指的并不是不同媒介平台带来的大环境的改变,而是在具体操作过程中首先遇到的确立词条名称的问题。微博作业的内容是根据课堂发言次序预定好的,微图的主题虽然说是小组自由选择,单一方面可以结合微博作业进行更为广阔的延伸(我们就是这样做的),另一方面可以说是课本范围内的自由选择。而百度百科作业则不同。词条名称的选择要遵循两个硬性条件:一是在课本范围内,二是百度百科之前没有这个词条。除此以外,还有一个“隐性的”要求,那就是这个词条名目在课本上要下辖有“质量”有“干货”的内容,这样才能按照要求以课本为主进行词条内容的编辑,如果这个概念在书中只是一个空架子,即使这个观点也许非常具有前瞻性或者创造性,我们仍需要对此进行慎重选择——毕竟,我们是在做百科词条编辑,所呈现出来的内容固然可以体现这个学术问题的争议和发展方向之所在,但更为重要的是要给受众提供有参考和相当价值的学术研究成果。

按照这样的要求,我们筛选除了“网络素养(new literaciesfor network individuals)”这个词条名称,但在进行课堂答辩时,老师在赞赏这个选题之余向我们建议说,不妨做“新媒介素养”这个词条,做出来会有很好的成果。课下我们进行了艰辛的小组讨论来确定词条名称。在我的观点里,用“新媒介素养”做词条名称来说不是很妥当。按照作业要求,我们的词条内容是要根据课本内容编写的,而在我们选取的课本内容节选中,并没有出现关于“新媒介素养”的论述——也许这只是咬文嚼字,当然这也涉及到翻译的问题;另一方面,我认为更重要的理由是,新媒介素养与网络素养并不能等同,甚至可以说,网络素养是新媒介素养的一个组成部分,然而以“网络素养”的内容来诠释“新媒介素养”则很有以偏概全的嫌疑——简单来想,不同社会角色可能就需要有不同的“新媒介素养”,此外,应对新媒介怎么可能只需要有网络素养呢?老师的初衷也许是让我们做一个较为全面的文献综述,但这样的话我们就不可能以课本内容为主来制作词条内容,如此就陷入一个两难局面。然而即使陷入僵局我们依然要开始开始资料搜集阶段了,或许在资料整理过程汇总能够找到某些突破。

按照分工,何苏岚同学负责英文文献的整理,熊杜同学负责中文文献的整理,我负责课本内容的翻译。因为课本内容会被当做词条的主体内容,我在翻译时心情是很有压力并且很紧张的。阅读英文对于我们这个年龄段的大学生来说已经不能算是很困难的事,但翻译——以我的角度看——还是很有挑战性的,何况这还是本学术著作。先整篇阅读,在分段阅读,在融会贯通全文、段落主题之后才能开始字斟句酌的翻译。从句、新鲜词汇、长句型都让人“备受煎熬”——感到最难受的并不是看不懂,而是看懂了之后无法用母语“顺溜儿地”表达出来!想到这里不禁莞尔,也许没有作业的压力,我可能永远不会这样翻译一篇英文,所以说,适当的压迫还是不无裨益的。

我的翻译工作结束的同时,小组其他同学的资料整理工作也进入收官阶段。他们的资料整理从不同角度给之前词条名称确立的僵局带来了曙光。在英文文献资料中,苏岚发现在国外学者的研究中,“新媒介素养”和“网络素养”是近乎同义的,经常会被灵活地交互使用;在中文文献资料中,熊杜发现中文百度百科已经有“网络素养”这个词条了,但词条的内容很明显是围绕教育和道德素养来展开的,在不对这个词条进行编辑的前提下我们只能创设“新网络素养”这个词条,然而有了已有“网络素养”词条的背景,再使用“新网络素养”可能会产生不必要的麻烦……综上,我们最终决定采用“新媒介素养”作为我们的词条名称。

百度百科词条的制作可以说要微博平台的作业要麻烦许多,但看到被审核通过后的成果,心中不禁欢欣异常!这也许就是“互联网精神”的美好之处吧,希望今天自己为知识积累和文化积累做出的这小小的贡献是自己“新媒介生活”的一个新的节点和起点吧。

熊杜
百度百科词条感想(00818048

我们组做的是新媒体素养,我做的内容是搜集中文文献,通过搜集中文文献,让我了解到了新媒介素养的主要内容是人的基本素养中的应具备的网络素质及道德规范,未成年人也应具备的网络信息辨别能力和网络规范及道德修养等网络素养教育的整体规划和知识,它的形成
历史
还有以后的发展,还有在社会生活中的表现以及应用,让我对新媒介素养还有相关的内容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发现了新媒介素养在当今时代主要还是以网络为主体,素养一词的深重,它的形成不是从有了网络开始的,而是人在社会上本来的素养在网络上的一种表现,还有一个意思就是当今的人对网络的一些应用也是新媒体素养的一种集中表现。1,网络素养是使用网络的知识和技能2、对网络信息进行理解、分析和评价的辩证思维能力3、对网络沟通交往中的法理与伦理道德修养。通过这次作业我知道怎么去在网络上搜索我需要的内容。

在这次小组作业中,感想最深的是组员之间的相互体谅
宽容。通过小组作业,在作业的过程中的讨论,使同学之间的关系更进了一步了。

百度百科总结by何苏岚(1100013951)

百度百科部分我负责的是英文文献的查找和梳理,以及最后的词条综合。

我们一组经过讨论确定的题目是“新媒介素养”,这其实最后归结到的是网络化社会中个人“怎么做”的问题。正如作者所言,社交网络、互联网、移动三大革命给人们的生活和思维方式带来了巨大的转变,人类终于摆脱了群体有形无形的束缚,开始拥抱自由化的、个人主义的时代。而面对这个网络个人主义,应该以何种状态和方式去适应,怎样让网络化的信息和关系为自己所用,也是理论和实践结合的关键之处。这个题目具有重要性和创新性,经过查找,百度百科上没有这方面的内容,维基百科上也没有这方面的内容。

在搜集文献资料的过程中,我发现国外已有的一些研究对新媒介素养的分类,主要是以下几种:

1、是强调技术方式的转变,即将新媒介素养等同于对ICT技术的运用。

2、是强调社会文化的转变,将新媒介素养和媒介消费中的自主性、公民意识的充分展现以及政治民主形式相联系。

3、则是强调对不同主体的新媒介素养教育,比如对儿童,青少年,政府,媒介工作者,普通人。主要的内容是针对媒介提供的新闻内容、信息培养和提升批判性解读能力和分辨力。

我发现教材中的新媒介素养其实超越了上述的分类,是从社会学的视角,既涉及到信息素养(质疑精神、伦理、导航能力)、技术素养(图像意识),关系素养(多任务能力、线上和线下生活的处理),是很综合的一种视野。这里的媒介定义也是比较宽泛的,处理的对象除了新闻、信息,其实也包含网络上的人际关系和生活。

因为对于新媒介素养,学者研究的角度、范围和倾向都有不同,很难统一或区分优劣,在以教材为主的编辑的同时,我们也放上了其他的对于媒介素养的观点。我想,这应该也是百度百科的理念之一吧,提供多元化的思考和想法。在词条的编辑中尽己所能得把各个部分串联起来了,但觉得还是在逻辑上有一些跳跃,可能是现在对于新媒体的理论和知识掌握得不够,如果以后能够有比较好的想法,一定会积极地编辑、修改和调整。

从制作微图到微博到最后的百科,我看到了贯穿始终的“分享”和“合作”的精神。首先这些小组作业都是合作的,小组成员需要合理分工,互相支持,提供建议。其次,发布的平台是公开的,可以看到他人对自己作品的评价和补充,让我们跳出固有的思维圈子,得到一些新的观点和看法,更为客观、公正地看待一个现象。同时,我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作业会被几百个人看的情况,而这几次的作业形式让我看到了知识分享的作用。在新媒体时代,想要做一个积极的参与者,需要掌握材料(固有的知识),也需要有勇气去暴露,去和别人交流,“想法”虽然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但它的影响意义可能很深远。也让我学得更谨慎了,在不知道自己的受众会是谁的情况下,面对屏幕要有自省意识和谦虚的态度。

这一学期通过课程的学习,“网络化个人主义”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周边时常也会有同学提到“现在好想念以前同学间紧密的关系,大学里大家都有各自的事情忙,关系疏远了,生活好没意思”。现在我会认识到这是当代社会的发展趋势,强弱关系的互补和结合,能够给个人更多的自由,而不用再压抑在固定的集体中,这样的“网络化的个人主义”对于“权力”、“权威”的去除也有好处,能够促进向民主的逐步转变。如果我们更聪明地利用网络工具,不仅省时省力,而且能在维护旧关系的同时,开拓出新的关系,从而获得更自由的人际关系。同时更自由的网络化的信息和关系,最终会促进社会向着更自由民主的方向转变。

这门课也给了我一些机会,脱离传统的校园生活,去参与到新媒介状态的社会和舆论环境,使得以后我能以更清醒的认识和理解,主动地参与以新媒介为载体的社会生活。

杨老师评语:不错!撰写的百度百科词条尤其好!更令人赞赏的是你们在团队方面的收获!


Comments are clos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